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四天王系列–剛毅武勇之大將  神原康政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神原康政

神原氏家紋
 

神原康政,戰國中後期名將,德川四天王、德川三傑之一,人稱「剛毅大將」。天文十七年(1548)生於三河上野城,神原長政次男,母親為道家氏之女;幼名龜丸(於龜),通稱小平太,與本多忠勝同年生,被人合稱為「德川雙壁之猛將」。

康政出生時,父親長政臣屬於上野城城主酒井忠尚(酒井忠次之兄),但由於忠尚與松平廣忠(家康父)不和,故兩家因此對立抗戰,康政的童年在上野城渡過,不久成為忠尚的侍童。另一方面,松平廣忠被屬下刺殺,松平家迅即陷入危機,野心勃勃的今川義元立即以廣忠長男竹千代為人質,三河岡崎被今川氏「接管」。永祿三年(1560),今川義元見時機成熟,遂起兵上洛,號令全日本,但在五月十九日,在尾張桶狹間,被織田信長奇襲身亡,今川家也因此頓時不安。由於新當主氏真無能,與其他反今川的諸勢力一樣,松平元康(家康)決定起兵反倒氏真,然而氏真以為回送岡崎城可拉攏元康,可是卻增加元康反抗的決心。同年末,家康宣布重整三河,重招三河舊臣,不久來到大樹寺與酒井忠尚會談,康政與父親長政陪侍;在會談中,家康看到當時十三歲的康政,說康政「氣量不凡」,並請求忠尚的同意之下,收康政為近侍,正式改名小平太,從此開始了康政的征戰一生。

康政在會談後隨家康到岡崎,並認識了當時同樣是十三歲的本多忠勝,永祿四年(1561),家康出戰攻打今川氏守將小原鎮賓,是戰中,康政只在家康身旁侍候,並未出戰。康政的初陣在兩年後,即永祿六年(1563),由於家康重整三河過急,最終引發三河國人的一向一揆(三河一向一揆之亂),其中發起叛亂的,是康政的前主上酒井忠尚,由於熟知地利,康政受家康之命出陣鎮壓,並與忠勝一同為先鋒,迅速在上野合戰中打敗亂軍,因此立下大功,被家康稱讚,並得到高度的評價,更受領家康的「康」字,元服後改名「康政」。初戰立功的康政並未因家康的稱讚而自誇,永祿七年(1564),康政與忠勝及鳥居元忠同為先鋒,攻打今川氏在三河的另一要城吉田城,並且成功落城,之後先後協助攻下田原等城,最終完成家康統一三河的目標,由於康政在諸戰中都有立功,故在永祿九年(1566)起,被晉升為松平(德川)家軍團的侍大將。永祿十二年(1569)十二月,家康再次起兵,攻打遠江掛川城,康政於三河率水軍於掛川附近登陸,與家康軍形成陸海包圍,迫使氏真投降,但由於守將朝比奈泰朝奮戰不懈,最終形成拉鋸戰,正在此時,等候機會的武田信玄在甲斐出兵遠江,家康得知後,只好與氏真立即議和,最後掛川城落。不久,家康再出兵天方城、曳馬野及高天神(第一次)諸城,康政與忠勝在諸戰中共同出兵,終於基本上統一遠江,康政更與忠勝成為好友。

反今川氏後,家康便與童年時的好友織田信長親好,並於永祿五年(1562)一月於清洲城訂立著名的「清洲會盟」,並表達共同進退的立場。正當家康努力於三河攻略時,信長也竭力於上洛,先後與武田信玄及淺井長政聯姻,元龜元年(1570)五月,織田勢出兵越前朝倉義景,正當萬事順利之時,妹婿淺井長政卻寑返到朝倉氏,迫使信長撤退。當時家康及康政不久接到信長的出兵要求,最終在六月二十八日爆發著名的姊川合戰。織田.德川聯軍二萬五千人與朝倉.淺井聯軍共一萬五千人於姊川南北對峙,二十八日黎明,兩軍佈陣後開始交戰,朝倉勢以一萬人與只有五千人的家康軍大戰,由於兵力相差一倍,使德川勢陷入逆境,有見及此,家康接納康政的建議,並命康政分兵沿下游迂迴渡姊川突襲,正在作戰的朝倉勢不知情況,仍然猛攻德川勢,由於熟於野戰,康政成功率小隊渡過姊川,並突然出現在朝倉景健及前波新八郎本陣的左面,景健勢及前波勢頓時不知所措,康政立即下令突襲,使朝倉勢立即大亂,加上本多忠勝打敗朝倉大將真崎直隆,使朝倉勢面臨崩潰的危機,與此同時,由美濃趕來援助的稻葉一鐵、氏家卜全突襲淺井長政的側翼,使已開始疲於奔命的淺井勢更見敗跡,最後姊川之戰結束,朝倉.淺井聯軍大敗。是戰中,康政率小隊作戰,並因此在混戰中負傷,事後家康予以問候,但在此戰中,康政的能力被德川家所承認及讚賞,也得到了信長的讚賞,因此,康政之名開始被廣傳。

