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關原之戰之三成舉兵

一、吉繼之義

石田三成一向不滿德川家康,認為德川家康是危害豐臣政權的危險人物。原本石田三成有一定的優勢,亦曾成功孤立德川家康。但是在前田利家死後情況急轉直下,德川家康在三成被襲事件中為了平息武斷派的怨氣,成功將石田三成踢出豐臣政權的權力核心之外。石田三成被逼隱居後,德川家康更毫無顧忌去實行其取代豐臣氏成為天下霸者的計劃。石田三成不甘心自己的權力被德川家康所奪,故以為了報答豐臣秀吉的大恩之名準備起兵。雖然如此,但以他本身二十萬石的實力難與坐擁二百五十萬石的德川家康爭一日之長短。所以他需要尋找盟友的支持,他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其摯友,被豐臣秀吉譽為「好比統率一百萬大軍的大將」(一○○萬の軍の軍配をあずけてみたい)的智將──大谷吉繼……(有一說法是石田三成早與上杉景勝合謀起兵,分別東西夾擊德川家康,但是這個說法其實是沒有証據支持的。)

大谷吉繼畫像(石田多加幸氏藏)
 

大谷吉繼早有智將之譽,可惜後來受到癩病影響仕途,故當時只是越前的敦賀城主,石高只有五萬石。自豐臣秀吉死後就親近德川家康,他聽從德川家康命令出發前往會津集合討伐上杉景勝。慶長五年(公元1600年)七月二日,由敦賀出發的大谷吉繼到達美濃的垂井,收到其好友石田三成的信件要求前往石田三成主城──近江的佐和山城一聚。大谷吉繼在同行的石田重家(石田三成長子)的遊說下前往佐和山城。石田三成親自迎接大谷吉繼入城,直接向大谷吉繼說明打倒德川家康的意願,力勸他支持自己起兵打倒德川家康的決定。但是大谷吉繼卻不為所動,他深知天下大勢早已傾向德川家康,石田三成這時起兵對抗德川家康可說是無謀之舉。所以在石田三成的再三勸誘下,仍拒絕石田三成之議,在七月七日回到美濃的垂井。

大谷吉繼回到美濃的垂井後,垂井城主平塚為廣加入遊說大谷吉繼行列。而大谷吉繼亦正為此事而煩惱,一方面是多年的好友;另一方面是天下的霸者,究竟應如何決擇呢?當時的大谷吉繼受到癩病的困擾已病入膏肓,視力差不多盡失及舉步艱難。自知死期不遠的他,有感石田三成多年來對他的情義並沒有因患病而疏遠時,便下定決心為石田三成盡力一戰,終於再度前往佐和山城並答應其起兵的要求,時為慶長五年(公元1600年)七月十一日。

二、三成起兵

石田三成在拉攏大谷吉繼的同時,亦分別拉攏毛利氏的外交僧侶安國寺惠瓊及三奉行之一的增田長盛。安國寺惠瓊在毛利氏內部有一定的地位,容易拉攏五大老之一的毛利輝元加入起兵行列;增田長盛為三奉行之一,有他加入可令其餘兩位奉行也相應加入。結果兩位也分別答應,無疑令石田三成舉兵增強了籌碼。七月十二日,石田三成、大谷吉繼、安國寺惠瓊及增田長盛四人在佐和山城召開首次會議,商討打倒德川家康的計劃。(由此開始德川家康方稱為東軍;石田三成方稱為西軍)會議決定:一、推舉毛利輝元為西軍總大將;二、派遣石田正澄(石田三成之兄)到近江的愛知川設立關卡,以阻止西國諸將參加會津征伐;三、拉攏美濃的岐阜城主織田秀信(織田信長的長孫)加入,並當豐臣秀賴的後援;四、禁止跟隨德川家康出征會津的諸大名妻兒回國,以作為人質。會議結束後安國寺惠瓊回去大[土反],準備迎請毛利輝元入大[土反]城。石田正澄在愛知川設下關卡,阻止西國諸將參加征伐會津立即取得成果。鍋島勝茂(鍋島直茂之子)、前田茂勝(前田玄以之子)、[月劦][土反]安元([月劦][土反]安治次子)、 長宗我部盛親等因此加入西軍。但是另一方面,增田長盛卻寫信予德川家康家臣永井直勝向其告密石田三成的起兵計劃,表面附和石田三成,內裏卻暗通德川家康。

不過石田三成的計劃在第二天便遇到阻滯,七月十三日,石田三成策劃的強逼出征會津諸大名家屬進入大 [土反]城作為人質的「人質徵集作戰」便以失敗告終。加藤清正之妻、黑田如水(官兵衛)及黑田長政父子之妻、水谷勝俊之子和池田輝政家眷等等逃脫,細川 Gratia(細川忠興之妻,原名為明智玉子)不從,欲自殺,但本身是基督徒的她為教義所不容。故在大[土反] 城自邸借家臣小笠原少齋之手殺死自己,然後放火燒毀自宅以示其寧死不從的決心。石田三成看到細川Gratia的激烈舉動後,被逼中止「人質徵集作戰」。另一方面,拉攏織田秀信加入西軍卻取得成果,以美濃、尾張兩國作為條件令織田秀信加入西軍,確保岐阜城落入西軍手中。

細川Gratia石像(玉造教會)
 

