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關原之戰前史

一、秀吉之死

天正十八年(公元1590年)豐臣秀吉終於統一天下,成為日本史上首次名義上統一局面,各地大名紛紛向豐臣秀吉稱臣。豐臣秀吉接著因領地不足以封賞等問題對朝鮮發動文祿˙慶長之役。此役不單令豐臣秀吉入侵朝鮮未能如願,而且更埋下爆發關原之戰的遠因。豐臣政權的內部中,早已分成以石田三成等人為主的文吏派與福島正則等人為主的武斷派兩派。兩派之間早已不和,經過文祿˙慶長之役,因文吏派的小西行長與武斷派的加藤清正之間爭功問題引發石田三成偏坦文吏派而加害武斷派一事令兩派之間勢力水火。加上在兩派的背後早已獲得豐臣秀吉妻妾的支持(正室寧寧「北政所」支持武斷派;側室淀君支持文吏派),豐臣政權的內部形成一個龐大的火藥庫。

 

傳說中的淀君畫像(奈良縣立美術館藏)
 

 

豐臣秀吉晚年雖然不是沒察覺德川家康的野心,但是行將就木的他,已失去昔日一統天下的霸氣,加上德川家康在其面前表現恭順小心,找不到任何削弱其勢力的藉口。故此為了鞏固豐臣政權,在政治方面,除了早已設立的五奉行——淺野長政、前田玄以、石田三成、長束正家及增田長盛負責執行政務外,另以五大老——德川家康、前田利家、宇喜多秀家、毛利輝元及小早川隆景(小早川隆景死後由上杉景勝補上)負責商討決策。同時另立三中老(堀尾吉晴、生駒親正、中村一氏)負責協調兩者之間的角色,共同掌管豐臣政權,維持豐臣氏長久統治及鉗制德川家康等野心家。

德川家康畫像(臨濟寺藏)
 

慶長三年(公元1598年)夏,豐臣秀吉一病不起,臥病在床的他,除了要求五奉行與五大老之間交換誓書,擁戴豐臣秀賴之外,更以其子豐臣秀賴與德川家康的孫女(千姬)訂婚,欲藉姻親關係令德川家康為豐臣氏盡忠。八月十八日,太閣豐臣秀吉終於在京都的伏見城逝世,享年 63 歲,由年僅 6歲的兒子豐臣秀賴繼承家督一職。一代英雄殞落的最大得益者不是其兒子豐臣秀賴,而是豐臣政權下五大老之首德川家康。德川家康終於可以擺脫對豐臣秀吉的屈辱,此刻正是爭取成為天下霸者的好時機,不能再像上次與豐臣秀吉爭雄時忍受失敗者的屈辱,於是他模枋豐臣秀吉篡奪織田氏天下般將天下掌握在自己手中……唯一可阻止他危害豐臣政權的就只有豐臣秀吉的摯友前田利家而已。

二、利家之死

 

德川家康在豐臣秀吉死後漸漸專橫起來,首先無視豐臣秀吉「諸大名不能私婚」遺命,與諸大名通婚。德川家康的第六子松平忠輝娶伊達政宗之女(五郎八姬)為妻;以其同母異父弟松平康元之女為養女嫁予福島正則養子福島正之;以外曾孫小笠原秀政之女為養女許配蜂須賀家政的世子蜂須賀至鎮;又以堂弟水野忠重之女與加藤清正通婚。另一方面,不滿德川家康欲像豐臣秀吉般取代織田信長的天下者大不乏人。五大老與五奉行曾於九月三日發誓擁戴豐臣秀賴,但是德川家康違反「諸大名不能私婚」遺命引起其餘四大老及五奉行的恐懼與不滿。特別是豐臣政權下五奉行之一石田三成,對於德川家康的做法非常不滿。

石田三成畫像(石田多加幸氏藏)
 