姊川之戰後,家康回到三河,與此同時,武田信玄鑑於家康與上杉謙信聯絡,並準備夾攻武田,再加上要完成上洛大業,故於元龜三年(1572)出兵,攻打遠江、三河,由於兵力懸殊,家康也只好盡力一戰,最終在三方原之戰大敗而回,家康逃向岡崎城,作為先鋒的康政協助忠勝率殘兵阻擋武田勢的攻擊,以換取時間使家康平安回到岡崎,不久先行撤回。正當德川家面臨滅亡之時,信玄因中鎗受傷,被迫暫緩行軍,最後因此病死,武田勢秘不發喪退回甲斐。

不久信玄的死訊正式公告,家康為此感到高興,之後派康政等出兵攻打遠江犬居城,收復武田氏所佔領的舊地。天正元年(1573)武田氏新家主勝賴出兵,準備收復被家康奪去的舊領,當中包括長篠城,在包圍半年後,康政與忠勝、鳥居元忠等出兵救援,並成功擊退武田勢。天正三年(1575)五月,信長與家康一同出兵攻打武田勝賴,十五日,與勝賴談判不果後,兩軍於到達設樂原,二十日夜,由於受到酒井忠次的夜襲,二十一日武田、織田.德川軍於設樂原佈陣,不久由大久保隊與山縣隊衝突開始了著名的「長篠會戰」。由於信長早已佈置火槍隊於馬棚之後,武田軍衝進時,受到火槍隊的猛烈攻擊,馬場信房、山縣昌景等先後戰死,另一方面﹐康政與敵大將真田信綱於右翼大戰,康政雖然奮戰,但取不到優勢,卻有不少家臣部下戰死,在康政的指揮,終於擊敗信綱,斬取首級十餘個,自身雖因此負傷,但卻換來慘勝,動搖武田的左翼,不久,內藤昌信在保證勝賴安全撤走後,便率百餘名殘兵與康政、忠勝及大須賀康高拼死一戰,最後被刺死,長篠之戰就此以武田軍全軍覆沒作為結束。大戰後,康政的英勇作戰,受到家康及信長的讚賞。

長篠之戰後,武田的精兵基本上已全葬身在設樂原中,武田家因此陷入衰弱,德川家康派兵連陷多個主城,武田.德川之間的形勢逐漸逆轉,但與此同時,德川家中卻出現了危機,天正七年(1579),家康妻築山殿與長男信康被指與武田勝賴私通,在信長的下令下,信康與築山殿先後自盡,康政的兄長清政乃是信康的家臣,當信康自刃後,清政自請放棄家督之位,最後在家康的命令下,康政成為新一代家督。天正八年(1580),家康再次出兵,攻打高天神城(第二次高天神城之戰),康政與忠勝等為先鋒攻打,由於高天神城已被家康軍包圍,加上井伊直政斷水源的策略下,高天神城被攻陷只是時間問題。三月二十二日,康政、忠勝及鳥居元忠作為先鋒,搶先攻入高天神城,最後守將之一的岡部元信被殺,另一守將橫田尹松被迫突圍,高天神城陷落,康政得首級十餘。天正十年(1582)二月,德川家康聯同織田信忠出兵,準備殲滅武田勝賴,二十日,康政與忠勝等協助瀧川一益及織田信忠攻陷田中城,三月十一日,走投無路的武田勝賴與及長男信勝等於天目山自刃,源氏名流出身的武田氏正式滅亡。武田氏滅亡後,家康積極兼併武田的舊領,向信濃進軍。

