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名將  上杉景勝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上杉景勝,北陸之名將,以沉默寡言見稱,弘治元年(1555)生於越後魚沼郡上田莊,阪戶城主長尾政景之次男,母親乃上杉謙信之姐仙桃院。幼名卯松,後改名喜平次顯景、景勝。

永祿七年(1565)七月,政景於野尻湖與宇佐美定滿相相墮湖溺死,原因不明。謙信不久後立景勝為養子,交由直江實綱、甘糟景持代為撫養,被評為堅強果敢、能冷靜處事之材,加上謙信之寵愛,永祿十一年(1568),謙信召十三歲的景勝到春日山城為側奉公,從此開始他傳奇的一生。

元龜元年(1570),北條氏康之子三郎到春日山城作為「相越同盟」的人質,拜領謙信之名為上杉三郎景虎,後為景勝之姐夫,更為日後的競爭者。天正六年(1578)三月,謙信於春日山城突然暈倒,四日後病亡。由於謙信生前並無立嗣,所以謙信死後不久,家中已分裂為景勝派及景虎派,最後爆發了著名的「御館之亂」。

景勝採取得主動,於三月二十四日聲稱奉「謙信遺命」為新家督,並佔領春日山城,景虎遂離開春日山,到前關東管領上杉憲政的御館守備。此時北條家作出了回應,托武田勝賴救援景虎,但景勝以黃金一萬兩、娶其妹為妻及割讓上野的條件使勝賴議和退兵。由於勝賴退兵,北條只好親自派氏照、氏邦出戰越後,對景勝其他支城發動攻勢。

縱然如此,天正七年(1579)二月,景勝冒隆雪之險攻打御館,並討死了猛將北條景廣,雖景虎堅守,但由於大雪關係,而且北條援軍遲遲未到,三月十七日,景勝勢攻下御館城,並把原為談判的上杉憲政及景虎之長男道滿丸殺死,景虎逃往鮫尾城,但因城將堀江宗親寑返,景虎在進退兩難之下於二十四日自殺。景勝乘勢討平三條城等景虎派主城,天正九年(1581)二月,為時三年的「御館之亂」終於平定。

但好景不常,景勝的下一個敵人、難關接踵而至,織田信長由於灰手取川會戰被謙信大敗,乘越後剛定未穩之機,派遣北陸方面軍總大將柴田勝家,率佐佐成政、前田利家等大將攻打越後,加上新發田重家因不滿封賞而寑返,做成對景勝的兩面夾擊。天正十年(1582),景勝盟友小島職鎮攻下富山城,但旋即因信長乘天目山之戰餘威下令猛攻而再次被攻陷,更糟的是信長分兵攻打魚津城及春日山城,使情況對景勝嚴重不利。六月三日,本能寺之變爆發,信長死亡,但不知消息的柴田勢仍然反動總攻擊。魚津城陷落,城將中條景泰自殺,正當春日山城危在旦夕之際,柴田勝家於翌日接到本能寺消息,立即撤退攻打明智光秀,上杉暫時脫離困景境。

隨著山崎合戰的結束,明智光秀死亡,羽柴秀吉與柴田勝家於清洲會議的對立,越後的危機漸漸舒緩。眼見秀吉及勝家將有一戰,景勝決定支持秀吉,天正十一年(1583)正月,景勝命僧人帶誓詞晉見秀吉,秀吉大喜,立即回應並許諾以能登一國回謝。

景勝的表態成功牽制佐佐成政;但由於新發田重家的問題,景勝終未能全力出兵助戰。然而,四月的賤岳之戰,勝家兵敗於北之莊城自殺,秀吉踏出成為天下人的第一步,天正十二年(1584),秀吉與德川家康於小牧山僵持不下,景勝乘機率兵八千,以勢如破竹之勢連下佐佐成政諸城,迫使成政轉攻前田利家。

