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陰、山陽十一國太守  尼子經久

(網友松壽丸提供)

尼子經久〈1458-1541〉

南北朝時代,大名佐佐木道譽〈京極高氏〉的孫子京極高詮之弟京極高久因功受封於近江國甲良庄尼子鄉,依地名而改姓尼子,從此尼子氏便正式在歷史舞台上登場。明德三年〈1392年〉,京極高詮因討伐山名滿幸有功,獲將軍足利義滿任命為出雲、隱岐兩國的守護,然而京極高詮的本領地在近江,加上身兼著幕府的侍所所司這個要職,根本無暇留在出雲擔任守護一職,遂把出雲管理權交給身為出雲守護代的姪兒尼子持久〈京極高久之子〉,並著持久定居於月山富田城。出雲尼子氏就是這樣誕生。

尼子持久之子,尼子清定活躍之時,已是日本國內正醞釀著大騷亂〈應仁之亂〉的時期。在他當守護代的期間,全力經營出雲、隱岐兩國,積極地跟出雲國內的諸豪族周旋,為出雲尼子家的繁榮奠下了基礎;此外,作為山陰地區唯一的東軍,尼子清定輔助主君京極持清制山名軍,其戰功獲得肯定。此後,名聲及實力均日益壯大的尼子家,在清定之子尼子經久帶領下,邁向稱霸中國十一國的輝煌霸主之路。

長祿二年〈1458年〉,尼子經久出生於月山富田城,幼名又四郎。文明六年〈1474年〉到京都當東軍的人質,並出任民部少輔,二十一歲時〈1478年〉歸國。同年從父親清定手上接過守護代之位〈也有說是二十五歲時繼任〉,並拜受了主家京極氏京極政經的偏僻,取其「經」字,改名為經久。

尼子經久當了家督,便積極發展自己的力量。就在文明十四年〈1482年〉十二月,幕府恢復了對出雲、隱岐兩國的莊園收取段錢的命令。尼子經久接到幕府的命令,卻自以為得到經過父祖輩多年的經營、周旋而臣服於尼子家的國內諸豪族的支持,便視幕府命令如無物,一邊侵吞寺社的領地,一邊扣押段錢而不上繳幕府;於是在兩年後〈1484年〉的三月,幕府以經久不服從幕府命令為由,發出了討伐經久的軍令。霎時間,曾經臣服於尼子家的三澤、三刀屋、朝山、廣田、櫻井等豪族紛紛支持幕府,追討尼子經久。尼子經久怎樣也想不到諸豪族會如此輕易的背叛了尼子家......

尼子清定、經久父子被流放後,幕府任命鹽冶掃部介移轉到月山富田城,取代經久守護代的職位。隱伏於野的經久,一直蠢蠢欲動,欲伺機奪回月山富田城;直至翌年〈1485年〉十月,經久拜訪舊臣山中勝重,坦白的向他說明奪城大計,希望能夠得到山中勝重的協助。山中勝重對經久的計劃表示支持,並糾合了龜井秀綱、真木上野介等一眾舊臣來輔助經久,不過經久深知只得幾個人的力量是成不了事,於是他們拉攏了居於月山富田城城下町的賀麻黨〈是一群表演歌舞的藝能者,同時也是一個忍者團體〉成為己方,為自己增添實行陰謀的籌碼。

文明十八年〈1486年〉元旦之夜,賀麻黨按照慣例,進入月山富田城表演慶賀新年來臨的「千秋萬歲舞」;就在表演中途,賀麻黨跟尼子經久等人裡應外合,並放火製造混亂。鹽冶掃部介冷不防有此一著,混亂之中唯有勉強接戰,但此時大勢已去;掃部介先殺死妻兒,再放火焚燒自宅,自己則在熊熊烈火中自刃。

事後尼子經久犒賞了山中勝重等部下,以及在奪城計劃中居功至偉的賀麻黨,而經久自身亦獲回復守護代的原職。尼子經久奪回月山富田城的這一年,只有二十九歲。

同年七月,京極政經離開出雲上洛,臨行前把物領職〈一族之首領〉和出雲、隱岐、飛驒三國的守護職位讓給嫡孫吉童子丸,並把輔助的任務託付給尼子經久及多賀伊豆守二人。就在京極政經離去後,尼子經久立即全面排擠多賀氏的勢力,並把京極家讓職的證書據為已有,以表示自己取代了京極家成為守護官。吉童子丸如同被流放,從此下落不明。

