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津氏――九州之無敵霸王!

島津氏

 

島津氏的起源共有三種說法,分別是藤源氏、源氏及惟宗氏,但是以惟宗氏的說法較為可信。一般說法是惟宗基言之子惟宗廣言時,在近衛天皇時代辭去播磨少掾一職改仕近衛氏。為近衛氏擔任島津莊下司職,惟宗廣言之子島津忠久繼承其父下司職位便成為島津氏初期的始祖。不過這說法仍存有問題,現今沒証據証明惟宗廣言與島津忠久的父子關係,但是可確定的是島津忠久確是從近衛氏手中獲賜「惟宗」這一姓氏。島津忠久於元曆二年(1185年)六月獲源賴朝任命為伊勢國波出御廚‧須賀莊地頭職,同年八月繼任島津莊下司職,掌管薩摩、大隅及日向三國達八千町步的大莊園。之後建久八年(1197年)獲鎌倉幕府任命為薩摩及大隅守護一職,後兼任日向守護,使島津氏成為南九州的一大勢力。

島津一族自島津忠久之後,經歷島津忠時、島津久經及島津忠宗。到了第五代島津貞久時,島津氏已分開了不少庶系。這些庶系擔任島津氏國內各地的地頭職,後來庶系的發展亦漸有壓到主家之勢,島津氏漸走向衰落。同時嫡系內部又存在著權力鬥爭,島津貞久將薩摩及大隅兩國守護職分別交予其子島津師久及島津氏久。島津師久成為薩摩守護,居於川內的碇山城;島津氏久則為大隅守護,居於鹿兒島的東福寺城。之後島津師久及島津氏久為了正名,分別自稱島津氏的當主。直至南北朝時代,島津師久之子島津伊久及島津氏久之子島津元久兩家才合力重振島津氏勢力。此後室町時代島津元久之子島津久豐以鹿兒島為根據地成為守護大名,但同時面對國內如肝付氏、菱刈氏以及島津氏分支等土豪及親族的反抗。第九任家督島津忠國又與其弟島津周久及其子第十任家督島津立久對立,三國的騷亂仍未平息。島津氏就是在這樣嚴峻的環境下踏入戰國時期。

文明六年(1474年)四月,島津忠昌繼任為第十一任家督後,致力平定三國的騷亂,與肥後的相良氏相抗衡。不過好景不常,翌年與薩州家的島津國久(島津周久之子)及豐州家的島津季久(島津忠國之弟)爆發混戰,島津季久軍曾一度威脅島津忠昌的主城清水城,逼使島津忠昌遷往伊集院的一宇治城。另一方面他致力發展與琉球及朝鮮關係。文明十年(1478年)更聘請桂庵玄樹前來教授朱子學,建立薩南學派。文明十六年(1484年)伊作家的島津久逸(島津立久之弟)不滿島津忠昌起兵反抗,薩摩國人眾入來院氏更支持島津久逸起兵。其後大隅國人眾肝付氏亦反抗島津忠昌,島津忠昌在明應三年(1494年)及永正三年(1506年)進攻其主城高山城,但無法動搖其勢力。永正五年(1508年)二月十五日,有說他苦於平定國內叛亂不果,竟於鹿兒島清水城內自殺身亡,享年45歲。島津忠昌有三子,長子島津忠治成為第十二代家督。此時島津氏領內環境越變得惡劣,島津忠治卻崇尚學問。七年後的永正十二年(1515年)八月二十五日,島津忠治於攻打吉田位清的大隅吉田城時病逝軍中,享年26歲,其弟島津忠隆繼任為第十三代的家督。島津忠隆雖與其兄島津忠治一樣崇尚學問,同時亦致力鞏固國內的勢力。翌年便在薩摩坊津殺死準備討伐琉球的備中的三宅國秀,保障了島津氏與琉球間的貿易利益。但是他與其兄島津忠治一樣均英年早逝,於四年後的永正十六年(1519年)四月十四日逝世,享年22歲,家督一職落在島津忠昌之幼子島津勝久(忠兼)的身上。

第十四代家督島津勝久繼位後,島津家面對最嚴畯的考驗,三國騷亂已越演越烈。島津勝久無力應付國內的局面,請求其妻弟薩州家的島津實久相助,島津實久藉此操控主家。不久便要求成為島津勝久的養子而繼承守護一職。島津勝久對島津實久的專橫深表不滿,有說因此與其妻分開。大永六年(1526年)島津勝久國老本田親尚為了抗衡島津實久的勢力,拉攏伊作˙相州家(同是島津氏的分支)的島津忠良以保護本家,而島津忠良亦積極爭取接近主家。同年十一月,島津忠良在日置郡的伊集院與島津勝久會面。基於利害一致,雙方一拍即合共同對付島津實久。島津勝久為了答謝島津忠良的支援,除了割讓永吉及日置兩郡外,更收島津忠良之子島津貴久為養子,成為守護職的繼任人。不過島津勝久一向與國眾及譜代家臣對立,島津貴久成為守護職繼任人也難獲認同。翌月帖佐地頭的邊川忠直便起兵反抗。島津忠良平定邊川忠直的叛亂後,因功獲得伊集院與谷山兩城,進一步鞏固島津忠良在鹿兒島的實力。大永七年(1527年)四月島津勝久前往島津忠良的本領伊作隱居出家,島津忠良也跟隨島津勝久出家改名為日新(日新齋)。島津貴久遷入清水城成為第十五任家督,卻因此展開了主家爭奪的鬥爭。