石田三成深知唯一可對抗德川家康的就只有前田利家,遂聯合其餘四大老、五奉行及三中老在大[土反]城開會,商討對付德川家康。結果在慶長四年(公元1599 年)元月十九日派遣三中老質問德川家康,但是德川家康的答覆是「一時忘記了」(一時の失念であった),沒有認錯及道歉。由於在九日前(元月十日)前田利家以「 後見役 」(保傅)的身份將豐臣秀賴由伏見城移往大[土反]城,德川家康這樣的答覆無疑為大[土反]與伏見之間的關係變得緊張,大有一觸即發的戰爭危機。在這時機可說是對石田三成很有利的,大可藉前田利家之手將德川家康剷除出豐臣政權核心之外。但是德川家康深感自己在豐臣政權內有被孤立的危險,遂在二月二日與前田利家交換誓書,前田利家一直與德川家康的關係不差,自然樂於見到和氣收場的局面,使得大[土反] 與伏見之間的緊張關係一掃而空,自然令石田三成等反德川家康勢力失望。

細川忠興一向與前田利家及德川家康的關係良好,遂為兩者的和事佬,促成兩者在二月廿九日在伏見會面消除芥蒂。這次會面相當成功,成功消除兩者間的芥蒂。但是當時前田利家抱恙出席,會面結束回到大[土反]後更一病不起。德川家康在三月十一日親自到大[土反]訪問病重的前田利家,但是上天好像在捨棄豐臣氏似的,在石田三成眼中唯一可阻止德川家康危害豐臣政權的前田利家終在閏三月三日隨其摯友豐臣秀吉而去,享年 62 歲。前田利家之死除了令德川家康掃除障礙,繼續其奪取天下的野心外,還為石田三成帶來意想不到的危機……

三、三成被襲

前田利家之死頓時令石田三成等反德川家康勢力失去一座大靠山,石田三成更因此遇上意想不到的危機。前田利家生前人緣甚佳,武斷派的武將也因此看在前田利家份上對文吏派的石田三成暫時不予追究,但是前田利家之死頓時令武斷派的武將對石田三成的不滿爆發出來。他們不滿石田三成毫無戰功,只靠在豐臣政權內部處理政務,便在戰場上為豐臣秀吉出生入死的他們之上,掌握豐臣氏核心政權。在豐臣秀吉晚年石田三成更得到寵信,其本身自視甚高的個性早已引起武斷派的武將不滿。加上在文祿˙慶長之役期間石田三成對諸將的軍功評價有所偏坦,藉軍監福原長堯、垣見一直及熊谷直盛(三人為文吏派)之手漠視武斷派的功勞,將功勞集中在小西行長等文吏派官員身上。加藤清正等武斷派對此有所微言,但石田三成卻藉此向豐臣秀吉進纔令加藤清正回國受處分。自此石田三成與加藤清正等武斷派勢不兩立,影響日後的關原之戰。

當前田利家的死訊傳出後,武斷派之中的加藤清正、福島正則、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加藤嘉明、池田輝政及淺野幸長(依《關原始末記》所記載)七人於前田利家死亡當晚襲擊石田三成在大[土反]的屋邸,打算殺死石田三成,而石田三成剛巧到前田利家的屋邸弔問而逃過一劫。加藤清正等七人仍不死心,打算到前田利家的屋邸追殺石田三成,但是佐竹義宣聞訊率兵保護石田三成離開大[土反]。石田三成離開大[土反]後算定德川家康不會殺他,故投奔伏見找他所憎恨的德川家康尋求庇護。他這兵行險著最終成功了,德川家康知道若果石田三成此刻死去只會令豐臣氏內部更團結,有礙其取代豐臣氏的計劃。所以德川家康收留石田三成,拒絕武斷派七將交出石田三成的要求,而石田三成也因此避過一劫。

雖然石田三成避過一劫,但是為了平息武斷派的怒氣,石田三成被逼辭去五奉行一職,回到近江的佐和山城隱居。這樣一來,豐臣政權內部無人敢與德川家康對抗。三月十三日德川家康搬入伏見城的西之丸,這代表著德川家康在豐臣政權內部的地位得以進一步提升。同時,五大老的其餘四人宇喜多秀家、毛利輝元、上杉景勝及前田利長(前田利家之子)都先後回國,無形中令豐臣政權變為德川家康統治的局面。

四、利長屈服

自此之後,德川家康逐步實行其取代豐臣氏的計劃。他採取高壓懷柔之策,一方面與毛利輝元及島津義弘交換誓書,藉此安撫他們;另一方面卻透過強硬手段逼令諸大名屈服,他首先要對付的,就是坐擁八十一萬石,與諸親豐臣氏大名有親密關係的前田利家之子──前田利長。

