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宰相  太原雪齋

(網友松壽丸提供)

太原雪齋〈1496-1555〉

太原雪齋,生於明應五年〈1496年〉。父親為駿河大名今川氏親的重臣庵原左衛門尉,母親是同為今川家重臣的興津氏的女兒。「雪齋」是個道號,又稱「太原崇孚」,實際名字已不可考。他幼時即被父親送往附近的善得寺修習學問,自那時起,雪齋已然覺悟到終生要過著禪僧的生活。直至永正六年〈1509年〉,十四歲的雪齋進入京都建仁寺,拜常庵龍崇為師,正式出家為僧,改稱「九英承菊」。

太原雪齋的少年時代,就在建仁寺中度過。後來在大永二年〈1522年〉奉今川氏親之命,回到駿河善得寺,負責五男芳菊丸的教育工作。〈順帶一提,當時的武家,大多會仿傚足利將軍家的慣例,家督的兒子中除了嗣子外,把其餘的兒子都送到寺院,出家修行;如此一來,就可以避免出現兄弟爭權的情況。〉而這個芳菊丸,就是後來取名「梅岳承芳」、有「東海第一弓」之美譽的東海道巨人--今川義元。

此後,二人在今川氏親的允許下,重返建仁寺繼續修行;學成後,再到同是位於京都的妙心寺跟隨名僧大休宗休鑽研學問、佛理;而這段期間,太原雪齋憑藉自身的才學,逐漸在家中嶄露頭角,受到氏輝和壽桂尼的器重。如是者,過了幾年,今川氏親病逝,由長子氏輝繼位。氏輝繼位時年僅十四歲,政務多由生母壽桂尼親自處理,倒能維持今川氏親辛苦經營出來的繁盛局面。而氏輝在位期間最大的敵人,莫過於甲斐的武田信虎。雙方最激烈的一場戰役,發生在天文四年〈1535年〉六月,今川、武田軍於甲駿邊界的萬澤口交戰,今川軍抵擋不住強悍的武田軍,完全落於下風。身為今川家的軍師的太原雪齋,連忙遣使至小田原城,要求北條氏綱進攻甲斐東部,以解今川之急。誰料,武田信虎亦致書扇谷上杉朝興,邀其攻打小田原城,以牽制北條氏綱。因此,今川、武田兩軍陷於膠著狀態,直至秋收才各自收兵,算是結束了戰事。

可是就在翌年〈天文五年,1536年〉,家督今川氏輝,被死神無情的召喚去了,死時方才二十四歲;同一天,氏親的次子〈氏輝之二弟〉彥五郎亦被發現死亡。由於氏輝身體虛弱,故無子嗣。於是,家中就誰來繼承家督之位而暗湧漸生......

今川氏輝有五位弟弟,分別為彥五郎、玄廣惠探、象耳泉奘、梅岳承芳、今川氏豐。彥五郎與氏輝同日而亡,象耳泉奘遠在京都,今川氏豐身在尾張那古野城。故此,爭奪家督之位的,實際上只有玄廣惠探和梅岳承芳二人。照理來說,家督該由較年長的三男玄廣惠探來繼承,可是他只是今川氏親的側室福島氏所出,比起由正室壽桂尼所生的梅岳承芳,免不了會吃虧。不過,玄廣惠探的外祖父福島上總介正成,好歹也是家中重臣,控制了高天神城等重要城堡,其勢力不能小看;於是玄廣惠探決定憑藉這樣的優勢,以武力跟梅岳承芳爭個高下,同時還俗,改名今川良真。

另一方面,壽桂尼也不甘示弱,心想自己既身為今川氏親的正室,自己的兒子當然能夠名正言順的繼位,於是下令梅岳承芳立即還俗,並改稱「今川五郎」,以示正統〈「五郎」是今川家世代嗣子的通稱。在這個情況下,有著象徵梅岳承芳才是正統的重要性。〉;同時邀請太原雪齋和其他親信相助。太原雪齋身為梅岳承芳的師傅,對他自幼攙扶提攜,建立了深厚的師徒關係,如今成就大事,自是義不容辭。雪齋以梅岳承芳的正統性作號召,對家臣進行拉攏工作。應邀加入梅岳承芳一方的,有重臣朝比奈備中守泰能、瀨名陸奧守氏貞,此外尚有關口氏廣〈就是德川家康的元配夫人瀨名姬的親父〉、天野彥四郎等等。

暗鬥至此,鏖兵已是不可避免的事實。同年五月,雙方軍隊於駿府城下交戰,以福島軍為主力的今川良真一方大敗,紛紛撤退至高天神城、久能山城、方上城。但這些城池也相繼被攻陷,今川良真只有退守至據點花倉城。六月八日,梅岳承芳親自指揮大軍,攻陷了花倉城,今川良真逃遁到瀨戶谷普門寺。

正所謂「樹倒猢猻散」,今川良真逃遁普門寺,部下隨即作鳥獸散,只有福島正成和堀越貞基等人仍然擁護良真。他們為了良真向壽桂尼乞降,可是雪齋和壽桂尼都主張斬草除根,以絕後患。六月十四日,良真在普門寺切腹自盡,「花倉之亂」於此終焉。

今川良真死後,十八歲的梅岳承芳順理成章繼承家督之位,由幕府任命為駿河守,並拜受將軍義晴的「義」字,改名今川義元。太原雪齋於是次權力爭奪戰中,極力拉攏眾家臣和周邊諸勢力,使己方擁有與今川良真抗衡的力量,終致勝利,他所立下的功勞,實不可抹。義元繼位後,立即招了這位既是功臣又是良師的太原雪齋,成為自己的軍師;從此雪齋得以盡展所長,在他有生之年,今川家一直處於最鼎盛的狀況。

