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氏──中國的真正霸者!

毛利氏

 

毛利一族自稱其先祖為天穗日命,經野見宿禰、大江音人等傳至大江匡房,但以上的家系並無實據。毛利一族可上溯至大江匡房後代大江廣元之時,這位鎌倉幕府的功臣,其四子大江季光領有相模愛甲郡毛利莊,自此改姓毛利,為毛利氏之祖。後來毛利季光於寶治元年(公元1247年)捲入三浦泰村之亂而被殺,其四子毛利經光逃往越後的佐橋莊。後來毛利經光領有佐橋莊的北條、南條及安藝的高田郡吉田莊。毛利經光將北條莊傳給長子毛利基親;南條莊及安藝的吉田莊則傳給四子毛利時親。毛利時親遷往安藝的吉田定居,成為安藝的一個小土豪,為吉田毛利氏之祖,在中國地區(山陰山陽兩道,本州西部)發展起來。經過毛利時親之孫第五代親衡及第六代元春,毛利氏衍生出庶系的[土反]氏、有富氏、福原氏、桂氏、志道氏等等,建立毛利氏的家臣團。

應仁之亂爆發,當時第十代毛利豐元隸屬備後守護山名是豐之下而加入東軍到京都參戰。後來毛利豐元不滿東軍,於文明三年(公元1471年)回安藝並轉為西軍的大內政弘旗下。文明七年(公元1475年)毛利豐元鎮壓國內支持東軍的德政一揆而獲大內政弘賜予國內西條盆地的中央部份,後來藉西軍的山名政豐之助,獲得原屬於山名是豐的世羅台地西北面。經過毛利豐元的努力,毛利氏開始向吉田莊以外的地方擴張。毛利豐元於文明八年(公元1476年)逝世,享年33歲,其子毛利治部少輔弘元繼位。此時毛利弘元只是吉田莊三千貫的小領主,身處於兩大勢力──東面的細川氏及西面的大內氏之間,正為投靠誰而煩惱。隨著明應九年(公元1500年)大內義興迎接被細川政元驅逐的前將軍足利義植,使得兩大勢力的矛盾激化。此時毛利弘元在兩大勢力的壓力下,竟宣佈讓位予年僅九歲的長子毛利幸千代丸(興元),離開郡山城前往次子毛利松壽丸(元就)的猿掛城退隱。但是毛利弘元卻在暗中聯絡細川氏,準備對付大內氏。不過在文龜三年(公元1503年)細川氏陷入內部權力鬥爭中,形勢變得對大內氏有利。毛利氏不得不修正傾向細川氏的方針,毛利弘元也因此與毛利氏宿老交惡。毛利弘元在失意中於永正三年(公元1506年)病死,享年39歲,毛利興元正式倒向大內氏。

此時毛利興元身處的安藝,名義上是由安藝守護武田氏統治,但是武田氏衰弱,使安藝變成大內氏的勢力範圍。雖然細川氏因內部的權力鬥爭而無暇跟大內氏爭奪安藝,但是大內氏卻受到另一新興勢力──尼子經久的挑戰。安藝一地變成當時中國地區兩大勢力──大內氏與尼子氏的爭奪目標,安藝國內也分成大內派及尼子派。毛利興元繼位不久,於永正四年(公元1507年)隨同大內義興上洛,為足利義植奪回將軍一職。在毛利興元停滯京都的四年期間,毛利興元弟弟毛利元就在監護人井上元盛的幫助下保護毛利氏的領地。毛利興元回國後,致力鞏固毛利氏實力,先後與當地八個土豪及國內一揆訂立約定,調停備後山內氏與木梨氏的衝突。可惜好景不常,毛利興元於永正十三年(公元1516年)八月病逝,享年25歲。由年僅兩歲的兒子毛利幸松丸成為毛利氏第十三代家督,由外祖父高橋久光、叔父毛利元就擔任監護人一職。

毛利幸松丸繼位不久,永正十四年(公元1517年)安藝守護武田元繁攻打毛利氏的有田城,同年十月毛利元就率兵救援有田城,以不足一千人打敗武田元繁的四千軍隊,並殺死武田元繁,此為戰國史上有名的有田中井手合戰。大永三年(公元1523年)尼子經久南下入侵安藝,毛利氏見尼子氏強盛,轉而投靠尼子經久。毛利幸松丸在毛利元就的陪同下出陣,攻陷大內義興在安藝西條的鏡山城。同年七月,毛利幸松丸病逝,毛利氏宗家斷嗣。毛利氏內部分為兩派,一派主張以毛利弘元次子毛利元就繼位,獲井上一族支持;另一派則主張以毛利弘元三子毛利元綱繼承,並獲尼子氏的支持。最終擁立毛利元就一派勝利,同年八月十日毛利元就進入吉田郡山城繼位,並強化郡山城防禦,將本丸遷至山頂。