九月七日,德川家康以重陽節為豐臣秀賴祝詞為名進入大[土反],增田長盛與長束正家向德川家康告密。以前田利長為首,淺野長政、大野治長及土方雄久策劃一個名為「幻之家康暗殺計劃」的行動,計劃在德川家康進入大[土反]城時將其刺殺。德川家康聞訊後大為緊張,於九月二十八日從伏見派兵,乘勢進入大[土反]城,居於西之丸。雖然沒有証據顯示前田利長等人策動「幻之家康暗殺計劃」,但是這給予德川家康一個藉口,藉此處分有關人仕,並建立威信。十月二日德川家康發表有關對「幻之家康暗殺計劃」涉及人仕的處分,淺野長政被逼在自己領地甲斐的府中隱居;大野治長及土方雄久分別被結城秀康及佐竹義宣所拘禁。經此一事,豐臣政權只剩下三奉行,而淀君的側近也因此被排斥,德川家康的計劃又成功了一步。十月三日,德川家康召集在大[土反]城的諸將到西之丸,以「前田利長有叛意」(前田利長に叛意あり)之名,任命丹羽長重為先鋒,組織前田討伐軍討伐「幻之家康暗殺計劃」的涉嫌主謀前田利長。(有一說法「幻之家康暗殺計劃」其實是反德川家康派所為,藉此將前田利長及淺野長政拉下水,逼使他們加入反德川家康派。)

前田利長萬沒料到自己竟成為被討伐的對象,當前只有向德川家康屈服。以其家老橫山長知為使者前往大[土反] 城向德川家康解釋,加上細川忠興為其奔走調停。結果以前田利長之母芳春院為人質前往江戶作為條件平息風波,「幻之家康暗殺計劃」相關事件正式告一段落。前田利長正式向德川家康屈服。慶長五年(公元1600年)正月,諸大名到大[土反]城本丸向豐臣秀賴祝賀,同時亦到西之丸向德川家康祝賀。這情景好比十八年前(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的清洲會議,織田氏諸將向抱著織田氏當主(織田秀信)的豐臣秀吉行君臣之禮一樣,德川家康向世人顯示自己才是天下的真正主人。十八年前豐臣秀吉擁著故主織田信長的孫子宣示權威,想不到十八年後豐臣秀吉的兒子會被其宿敵德川家康擁著宣示權威 ,實在很諷刺。 德川家康接著要對付的大名是有「戰國最強軍神」稱號,「越後之龍」上杉謙信的後人──上杉景勝……

上杉景勝畫像(上杉神社藏)
 

五、征伐會津

德川家康繼續採取其高壓懷柔之策,一方面於正月九日增封島津義弘薩摩五萬石、二月時增封堀尾吉晴越中五萬石和細川忠興豐後的杵築五萬石,以拉攏他們;另一方面卻出兵討伐五大老之一,會津的上杉景勝。

早於慶長四年(公元1599年)十一月廿日,戶澤政盛向德川家康告密有關上杉景勝回國後有修築諸城、舖橋築路、調到軍備、徵召浪人的行動。同時,堀秀治(堀秀政之子)自替代上杉景勝統治越後之後,一直受到當地一揆的騷擾。後經查証發覺受前領主上杉景勝所煽動,不忿的堀秀治派出大量密探到會津調查,並以「上杉景勝有叛意」(上杉景勝に叛意あり)向德川家康申訴。

德川家康暫且按兵不動,但是在慶長五年(公元1600年)三月十三日卻發生了「藤田信吉出走事件」,上杉景勝家臣藤田信吉從會津逃亡到江戶城向德川秀忠(德川家康三子)告狀說上杉景勝有異心。這次德川家康有確實的証據,於是在四月一日以僧侶豐光寺承兌為使者,寫下八條的彈劾狀予上杉景勝,質問其回國後的種種行動,要求交出誓書及上洛解釋清楚。