天正十三年(1585)秀吉與家康議和,七月位為關白,立刻展開對四國、九州的攻略,七月二十九日,佐佐成政降服。同年末,秀吉到越水城與景勝定下「越水會盟」,景勝正式臣服於秀吉。天正十四年(1586),敘任從四位下左近衛權少將,九月討伐新發田重家,翌年七月,蘆名援軍被藤田信吉所截,景勝讓其援助新發田,但卻因嫌,全部被重家所殺。十月二十五日,新發田城陷落,重家自殺,為時七件的「新發田之亂」終告平定。

天正十六年(1588),敘任從三位參議,拜領豐臣姓,重臣直江兼續敘任從四位下山城守。天正十七年(1589),景勝攻打佐渡本間氏,同年吞併佐渡。天正十八年(1590),景勝奉命出兵小田原,三月攻陷安中、國峰諸城,六月攻下八王子諸城,七月五日,北條父子兵敗投降。景勝立下軍功。

景勝也在文祿、慶長之役派兵出戰,但未有參加重大戰役。文祿三年(1594)敘任從三位權中納言,同年作成「定納員數目錄」為內政綱要。同年,秀吉授權景勝以越後、佐渡金山支配權;翌年接下「籌集金銀朱印狀」,由直江兼續主理,同時發布「金山法度五箇條」。

慶長二年(1597),景勝接任五大老之一。由於會津的蒲生氏鄉突然死亡,而秀吉指責其子秀行管理不善,被改封宇都宮十八萬石。慶長三年(1598)正月,秀吉防範上杉於越後根深大久,容易起亂及要牽制伊達政宗,遂令景勝轉封至會津一百二十萬石。慶長三年(1598)八月,秀吉於大阪城病死,翌年,前田利家也死,德川家康趁機與伊達等大名聯姻,打破秀吉定下的「不可隨意通婚令」,石田三成也因武將派的狙擊而在家康調解下,隱居佐和山城。

由於石田與直江有聯兵密約,故得知石田「隱居」後,直江力勸景勝整備。慶長四年(1599),以「治理領國」為由離開大阪。但由於上杉一些臣下與直江對立,戶澤政盛等指出景勝謀反。慶長五年(1600),家康催促景勝上洛,但景勝以著名的「直江狀十六箇條」嚴然拒絕。家康大怒,七月二十一日,從江戶出兵,聯合奧羽大名討伐上杉。二十四日,石田三成趁機於畿內出兵,家康領兵西向,命次男秀康監視景勝。得知家康西走後,直江力主追擊,但景勝拒絕,外向越後進攻,但大敗而回。九月三日轉攻最上義光,爆發「長谷堂合戰」,雖然直江兼續勢如破竹,但因志村光安堅守而被拖延,同時,伊達援軍由匡留守政景帶領下趕到,並聯同最上勢激戰上杉勢,最後上杉撤退,結束為時半年的長谷堂合戰。同時景勝得知西軍戰敗的消息,於是,慶長六年(1601),景勝決定西上請罪,與兼續到伏見城謁見家康。二十四日,上杉家由會津一百二十萬石改封米澤三十萬石。

慶長十九年(1614),景勝參加大阪冬之陣進攻大阪方,有不俗表現,是景勝最後的一扙。此後景勝一直致力於開發米澤的內政方面,元和九年(1623)三月二十日,景勝於米澤城逝世,享年六十九歲。

上杉景勝被稱為沉默的武將,因為據說自為家督而來,只曾因飼養的猴子滑稽的動作而微笑一次,而且因家臣往往與之同謙信比較,景勝之面容因此壓力比較憂鬱多紋。史家都認同,景勝的御臣能力及內政能力都比謙信強,尤其與名臣直江兼續相輔相成,更是一時佳話而得家康讚揚,景勝終其一生都遵守謙信之作風及訓誡,並且令子孫不得違背,對於謙信而言,縱使景勝是否真的是謙信的繼承人,而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