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第一傾奇者  前田慶次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前田慶次,戰國中後期的名將,號稱「戰國第一傾奇者」、「無雙之歌舞伎者」。幼名宗兵衛,本名利益(利太、利貞),通稱慶次、慶次郎。瀧川一益之兄瀧川益氏之庶男(也有一益之子說)。天文十年(1541)生於尾張海東郡荒子怖的寒村。幼年過繼予前田利久為養子,前田利家之侄。

童年時的慶次於荒子城渡過,當時荒子城主為利久、利家之父利昌,永祿三年(1560)利昌死,利久繼為城主,但因為利久體弱多病,無力出戰,相反利家戰功卓著,於桶狹間之戰作戰勇猛,為信長所讚賞,這令作為當家的利久帶來無比壓力。永祿十年(1567),信長命令利久讓出家督之位予利家,並在命令書上寫道:「前田家中有異行者(慶次),對繼家督來說是無所用,又左衛門(利家)常在我身邊為近習而仕織田家,而且立功無數,家督之位由又左衛門繼承,正符合正理!」

無奈之下,利久帶慶次離開,並讓位予利家,(據說當時傳聞是利家向信長進讒,以得督位),信長以二千貫(六千石)讓其生活。

在此其間,利久與慶次四處流浪,據說曾投靠了瀧川一益,但最後還是繼續流浪。根據<<米澤人國記>>的記載,慶次於其間(1567-82)到了京都與關白一條兼冬及右大臣西園寺公朝的屋敷活動,學習文學、音樂,又聽學大納言三條公光講解源氏物語及伊勢物語、向名茶道家千利休學者茶道,更學懂亂舞、猿樂、笛吹、太鼓的舞技,且向連歌第一大師紹巴學習連歌、俳句和歌等藝文。慶次於當時又同時向伊勢松阪城主古田重然學習騎馬弓箭之術,自命文武相全、十八般武藝皆通。

天正十年(1582),織田信長命喪本能寺,其後,羽柴秀吉打敗明智光秀,又於賤岳之戰打敗柴田勝家,掌握織田勢,前田利家倒向秀吉,得到極大的信任。同時利久、慶次回到能登,利家以七千石之地給予二人,利久分予慶次其中五千石。

同年,利家封慶次為阿娓城主,天正十二年(1584),佐佐成政入侵,攻打末森城,守將奧村永福以寡兵死守半年,利家命慶次前往救援,慶次到達後,立即與成政激戰,並且成功擊到成政,正當眾人期望成政之死時,向來我行我素的慶次因敬重成政而放其離開,這使利家非常憤怒,但翌年的阿娓之戰立下戰功,受到利家的賞賜。

天正十八年(1590),慶次隨利家出戰北條,戰後協助利家為陸奧地方的檢田使。天正十九年(1591),利久病死,慶次決定出走,離開前田家,利家得知後大為憤怒,並揚言必殺之!其間的慶次再入京都,於各大名及貴族的屋敷間出入,同時在京都遇上了一生中的至友—直江兼續,兩人一見如故,不時往來。慶長三年(1598),兼續極力推薦慶次予景勝,據<<上杉將士書‧上>>記載,當時的慶次自稱名為「穀藏院了齋」,但有趣的是當時時值盛夏,但慶次穿著厚衣,據說當時景勝見到後,驚言:「此果為傾奇者也!」;景勝最後以一千石為俸召用慶次,但慶次回應道:「石錄高低,吾不問,只要可自由地為閣下服務便可」

同年八月,秀吉病死,德川家康迅速掌握天下,慶長五年(1600),德川向上杉用兵,派大軍直指會津,但由於石田三成於畿內起兵,九月十五日,家康引兵到關原與西軍決戰,而上杉則向最上義光用兵以擴大版圖。但卻被伊達、最上聯軍打敗並且追擊,慶次有見及此,擔任殿後軍以換取撤退時間,並與直江八百人共拒最上聯軍,使向來號稱於羽州縱橫無忌的最上軍損失慘重,於幾次戰鬥爭後,最上撤離,慶次等成功的阻止進攻。慶次更自稱「天下第一將」、「槍法第一」。

關原之戰後,上杉降伏,由一百二十萬石減為米澤三十萬石,據說當時慶之有份與景勝、直江上京,並得到家康的接見。當時更據說,有很多大名向慶次招手,但都一一被拒,由於領地大減,上杉家無力出高俸,僅以五百石俸給聘用慶次。慶長六年,到達米澤,並在途中寫成描寫民風民俗的「前田慶次道中日記」,這是對當時的風俗的研究非常有用的史料。

其後,慶次於堂森山東北的無苦庵居住,終日看花賞月,與近鄰住民相處融洽,不時參加宴會祭典。其間作成「無庵記」,記末慶次寫道「當生活時生活,當要死時當點綴,不為煩惱動一眉,不為俗事怨一言。」

慶長十二年(1612)六月四日,一代戰國傾奇者於米澤病逝,葬於堂森善光寺。現存甲胄、朱槍及和歌五首,收錄於「龜岡文殊奉納詩歌百首」中。其子正虎後出仕前田利常為藩士。慶次雖為傾奇者,但其實是文武相全的全才,連歌、音樂等藝術於當時非常出名,縱然行為我行我素,但景勝的一句稱讚「大剛之大將」足以表達慶次的真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