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四天王系列–文武相兼之赤鬼  井伊直政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井伊氏家紋
 井伊直政,戰國中後期之名將,世稱「赤夜叉」、「赤鬼井伊」;德川四天王、德川三傑之一。永祿四年(1561)二月十九日出生於遠江井伊谷城,今川家臣井伊直親長男,母親為奧山親朝之女,幼名虎松,通稱萬千代。
直政出生前一年,即永祿三年(1560),祖父井伊直盛隨從今川義元上洛,在五月十九日的桶狹間之戰被討死,義元也同時身死其中,今川家頓時群龍無首,新家督今川氏真卻未能鼓舞士氣,反而常沈迷聲色,一些受今川氏壓制的大名豪族紛紛藉機反抗,其中一人為松平元康。永祿五年(1562),直政父親直親因小野但馬守向氏真進讒言,指出直親有與松平元康私通謀反,被氏真下令斬殺。兩歲的直政與其母被受牽連,被迫離開井伊谷走避,幸得直親的好友新野親規的幫助,直政被親規收為養子,暫時得到安定。但好境不常,親規於永祿十一年(1568)的今川館之戰中被殺,整個今川家頓時更加混亂,直政與母親被迫再次走避;後來直政的母親改嫁與豪族松下清景,直政也得到清景的養育,但後來直政跟隨乳母逃到三河,並到鳳來寺留居,但也在三河、遠江一帶行走。

此時的戰國正為織田信長之大勢,德川家康(松平元康)自清洲會盟後,也逐漸奪取今川家的舊領,但同時與武田信玄發生衝突,爆發三方原之戰而大敗,但因武田信玄的暴猝,使德川家康有喘息的機會,並伺機反攻。天正三年(1575),十四歲的直政在松下城下踫到剛去鷹狩的德川家康,並上前要求出仕,立即得到家康的接納,作為家康的近侍,直政遂恢復井伊舊姓,而家康也以自己的乳名「竹千代」,改直政(虎松)為「萬千代」,更重獲父祖所有的井伊谷城。同年,家康與織田信長於長篠之戰大敗武田勝賴,武田家從此衰退。天正四年(1576),出仕不久的直政跟隨家康於遠江芝原與武田勝賴作戰,成為直政的初陣,當時直政十六歲,但在芝原合戰中,直政迅即立功,得到家康的讚賞。自長篠之戰後,武田與德川氏的形勢迅速逆轉,武田氏領地也因此被德川家逐漸蠶食。天正九年(1581)三月二十二日,家康出戰高天神城,爆發第二次高天神城之戰,是戰直政被家康任為先鋒,同時控制高天神城一帶的中村、獅子鼻、三井山、安威、火烽、能阪、小笠山及風吹諸砦城,形成「高天神城包圍網」,直政建議切斷高天神城的水源,被家康立即接納,同時派本多忠勝、神原康政等出兵攻打該城,最後在無水、被敵軍圍攻之惡勢下,城將橫田尹松被迫突圍,退回甲州,令德川家在只有輕微傷亡下落城,是戰後,直政的獻策令家康大為高興,也使直政在德川家暫露頭角,但卻令本多、神原等諸將大為不快。

天正十年(1582),經過德川家康的不斷攻擊,武田勝賴已是窮途末路,三月十一日,織田信忠與德川家康聯軍與武田勝賴大戰於田原城(田原之戰),武田勝賴大敗,知道大勢已去,便與長男信勝及家眷於天目山集體自刃,源氏名流的武田家自此滅亡。武田氏滅亡後,東海道一帶基本平定,只有關東的北條氏政未能把握,自高天神城之戰後,不僅家康,織田信長也對直政有不錯的評價,故此,信長於同年四月委派直政為外交役使到小田原城與北條氏政談判,並得到氏政的中立答允。

天下大局似乎已定,同年五月,家康應邀到上洛會見織田信長,不久轉向界地遊覽,直政也有隨行。但在六月二日,織田信長被大將明智光秀突襲,並於本能寺自殺,得知消息的家康大為不安,並且有自殺的念頭,但在直政、本多忠勝及服部正成的勸解及保護下,經伊賀安全回到三河,準備起兵討伐明智光秀,但卻被羽柴秀吉捷足先登,成功搶得先機,家康因此改以經略甲州、信濃為主要目標,再伺機而行。