由於東海道最大的敵人已被翦除,家康於同年五月應信長之邀先到安土城,再上京都與信長會面,不久轉到界地,康政也有隨行。六月,正要到山陽道的信長,於二日停駐本能寺之時,突被大將明智光秀的大軍襲擊,最後不敵自焚而死,及後長男信忠也於二條城戰死。收到消息的家康大感震驚,更有自刃的主限,但在一眾將士的支持及勸阻下,終於在眾人,包括康政的保護下經伊賀於同年末回到三河。回到三河後,家康收到光秀已被羽柴秀吉於六月十三日的山崎合戰中被打敗,後被鄉民所殺。家康因此改以甲州、信州攻略,並準備重組武田的赤備隊,對於由誰作為招士者,在會議中成為激辯的話題,當家康有意予井伊直政之時,康政說:「剛元服之小僧何能令武田舊臣招至我家之下,並加以約束?小平太願當此重任,也相信能完成此事,否則會為此悔恨!」正當會議氣氛越發緊張時,首席家老酒井忠次說:「投降的人應被照顧,不應強之而行!」這才令康政平定;但康政與直政的關係並不如好。

天正十一年(1583)六月,氣勢凌人的羽柴秀吉於賤岳合戰中打敗柴田勝家,消除奪取織田家的最大障礙。同時,織田信長次男信雄要求家康出兵討伐羽柴秀吉,最後家康以信長盟友的名義與信雄合共三萬人出兵,於天正十二年(1584)與羽柴勢的十萬大軍大戰,爆發著名的「小牧.長久手之戰」,當時秀吉利用外交技巧,不斷以書信拉攏其他大名出戰同討家康,如高山(左近)重友等,秀吉也希望能盡快完結戰事,得知秀吉的「書信戰術」後,康政也不甘示弱,於戰事前撰寫了著名的「小牧之繳文」:

「秀吉本為下賤出身之人,後得信長公之寵遇而受大國領土,身分即被提高,如此天之高、海之深之殊恩,應當知恩圖報,然而在本能寺之變後,秀吉忘掉信長公之大恩,反之把其主公之子孫趕盡殺絕,並奪吞主公之領土。如此不忠不義之為,人神共憤!我主家康公與信長公已為舊交,即使兵力不足,仍以盟友之誼與信雄公討伐敵人,誓把逆賊秀吉討殺,以安我國人之心,平息天人之怨!」

康政的繳文一出,並傳到秀吉的本陣,秀吉看到之後大怒,並大嚷:「此豈我太甚耶!」,下令立即出擊。在小牧長久手之戰中,池田恒興等主張奇襲三河,家康的後方,秀吉接納提議,不久總大將三好(羽柴)秀次率兵與池田及森長可出兵到三河,康政同時建議家康移到彈正山,以便觀察敵方動向,不久家康與康政發現正趕向三河的羽柴隊,康政立即率兵四千五百人於郊外,近岡崎附近施予反奇襲,再加上家康本陣的九千五百多人,令別動隊來一個措手不及,後來井伊直政的赤備隊也趕來截擊,最後森長可被康政隊全殲,森長可被討死,池田隊也因森隊的壞滅而動搖,最後被赤備隊大敗,池田恒興及長男元助也被討死,三好秀次隊及堀秀政隊也被康政隊狙擊,但最後仍可向尾張逃逸,不久康政趕到與秀吉軍共三萬多人對戰,康政立即大叫:「秀吉只為野人之後,只配為人前拉馬矣,何足懼哉?」德川軍因此士氣大振,相反秀吉軍在繳文之下,再加上如此打擊,士氣開始低落,秀吉聽到康政之言後,再加上繳文的羞辱,憤怒地下令:「任何人能得那小子,不理生死,可得十萬石為酬!」,康政因此聲名大噪,名震天下。雖然有十萬石為酬,但仍未能有多大的進展,不久,兩軍陷於對峙,秀吉為了挑釁家康出戰,再加上之前康政的恥辱,突然在陣前脫去褲子,露出屁股,又向家康本陣大叫道:「敵大將之屁股在此,汝等更待何時?」一剎那之間,家康軍在康政等人的指揮下,用火槍向著秀吉射擊,又叫:「誓討忘卻信長公大恩之逆賊!令吾等後代以此為榮!」秀吉並未受傷,反而悠然下馬,並笑道:「無事足懼,勢將奪得天下之天下人,竟怕火槍嗎?」不久,秀吉決定退兵,小牧.長久手之戰終於結束,不久家康轉攻瀧川一益及九鬼嘉隆,成功把二人擊退,由於織田信雄與秀吉已定和議,最後家康於十一月二十一日回兵濱松,十二月與秀吉議和。由於在小牧.長久手之戰立下大功,加上秀吉的「十萬石之酬」,使康政驟然名知於全國,連秀吉的親將加藤清正也慕其勇武,在日後的侵朝之戰,借用康政的「無」字旗,家康也為此在軍議中特加讚賞,可見康政在此戰中所發揮的功效之重要。

