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梟雄–美濃之蝮  齋藤道三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齋藤道三,戰國中前期的名將、陰謀家,人稱「美濃之蝮」、下克上時代的最佳例子。原名秀龍,幼名峰丸,又名新九郎;明應三年(1494)生於京都。道三的出身及前半生,一直是諸般說法,根據江戶時代的史書「軍物記」中的記載,道三之父名為松波基宗,是京都守衛的武士,後因應仁之亂,使足利幕府元氣大傷,使基宗因無餉而成為浪人。幼時的道三也因此到京都妙覺寺出家,後來還俗,娶一燈油商奈良屋氏之女,改名山崎屋庄五郎,由於出眾的營商手法,使道三名重一時,後來在妙覺寺的師兄介紹下出仕美濃守護土岐氏。

但最近發現的「六角文書」中的記錄則截然不同,但已受到日本史學界的普遍支持。道三之父名為長井新左衛門尉,是院北面武士松波基宗之子、京都妙覺寺的坊主,還俗後改名松波庄五郎,後來娶一燈油商奈良屋氏之女,改姓山崎屋。由於經常出入美濃的齋藤家,故得到守護代齋藤妙純之家宰長井秀弘的賞識,出仕其家老西村正元之下,改名西村勘九郎。秀弘死後,其子長弘因功賜勘九郎長井姓,遂改名長井新左衛門尉,由於長弘才庸,新左衛門尉得以支配長井家,更與主家平起平坐。天文二年(1533),新左衛門尉死,由其子新九郎(道三)繼之。此為兩者史料開始吻合的地方。

當時的美濃守護土岐氏,已是江河日下,經過「濃州之亂」的父子相殘及「舟田之亂」的重臣鬥爭之後,更是衰弱。之後,土岐氏由被後世稱為「日本三大國持之無器用者」之一的土岐賴藝為第十一代守護,道三因其才而曾被舉薦入仕土岐家,但被重臣土岐盛賴所堅拒,據說是因為盛賴得知道三的狡猾所致。大永三年(1523),在不斷的推舉下,道三終於出仕賴藝,同六年(1526)十二月,道三因立巧而得賴藝賜一妾予道三,並得海西城,為當時土岐家的第一重臣。道三開始了他的盜國大計。

大永七年(1527)八月,道三為了掃除一齊對抗勢力,遂聯合長井利隆以謀反為由,慫恿賴藝出兵五千攻打川手城的盛賴,不久城落,盛賴出走朝倉家。道三於戰後因功加封本巢郡,成為祐向山城主。道三立即進行下一步計劃,藉著與長井利安的對立及爭執,享祿三年(1530)一月十三日,派刺客刺殺利安,並以重臣名義入繼長井家,改名長井利政,並且得到要城稻葉山城為重要根據地。

但長井一族對此非常不滿,更派兵報復,道三立即到大桑城向賴藝求助,不久,在江州守護佐佐木義秀的仲介下和解,道三得以確立其地位;同時道三為了拉攏美濃豪族,於天文二年(1533)二月迎娶東美濃名族明智光繼之女,在實際上,道三已是濃州的三巨頭之一。

道三的勢力不斷膨脹,同時機會更源源不絕而來,天文七年(1538)九月,濃州守護代齋藤利良病死,無子嗣位,賴藝因此立即命道三入繼,正式改名為齋藤秀龍,成為新守護代,為了進一步鞏固地位,道三於翌年擴充稻葉山城,加強防守力量,成為在當時戰國其中一座堅城。

由於道三的力量不斷上升,逐漸威脅主家土岐氏,天文十年(1541),賴藝之重臣藝重起來反抗道三,但由於道三一早廣結周邊諸族,最後由織田信秀、佐佐木定賴及朝倉義景出面仲介,最後和解,道三並於常在寺出家,正名為道三入道。但道三於事後明白到土岐一族對其計畫是極大的阻礙,於是道三開始清除土岐氏的血脈,以毒殺、暗殺的方式把賴藝的諸子、近族殺盡。天文十一年(1542),道三終向賴藝下手,道三起兵突攻主城大桑城,賴藝於毫無防範之下,被打敗出降,被道三流放,最後投靠織田信秀,從此,道三被稱為「美濃之蝮」近鄰大名無不震畏。