毛利元就成為毛利氏家督後,毛利元綱勾結尼子經久家臣龜井秀綱,欲奪取毛利氏家督一職。毛利元就獲悉於大永四年(公元1524年)四月八日殺掉毛利元綱及家臣[土反]廣秀、渡邊勝等親尼子氏一族,並與尼子氏斷交。繼而於享祿二年(公元1529年)討伐與毛利元就不和的外戚高橋興光,終使石見阿須那高橋氏滅亡。

天文三年(公元1534年)改為從屬大內義隆,天文六年(公元1537年)以長子毛利隆元為質,以示對大內義隆的忠誠。天文九年(公元1540年)九月,尼子詮久(晴久)率領三萬大軍進攻毛利元就主城郡山城,卻被毛利元就聯同大內義隆家臣陶隆房(晴賢)以寡擊眾打敗,之後毛利元就更在翌年五月攻陷武田信實的武田銀山城,武田信實逃往出雲,安藝武田氏正式滅亡。天文十一年(公元1542年)正月毛利元就、毛利隆元父子奉大內義隆命出兵出雲,大內義隆更進兵至尼子晴久居城月山富田城,惜因糧盡而大敗,毛利元就負責殿後幾不免。毛利元就為了擴展實力,於天文十三年(公元1544年)以三子又四郎(隆景)過繼給小早川興景,繼承竹原小早川氏。天文十五年(公元1546年)毛利元就宣佈隱居,由毛利隆元接任第十五代毛利家家督一職,但實權仍在毛利元就手中。不久於天文十九年(公元1550年)毛利元就實踐三年前約定,以次子又次郎(元春)過繼給吉川治部少輔興經繼承吉川氏;小早川隆景亦繼承沼田小早川氏,令毛利氏實力進一步增強。

毛利元就為了鞏固實力,不惜誅殺對毛利氏構成危險的人物,如:同年七月十三日誅殺對毛利氏有恩的井上河內守元兼一族;兩個月後又殺死吉川元春養父吉川興經,不久卻發生一件大事令毛利氏得以在中國地區飛翔發展。翌年八月二十八日陶晴賢突然起兵叛變,史稱「大寧寺之變」。陶晴賢逼使其主君大內義隆及其親兒大內義尊於九月一日自盡,迎立過繼給大內義隆的大友義鑑次子大內義長為大內家家督,權力落在陶晴賢手中。此後陶晴賢為了削弱毛利元就,不斷要毛利元就進攻尼子晴久。天文二十三年(公元1554年)春,毛利元就與陶晴賢斷交,與石見的三本松城主吉見正賴同盟對付陶晴賢,又用反間計使陶晴賢殺死猛將江良房榮(興房)。他更在安藝的嚴島築宮之城,誘使陶晴賢來犯。同時毛利元就為了削弱另一敵人尼子晴久的實力,使反間計令尼子氏內鬨。同年十一月爆發尼子晴久誅殺新宮黨事件,尼子一族的尼子國久、尼子誠久父子因此被殺,使尼子氏走向衰落。陶晴賢終在弘治元年(公元1555年)九月下旬率兵二萬及兵船數百艘進攻嚴島。毛利元就此時已拉攏瀨戶內海的村上氏水軍以助己,親自率兵四千冒暴風雨打敗陶晴賢的水軍,並上岸突襲陶晴賢,終使陶晴賢兵敗自殺,此為世人譽為「西國桶狹間」的嚴島合戰。此後毛利元就花了四年時間吞食大內氏領地,終在弘治三年(公元1557年)四月消滅大內氏,大內義長兵敗自裁,接著入侵九州與支援大內義長的另一勁敵大友義鎮(宗麟)開戰。