天正十四年(1585),秀吉與家康正式議和,家康迎娶秀吉之妹旭姬,同時把大政所作為人質,交付家康照顧,另一方面,家康也把次男於義丸交付秀吉為養子。康政因為姻親役使而到了大阪城迎旭姬回岡崎,從中被秀吉召見康政,為康政在小牧.長久手之戰的勇敢表現大加讚賞,更稱讚康政撰寫的繳文言辭雄偉,康政回答說:「小牧之戰只想盡力作戰,不作他想,至今,對三河殿家康對康政之恩義,深感五內而不移!」故此,秀吉特上請天皇,賜康政敘任從五位下式部大輔(後再加侍從),臨別之時,更再一次稱讚康政為「剛毅勇武之大將」。

與家康議和後,秀吉進兵直指九州、四國;同時,家康也專注於信濃及甲斐的開闢,內政上又以墾荒、檢地為主。天正十七年(1589),九州的霸主島津氏在高城之戰後宣布降服,基本完成統一大業,只有關東的北條氏及奧州未定。天正十八年(1590),由於北條氏政父子未有表示臣服,秀吉終於下令出兵二十萬圍攻小田原,康政隨家康出征,由於由井伊直政作為先鋒,故康政奉命率兵攻打八王子城及伊豆山中城,七月初,康政回軍,不久小田原城在氏直表達降意後開城,康政與片桐且元及協阪安治進入小田原城查收,七月十三日,秀吉進入小田原城,並進行論功行賞,康政被賜佐倉城二萬石。北條氏滅亡後,天正十九年(1591),奧州在九戶政實之亂平定後,天下一統,家康被移封關八州,康政與忠勝等三河臣將都對於大為不滿,但由於家康主意已決,最後康政等人隨家康到關八州,不久,家康進行分封,康政受封上野館林城十萬石,同時,文祿元年(1592),家康把嫡男秀忠託付於康政,並對秀忠說:「軍事之事,可請示康政,此萬事不誤!」

同年,秀吉發動侵朝戰役(文祿.慶長之役),由於家康未需出戰,故為後來的大事奪得休養生息的機會。由於侵朝進展不果,加上明軍在外支援朝鮮,秀吉「假道入明」的夢想頓成泡影,慶長三年(1598)八月十八日,秀吉薨於伏見城,侵朝大軍也因此回到日本。但在秀吉死後,德川家康與石田三成的對立表面化,而另一方面,與三成等文治派對立的還有加藤清正等七人的武斷派,在前田利家的斡旋下,雙方仍未有太大的衝突。但在慶長四年(1599)閏三月三日,利家也病死,先前的對立立即爆發起來,但在家康的仲介下,三成最終幸免於難,只有於佐和山城隱居;與此同時,宇喜多家發生騷動,由於秀家的正室豪姬(利家之女、秀吉養女)的揮霍及秀家的管理不善,終令一眾老臣不滿,並與少壯的文治派對立,與秀家友好的大谷吉繼出面斡旋,而吉繼也請當時在伏見的康政一同出面化解,但老臣堅決不讓,而另一方面,正煽動反秀家派的家康為康政突然介入此事表達不滿,雖然康政再三要求,但家康勒令康政回館林城,最後化解不成,一眾老臣最後因此出走,成為宇喜多軍在關原之戰戰力不足的主要原因。