島津實久的願望落空後,積極奪回主家實權。一方面向薩摩的川內擴張勢力,另一方面則離間島津勝久與島津日新齋的關係。同年五月親島津實久的伊集院重貞及島津昌久發動叛亂,六月上旬島津日新齋親自出兵平亂,殺死島津昌久,逼使伊集院重貞父子自殺。在島津日新齋出征期間,島津實久亦有所行動,分兵兩路進攻島津忠良所屬的城。島津實久北薩摩的軍隊進攻伊集院城;島津實久南薩摩的軍隊進攻谷山城。同時派遣川上忠克前往遊說島津勝久,以恢復守護職成功說服島津勝久加入島津實久那方。(據《島津國史》的記載,不排除島津勝久的退隱乃被島津日新齋所強逼的。)島津日新齋面對南北夾攻的困境,退守田布施城,島津貴久被孤立在清水城。此時得勢的島津實久威脅島津貴久交出守護職,否則進攻清水城,加上多達三百餘人譜代家臣支持島津實久的情況下,島津貴久被逼在侍衛的陪同下離開清水城逃往田布施城,時為六月二十一日。此場政變結束後,島津勝久重回清水城擔任守護,而島津實久則操控主家實權。享祿二年(1529年)島津氏的近親與譜代家臣向島津勝久提出和談,以化解長年的對立,但遭島津勝久拒絕。此後島津勝久與島津實久的關係開始惡化,在遭受國老川上氏與島津實久的排斥下,被逼離開清水城逃往豐後流浪。島津實久儼如成為守護執行國政,而島津日新齋則在田布施城儲存實力以待反攻。

天文二年(1533年)起,島津日新齋逐步展開反攻。同年二月島津日新齋討伐背叛投靠島津實久的桑波田孫六,攻陷其居地日置郡的南鄉,並改名為永吉。三年後的天文五年(1536年)二月,島津日新齋誘降伊集院城代町田久用不成,於三月七日率兵千餘騎攻陷伊集院城。之後用了約一年時間攻陷伊集院郡支持島津實久的城池,收復所有舊領。島津日新齋與島津實久為了主家實權的爭鬥進入白熱化階段,此時薩摩的勢力分為南、中、北三部,中部受島津日新齋控制,而南北兩部則受島津實久控制。島津日新齋利用北部如菱刈氏、祁答院氏、入來院氏等國人眾勢力未明確表態前,率先採取主動,攻打島津實久在南薩摩的勢力,以免被夾擊。天文七年(1538年)島津日新齋決定攻打島津實久在南薩摩的重要據點加世田城,不過卻因加世田城的頑強抵抗而遭擊退,島津日新齋僅以身免。不久島津日新齋接納春成久正的獻計,利用當地居民扮鳥鳴令加世田城兵麻木。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島津日新齋夜襲加世田城,當夜攻陷三丸。天文八年(1539年)元旦,島津日新齋攻陷加世田城,接著轉攻原屬島津日新齋的谷山。島津實久不甘坐以待斃,決定出兵向谷山救援,與島津日新齋決戰。

同年三月十三日,雙方在紫原爆發了第二次紫原會戰。在島津貴久於前線的指揮下,打敗島津實久,禰寢播磨等島津實久的武將戰死,島津實久逃往北薩摩的出水城。島津日新齋乘勢攻陷谷山、苦樂、神前及川邊等城,統一南薩摩。島津日新齋及島津貴久父子轉而北上,攻打市來城,島津實久之弟島津忠辰戰死,市來城代新納忠苗於八月二十八日開城投降。島津實久在第二次紫原會戰中實力受重創,也認清兩者間的實力差距,之後沒向島津日新齋再作反抗,主家的爭鬥終告一段落。後來其子島津義虎更支持島津貴久,致力協助主家。島津貴久也奠下薩摩國領導者的地位,之後島津日新齋輔助島津貴久處理國政。

天文十四年(1545年)三月,島津貴久遷往一宇治城,恢復守護一職,並正式成為第十五任家督。在此期間,日向的飫肥城主島津忠廣及日向的莊內城主北鄉忠相因受到國內伊東氏的壓逼,親自向主家歸順及求援。島津日新齋及島津貴久獲島津忠廣及北鄉忠相這二個有力的島津氏分支支持,以共同對抗外敵――日向的伊東氏為由,成功聯合三國的島津氏一族,推舉島津貴久作為盟主,島津一族長久以來的互不相統的局面得以再度統一。同年島津日新齋創作了47首著名的「伊呂波歌」(教導歌),成為後世島津氏武將的教條。四年後的天文十八年(1549年),島津貴久接見首位來日的傳教士――耶穌會的並准許基督教在其領內傳道,同年五月與大隅的肝付兼演爆發黑川崎合戰,為史料記載上首次應用新武器火槍於實戰上的戰役。翌年十二月島津貴久將主城從一宇治城遷往鹿兒島的內城,島津日新齋則前往薩摩的加世田城退隱。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六月,島津貴久透過近衛稙家舉薦,獲封從五位下修理大夫這個島津氏主家家督歷代擔任的官職,確立其島津氏主家家督的身份。