對於平定甲州,家康在家中會議中提出要重整武田氏的赤備隊,作為德川家的特別部隊,並對直政說:「萬千代,飯富兵部(虎昌)之赤備隊你認識嗎?如德川家於甲州重招舊臣為新赤備隊,可真令德川家之實力增添不少!」但此話立即令神原康政大為不滿:「剛元服之小僧(直政)何能令武田舊臣招至我家之下,並加以約束?小平太(康政)願當此重任,也相信能完成此事,否則會為此悔恨!」正當會議氣氛越發緊張時,首席家老酒井忠次說:「投降的人應被照顧,不應強之而行!」這才令康政平定,最後家康委任直政及本多正信招攬武田舊臣歸附,當時直政經家康同意之下發出的書信、安堵狀及宛行狀共超過四十封,比本多正信的三十封為多,證明家康對直政的信任之高,是不同於其他家臣的,事後也證明直政的書信,令為數一百七十人的武田舊臣加盟德川家,最後逐漸組成共四千人,令人聞風喪膽的「井伊赤備隊」,當時直政只有二十二歲。

但在平定甲斐時,家康與同樣對甲斐一帶有野心的北條氏政發生衝突,並於若神子與北條勢對陣,為此,家康特以將其女督姬嫁與北條氏直,並由直政作為役使出使小田原,在婚嫁之餘,也為兩家加強關係,到達小田原城之後,直政獲北條氏政接見,由於直政的精確分析,使氏政大為佩服,同時宣佈同盟的聲明,是次的外交成功,更令德川家內的各人大為震驚,家康故把駿河阿倍群鷹峰共四萬石賜與直政作為獎勵,也是為了保護東面的安全,在駿河時,直政著力於安定、招攬關東、駿河一帶的浪人,以增強德川家。但德川家內的各人也因此對直政有些不快。由於德川家平定甲斐等地,家康全力於開發、墾荒,使當時德川家之領地總石高增至一百八十萬石以上。平定甲斐後,家康把注意力轉到信濃,以及對抗羽柴秀吉。

正當德川家實力正逐漸加強時,羽柴秀吉已於天正十一年(1583)四月二十四日的賤悅之戰打敗織田舊派的主要對手柴田勝家,成功奪取織田天下,與此同時,織田信長次男信雄聯同家康準備與秀吉決戰,終於在天正十三年(1584)三月爆發小牧.長久手之戰,也是初創的「井伊赤備隊」的初陣。四月九日的長久手之戰,由於池田恒興向秀吉建議奇襲三河的德川本陣,總大將秀秋、池田恒興及森長可率領別動隊準備突襲,但卻遭到神原康政及德川家康軍反奇襲,直政帶領赤備隊於德川軍的左翼,進為先鋒攻擊池田恒興,加上森長可被康政軍大敗戰死,故之池田軍被家康大軍包圍,在直政的赤備隊的猛攻下,池田隊被殲滅,池田恒興與長子元助被殺,次男池田輝政突圍逃出,三好秀次及堀秀政也敗走,加上本多忠勝的指揮下,秀吉未能救援,只有被迫撤退。得到重大勝利的家康.信雄聯軍乘勝追擊,向正攻打大野城的瀧川一益及九鬼嘉隆進攻,由直政的赤備隊作先鋒,最後迫使兩軍撤退,小牧.長久手之戰,令新生的井伊赤備隊名重一時,也使直政的名聲大為提高,故得到「赤鬼」、「赤夜叉」的別名。

小牧.長久手之戰大敗,迫使羽柴秀吉撤退,但由於織田信雄與秀吉私下議和,使德川家康被迫向濱松撤兵,同年十二月,家康與秀吉正式議和,保持本身的優勢。在秀吉出兵討平紀伊雜賀眾的同時,家康乘小牧.長久手之戰勝利的餘威,派直政、鳥居元忠及大久保忠世向信濃進兵,攻打上田城的真田幸隆,但由於被城下的伏兵突襲,加上被狙擊,使德川軍大敗,只好撤退。