上杉景勝的脾性跟前田利長相比可堀強多了,不肯輕易向德川家康屈服。四月十三日上杉景勝接信後,交由其家臣直江兼續回信。翌日,上杉景勝家臣直江兼續回信予德川家康,逐條反駁力斥所有指控,而這封信就是天下聞名的「直江狀」。直江兼續指出,上杉景勝不應交出這種毫無約束的詔書,對於上洛一事認為無此必要。德川家康以對付前田利長的手法對付上杉景勝是沒用的,皆因上杉景勝不是那些投機倒把的大名,暗示不賣德川家康的帳。同時大力澄清上杉景勝造反是無稽之談,德川家康不但不應聽信讒言,相反更應處分進讒的人仕等等,在信末更向德川家康父子作出挑釁,聲言不怕德川家康父子來犯。當德川家康在五月三日收到直江兼續這封「直江狀」後大為憤怒,「直江狀」無異是對德川家康的不滿而作出挑釁,德川家康亦因此找到藉口命令全國大名出兵,決定討伐會津的上杉景勝宣示權威。

直江兼續畫像(米澤信用金庫藏)

 

六、引蛇出洞

德川家康被「直江狀」所激怒,決意征伐上杉景勝。出征會津並不像上次討伐前田氏那樣可以透過外交手段完滿結束,征伐上杉景勝可說是豐臣秀吉死後首次的軍事行動。三奉行與三中老雖曾聯名力諫德川家康不要出征會津,可是德川家康充耳不聞,無視他們的諫言。六月二日德川家康命令關東諸將整頓軍備討伐上杉景勝。六月六日德川家康在大[土反]城集合諸將,進行討伐上杉景勝的軍事會議。經過兩日的會議,決定發動上杉包圍網。上杉景勝的會津一共有五個出入口,決定派兵由該五處出入口入侵。最上義光入侵米澤口;前田利長、堀秀治、村上義明等進攻津川口;伊達政宗則入侵信夫口;佐竹義宣則進攻仙道口;德川家康、德川秀忠及其他大名負責入侵白川口。同時,德川家康高舉義戰之旗,以上杉景勝拒絕服從豐臣秀賴命令上洛,德川家康奉命率兵討平上杉景勝。使德川家康與上杉景勝之間的私戰變得合理化,上杉景勝在豐臣政權下被當為亂臣賊子。正因如此,六月八日朝廷派出使者慰勞德川家康的出征。六月十五日豐臣秀賴在大[土反]城西之丸與德川家康會面,贈送黃金二萬兩(一萬枚)及米二萬石作為支持平定上杉景勝。

另一方面,上杉景勝亦不是沒有行動。六月十日,上杉景勝發信予仙道口諸大名求援,決意抵抗德川家康的進攻。同時,亦私下與佐竹義宣建立同盟,一有機會就夾擊德川家康。德川家康佈置妥當後,於六月十六日由大[土反]城出發進入伏見城。他命令其子結城秀康跟他一起出征會津,代之成為伏見城守將是自幼追隨於他的鳥居元忠。德川家康與鳥居元忠二人好像有預感今生不能再見似的寒喧一番後,接著於六月十八日德川家康在伏見城出發,前往會津討伐上杉景勝。但是這時的德川家康就如同當年豐臣秀吉出征小田原似的一樣,與其說是出征,倒不如說是遊玩更來的確切。六月廿日德川家康到達伊勢四日市,由海路進入三河;廿二日到達三河吉田城,獲城主池田輝政的接待;廿三日到達遠江濱松城,獲城主堀尾忠氏的接待;廿四日到達駿河島田;廿五日到達駿河沼津;廿九日到達鎌倉並參拜鶴岡八幡宮,祈求作戰勝利,直到七月二日德川秀忠到品川出來迎接德川家康入江戶城。由伏見到江戶足足花了整整十六天的時間,德川家康在途經東海道時更以鷹狩為樂,完全不像是出征會津的樣子。其實德川家康深知要透過戰爭才可取代豐臣氏成為天下霸者,出征會津其實只是一個幌子,目的就是要藉德川家康離開大[土反]城時,引出不服德川家康取代豐臣氏成為天下霸者的人。所以這時的德川家康雖出征會津,但是故意放慢行軍速度,在其心中早已將目標放在最憎恨德川家康的石田三成身上,靜待石田三成起兵…………

★以上日文原文均引用自學習研究社《歷史群像シリーズ【戰國】セレクシヨン 決戰 關ヶ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