島津貴久在統一島津一族後,繼承先人之志,率領其子島津義久、島津義弘等致力為馴服薩摩、大隅及日向的原有領地而努力,無可避免地與領內不服從島津貴久的國人眾交戰。島津貴久首先集中對付大隅的國人眾,先前的黑川崎合戰便降服了大隅的加治木城城主肝付兼演。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九月,西大隅最大國人眾勢力――大隅的蒲生龍城城主蒲生範清聯合其他如祁答院良重、入來院重期、菱刈重豐等國人眾進攻順從島津貴久的加治木城城主肝付兼盛。島津貴久為了救援肝付兼盛,使用圍魏救趙之策,進入西大隅攻打蒲生範清的支城岩劍城。此戰島津主家一族幾乎全部出戰,島津三代(島津日新齋、島津貴久及島津義久)俱有份參與。島津貴久預料蒲生範清從加治木城撤軍回防,於九月十二日在岩劍城附近的白銀[土反]佈陣,九月十四日島津貴久之弟島津忠將率領軍船五艘,從海路進入[月劦]元,孤立岩劍城。十月二日島津貴久向岩劍城發動總攻擊,蒲生範清及祁答院良重率兵二千餘來援卻被島津貴久兵分兩路夾擊成功擊退,祁答院重經(祁答院良重之子)及西俁盛家等戰死。岩劍城因此士氣受挫,該夜岩劍城守將棄城逃亡,島津貴久接收岩劍城。此後島津貴久全力入侵蒲生範清,雖然在翌年正月中了北村清康的詐降之計兵敗北村城,島津貴久幾不免。但在同年四月二日攻陷帖佐平山城;弘治二年(1556年)十月攻陷松[土反]城;翌年四月十五日佔領北村城。蒲生範清用以保護主城蒲生龍城的四個支城「岩劍城、帖佐平山城、松[土反]城及北村城」先後被島津貴久攻陷,蒲生範清於五日後放火焚燒蒲生龍城,往祁答院的西牟田方向逃去,大隅的蒲生一族自此在歷史舞台上消失。島津貴久順利佔領蒲生龍城,大隅合戰亦暫時告一段落。

大隅合戰後,島津貴久派遣島津忠將往大隅的清水城作前線防衛;另派次子島津義弘往日向防禦日益強大的伊東義祐。永祿三年(1560年)春,豐州島津氏的島津忠親收島津義弘為養子,加強了島津貴久在日向的影響力,使伊東義祐有所顧忌。正當島津貴久在大隅及日向方面的努力順境時,大隅國人眾之首肝付兼續無情的叛變卻使島津貴久的努力白費了。肝付兼續一向支持島津貴久,更與島津貴久有姻親關係(島津貴久之姊為肝付兼續之妻)。但自島津貴久消滅蒲生氏後,肝付兼續因領地問題對島津貴久漸生不滿。翌年四月趁大隅的迴城城主迴元久因病失明之機佔領迴城,正式向島津貴久宣戰。島津貴久於同年六月派遣長子島津義久及島津忠將嘗試奪回迴城。七月十二日,肝付兼續派兵急襲島津忠將軍隊所守的竹原山。島津忠將不聽老臣町田忠林的勸諫,親自率兵救援,結果中伏戰死,島津軍因此撤退。

島津忠將之死令島津貴久受到打擊,被逼召回駐在日向的島津義弘,使日向的局勢亦起了變化。伊東義祐趁島津義弘不在日向,藉北原兼守死後無嗣打算吞併非雙方勢力的真幸院一地。後經島津貴久的強力交涉下,永祿七年(1564年)雙方達成協定瓜分真幸院一地,東部屬伊東義祐;西部屬島津貴久。此後雙方開戰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永祿九年(1566年)二月島津貴久把家督一職讓予島津義久。島津貴久在位期間,外交方面與琉球王尚元修好,推行積極的外交政策;在內掌握薩摩及大隅大部份領地,與伊東義祐爭霸於日向,成功令島津氏由守護大名轉型為戰國大名,為日後島津氏稱霸九州奠下基礎。

第十六任家督島津義久上任後,繼續為平定三國而努力,而島津貴久亦輔助島津義久。同年十月島津義久連同其弟島津義弘及島津歲久出兵進攻伊東義祐在真幸院的三山城,因島津義弘受創而撤退。接著十一月十四日攻陷肝付良兼的主城高山城,退隱的肝付兼續因此事而自裁,肝付氏走向衰落。永祿十年(1567年)十一月,島津貴久率領島津義久、島津義弘等人以報回一敗之仇為名出兵三山城,但是經過般若寺時卻急轉直攻北薩國人眾菱刈隆秋的馬越城,展開薩摩平定戰。十一月二十四日攻陷馬越城,菱刈隆秋逃往牛山城。附近的市山、橫川、曾木、羽月、山野、平泉、青木、湯尾等城當夜盡入島津氏版圖之中。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市山城的市來家利進攻牛山城,反遭菱刈隆秋打敗,進而攻打市山城。翌年正月島津義久與島津義弘出兵救援市山城,菱刈隆秋雖然有相良氏的援軍相助,但仍被島津義久在堂崎擊敗。永祿十二年(1569年)五月島津義久在天神尾再次擊敗菱刈隆秋,八月十八日兵圍牛山城與菱刈鶴千代達成和議,菱刈鶴千代向島津義久請降。翌年正月五日,薩摩領內涉谷一族的入來院重嗣等人向島津義久投降,島津義久終於成功統一薩摩。接著島津義久著手平定大隅,元龜二年(1571年)七月三十日肝付氏第十七代當主肝付良兼死後,由其弟肝付兼亮繼承。肝付兼亮於同年聯同日向的伊東義祐、大隅的伊地知重興與禰寢重長攻打島津義久的鹿兒島,卻被擊退。肝付兼亮的行動引起其母阿南(島津貴久之姊)及其他重臣不滿,他們為保肝付一族,於翌年將肝付兼亮放逐,由其弟肝付兼護繼位,肝付兼護向島津義久請降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正當島津義久對大隅的平定有成果時,日向的伊東義祐卻有所行動。於元龜三年(1572年)五月派遣其弟伊東祐安率兵三千餘從三山城出發,向島津義久的飯野城進攻。飯野城守將島津義弘僅以三百兵力,利用擬兵及「釣り野伏」戰術,在五月四日於木崎原擊敗十倍於己的伊東祐安軍隊。島津義弘創造了一場以小勝多的奇蹟,這場木崎原之戰被後世稱為「南九州的桶狹間」。伊東義祐經此一役,喪失不少親族家臣,特別是年輕的家臣及支城的城主,使伊東義祐的勢力如江河日下。兩年後的天正二年(1574年)正月十九日,肝付兼續及伊地知重興等向島津義久臣服,島津義久成功統一薩摩及大隅。接著島津義久向伊東義祐的日向侵略,以達成先祖統一三國的願望。三年後的天正五年(1577年)十二月,位於雙方前線的伊東義祐將領,野尻城代的福永丹波守叛變投靠島津義久。以此為機會的島津義弘向伊東義祐發動進攻,同時令伊東義祐自傲的「(物+心)〔上物下心〕四十八城」,各城主紛紛倒戈支持島津氏,使伊東義祐勢力迅速瓦解,只餘下本城佐土原城及都於郡城兩城。同月十一日,伊東義祐連同其孫子伊東義賢及伊東祐兵等人,經米良山、椎葉及高千穗逃到豐後投靠其親家大友宗麟(義鎮)。島津義久終於在同年佔領日向,完成先祖統一三國的願望,與大友宗麟及龍造寺隆信在九州三強鼎立。雖然如此,島津義久接著面臨更大的挑戰。