此時毛利氏擁有周防、長門、安藝、備後等國,實力大大提高,開始重視對朝廷的工作。永祿二年(公元1559年)以賀正親町天皇即位為名,毛利元就、毛利隆元父子獻石見銀山銀四十八貫目,毛利元就因此被封為陸奧守、毛利隆元則敘任從五位下大膳大夫。同年三月,將軍足利義輝封毛利隆元為安藝守護;永祿五年(公元1562年)八月更兼任備中、備後守護;翌年五月新增周防、長門守護。此時毛利元就不斷蠶食尼子氏的領地,奪取石見,入侵出雲。永祿六年(公元1563年)三月毛利元就與大友義鎮講和,使他可專心對付尼子晴久之子尼子義久。正當毛利元就準備一舉攻滅尼子義久的時候,同年八月毛利隆元在出兵出雲途中,突然猝死,疑遭人毒殺,享年41歲。毛利元就一方面以毛利隆元之子毛利輝元為毛利氏家督,一面仍舊派兵進攻尼子義久的主城月山富田城。翌月他無視將軍足利義輝的調停,包圍月山富田城。永祿八年(公元1565年)四月更下達總攻擊命令,終在永祿九年(公元1566年)十一月,尼子義久投降,尼子氏滅亡。

此時毛利一族勢力佈及筑前、豐前、周防、長門、石見、安藝、備後、備中、出雲、伯耆共十國,因此毛利元就被稱為十國太守。四國的伊予守護河野氏亦已經從屬毛利氏,毛利元就更在永祿十一年(公元1568年)三月出兵伊予支援河野通宣,打敗伊予大洲城主宇都宮豐綱,鞏固毛利氏對伊予的影響力。此時毛利氏的東面及南面已無威脅,可以專心對付西面的大友宗麟。同年七月毛利元就藉筑前立花城主立花鑑載之請進攻大友宗麟,後從大友宗麟手上奪取立花城。翌年大內氏及尼子氏的餘黨同時發難,使毛利元就被逼退兵。大內義隆叔父大內輝弘從大友宗麟處回到周防的山口城舉兵發難;尼子氏家臣山中幸盛(鹿介)等擁立尼子誠久之子尼子勝久光復尼子氏,大友宗麟更聯合備前的浦生宗景組成毛利包圍網。毛利元就回軍打敗大內輝弘,大內輝弘兵敗自殺,貴為名門的大內氏自此從歷史舞台上消失。但是尼子勝久在山中幸盛的擁立下回復一定勢力,經過兩年時間,正當毛利氏平定尼子勝久之際,毛利元就終在元龜二年(公元1571年)六月十四日在郡山城病逝,享年75歲。毛利元就死後不久,吉川元春便攻下末吉城,守將山中幸盛投降;同年八月攻陷新山城,尼子勝久逃亡,出雲、伯耆重回毛利氏手中。

毛利元就死後,踏入毛利輝元時代的毛利氏,毛利輝元在二叔吉川元春及三叔小早川隆景的輔助下,毛利兩川體制正式確立。由於毛利氏與大友氏之間的戰事並不理想,雙方陷入膠著狀態,此後毛利輝元轉而以中國地區方面發展。吉川元春負責山陰道的進攻;小早川隆景則負責山陽道的進攻。吉川元春的山陰道軍隊逼使因幡、但馬守護的山名氏降服;小早川隆景的山陽道軍隊則令備前、美作的新興勢力宇喜多直家降服,並於天正三年(公元1575年)六月攻滅備中的三村元親,創立毛利氏最大的版圖,成為中國地區的真正霸者,此時毛利氏的勢力終於與戰國風雲兒織田信長鄰接了。先前毛利輝元與織田信長的關係還算不錯,但隨著雙方勢力的接觸,雙方關係日走下坡。織田信長暗中支持尼子勝久,而毛利輝元則收留被織田信長驅逐的末代將軍足利義昭。雖然如此,毛利氏仍在天正四年(公元1576年)春以吉川元春代表遣使予織田信長致送賀詞,以維持其關係。同時向聖護院道澄質問織田信長暗助尼子勝久一事,道澄力為織田信長澄清。不過毛利輝元在足利義昭的遊說下,最終答允加入信長包圍網,毛利與織田兩大勢力之戰終於展開。

同年六月,毛利輝元突遣水軍支援被織田信長包圍的本願寺石山城,小早川隆景麾下村上武吉率領糧船六百艘、戰船三百艘的毛利水軍,利用焙烙(類似手榴彈)在木津川口打敗織田水軍並進入石山城,使本願寺獲得補給。是為第一次木津川口之戰,使織田水軍受重創。為了對付織田信長,毛利輝元在同月與越後的上杉謙信同盟夾擊信長,天正五年(公元1577年)更誘使織田信長家臣松永久秀作亂。織田信長在同年十月任命羽柴秀吉建立中國遠征軍對抗毛利輝元,並支持尼子勝久對抗毛利輝元。毛利輝元決定先消滅尼子勝久,翌年四月出兵包圍尼子勝久在的上月城,最終在七月三日攻陷該城,尼子勝久自盡,毛利氏的宿敵尼子氏終於消失。