這個時候,太原雪齋兼任了駿河臨濟寺和興津清見寺的住持,是為駿河臨濟宗的始祖。

今川義元當上家督後,決定改變對周圍勢力的態度,採取「親武田,遠北條」的方針,一方面替武田信虎之子晴信〈武田信玄〉與公卿三條公賴之女的婚事進行斡旋,一方面斷絕與北條氏綱的同盟關係,並於天文六年〈1537年〉迎娶武田信虎之女為正室。從此,今川、武田兩家締結了同盟關係,有利於上洛稱霸天下的雄圖。

天文十五年〈1546年〉十月,尾張的織田信秀發動對三河的侵略。岡崎城的松平廣忠向今川義元求援。太原雪齋提議救援,義元允諾,令雪齋率軍進入西三河,抵抗織田軍的入侵;接著,義元要求松平廣忠送出人質,以示對今川家的忠誠。然而,松平家的人質松平竹千代〈廣忠之子,即日後的德川家康〉在前往駿府城途中被改投織田家的田原城主戶田康光劫走,送到織田信秀處,並脅迫松平廣忠離開今川家。

天文十七年〈1548年〉三月,織田信秀率軍五千餘再度入侵三河,今川義元遂下令太原雪齋為總大將,率二萬五千人前往迎戰。雙方在岡崎城東南的小豆阪一地進行對峙。兩軍不約而同的派遣先鋒部隊去查探敵情,織田方的先鋒織田信廣軍與今川家的先鋒朝比奈泰秀軍碰頭,展開了白兵戰,打得難分難解。太原雪齋再派出岡部元信領隊支援,終於擊退織田軍。是次戰爭即為「小豆阪合戰」。戰後太原雪齋率軍進入岡崎城,處理西三河地區的戰備、內政等等問題,以準備下一步的戰爭。

翌年〈天文十八年,1549年〉十一月,雪齋指揮七千大軍圍攻三河的要衝--安祥城,一舉擊破織田信秀的援軍,並攻陷了安祥城,擄獲了守將織田信廣,取得壓倒性的勝利。為了得到松平家這個橋頭堡,雪齋遂跟織田信秀交涉,成功以剛擄獲回來的織田信廣,來交換中途被劫走的松平竹千代。此舉不但控制了松平家,並讓自家能夠隨意進出西三河區域,對戰略的部署尤有幫助,為義元上洛的壯志打下了強心針。

然而,在今川義元上洛的雄圖背後,也有重大的隱憂;這個隱憂,就是相模的北條氏康〈其時北條氏綱已死〉的動向。北條氏康自今川、武田結盟後,不斷的對邊境地方的村子和寺院燒殺劫掠,造成滋擾。太原雪齋為了消除後顧之憂,遂致書誘使山內上杉憲政夾擊北條,而山內上杉憲政亦聯絡了扇谷上杉朝定,一同攻擊北條綱成所守的河越城;而義元自己則率軍包圍駿東郡的長久保城。北條氏康縱有偉略,亦自忖難以抵禦各路大軍,何況今川義元的目標只有上洛,並不想跟北條家爭霸;結果由於武田信玄居中斡旋,今川義元、上杉憲政、北條氏康三家言和。這三角同盟,稱為「三方輪」。和談後,北條氏康尚未放心,不得已的把駿東、富士兩郡劃分給今川家,期望能暫時消弭今川家的敵意,給自己減少一個敵人。但這個和議只能維持短暫的時間。不久爆發了著名的河越夜戰,北條氏康大破進犯關東的扇谷上杉、山內上杉及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的聯軍,聲名大噪。

天文十九年〈1550年〉,今川義元的正室,亦即武田信虎的女兒逝世;為了不讓兩家的良好關係就此斷絕,義元於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十一月把長女嫁給信玄的嫡子義信,維持了同盟關係。

同年,北條氏康擊敗山內上杉憲政,迫使憲政逃到越後。氏康此時的力量已然不同往昔,為報當年割地之仇,決定出兵駿河。這時的今川義元,正在為上洛戰作準備,氏康突然來襲,令今川家上下都感到愕然;而身為今川家盟友的武田信玄得知消息,立即自富士川出兵支援義元。

太原雪齋認為如果北條氏康來犯,將會是個難纏的對手,亦會阻礙上洛的計劃。於是他強烈建議對北條家進行議和。今川義元接納了雪齋的提議,並於同年三月在幼時與雪齋一同修行的善得寺會見武田信玄和北條氏康,進行和談,史稱「善得寺會盟」。雪齋憑著其卓越的外交才幹,終能說服北條氏康達成和議。會盟後,武田信玄之女〈黃梅院〉嫁給北條氏康之子氏政,氏康之女〈早河殿〉嫁給今川義元之子氏真。至此,「甲相駿三國同盟」正式成立。

弘治元年〈1555年〉十月,太原雪齋圓寂,享年六十。死後獲賜「寶珠護國禪師」的諡號。

太原雪齋既身為禪僧,一方面又參與今川家的政治工作,終生扶持義元,以自己的才幹把今川家的勢力推至最高峰,得以與鄰近大名分庭抗禮。他在軍事、政治和外交上都有非凡的成就。雖然甲相駿同盟在義元葬身桶狹間之後便雲散煙消,但至少在雪齋在位期間,義元能專心一致實踐其上洛的計劃,沒有後顧之憂,這一點雪齋的確居功至偉。就是當代名將武田信玄和北條氏康,對雪齋都是敬重有加,可見雪齋在當時甲相駿地方是何等舉足輕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