大友宗麟為北九州的霸者,曾被將軍足利義輝賜予九州六國(豐前、豐後、筑前、筑後、肥前、肥後)太守及九州探題之名,為九州傳統的霸者。翌年大友宗麟不理軍師角隈石宗的反對,決定出兵日向為伊東義祐奪回土地,四月派遣其子大友義統率兵三萬攻陷日向松尾城,城主土持親成自盡。接著於同年八月十二日,大友宗麟決定親自出兵,率兵約四萬三千從豐後進入日向,另派別隊三萬大軍從肥後進入日向,企圖佔領日向建立基督教王國。大友宗麟停駐在務志賀,任命田原紹忍為總大將指揮全軍。大友軍於十月二十日進攻島津氏的高城,但因高城守將山田有信及從鄰近趕來的島津義久么弟島津家久頑強抵抗下,大友軍無法攻下。另一方面,島津義久亦親自出陣,率兵約三萬在十一月二日到達佐土原。大友軍亦停止包圍高城,駐兵在松尾、松山及河原。十一月十一日,島津軍向大友軍作出挑釁,大友軍出擊卻中了島津軍的伏兵計,損失約五百人,島津義久先勝一仗。翌日爆發著名的高城川之戰(耳川之戰),大友軍中了島津義久的「釣り野伏」戰法而全線崩潰。大友宗麟不少家臣都在此役戰死,田北鎮周、佐伯宗天、角隈石宗等亦先後戰死,田原紹忍僅以身免,大友宗麟於當夜逃回豐後。島津義久繼木崎原之戰後,再創造出另一個輝煌戰果,令島津義久的勢力在南九州更加鞏固;相反大友宗麟的霸業好比武田勝賴一樣,在耳川之戰中遭到不可回復的打擊,勢力急速衰退,無力再與龍造寺隆信及島津義久爭雄,其建立基督教王國的野心亦告幻滅。

大友宗麟經此挫敗,受到因此引起的國內叛亂及肥前的龍造寺隆信侵略所苦,遂向在近畿稱霸的織田信長求助。織田信長在天正八年(1580年)八月十二日向島津義久提出「豐薩和平」,與大友宗麟和解。起初島津義久置之不理,但其後感到龍造寺隆信的威脅遠大於大友宗麟時,遂於翌年六月同意「豐薩和平」。此後島津義久向肥後擴張勢力,與龍造寺隆信爭霸九州。翌年八月,島津軍兵臨肥後的水俁城,相良義陽投降,遣送兩子作為人質,結束島津氏與相良氏多年的戰爭。島津義久大方地將相良義陽的兒子送回,此舉令相良義陽十分感動。相良義陽擔任島津義久的先鋒平定肥後,不惜向昔日盟友肥後的御船城主甲斐宗運開戰,卻因此於同年年末戰死於響野原。天正十年(1582年)島津義久賜予相良義陽之子相良忠房求磨一地,負責協助島津義久經營肥後的八代,島津義久以此為據點,抵抗肥後阿蘇氏的入侵(前述的甲斐宗運便是阿蘇氏家臣)。

另一方面,龍造寺隆信藉大友宗麟在耳川之戰中戰敗之機會,迅速擴展其勢力至豐前、筑前、筑後及肥後,連同其控制的肥前,人稱「五州二島太守」。不過肥前有不少小大名及國人眾都不滿龍造寺隆信,如彼杵郡的大村純忠、高來郡的有馬晴信等。特別是有馬晴信,為了收復舊領,不惜向龍造寺隆信挑戰。同年十一月龍造寺隆信入侵高來郡,有馬晴信向身處八代的島津義弘及島津家久求援。島津義弘等派遣川上久隅、鎌田政年、山田有信等人渡海支援有馬晴信,並反攻陷龍造寺隆信的千千石城。以此為契機有馬晴信派遣其弟新八郎為人質,於十二月十三日親赴八代向島津氏稱臣。同年肥後的甲斐氏及合志氏降於島津義久,同國的阿蘇氏及隈部氏仍頑強抵抗。翌年五月,島原安德城主安德純俊背叛龍造寺隆信,聯合有馬晴信進攻安富純泰的深江城。島津義久派遣新納忠堯及川上忠堅率兵一千餘增援,卻在六月十三日進攻深江城失利,新納忠堯戰死、川上忠堅負傷撤退。

