奧州永不後退之第一猛將  伊達成實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伊達成實,奧州之猛將,人稱「第一之勇將」。永祿十一年(1568)生於信夫郡大森城,初名時宗丸,通稱藤五郎。伊達實元嫡長子,母為伊達輝宗之妹,政宗之從兄弟(伯父)。成實出生不久,便被輝宗指名為其愛兒政宗的近侍。

幼年的成實,以果敢剛毅見稱,與政宗出相入對。天正七年(1579)元服,天正十二年(1584)出任大森城主,同年政宗繼位為十七代家督,立刻開展奧州攻略,創立著名的騎鐵隊,命成實為分隊長,天正十三年(1585),政宗開始檜原攻略,出兵攻打大內定綱,十七歲的成實奉命出戰圍攻小手森城。攻克後,政宗下令成實屠殺全城八百餘人,令奧州大名大驚。同年,二本松義繼借輝宗向政宗請降,但遭到政宗嚴正拒絕,引發「栗之巢之亂」義繼挾持輝宗逃出,成實等派兵士追捕,最後於人取川附近,輝宗命令成實開槍打死義繼及自己,成實無奈之下,二人同歸於盡。

憤怒的政宗於輝宗之死七日後,即出兵大舉進攻義繼的居城二本松,成實、景綱等奉命從行。但以佐竹、蘆名為核心的反伊達聯軍,在此時趕來救援二本松,與伊達勢激戰於人取橋。聯軍迅即圍攻政宗之本陣觀音山,政宗勢陷於苦戰之中,幸得鬼庭良直、片倉景綱及成實的奮戰,政宗最後才能突圍而出,伊達勢也因佐竹臨時撤退而獲勝。天正十四年(1586),政宗再度出兵攻打二本松城,城主國王丸開城投降,政宗命成實為二本松城主,負責第一道防線。

同年末,二本松家臣鹿田右衛門進攻涉川城,成實於涉川與敵軍激戰,斬得敵人二百六十三名首級,威振整個奧州,令大名聞風喪膽。天正十六年(1588)六月,由於伊達入侵蘆名,佐竹與蘆名出兵與伊達爆發窪田之戰,成實與景綱守衛窪田城,後來二人到豬苗代城說服猶豫不決的盛胤,使戰爭的優勢轉向伊達,最後在衡量得失,兩軍於幾道交戰後決定和解。同年末,田村氏出現家督爭奪戰,佐竹、伊達都聲稱其人選有繼承權,引發郡山合戰,成實出戰勇猛,使伊達再度勝利,確立了出擊會津的基礎,因此成實受到政宗的褒揚,並命成實為伊達軍主力部隊長,於伊達家已奠立了不可或缺的地位。

天正十七年(1589),伊達與蘆名間的矛盾終於引發著名的摺上原合戰,由於爭取到最上及大崎的和睦,政宗於無後顧之憂下全力出戰,以二萬大軍重創蘆名軍,會津郡最終全為伊達所有。正當政宗宏想下一步計劃時,天下人秀吉卻早已先行一步。天正十八年(1590),秀吉出兵討伐小田原北條,要求東北大名參與,實為要求臣服。伊達家為此意見分歧,成實等主戰派指出:「與秀吉一戰,也不是必定戰敗!」正當政宗猶疑之際,景綱力勸地說:「蒼蠅,你如何的趕走,牠都是始終會來的」又說:「無知的胡亂抵抗,只是無智無謀、對主公絕無好處的,伊達家也會因此而給斷送。」此話立刻令政宗一言驚醒,決定到小田原謁見秀吉。雖然成實因此與景綱對立,但最後也接受提議,並自請到黑川城守備,以免東北大名乘機入侵。

小田原之戰後,政宗謁見秀吉,由於遲到參陣,被沒收會津一郡,回到米澤不久,發生葛西一揆,剛轉封至會津的蒲生氏鄉奉命徹查,最後指控政宗為事件的幕後主使人。秀吉得知後大怒,立即命政宗到名古屋解釋,最後政宗以巧妙的回答解釋清楚後,政宗立即回米澤,於天正十九年(1591)震壓葛西一揆,為了表明無叛意,成實自請到蒲生的名生城為人質,以保證政宗的安全及清白。