尼子經久在出雲國樹立自家的政權後,開始轉動其謀略之輪,向統一出雲的目標進發;而首要目標,就是出雲國內最有力的國人眾三澤氏。

某一次會議上,山中勝重在眾目睽睽下跟尼子經久發生爭執,讓經久下不了台,結果經久給這位奪城功臣一個死罪。勝重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結果逃往三澤氏的領地尋求庇護。尼子經久得知這一消息,更是氣憤難平,盛怒之下,下令把勝重的家室都囚在大牢。

這邊廂,勝重投到三澤氏三澤為國的麾下,表現得盡心盡力,最終得到三澤為國的信任。勝重向三澤為國表示對尼子經久恨之入骨,並希望三澤為國給他軍隊攻打月山富田城,作為報仇。三澤為國允許了他的請求,把大部分兵力撥給山中勝重。山中勝重率軍來到月山富田城下,並沒有立即進攻,反而秘密地向身在城中的尼子經久匯報軍情。經久得報後,與城外的勝重軍隊前後夾擊,三澤軍死傷大半。

原來尼子經久與山中勝重早就定下計策,先讓山中勝重在眾人面前開罪經久,繼而讓他投到三澤氏麾下,再把他的親人收進大牢......等等一連串的苦肉計來騙取三澤氏的信任,再從中破壞他們的實力。尼子經久在富田城下得勝後,隨即殺至三澤氏的本據地。三澤為國眼看得勝無望,只好開城投降,時為長享二年〈1488年〉三月。

尼子經久解除了三澤氏的威脅後,三刀屋氏和赤穴氏亦先後被降伏,而其餘的國人眾有見及此,亦紛紛投向尼子陣營。由此,尼子經久正式統一出雲,向戰國大名之道邁進。

此後的經久,著眼於附近各國的攻略;幾年間,尼子家的勢力不斷壯大。永正五年〈1508年〉,雄霸西國的大內家第三十代當主大內義興,擁立前將軍足利義稙上洛,以圖奪回失去了的權勢;尼子經久曾應大內義興之邀,到京都協助作戰,並立下赫赫戰功,可是最後卻得不到相當的報酬,此事令經久懷恨在心。就在中央戰事正處於膠著狀態的期間,尼子經久便暗中策劃對大內家的侵略行動。

永正九年〈1512年〉,尼子經久向背叛大內家的古志為信提供支援。永正十五年〈1518年〉,派胞弟尼子久幸〈山中鹿之介的曾祖父〉攻打伯耆國羽衣石城主南條豐後守宗勝;另外派長子尼子政久攻打出雲國大原郡阿用磨石城主櫻井宗的。可是,就在這一役,讓尼子經久初嘗到錐心之痛。

尼子政久,生於明應三年〈1494年〉,幼名又四郎。政久的母親,是應仁之亂中享負盛名的東軍猛將,人稱「鬼吉川」的吉川經基的女兒,是個很有教養的人。尼子政久自幼受到父母薰陶,在文武兩方面都能獨當一面,尤擅於詩歌和吹奏橫笛子;據說他曾侍奉後土御門天皇,是天皇練習奏笛的好伙伴。當時人們對他寄予厚望,稱他為「花實兼備的大將」,是繼承經久偉業的上上人選。

當尼子經久派出大軍攻打南條宗勝時,磨石城主櫻井宗的趁月山富田城空虛,毅然揭起反旗。尼子經久聞訊大怒,命令政久帶領七千兵攻打磨石城。

磨石城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城,尼子政久遂決定採取持久戰,靜待城內糧盡,再一鼓作氣把它攻下。政久每晚都在城外設酒宴,慰勞軍士;酒到酣處,往往奏笛助興。由於政久奏笛之技名聞遐邇,在城中的櫻井宗的甫聽到這悅耳的笛聲,便知道奏笛者正是敵方大將尼子政久,遂下令士兵向奏笛者放箭。可憐尼子政久死於亂箭之下,終年二十五歲。