天正十二年(1584年)二月龍造寺隆信反攻,進入肥後進攻合志氏。翌月龍造寺隆信更準備興兵攻打有馬晴信,不料這次出兵卻是對龍造寺氏造成幾近毀滅性的打擊。接獲線報的島津義久決定不與龍造寺隆信決戰,只在三月十三日派遣主張決戰的島津家久率兵三千進入安德城,支援有馬晴信。龍造寺隆信於三月十八日發兵二萬五千,號稱六萬由須古城出發,兩日後抵達神代湊。島津•有馬聯軍雖然只有五千人,但是島津家久比龍造寺隆信早到達一星期,島津家久決定雙方戰場在森岳城附近的沖田綴一地,決定了龍造寺隆信的命運。三月二十四日雙方爆發了著名的「沖田綴之戰」(島原合戰),龍造寺隆信兵分三路進攻島津•有馬聯軍,左路後藤家信進攻森岳城;右路鍋島信生(直茂)進攻山手;中路龍造寺隆信進攻島津家久駐守的大城戶,結果龍造寺隆信中了島津家久的「釣り野伏」戰法而戰死,龍造寺四天王(成富茂安、圓城寺信胤、百武賢兼、江里口信常)亦先後戰死,龍造寺軍大敗。鍋島信生率殘兵逃回肥前。島津氏繼耳川之戰打敗強敵大友宗麟後,再一次打敗強勁對手。此後大友宗麟及繼位的龍造寺政家衰落,九州三雄局面已變成島津義久一人獨大的情況,九州無人再有力抗衡島津義久。

同年九月,龍造寺政家以割讓肥後一國為條件向島津義久求和,肥後的隈部親永、隈部親泰父子向島津義久臣服。此時筑前的秋月種實及筑後的筑紫廣門也向島津義久投誠,並力勸島津義久討伐大友宗麟。天正十三年(1585年)閏八月阿蘇惟光向島津義久投降,島津義久統一肥後,任命島津義弘為肥後守護代。此後肥後、肥前及筑後的小大名及國人眾大多倒向島津氏,九月上旬,島津義弘提議入侵豐後,正準備攻入豐前的島津義久此時卻因統一近畿的豐臣秀吉所下的「(物+心)〔上物下心〕無事令」而感到迷惘。十月二日豐臣秀吉向島津義久發出「(物+心)〔上物下心〕無事令」,禁止九州各地大名間爆發戰爭,領地維持原狀。同月豐後南郡眾的國人眾入田義實受島津義久家臣新納忠元的勸誘,作為島津義久內應,要求島津義久入侵豐後。島津義久對是否違抗豐臣秀吉的命令舉棋不定,翌年正月二十二日島津義久在大乘院盛久城內的護摩所內求神問卜,結果是贊成從肥後、日向兩方向豐後侵攻。不過島津義久家臣河田義朗提出押後出兵日期至秋季,理由是肥後局勢未穩。島津義久接受河田義朗的提議不單令出兵日期押後,還引起家中老中眾的不滿,老中之一的上井覺兼便批判島津義久為「愚慮」。不久被島津義久任命謁見豐臣秀吉的鎌田政廣帶回豐臣秀吉對九州劃分的指示,九州九國中,肥前屬毛利輝元;筑前屬豐臣秀吉;大友宗麟可領有肥後半國、豐前半國、筑後、豐後的土地,而島津義久則擁有薩摩、大隅、日向、肥後半國及豐前半國。豐臣秀吉在劃分九州的一事上偏幫大友宗麟,令島津義久十分不滿。同年六月九日,島津義久拒絕豐臣秀吉的分封方案,決定出兵入侵大友宗麟的筑前。

天正十四年(1586年)六月十三日島津義久從鹿兒島出發,七月二日進入肥後八代作入侵筑前的總指揮。島津義久決定筑前侵略軍的大將是島津忠長及伊集院忠棟二人,率領島津忠鄰、北鄉忠虎、新納忠元、新納忠增、新納久時、川上忠堅、伊集院久治、喜入季久、大野久高、上原尚近、上井覺兼、鎌田政近、山田有信、梅北國兼等將共二萬多兵入侵筑前。七月六日接受秋月種實提案攻打親大友宗麟的筑紫廣門,先後攻陷鷹聚、日當山等支城,直逼其主城勝尾城。此時川上忠堅與筑紫廣門之弟筑紫晴門單挑,這位當年殺死龍造寺隆信的勇將不敵筑紫晴門被殺。七月十日,筑紫廣門受不了島津軍的狂攻,透過秋月種實向島津軍投降。接著七月十三日島津忠長及伊集院忠棟透過僧侶向岩屋、寶滿及立花三城送勸降信,卻遭大友宗麟家臣高橋紹運拒絕。七月十四日島津軍包圍高橋紹運的岩屋城,在島津軍屢勸無效下,於七月二十六日發動總攻擊,翌日攻陷岩屋城,高橋紹運雖頑強抵抗仍兵敗自盡,其下共七百六十三名城兵不是戰死就是自裁,無一生還。但是島津軍此役付上沉重的代價,戰死者九百多人,傷者千五人。筑前地區的頑強抵抗令島津義久大感意外,最終放棄進攻立花城,轉攻豐後。