毛利輝元攻陷上月城卻是毛利氏衰落的開始,先是同月織田信長家臣九鬼嘉隆以鐵甲船六艘為骨幹,在第二次木津川口之戰大敗毛利水軍,喪失石山城的制海權,接著宇喜多直家竟叛毛利而降織田。雖然毛利輝元曾策反織田信長家臣荒木村重叛變,卻無濟於事。天正八年(公元1580年)正月羽柴秀吉攻陷播磨的三木城,代表毛利氏喪失對播磨的控制。接著羽柴秀吉進攻因幡,毛利輝元派遣吉川經家代替倒向織田氏的山名豐國防守鳥羽城,羽柴秀吉卻圍而不攻。最終鳥羽城因糧盡於天正九年(公元1581年)六月開城,吉川經家因此自裁,毛利氏再喪失對因幡的控制。羽柴秀吉乘勢進入伯耆,支援早於三年前倒向織田氏的南條元續、小鴨元清兄弟對抗吉川元春。

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四月羽柴秀吉聯合宇喜多氏進攻備中的高松城,毛利輝元聯同吉川元春及小早川隆景率領五萬大軍救援,兩軍在高松城外對峙。羽柴秀吉向織田信長求援,織田信長率兵支援羽柴秀吉。知道織田信長親自來援的毛利氏大為緊張,恐重蹈甲斐的武田勝賴覆徹而滅亡,部份家臣為保主家而提議議和。毛利輝元以外交僧安國寺惠瓊為使,向羽柴秀吉提出議和。羽柴秀吉提出苛刻的議和條件:一、除因幡及美作外,周防、長門、石見、安藝、備後、備中、出雲、伯耆八國中給五國予織田信長;二、高松城守將清水宗治切腹。毛利輝元只允割讓因幡、美作、備後、備中、伯耆五國及保全高松城將士性命,雙方和談陷入僵局,正當毛利氏陷入生死存亡之際,織田氏內部卻發生本能寺事變。

同年六月二日,織田信長於京都的本能寺被其家臣明智光秀所弒,史稱本能寺事變。翌日羽柴秀吉收到消息後將消息封鎖,為了回軍對付明智光秀,羽柴秀吉答允毛利輝元的條件,但為了織田信長的面子,非殺清水宗治不可。毛利輝元不允,羽柴秀吉家臣蜂須賀正勝向安國寺惠瓊展示不少毛利氏家臣多通款的信件及誓文。鑑於事態嚴重,安國寺惠瓊親自往高松城與清水宗治會面,清水宗治獲悉決定自盡,毛利輝元也只能無奈答應。六月四日清水宗治切腹,然後織田毛利雙方交換誓文,羽柴秀吉向毛利輝元告知織田信長凶訊後回師,毛利輝元立即召開軍議商討對策。

會議內部分成吉川元春的急進派及小早川隆景的穩健派。吉川元春認為應乘機追擊,一舉收復失地;小早川隆景卻認為應恪守誓盟,他認為羽柴秀吉乃是有智慧有大志之人,若因此得罪羽柴秀吉,對毛利一族來說不是一件好事。穩健的毛利輝元採納小早川隆景之議,更願意助羽柴秀吉一臂之力,結果贈予羽柴秀吉鐵炮百五挺、弓百張及旗旌三十面以助他壯聲勢。後來豐臣秀吉(羽柴秀吉)最終取代織田信長成為天下人,並統一全日本,毛利輝元亦出兵協助其統一。不過毛利氏內部,毛利兩川體制卻因此逐漸趨向瓦解,令毛利一族走向衰落,此點容後再述。

豐臣秀吉對於在他面臨最困難之時毛利輝元助他一把心存感激,特別是對小早川隆景禮遇有加。先是天正十五年(公元1587年)封予小早川隆景筑前、筑後兩國及肥前一郡半領土。毛利輝元在天正十七年(公元1589年)於安藝佐伯郡五箇莊(廣島)築城,並遷移至此,這自然是得到豐臣秀吉的准許。天正十九年(公元1591年)豐臣秀吉除了封予毛利輝元周防、長門、石見、安藝、備後、備中、出雲、伯耆及隱岐共九國一百二十萬五千石外,更將其外甥──木下家定五子木下秀秋過繼予沒有兒子的毛利輝元,最後毛利輝元卻在天正二十年(公元1592年)以四叔穗井田元清之子穗井田秀元過繼予毛利輝元;木下秀秋過繼予沒有兒子的小早川隆景。毛利輝元亦出兵參與文祿˙慶長之役,位列豐臣政權下五大老之一,小早川隆景亦是五大老之一,可見毛利一族得到豐臣秀吉的照顧,而毛利輝元的長子毛利秀就亦在文祿四年(公元1595年)誕生。

