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羽之奸雄  最上義光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最上義光,義守長子,天文15年(1546)出生於山形城,幼名白壽,通稱源五郎,戰國末期羽州的陰謀家、民政家及政治家。永祿三年(1560)元服,這時的義光已表現出武士的氣慨,也受到父親義守的認同,縱然如此,義光卻得不到父親的疼愛,反而獨愛次子義時,並且想立義時為家督,而疏遠義光,義光、義時兄弟矛盾日深,加上義光不滿義守從屬伊達家的取向及對支族的控制無力,對義守不滿良久,家中漸成兩派,天正2年(1574),迫於家中壓力,義守在宿老氏家定直的調解下以雙方和睦為條件隱居,義光在29歲時終於成為最上家第十一代家督。此時,通稱「最上八楯」的八家支族中除清水城,及長谷堂城外,幾乎全部都起來支持其弟中野義時,反抗義光的統治。義光花了整整十三年的時間,利用煽動、內應、暗殺等政略手段,將義時等族逐一討平,並開始對外重整最上舊領,將各國人領主收為直屬家臣,完成一元化的改革。同時,他還推行了一系列的內政開發和改革,力圖把落後的羽南地區,發展成不下於關東、近畿的大糧倉。包括取消最上川的關卡,便利通商;增建山形城,整頓城下町;開發銀礦和永松銅山;構築因幡堰和北楯堰,治理赤川和青龍寺川;領內大檢地等等。此等改革贏得領民的支持及愛戴,也振興了領地的經濟。值得注意的是,在義光統治山形其間,並無一揆記錄,證明領民是如何支持義光的。

當完成領內整頓後,義光趁機對外向庄內及仙北擴張,利用一貫的煽動、內應、暗殺等政略手段奪得大寶寺(武藤)氏領,其當主義氏、義興兄弟被義光或使人暗殺,或逼其自殺以后,義興養子義勝逃往越後,往依其親生父、上杉家大將本庄繁長。繁長立刻領兵親來,遂爆發了“十五原合戰”,義光吃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大敗仗,被迫後撤,武藤義勝重新入主大寶寺。義光不服,並因戰爭觸犯了豐臣秀吉的「物無事令」而引起了秀吉的關注,上杉景勝及最上義光為此到大阪向秀吉申告理據,最後上杉的理由被秀吉接納,勒令義光交還庄內三郡,使義光暴跳如雷。

此後,義光參加了小田原包圍戰及文祿、慶長之役,並得到秀吉的戰功獎狀。義光不僅是出色的武將,也是一個善於外交的外交家,在看清天下形勢,依傍大樹方面,一點也不比伊達政宗差,他先後把以美貌著名的女兒駒姬嫁給豐臣秀次,次男家親送到德川家康處做人質,三男義親送到秀賴處做人質,到處展露笑容,不但保住了領地,甚至還有更大的發展。

但剛巧,秀吉藉由賜死關白秀次,並處死全族盡滅,而更不幸的是,那時剛到,準備出嫁的駒姬也受到牽連被斬,得知此事後,義光到處求救,但連德川家康也求助無力,這也可能是義光從入東軍的原因吧﹗

慶長5年(1600年)七月,關原合戰前,德川家康號召奧羽諸侯合力討伐會津一百二十萬石的上杉景勝。數日後,家康得悉石田三成在畿內出兵的消息,立刻領兵西向,於是失去指揮的奧羽諸侯,在山形會議後,決定與上杉和睦,撤兵回領地。九月八日,上杉景勝唯獨拒絕了義光的和睦要求,派重臣直江兼續領兵三萬,圍攻山形城,爆發了著名的長谷堂合戰,也是義光一生中的第二個重大危機。雖然兼續奇計盡出,也攻克了不少領地,最上家命運危在旦夕,但在守將志村光安等的奮戰下,上杉勢被拖拉了兩星期,與此同時,二十一日,應義光之邀出兵的伊達援軍在大將留守政景的統領下趕到,守軍得知消息後,士氣大振,二十九日,發動奇襲,斬殺上杉大將上泉泰綱。而同時,直江兼續也得到了西軍在關原戰敗的戰報,被迫撤退。最上、伊達從後追截,不但將上杉勢完全逐出最上領,還重新攻入莊內地區,攻陷尾浦城,擁共五十七萬石的領地,但實有八十至一百萬石的領地,最上家勢到了最盛。

這時一帆風順的最上家內暗藏危機,嫡子義康因不滿義光遲遲不肯退位,不滿情緒日增,而義光因次子家親深得家康信任,也有意廢長立幼,把家督之位傳予家親。慶長8年(1603),義康被命前往高野山穩居,行至莊內被殺,相信是義光所為。慶長16年(1611),義光就任從四位左近右權少將,慶長18年(1613),義光赴駿府拜見已是大御所的家康,托付最上家後於第二年在山形城去世,享年六十九歲,家親如願地繼承十二代家督。

義光一死,家親及其弟義親因大阪之陣意見分歧而內訌,義親、家親先後死亡,家督之位由家親年幼的嫡子義俊繼任,但義俊無才好玩,引起重臣們的不滿而與義俊對立,爆發騷動,元和八年(1622),終於,將軍秀忠把最上家改易到近江大森一萬石,到了十四代家督義智時減到只有五千石以保存家名,成為旗本,曾一度叱吒羽州的大大名最上家也從此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