同時,豐後的大友宗麟勢力正面臨瓦解。大友宗麟不少家臣內通島津義久,連大友宗麟次子田原親家也倒向島津義久。同年十月下旬,島津義久兵分兩路入侵豐後。肥後口大將為島津義弘,副將島津歲久、島津忠鄰、島津征久、島津忠長,侍大將川上久信、新納忠元、新納久時、北鄉忠虎、町田久倍、伊集院忠棟、伊集院久春、鎌田政年、鎌田政近等合共三萬七千餘人;日向口大將為島津家久,侍大將山田有信、吉利忠澄、土持久綱、伊集院久治、伊集院久宣、本田親貞、上井覺兼、樺山忠助、樺山規久、平田宗應、新納久時、平田宗強等共萬餘人。十月二十一日島津義弘進入豐後,在倒戈的入田義實及志賀親孝等帶領下接著攻陷高城,之後鳥屋城的一萬田宗拶及鎧嶽城的戶次鎮連相繼投降。十一月,新納忠元、梅北國兼等進攻志賀鑑隆的南山城,雖一度被擊退,最終在同年十二月攻陷南山城。同時肥後的島津軍進攻朽網宗歷的山之城,直至翌年正月五日對方才開城投降。十二月二日肥後的島津軍進攻志賀親次的岡城,卻被地勢及志賀親次看破夜襲而被擊退。島津義弘放棄進攻岡城,只派稻富新助率兵五千作盡視。稻富新助於十二月二十四日清晨欲率千人火槍隊奇襲岡城,卻被志賀親次搶先反擊擊破。

另一方面,從日向口進入豐後的島津家久,於十月十五日入侵豐後的宇目鄉,朝日岳城守將柴田紹安為島津家久內應開城。之後透過柴田紹安的資料,奪取松尾城,並以此城為根據地攻佔小牧、野津及緒方等城。島津家久原本與島津義弘合流一起進攻岡城,但因島津義弘放棄而取消,島津家久因此改變行程,在十二月初沿大野川(戶次川)往下游進發,進攻利光宗魚的鶴賀城(利光城)。十二月六日島津家久進攻鶴賀城,先後攻下三丸及二丸。翌日利光宗魚在本丸視察敵情時,被島津家久的狙擊手射殺,城兵受到動搖。此時島津家久不急於攻陷鶴賀城,派遣白濱重政及野村文綱為大將,率兵二千餘人進攻大友宗麟親自所守的丹生島城,以防止大友宗麟派遣援軍支援鶴賀城。白濱重政及野村文綱進攻丹生島城卻被大友宗麟以「國崩」大砲擊退,但是白濱重政及野村文綱在撤退時在城下放火,大友宗麟所建的修道院及大教堂均毀於一旦,而大友宗麟亦無力向鶴賀城派遣援軍。同時,豐臣秀吉因島津義久違反命令,派遣「四國地區軍」以仙石秀久為監軍,率領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信親父子及十河存保等人共六千餘人進入豐後支援大友宗麟。仙石秀久於十二月十二日早上到達鶴賀城附近的鏡城,並決定率兵救援鶴賀城。島津家久決定放棄包圍鶴賀城,率主力於戶次川與趕來的仙石秀久爆發激戰。仙石秀久重蹈大友宗麟及龍造寺隆信的覆徹,中了島津家久的「釣り野伏」而大敗,長宗我部信親及十河存保均戰死,仙石秀久及長宗我部元親逃脫,此戰是為戶次川之戰,島津義久向豐臣秀吉發出警號,使豐臣秀吉重新部署平定九州的策略。島津家久乘戶次川之戰的聲威攻下鶴賀城,並於翌日入侵豐前的府內,大友宗麟之子大友義統受驚放棄主城府內城逃往豐前的龍王城。現在的島津義久已建立了島津家史上最大的版圖,除筑前及豐前外,均已變成島津義久領地,幾乎統一整個九州。

天正十五年(1587年)三月一日,豐臣秀吉率領十五萬人從大[土反]出發,正式討伐島津義久,其弟豐臣秀長率領十萬大軍已先行出發,合共二十五萬大軍。三月十五日,島津家久與島津義弘的豐後入侵軍因防備豐臣秀吉的大舉入侵而一起撤退回日內,三月十八日進入日向的縣城。豐臣秀吉於三月二十五日到達九州的赤間關,決定兵分兩路討伐島津義久,豐臣秀吉從筑前經筑後、肥後方面進攻;豐臣秀長從豐前經豐後、日向方面進攻,北九州各地的小大名及國人眾紛紛倒向豐臣秀吉。豐臣秀吉軍一路上沒受到太大的反抗,而豐臣秀長卻遇上島津義久的大軍。四月六日豐臣秀長包圍高城,與九年前的耳川之戰一樣,仍是由山田有信所鎮守。豐臣秀長跟田原親賢不同,在附近建立五個陣地,對高城卻圍而不攻。島津義久親自率領島津義弘、島津家久等二萬人支援山田有信。四月十七日島津義久全軍夜襲豐臣秀長的其中一個陣地――根白[土反],卻被守將宮部繼潤等人以鐵砲擊退,島津忠鄰(島津歲久養子、島津義虎之次子)衝入陣地戰死。此後島津軍士氣不振,島津義久亦認清豐臣秀吉的實力,四日後透過老中筆頭伊集院忠棟向豐臣秀長請降。五月八日島津義久削髮出家,道號龍伯,身穿墨衣於川內的泰平寺正式向豐臣秀吉請降,島津龍伯統一九州之夢成為泡影。豐臣秀吉准許島津龍伯擁有薩摩一國;其弟島津義弘擁有大隅;島津義弘次子島津久保(島津龍伯養子)擁有日向的諸縣郡,豐臣秀吉故意分封三國予三人,目的是分化島津一族。不久,六月五日島津龍伯的四弟,先後在沖田綴及戶次川大放光芒的島津家久便因病逝世。(島津家久在會見豐臣秀長後不久病逝,故此後便流傳島津家久被豐臣秀長毒殺的說法,但近人研究顯示島津家久在會見豐臣秀長前便已身患重疾。)