敗軍紛紛逃回月山富田城,向尼子經久報告戰況。經久聞得噩耗,悲憤之情莫可言狀,他決定親自帶領大軍攻打磨石城,為愛子報仇。櫻井宗的抵擋不住尼子軍的猛烈攻擊,最後城破自殺,尼子經久算是為兒子報了仇。

此後,尼子經久加緊了對鄰國的攻略。大永三年〈1523年〉六月,尼子軍進攻大內家在安芸的據點--鏡山城;當時還是小城主的毛利元就選擇投向尼子軍,透過籠絡城將藏田日向守直信,雙方裡應外合,才獲得勝利。一代名將毛利元就,逐漸在歷史舞台上嶄露頭角......

翌年〈大永四年,1524年〉五月,尼子經久親自策動伯耆國攻略。尼子軍連陷數城,驅走了守護山名澄之,羽衣石城主南條宗勝亦遭逢戰敗而逃往因幡。是次伯耆攻略中,不少伯耆國人紛紛逃往因幡、但馬的山名氏麾下,而大多數神社寺廟都遭到破壞、燒毀,後世稱這場浩劫為「大永五月之崩壞」。

然而,就在這一年,大內氏不再沉默,大內義興、義隆父子率領陶興房等重臣入侵安芸,與南下的尼子軍交鋒。此役,毛利元就洞察形勢,決定捨棄尼子而歸順大內。從此,尼子氏與毛利氏交戰頻繁,最後尼子氏更亡於毛利元就手上。

順帶一提,此時的尼子經久,實際上已領有山陰、山陽十一國,計有出雲、伯耆、因幡、石見、安芸、備前、備中、備後、美作、播磨、隱岐。是為尼子家的顛峰時期,後世更因此稱經久為「陰陽一太守」。

亨祿元年〈1528年〉,大內義興病歿,由兒子大內義隆繼任家督。四年後〈天文元年,1532年〉九州發生動亂,大內軍連忙渡海,跟大友、少貳聯合軍對決。在這期間,尼子經久展開反擊戰。然而,尼子家內部發生重大事件,再次讓尼子經久感到心灰意懶。

尼子經久的三子尼子興久,從父親處獲得三千貫領地,當了個上鹽冶的要害山城主,負責西邊的防禦工作。但是他不滿足於自己所得的領地,並委託家中宿老龜井安綱〈即龜井秀綱〉代他向父親轉達自己的意思,求父親再加賜原手郡七百貫的領地。不過他的要求不被經久接納,興久便疑心是龜井安綱向父親進了讒言的緣故。一怒之下,決定起兵叛亂。

尼子興久在末次城戰敗後,投靠妻子的娘家,備後甲山城的山內直通。然而,此舉亦無助於挽回劣勢,始終興久師出無名,最後只有失敗的下場。興久已是窮途末路,唯有自刃。當尼子經久看到兒子的首級時,驀然回首,先是政久英年早逝,如今興久作亂自斃,饒是久歷風霜的經久,也不禁悲從中來。

天文六年〈1537年〉,年屆八十歲高齡的尼子經久把家督之位傳給政久的次子詮久〈後來改名為尼子晴久〉,自己則退居幕後。不過初上任的晴久,年少氣盛,不聽祖父的勸阻,執意對吉田郡山城用兵。一生馳騁沙場的尼子經久早就預料到自軍會有失敗的下場,便著令吉川興經、本城常光等家中猛將假裝投降大內,作為己方的內應,亦可以稍稍拖延大內軍的行軍速度,以期待冬天的來臨,令大內軍不能動彈,迫使敵人撤退。此計最終得到成功,亦顯示了尼子經久的作戰智慧。

天文十年〈1541年〉十一月十三日,尼子經久在月山富田城裡嚥下最後一口氣,終年八十四歲。法名興國院月叟省心大居士。

此後的尼子家,由尼子晴久及經久唯一生存下來的兒子尼子國久〈經久次子〉所率領的軍事集團「新宮黨」支撐著,全力跟大內及毛利家周旋。可是,就在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尼子晴久中了毛利元就的離間計,親手剷除了「新宮黨」,尼子家從此步入夕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