但道三的盜國大計在成功之際面臨挑戰,天文十三年(1544),朝倉義景及織田信秀在賴藝的請求下聯兵攻打美濃,但被道三打敗,最後和解,道三歸還川手城與大桑城予賴藝。但道三於天文十三年(1547)九月破壞和議出兵攻打盛賴及賴藝,信秀得知後立刻集結聯軍一萬包圍稻葉山,但卻被道三奇襲而大敗,道三藉機追討,織田勢損失慘重,估秀弟信康等大將被討死;勝利的道三也打敗盛賴、賴藝二人,盛賴自刃,而賴藝再次被流放,道三因此成為了真正的濃州霸主。

天文十七年(1548),道三決家退居第二線,打算由長子義龍為家督,但由於人心不穩,加上義龍及道三之間的關係漸惡,加上義龍一直懷疑自己是否土岐一脈,故道三打算廢嫡,改立幼子孫四郎,但始終猶豫不決。

天文十八年(1549),道三對於信秀的敵對關係,希望得到緩和,加上得知其子為「尾張大傻瓜」的信長,暗自計畫陰謀,與信秀以聯姻而和解,以其女歸蝶嫁與信長,並道「若信長果真如其名,汝可殺之」,但歸蝶道「若夫君乃大才,歸蝶或與夫君殺父!」最後歸蝶終於嫁到織田家。

歸蝶嫁入織田家後,道三過著半隱居的生活,天文二十二年(1553),道三突然決定與新為家督的信長於富田正德寺見面,計畫如果信長真的是傻瓜,則就地格殺。道三故意早到,並走到附近民家等待信長的到來,不久信長帶鐵砲隊及長槍隊各五百人赴會,身穿一貫的奇裝異服,道三見後大為開心,並曾道「嗚呼!此子真無用矣!」但到了正德寺之後,道三大為震驚,信長以端莊禮服等待道三,令道三佩服不已,據說道三在是次會見中,常稱信長為「賢婿」、「愛婿」,更在會後與重臣說:「嗚呼!我兒只配為上總介(信長)拉馬為奴矣!」可見道三對信長評價之高。

回到美濃後,面對無能的長子,道三終於決定讓幼子孫四郎為新家督,義龍得知後決定先下手為強,弘治元年(1555),義龍召孫四郎到稻葉山城,並藉機把他殺死。當時正出外打獵的道三得知後,立即回鷲山集結三千人防守,但義龍糾結一萬大軍,以土岐正嫡的名義宣戰,並與道三方對峙。

弘治二年(1556)四月十九日,道三寫下遺書,當中連同美濃讓國狀並寫道「舊之惡果今報矣,明日之戰將五體不全,戰死或不是錯誤,或許有我最後的住處,但在哪裡?」而讓國狀中寫道「美濃一國現由織田上總介所有,信長得此讓狀,必需遣兵渡此」,之後的四月二十日,道三率兵與義龍大戰於長良川,信長得訊後立即出兵營救,但由於兵力過於懸殊,道三方迅速潰敗,道三也被義龍方的大將小牧道家討死,並得首級,被稱為日本三大梟雄之一的「美濃蝮蛇」齋藤道三在成功謀奪主家的不久,也終於成為下一個下克上的受害者,享年六十三歲,葬於長良福光寺旁的首塚。不久之後,其子義龍死,由其孫龍興為家督,但最終被道三的「賢婿」信長所打敗,奪得美濃,為日後的天下布武成功踏出新一步,齋藤家就此滅亡,可能這就是道三的最後詭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