豐臣秀吉回國後,分別招待島津龍伯及島津義弘,儼如將島津義弘提拔為大名,大大影響島津龍伯在家中的地位。天正十六年(1588年)八月十二日,豐臣秀吉直接命令島津義弘催促琉球使者入貢一事使之更加明顯。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動文祿•慶長之役,島津義弘及島津久保受命進攻朝鮮。同年六月十五日梅北國兼因不滿豐臣秀吉的征韓令,決意起兵發動一揆叛亂。豐臣秀吉懷疑梅北國兼之亂是島津歲久一手策劃,故命令島津龍伯親手殺死其弟及平定梅北國兼之亂。此時島津歲久飽受中風等疾病困擾,為了顧及主家,被逼含恨自盡,七月十八日島津龍伯正式平定梅北國兼之亂及上呈島津歲久首級。但是島津氏的衰運未除,翌年八月八日,島津久保受病逝朝鮮,島津義弘三子島津忠恒成為島津龍伯養子。豐臣秀吉繼上述事件後對島津龍伯實行更進一步的逼害,文祿三年(1594年)九月十四日豐臣秀吉派遣石田三成到薩摩、大隅及日向三地實行檢地,並透過石田三成,欲強令島津龍伯隱居,將家督一職讓予島津忠恒,但沒法實現。石田三成檢地完成後上報島津氏在薩摩、大隅、日向諸縣郡合共的石高數為五十五萬九千石,豐臣秀吉於翌年六月二十九日正式頒發島津領領地朱印狀予島津義弘,無視島津龍伯存在,將島津龍伯主城連薩摩一國賜予島津義弘;島津龍伯則領有大隅一國及日向諸縣郡。這使島津氏內部分裂為原有島津氏家督的島津龍伯及豐臣秀吉任命的島津義弘兩派。豐臣秀吉此舉欲加強對島津氏的控制,提拔親豐臣氏的島津義弘,將對豐臣氏態度冷淡的島津龍伯排除出權力核心。雖然如此,島津義弘仍視其兄為首,使島津氏內部分裂情況並不嚴重。島津龍伯雖然被逼往大隅的富隈城,但是並未正式將家督一職讓予島津忠恒,故名義上島津氏的家督仍是島津龍伯。同時與石田三成友好的伊集院忠棟獲封日向八萬石領地,使之成為大名,伊集院忠棟對豐臣氏的親密行動引起島津一族反感,為日後的莊內之亂埋下伏線。

慶長二年(1597年),文祿•慶長之役再起,島津義弘、島津忠恒父子受命出兵朝鮮,於二月二十一日從鹿兒島出發,直到翌年八月十八日豐臣秀吉死後才從朝鮮撤兵。島津義弘在準備撤退時,於十月一日在泗川大破明將董一元的二十萬大軍,從此島津義弘被冠上「鬼石曼子」之名而威震中國。十一月島津龍伯與關東大名德川家康互相訪問,卻引起石田三成的不滿。德川家康對待島津氏的態度跟豐臣秀吉剛剛相反,在豐臣秀吉生前便與島津氏友好來往,並勸諫豐臣秀吉使之取消對島津氏因梅北國兼之亂的處分。自豐臣秀吉死後德川家康在豐臣政權內的地位不斷上升,石田三成認為德川家康會危害豐臣政權的安全,便向島津龍伯斥責與德川家康來往,島津龍伯只有寫起請文謝罪。雖然如此,島津氏仍無視石田三成不滿。十二月二十九日島津義弘、島津忠恒父子從朝鮮回來與五大老在伏見會面後,接受德川家康的拜訪,島津忠恒更參與德川家康的茶會。慶長四年(1599年)正月九日島津義弘因泗川之戰而加封五萬石領地,背後亦是德川家康的意思。二月二十日島津龍伯把島津氏的傳家寶「御重物」賜予島津忠恒,表示正式將島津氏家督一職讓予島津忠恒,島津忠恒成為第十七代家督。雖然島津氏內部的分裂因島津忠恒繼位而表面上結束,但是他們其下的家臣互相不和仍是事實,重新整頓島津氏內部是島津忠恒繼位後的一個重要課題。

不過島津忠恒第一件所做的事卻是在三月九日於伏見屋敷把伊集院忠棟殺死。島津一族早已對向豐臣政權示好的伊集院忠棟不滿,多年的積怨加上年少氣盛,島津忠恒最終按奈不住把伊集院忠棟殺掉。石田三成聞訊大怒,伊集院忠棟家臣更因此襲擊島津忠恒的伏見屋敷。德川家康一面派遣井伊直政保護島津忠恒,一面在伊集院忠棟一事上支持島津忠恒,最終只輕判島津忠恒蟄居神護寺了事。不過事情還沒完結,三月二十日伊集院忠棟之子伊集院忠真在日向都城發動叛亂,爆發「莊內之亂」。島津忠恒在四月獲德川家康同意回到領內平亂,六月三日出兵討伐伊集院忠真。但是伊集院忠棟生前為島津忠恒的老中筆頭,領有日向十二座城共八萬石領地,加上其家臣跟隨島津氏轉戰各地,戰鬥經驗豐富,故使島津忠恒陷於苦戰。德川家康除了命令九州諸大名出兵支援島津忠恒外,還於七月九日派遣山口直友調停「莊內之亂」。慶長五年(1600年)三月十日,山口直友調停成功,德川家康赦免伊集院忠真之罪,減封至薩摩穎娃一萬石。三月十五日伊集院忠真打開都城投降,「莊內之亂」結束。四月二十七日島津惟新(島津義弘出家後的名字)前往大[土反]城向德川家康致謝。此時,會津戰雲密佈,德川家康征討上杉景勝勢在必行,故要求島津義弘在征伐上杉景勝時防守伏見城。