天正十四年(1586),秀吉與家康正式交換人質,家康把次男於義丸(秀康)送予秀吉為養子,而秀吉則把其妹朝日姬(旭姬)嫁與家康,另外把母親大政所送到岡崎作人質。對於是否如約還是保持與北條氏的盟,家康仍然有些猶豫不決,直政為此向家康分析利害,主張家康上洛臣從,最後家康終於上洛表示臣從,而大政所也正式到達岡崎。正當德川、羽柴兩家相安無事之時,卻出現危機,負責保護大政所的直政與及本多重次(鬼作左),由於不滿羽柴秀吉,故有一晚本多重次派人把柴薪包圍大政所的住屋,準備點火燒死大政所,但直政趕到阻止,並親自送茶點予大政所,待遇周到以不令大政所懷疑,最終使危機化解,大政所也因此致意秀吉,對直政表示好感及感謝,也屬意由直政負責保護大政所到京城,秀吉得知後,命直政隨家康於天正十六年(1588)上洛,對直政的待遇及幫助表示謝意,並加封直政敘任為從五位下侍從,而主謀的本多重次因此被論罪,同時秀吉也不忘拉攏直政,並提出加賞直政拜領羽柴姓,但直政表示拒絕,離開京城後,秀吉再次請直政到大阪一聚,同時會見大政所,但在茶室時,直政面見已出奔的石川數正,當秀吉到來時,直政向秀吉說:「殿下,直政向不與背離主君的膽小之人(數正)同坐,雖是殿下之下屬,然而直政為與此人同肩相靠,感到羞辱!」,秀吉聽到後,使當場稱讚直政為「德川家的好漢」。

本州一帶基本安定後,秀吉即對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及九州的島津義弘,並於天正十七年(1589)平定兩家,全日本只剩奧州及關東之北條氏,天正十八年(1590)四月,秀吉發出全國大名動員令,二十萬大軍直指小田原城,德川家康也從征,由於本多忠勝率領別動隊轉攻其他要城,故德川本陣由誰出任先鋒,成了大問題,正當所有認為是神原康政時,家康卻決定由井伊直政出任先鋒,令一眾家臣驚訝,當直政被任為先鋒時,直政向家康主張:「現今秀吉周圍之兵不多,討取就在此時!」但家康不言一語,故直政只好說:「如此,直政定必擔當好先鋒之任!」,開戰後,直政率兵攻破北條氏的箱根防衛線,並成功突入內陣,秀吉知悉後大喜,並立即頒發感狀予直政,由於防線已被突破,小田原立即被包圍,但未能立即突入,直政因此向篠曲輪發動夜襲,與守將山角定勝激戰,並斬取首級四百,雖然山角死守,但由於小田原城已被直政的赤備隊突破,加上北條氏照及松田憲秀的寑返,最終小田原城被攻陷,戰後,秀吉稱讚直政的功勞,指出此乃「攻入之首功也!」。

北條氏被討平後,秀吉移封德川家到關東,家康分封家臣的領地時,直政被封至上野箕輪城十二萬石,乃所有家臣中最多的,可見家康對直政的信任及能力的認同。天正十九年(1591),北奧州的南部家臣九戶政實反叛,爆發「九戶政實之亂」,秀吉迅即派蒲生氏鄉及淺野長政等出兵討平,直政奉命陪同氏鄉一同出兵,到達九戶政實居城時,雖然政實負隅頑抗,但最後,在淺野幸長及直政的猛功下被震壓,事後秀吉對直政的協力表示讚賞。

奧州平定之後,天下已經一統,故豐臣秀吉改而著力於他的「假道入明」的計劃,文祿元年(1592) 秀吉正式召集軍隊渡海侵朝,開展文祿.慶長之役,但因為德川家康未有參戰,故未有任何損失。慶長三年(1598),由於侵朝軍未有任何進展,八月十八日,豐臣秀吉因大志未成,最終憂鬱而死,薨於伏見城。翌年閏三月三日,豐家大老前田利家也病死,頓時豐家天下失去兩大頭,立即使豐臣氏內部的矛盾慦v派的石田三成、小西行長與武斷派的七將(反石田七人眾)完全爆發出來,石田三成被七將追殺,在家康的調停下,石田最終於佐和山城隱居,與此同時,家康也因此掌握豐臣家,同時開始拉攏諸大名,慶長五年(1600),由於上杉景勝未有臣服,家康藉機討伐,但由於石田三成也伺機而動,起兵於畿內,故終於爆發著名的「關原合戰」,直政作為東海道先鋒的軍監,陪同家康四男忠吉出戰關原,同時為拉攏外樣大名加入東軍,作出重大貢獻。九月十五日上午八時,東西軍於關原布陣完成,正式開戰。由於松平忠吉隊搶去福島正則隊於前率先進攻,直政立即上前協力,與忠吉隊一同鉋擊宇喜多秀家及小西行長隊,家康為免危險,想下令忠吉回陣,但直政派使者向家康說:「武家之子,以光榮的死於合戰為榮,主公不必阻止!」最後家康因此未有堅持。由於小早川秀秋在家康的威嚇下寑返,使得當時正處於上風的西軍,頓時變成逆勢,下午一時,西軍迅即潰散,石田、小西、宇喜多諸隊先後逃逸,直政、忠吉與及本多忠勝乘機追擊準備逃避的島津義弘隊,雖然義弘隊成功突圍,但直政、忠吉及忠勝隊繼續狙擊,義弘隊因此傷亡慘重,其中,島津豐久(義弘侄)也因此被討死;但直政卻被島津隊的柏木源藤開鎗擊中右肩落馬,松平忠吉也因此被擊傷,直政右手的活動能力因此受損。雖然家臣力勸,但直政堅持繼續進擊,但島津隊已逃離,故家康命令轉向石田的佐和山城,直政擔任軍監,最終佐和山城攻陷,石田正澄被殺。