由於三成失勢,家康迅即控制大阪,並且拉攏其他強大大名,更藉機出兵上杉,迫使上杉景勝臣服,但由於石田三成在主城起兵,家康最終回軍與三成一戰,同時,家康命康政陪同嫡男秀忠率三萬人由中山道到關原。九月五日,秀忠等到達真田昌幸的上田城,康政主張「不用作戰,直接招降」,但由於受昌幸的玩弄,秀忠不理眾人的反對,決意攻打上田城,但卻被打敗,康政與本多忠政等勸秀忠先趕赴關原為要,最後秀忠決定繞道,於十三日到達下諏訪,但家康已到達岐阜,十五日,關原之戰爆發,最終秀忠趕不及出戰,關原之戰勝利後,秀忠要求謁見家康,但家康怒然拒絕,最後在康政陪同下,秀忠、康政與家康見面,康政為秀忠解釋說:「關原之戰是重要一戰,秀忠殿下遲到,實是無從推諉,但主公的信使因木曾川河水上漲而未能及時通知我們關於主公的動向,如主公能早一日派出信使,或者不會如此!」(但史家發現,家康的信使於九日順利到達小諸,但家康並未有調查),康政見家康未能完全息怒,再道:「然而,作為秀忠殿下的監護人,康政未有向秀忠殿下進諫,實為不當,責任實在康政也,我願一力承擔。」家康聽到後才平息怒氣,再加上本多正純的斡旋,最終家康原諒秀忠,事後秀忠對於康政的幫助深感感動,秀忠更對康政說:「只要德川家一日還在,汝家必不滅亡!」關原之戰後,康政等負責東軍的論功行賞及進行計算。

關原之戰勝利後,天下實在德川家康之手中,故家康開始進行重臣的分封,對於康政,家康主張改封康政到水戶二十萬石,但康政回答:「水戶離江戶三十里,而館林只離江戶僅十多里,如江戶有危險,我在館林,則可一日內趕到協助主公!」以此婉拒;後來家康在慶長七年(1602)稱大將軍後,有意請康政出任幕府老中一職,但由於當時康政等武臣與本多正信、正純父子對立,為免引起衝突(也有說是對家康倚重文治派的不滿),對家康說:「老臣爭權乃亡國之兆也!」而拒絕了,不久康政開始穩居,但卻一直受到疾病的威脅,慶長十一年(1606)二月,康政因直腸癌惡化,二代將軍秀忠為康政請來最好的醫師都回救乏力,五月十四日,康政於館林城病逝,享年五十九歲,法名「養林院殿上譽見向大禪定門」葬於館林善導寺。康政死後,家督之位由三男康勝繼立,但由於康勝死後無嗣,故家督由康政長男(過繼到大須賀)忠政之子忠次繼立,被獲賜姓松平,之後藩主被改封到陸奧白河、播磨姬路、越後村上、越後高田,最後回到姬路城,直至藩末。

神原康政作為一個武將,在戰場上指揮是非常著名的,曾受家康的讚許,勇猛之外,在內政上也是一個能手,在入主館林後,把從前的建設發展擴建,包括把館林城擴建,另外又整備城下町,發展城下町,成為當時北關東其中一個繁榮的城,另外康政又復興寺社,修築利根川及渡良瀨川的堤堰,另一方面,又整頓藩內的道路網,令館林成為北關東的道路中樞,康政的貢獻是不容置疑的,故在大正四年(1915),大正天皇下令追贈康政正四位。

過去,對於康政的評價,都比較其他三天王為低,但其實康政的角色及貢獻都不下於酒井忠次、本多忠勝及井伊直政,除了上述的內政能力外,康政也是一個外交能力,如忠次(對織田家)及直政(對武田家)般,康政也是德川家的外交役使,近來發現一封由康政轉予上杉謙信的外交書信,足而證明此點。家康曾評康政:「剛毅、氣量不凡,而且人品尤高!」對康政來說,或者是最好的評價吧。

神原康政軍旗

神原康政馬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