同年七月十七日石田三成起兵爆發關原之戰。起初,島津惟新曾表示加入東軍,並要求鳥居元忠開城予他們協助防守伏見城,但遭其拒絕。島津惟新在進退兩難之際石田三成派人遊說加入西軍,島津惟新只有答應一途。島津惟新寫信回薩摩要求增兵,但是不論島津龍伯還是島津忠恒均對此反應冷淡,而國內亦因長期出兵(文祿•慶長之役及莊內之亂)而彌漫著一般厭戰氣氛,加上要留下軍隊防備伊集院忠真,最終只有島津豐久(島津家久之子)、山田有榮及長壽院盛淳等少數家臣加入,組成一支合共只有一千五百人的軍隊。九月十五日決戰當日,島津惟新因不滿石田三成屢次拒絕自己建議,拒絕投入戰線及援助陷於劣勢的石田三成。隨著小早川秀秋的叛變,西軍敗局已定,正當島津惟新欲撤退之時,後方已被石田三成、宇喜多秀家等逃亡的敗兵堵住。島津惟新在沒有退路下打算殺入德川家康本陣壯烈犧牲,但遭島津豐久阻止,並提出在敵方正面突破撤退這一大膽的主張,島津惟新決定冒險一試,這就是後人所稱的「島津的撤退口」。結果島津惟新雖然成功正面突破後撤退,但是卻傷亡慘重,島津豐久、長壽院盛淳等先後在撤退中戰死,不過卻換來世人對島津惟新的正面評價。島津惟新在撤退途中使用捨命戰術(捨て奸)使追擊軍受創,本多忠勝的戰馬被擊斃,松平忠吉及井伊直政受重傷。最終島津惟新與餘下的八十多名士兵突圍成功,逃到大[土反]接走島津惟新及島津忠恒的夫人後與立花統虎一起逃回九州。

關原之戰爆發之時,黑田如水以東軍名義興兵席捲九州,除島津忠恒外平定所有西軍在九州的勢力。黑田如水正聯合九州東軍勢力進攻島津忠恒之際,島津龍伯於十一月四日派遣本多親貞上洛與德川家康會面,代表島津義久、島津忠恒父子向其謝罪。並聲稱島津惟新加入西軍全是其一人所作的決定,與島津氏主家無關,獲德川家康接納,避免黑田如水藉此攻入薩摩。戰後島津忠恒與德川家康進行一年多的談判,採用軟硬兼施之策。先是透過井伊直政及本多正信等德川家康身邊的近臣向其請罪,同時採取強硬態度,有傳言德川家康將會征伐薩摩,島津忠恒、島津義久及島津惟新在翌年八月七日制定軍制防備德川家康出兵。德川家康對待島津氏的態度本來很好,基於各方的考慮,於八月二十四日透過山口直友及本多正信等向島津忠恒及島津義久索取誓書以示忠誠。最後慶長七年(1602年)三月二十七日島津忠恒及島津義久把誓書交給本多正信,四月十一日德川家康宣佈島津忠恒所領安堵,不對島津忠恒作處分。島津忠恒為了向德川家康答謝,在八月一日連同伊集院忠真上洛,卻在八月十七日於日向的野尻誅殺伊集院忠真一族,理由是雙方之間的疏離及伊集院忠真支持島津忠仍繼任家督,威脅島津忠恒的地位。十二月二十八日島津忠恒在伏見城拜見德川家康,獲德川家康正式承認為島津氏的家督,島津氏渡過了一次危機。

自此島津忠恒與德川家康作緊密交往,翌年九月,島津忠恒派遣比志島國貞到伏見祝賀德川家康成為征夷大將軍。慶長十一年(1606年)六月十六日,德川家康把偏諱賜予島津忠恒,島津忠恒改名為島津家久(與島津龍伯四弟同名),並同意島津忠恒侵佔琉球。慶長十四年(1609年)四月十四日,島津忠恒家臣樺山久高攻陷琉球首都首里城,島津忠恒吞併琉球。七月七日,德川家康賞賜島津忠恒琉球一地,琉球自此成為島津氏領地。翌年島津家久暗殺島津龍伯家老平田增宗,阻止其擁立島津忠仍之子島津久章謀反。隨著島津龍伯於慶長十六年(1611年)正月二十一日逝世,島津忠恒的地位亦得到鞏固,可以著手進行改革,同年十月實行慶長內檢(檢地)及建立知行制度以統御內部。不過起初卻不順利,不少家臣對此頗為反感,導致慶長十九年(1614年)十月的大[土反]之陣時,島津忠恒因家臣們拒絕派兵而沒法籌備軍隊出征,變成不戰的立場令島津忠恒丟臉。因此更引起島津忠恒將會謀反的流言,德川幕府對此不滿,命令豐前小倉的細川忠興監視島津忠恒。

島津忠恒為了顯示對德川幕府的忠誠及修補關係,儘管受到國內財政困難的困擾,卻率先支持參勤交替制度,於寬永元年(1624年)與妻子前往江戶居住。寬永七年(1630年)更在江戶的櫻田藩邸接待大御所德川秀忠及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寬永九年(1632年)實行寬永內檢,知行制度大致確立。寬永十四年(1637年)的島原之亂,島津忠恒派遣接近一萬大軍出征,顯然內部問題已獲得解決。島津忠恒同時亦注重領內的發展,修築鹿兒島城(鶴丸城),整頓城下町及港口等與民生相關措施,亦重視學問。島津氏在江戶時代成為勢力僅次於前田氏的外樣大名,一直保持到幕末,與長州藩成為倒幕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