豐臣秀吉死後,豐臣氏權力逐漸淪落到德川家康手中。石田三成因不滿德川家康專權遂於慶長五年(公元1600年)七月舉兵,與德川家康爭奪天下。當時毛利氏內部亦分成親家康派及親三成派,說到這裏可追溯到毛利兩川體制之時。毛利兩川體制成立之初,吉川元春與小早川隆景大體意見一致,並沒有出現問題。但是當羽柴秀吉入侵中國地區之時,吉川元春與小早川隆景因雙方性格及作風不同,在出兵問題產生不和。到獲悉織田信長凶訊後的軍議,吉川元春主張追擊;小早川隆景卻主張協助,使兩人的意識差距擴大,無形中令毛利氏內部產生兩派。一派以小早川隆景為主親豐臣秀吉;一派以吉川元春為主反豐臣秀吉。小早川隆景死後以與小早川隆景友好的安國寺惠瓊繼承;吉川元春死後不久其長子吉川元長也死去,由其三子吉川廣家繼承。吉川一族與小早川隆景相反,不滿安國寺惠瓊,遂使兩派差距擴大。安國寺惠瓊與石田三成等五奉行友好;吉川廣家自九州征伐以來與加藤清正等武斷派友好。石田三成與加藤清正又因文祿y長之役變得勢成水火,遂使毛利氏內部變得越來越複雜,毛利輝元亦束手無策。安國寺惠瓊為親三成派代表;吉川廣家為親家康派代表,毛利兩川體制變相瓦解。

安國寺惠瓊在同年七月十二日私下與石田三成達成共識,推舉毛利輝元為西軍主將,使毛利輝元加入西軍。二日後,吉川廣家獲悉大為憤怒,認為應順從德川家康而加入東軍,與安國寺惠瓊發生激烈的爭論。最終安國寺惠瓊以答應石田三成為由,使毛利輝元順利加入西軍,吉川廣家對此不滿,私下與德川家康聯絡,力澄毛利輝元參戰全是安國寺惠瓊安排,與毛利輝元無關。毛利輝元在此事上顯得優柔寡斷,一方面加入西軍,派遣毛利秀元、吉川廣家等進攻伊勢東軍的領地,後更進入美濃的南宮山,與德川家康對峙;另一方面亦不反對吉川廣家代表自己私通德川家康。關原決戰前夕(同年九月十四日),吉川廣家更代表毛利輝元向德川家康表示以毛利氏領地安堵為條件,在關原之戰中嚴守中立,獲德川家康答應。關原決戰時,毛利秀元的二萬大軍在南宮山上不動,安國寺惠瓊不斷催促毛利秀元下山應戰,而毛利秀元亦有此意。但是吉川廣家一來站在毛利軍團的前線,阻止他們下山向東軍交戰,二來向毛利秀元宣示德川家康答應毛利氏領地安堵的信件,遂使毛利秀元打消參戰的念頭。結果關原之戰毛利秀元嚴守中立,而德川家康亦獲得最後的勝利。

不過好景不常,關原之戰後不久,德川家康發現毛利輝元曾下令參與西軍對四國讚岐的征伐,違反吉川廣家所說毛利輝元沒親自參與西軍行動。結果在同年十月二日對毛利輝元進行改易的懲罰,沒收所有土地。幸得吉川廣家之助,願以己功抵償毛利輝元的過錯。最終在同月十日宣佈對毛利輝元的懲罰改為減封至周防、長門兩國共三十六萬九千石,毛利氏實力大受削弱。毛利輝元因此出家改名幻庵宗瑞,並將家督一職傳予其親子毛利秀就。毛利秀就繼位後遷移到周防、長門居住,並在慶長九年(公元1604年)於長門阿武郡萩指月築城,為後來長州藩之祖;毛利輝元養子毛利秀元則成為長門長府初代藩主。毛利秀就家臣因此對德川家康的判決不滿,認為德川家康出賣毛利輝元,對德川氏抱有敵意態度,經過二百多年的忍辱,幕末時代的長州藩終能一吐烏氣,打敗德川幕府,建立維新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