同年,秀吉改封政宗至岩出山城,為了賞給成實的功勞,政宗封伊具、柴田二郡共三萬石予成實,移到角田城。文祿二年(1593),秀吉命政宗出兵朝鮮援救在朝大名,成實奉命隨行,在戰爭中,由於食糧不足,運輸也非常困難,故政宗到朝鮮後立刻命成實救出日本軍,成實也因此立下重要軍功,但回到伏見之後,政宗立刻遇到另一危機,文祿五年(1594),關白秀次被指謀反,被秀吉給予死刑,由於政宗與秀次有交情,故被牽連在內。有見及此,成實等一眾伊達家臣十九人聯名上書秀吉,為政宗開脫,又表示與政宗共存亡,最後,秀吉也終於因政宗的小狡計而放過政宗,秀吉也曾因此事嘆道「伊達真乃齊心也!」

但齊心的名聲出現陰影,慶長三年(1598),秀吉病死,成實與政宗的關係越發惡化,原因於成實不滿政宗賞給不公,加上經常的意見不合,成實突然出走高野山。政宗得知後非常憤怒,立即命屋代景賴攻打角田城,成實三十名家臣及妻兒全部被殺,角田城也被沒收。而成實則於東北、東海道一帶流浪,上杉景勝有見及此,命直江兼續以五萬石俸給力邀成實出仕,但都受到成實的力拒,並說「藤五郎雖離開御家(政宗),但現已心感愧對之,故不能再叛也!」之後,德川家康又想邀成實出仕,但都是得到同樣回應。

石川昭光、留守政景及片倉景綱得知成實的行縱後,立即趕到並想說服他回去,但成實一貫的拒絕,景綱等便大罵道「汝之愚行,使御家大為不安,眾敵虎視眈眈,汝想再為罪人乎?」。另一方面,景綱等又向政宗說項,求情,最終政宗公開呼籲成實回來,而成實也終於在關原之戰前夕回到仙台。

成實回來不久,旋即爆發關原之戰的前哨戰─上杉討伐戰,政宗立即響應號召攻打白石城,成實立即回復他的勇猛,終於與景綱父子合力之下攻克白石城。關原之戰後,政宗以首功封成實為亙理城主,列為伊達一門眾之列。

大阪之陣前,成實主理亙理城,其間的成實已不是以前的莽撞,發揮了其成熟的一面。後來成實再為大阪之陣上戰,但卻表現出謀略之將的風格,使政宗大為改觀。寬永十三年(1636),政宗於江戶病死,成實位列一門眾之首,為忠宗輔助藩政。元和八年(1622),最上家被改易,成實奉命出兵野邊澤城震壓叛亂,是次為最後一次出陣。寬永十五年(1638),將軍家光慕名邀請成實到江戶謁見,並要求成實講授戰話(奧州諸戰的軍議),家光於聽講後,大讚成實為「勇武無雙、智略冠絕之大將」,下賜時服二十件,火砲十挺為謝。

回到亙理城之後,成實繼續陬揮他的文學修養,分別著成了「成實記」、「政宗記─貞山公治家記錄」及「政宗公御名話語集」,是史家研究伊達史及仙台藩初期的寶貴資料,成實的文武兼具的修為,成能後世宣揚武士道的又一模範。正保三年(1646)成實開始隱居,同年六月四日死於亙理城,享年七十九歲,法名大雄寺殿久山天昌大居士,葬於大雄寺。由於長子已死,次男夭折,故由政宗九男宗實為養子承繼城主。

亙理城位列「伊達仙台十九險要」之一,極具戰略意義,可見政宗自成實回來後,對他的倚重同信賴。成實最令人記述的就是他的具足頭盔上的蟲,代表著「永不後退」的果敢之風,難怪政宗曾說「武勇首推成實,智睿則推景綱」,又曾說「藤五郎乃伊達第一勇將也!」成為伊達三傑之一。另外,成實也是一個豪飲的人,奧州中無人不知,據說可連飲一百大杯不醉!可能這就是成實的「另類勇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