戰後,直政之功受到家康的讚賞,而被改封至近江佐和山城十八萬石,由於家康的繼承人秀忠在關原之戰遲到,家康大怒,同時家中也醞釀另選新繼承人,而直政主張由忠吉(忠吉乃直政之婿)出任,另外也有主張次男松平秀康,但在本多正純及大久保忠鄰的支持下,秀忠繼承人的位置仍被保留。對於關原之戰後,西軍大名如毛利、長宗我部及島津等的外交交涉工作,直政奉命擔任,毛利輝元、長宗我部盛親在直政的斡旋下先後降服,而島津家在直政死後,在本多正信一再斡旋下,家主忠恒(家久)也上洛請降,為德川天下的穩家帶來重要的幫助,關原之戰後,天下名為豐臣家所有,但實已為德川家康之天下。

正當德川家天下正如日中天之時,為此作出重大貢獻、被家康稱為「開幕府之元勳」的直政在慶長七年(1602)二月一日,因鎗傷復發,最終於佐和山城病逝,結束其睿智勇敢的一生,享年四十二歲,由於井伊家後改封至彥根,故直政後改葬於彥根清涼寺,法名「清涼泰安祥壽院」,家康得知消息後也黯然落淚。直政死後,赤備隊仍由井伊家掌握,家督之位由其長男直勝繼立,但直勝後因體弱不能立功而改封上野安中藩,宗家由在大阪之陣立功的直孝(直政次男)繼嗣彥根藩三十五萬石,為德川四天王家中,石祿最高的一家,井伊家一直在幕府任居要職,歷代當主中,有四位出任幕府大老,並與酒井輪流逐任幕府首席老中之位,其中最為著名的是幕末擁護幕府的井伊直弼,但後在櫻庭門外被尊王派刺殺,史稱櫻庭門外之變,次男直憲(十四代)繼立後,於大政奉還改投天皇軍,加入對奧羽越列藩同盟的進攻,戰後就任彥根藩知事,版藉奉還後,被賜封正二位勳一等伯爵。

對於直政受到家康的特別信任,一直是眾說紛紜,史家質疑直政作為非三河譜代(遠江出身),也能在家中得到重要位置,感到不解。史書上描寫直政為「容貌美麗,得家康厚信」,使不少人揣測是家康好男色之故,加上直政到了二十二歲時才正式元服,與織田家的森蘭丸的情況相似,但也有史家認為是家康希望藉直政,整治倚重三河人的風氣,以吸納外地人才,無論如何,與森蘭丸不同的是,直政對德川家的貢獻遠比蘭丸多,這是無容置疑的。

剛投靠家康時,直政曾說:「願為德川家之厚恩而身死以為報答!」家康曾評價直政:「平時雖言少沈默,但心平穩重,肚裏想著不少計劃,也為實行這些計劃決不改移!」。由於並非三河譜代,加上家康特別信任,令本多忠勝及神原康政等對直政大為嫉妒,但直政「言少,只做好自己的份內事,也從不到處炫耀。」曾有史家把直政與西國的藤堂高虎比較,也指出「德川家中,本多忠勝與神原康政乃武事優秀,政治智略以本多正信為優,但兩者兼持者,只有井伊直政而已。」雖與本多正信同為外交役使,但直政仍為較重要的外交代表,也常得對方讚賞,作為一個武士出身而且年少的直政,實在不易,德川天下的成功,直政的貢獻及角色實在是不可多得的。

井伊直政馬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