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氏──戰國之不幸家族!

森氏

 

森氏一族本為清和源氏,聲稱為源義家六子陸奧六郎義隆之後,在相模愛甲郡森莊居住,並改姓森氏,後來成為美濃守護土岐氏的家臣。戰國時代森氏一族一直為土岐氏盡忠,森可房(森可成之曾祖父)在永正九年(公元1512年)於近江的赤田城戰死;森可房之子森可秀亦在十六年後,於享祿元年(公元1528年)在近江小谷城戰死。經過森可秀之子森越後守可行一代,森可行之子森可成始令森氏一族在戰國史上活躍。

森可成為森可行之長子,關於他投靠織田信長前的身世有兩種說法。一是始仕於美濃守護土岐賴藝,天文廿一年(公元1552年)齋藤道三驅逐土岐賴藝離開美濃。森可成亦跟隨離開,轉而仕於織田信長,並參與討伐織田信友的戰爭。另一說法是森可成原仕於齋藤道三,齋藤道三在長良川之戰戰死後投靠織田信長。森可成曾參與稻生原及桶狹間之戰,並在桶狹間之戰立功。永祿八年(公元1565年)織田信長入侵美濃,進行東美濃平定戰,森可成受命攻佔美濃齋藤龍興家老長井隼人位於可兒郡的烏峰城。織田信長論功行賞,將烏峰城賜予森可成,使之成為城主。森可成將烏峰城改名為金山城,此後成為森氏一族的主城。此後森可成以織田氏重臣的身份轉戰各地,如永祿十一年(公元1568年)九月的上洛之戰、永祿十二年(公元1569年)八月的伊勢大河內城之戰及永祿十三年(公元1570年)四月越前敦賀的天筒山之戰等等。

天筒山之戰卻是森氏一族不幸的開始,此時織田軍雖然勝利,但森可成的年僅十九歲嫡子森傳兵衛可隆在此戰中戰死。之後森可成在二個月後的姊川會戰中奮力抵擋淺井氏軍隊的入侵,為織田˙德川聯軍勝利作出重要貢獻。姊川會戰後三個月,永祿十三年(公元1570年)九月大[土反]本願寺的顯如上人突然向織田信長發動聖戰,爆發「志賀之陣」,周邊列強紛紛響應。織田信長同時受到大[土反]本願寺、伊勢一向一揆、比叡山延曆寺、三好義繼、六角承禎、朝倉義景、淺井長政等人的圍剿,朝倉義景與淺井長政組成二萬八千的聯軍於同月十六日進攻森可成防衛的宇佐山城。織田信長雖派遣其弟織田九郎信治與青地駿河守義綱率兵二千協助森可成防守,但是加上宇佐山城本身的兵力也只有五千,勢難與二萬八千的朝倉˙淺井聯軍抗衡。同月十九日朝倉˙淺井聯軍向森可成發動總攻擊,森可成最終在九月二十日戰死,享年48歲,其譜代家臣如道家清十郎、道家助十郎兄弟、尾藤源內、尾藤又六等亦戰死,織田信治也因此犧牲。

森可成死後,森家家督一職由年僅十三歲的次子森武藏守長可(勝藏)繼任。天正二年(公元1574年)六月第三回伊勢長島之戰為他的初陣,之後一直參與織田信長的軍事行動,隸屬織田信忠軍團之下。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三月的信州攻略戰,森長可因其作戰勇猛,除了被織田信長向朝廷推舉為武藏守外,更贏得鬼武藏的異名,加封信濃的更科、埴科、高井、水內四郡共二十萬石,並將主城由金山城遷至海津城。同時其三弟森長定(蘭丸)亦被織田信長重用,以小姓身份被委任為諸事奉行,並成為織田信長的私人秘書。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三月獲賞賜美濃的岩村共五萬石及米田島一萬石的知行,以18歲之齡成為大名。

但是一場本能寺事變卻令森氏一族大受打擊,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六月二日,織田信長部將明智光秀突率兵襲擊住在京都本能寺的織田信長,織田信長被逼自焚,而森長定與其四弟森長隆(坊丸)及五弟森長氏(力丸)以小姓身份為織田信長殉死。本能寺事變亦引發信濃、甲斐二州大暴動,森長可因織田氏內部局勢不穩及領地的大暴動,而被逼離開信濃四郡逃回金山城。之後森長可仕於織田信孝,不久轉而仕於豐臣秀吉。天正十二年(公元1584年)四月九日森長可跟隨其外父池田恆興突襲三河途中,於長久手與德川家康交戰而戰死,享年27歲。

森長可死後,由森可成僅存的么子六男森忠政繼承家督一職,豐臣秀吉保留森氏領地美濃金山城七萬石不變。天正十五年(公元1587年)二月六日就任為從四位下侍從,並獲豐臣秀吉賜予羽柴之姓,因此世人稱森忠政為羽柴金山侍從。之後參與小田原城之戰,文祿慶長之役時負責留守肥前的名護屋。豐臣秀吉死後親近德川家康,慶長五年(公元1600年)轉封至信濃川中島十三萬七千五百石。關原之戰中屬於東軍,跟隨德川秀忠攻打真田昌幸的信濃上田城。慶長八年(公元1603年)森忠政因關原的戰功而轉封至美作的津山共十八萬六千石,並築津山城,為江戶時代美作津山藩之祖。寬永十一年(公元1634年)七月七日於京都大文字屋久德方死去,享年65歲。由於森忠政之子森重政、森虎松丸及森忠廣均先後離世,只有找其家臣關成次之子關長繼(森忠政外孫)過繼予森氏繼承其家督一職,為津山藩第二代家督,傳至四代森長成因無後而斷嗣。德川幕府決定分拆森氏一族為三日月藩及赤穗藩,森長繼之三子則為日後播磨三日月藩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