至於安國寺惠瓊亦私下趁其政敵吉川廣家於七月六日由出雲的富田城出發參加征伐會津期間,向毛利輝元遊說舉兵一事並獲他的答應。吉川廣家於七月十四日到達大[土反]城後才發覺安國寺惠瓊的舉動,當晚就毛利輝元加入西軍的問題與安國寺惠瓊發生激烈爭論。毛利氏內部早已分為吉川廣家及安國寺惠瓊兩派,吉川廣家親德川家康;安國寺惠瓊卻親石田三成,致使兩派裂痕加深。吉川廣家想阻止毛利輝元加入西軍已經太遲了,七月十五日毛利輝元由安藝的廣島城出發前往大[土反],翌日進入大[土反]城。吉川廣家深感安國寺惠瓊的私自行動會危害毛利氏的安全,故此暗地裏向德川家康家臣 [木神]原康政送信解釋石田三成舉兵與毛利輝元無關。從此吉川廣家為保全毛利氏,透過黑田長政與德川家康聯絡。

吉川廣家畫像(吉川史料館藏)
 

石田三成的計劃已經初步完成,連身處京都的宇喜多秀家也答應奉毛利輝元為主帥加入西軍。七月十七日石田三成透過三奉行前田玄以、增田長盛及長束正家三人聯名向諸大名發出對德川家康彈劾的檄文,並列舉德川家康十三條罪狀的「內府違反條文」,正式舉兵並向德川家康宣戰。彈劾的檄文內容如下:

「急度申し入れ候。今度景勝發向の儀、內府公上卷の誓紙並びに太閤樣御置目に背き、秀賴樣見捨てられ出馬候間、各申し斷じ鉾楯に及び候。內府公御違いの條々別紙に相見え候。此旨尤もと思し召し、太閤樣の御恩賞相忘れられず候はば、秀賴樣へ御忠節有るべく候」

五奉行連署狀(大阪城天守閣藏)
 

毛利輝元亦同時搬入大[土反]城西丸,為了名正言順地出兵討伐德川家康,更擁載豐臣秀賴為西軍主將,正式向德川家康宣戰。(毛利輝元雖然是西軍名義上的總大將,但是主導權則落在石田三成手上,說石田三成才是西軍實質上的總大將亦不為過。)石田三成決意起兵反抗德川家康,終於在慶長五年(公元1600年)七月十七日爆發了自應仁之亂以來日本史上最大規模的內戰……

毛利輝元畫像(毛利博物館藏)
 

三、進攻伏見

西軍發出對德川家康彈劾的檄文後,不少大名到達大 [土反]並加入西軍。除了之前的毛利輝元、宇喜多秀家、鍋島勝茂、前田茂勝、[月劦][土反]安治父子及長宗我部盛親之外,還增加立花宗茂、小西行長、秋月種長、伊東祐兵、相良賴房、小早川秀秋、島津義弘等等,西軍總兵力達 95000人。雖然如此,但是其內部並不團結。諸大名加入西軍的理由不一,有的為了野心,如毛利輝元;有的為了向豐臣氏報恩,如立花宗茂;有的被逼加入西軍,如鍋島勝茂;在此之中,以小早川秀秋及島津義弘加入西軍最無奈。

起兵翌日(七月十八日)西軍即在大[土反]城召開西軍首次的軍事會議,定下初步作戰計劃。首先,攻擊東軍在近畿的據點,分別是鳥居元忠所守山城的伏見城及細川幽齋(藤孝)丹後的田邊城。攻陷伏見後,宇喜多秀家、毛利秀元(毛利輝元的養子)、吉川廣家、長束正家、長宗我部盛親、安國寺惠瓊等入侵伊勢,攻打屬於東軍的安濃津城、松[土反]城等等。石田三成則坐鎮佐和山城,而大谷吉繼負責壓制北陸地區的東軍勢力,然後向美濃尾張方向進軍。同時,毛利輝元與增田長盛在大[土反]城輔助豐臣秀賴。當德川家康西上時,毛利輝元陪同豐臣秀賴親臨前線指揮全軍。石田三成預料德川家康會率兵西上,故初步構思在尾張三河兩國的邊界設立防御線與東軍決戰,將東軍消滅。這構思分別記載於石田三成寫給佐竹義重及真田昌幸的書信之中。

西軍首次的軍事會議在當日結束,西軍立即展開其訂下的軍事行動。小野木公鄉(重勝)率領丹波及但馬兩國的諸將前往進攻細川幽齋的田邊城。同時細川幽齋察覺情況不妙,焚燒丹後的宮津等諸城,集中兵力防守田邊城。而毛利輝元立即要求伏見城守將鳥居元忠開城投降,但被鳥居元忠所拒。早在石田三成起兵之時,小早川秀秋及島津義弘曾表示加入東軍,並要求鳥居元忠開城予他們協助防守伏見城,亦遭其拒絕。小早川秀秋及島津義弘只好無奈加入西軍。西軍眼看無法說服鳥居元忠開城,於是宇喜多秀家、小早川秀秋、毛利秀元及島津義弘等人在七月十九日向德川氏守將鳥居元忠所守的伏見城進行圍攻,正式開啟戰端……

四、父子決裂

另一方面,德川家康自七月二日進入江戶城後,在七月七日召集跟隨其東征的諸將到江戶城,宣佈以德川秀忠為前軍,[木神]原康政為先鋒,並定下出發征討會津的日期為同月二十一日。同時命令仙北、秋田、由利諸大名出兵,在最上義光的指揮下由米澤口討伐上杉景勝。翌日[木神]原康政以德川氏先鋒身份由江戶城出發前往會津。七月十九日德川秀忠率領前軍共 37500人由江戶城出發前往會津。同日德川家康收到增田長盛的告密信獲悉石田三成起兵一事。

在石田三成起兵期間,諸大名正為加入那方而煩惱時,發生一宗悲劇。七月十九日堀尾吉晴在三河的池鯉鮒召開宴會招待朋友時,期間加賀井秀望及水野忠重就加入那方的問題發生激烈爭執,水野忠重更因此被加賀井秀望所刺殺,享年60歲。加賀井秀望連前來阻止的堀尾吉晴也斬傷,最後加賀井秀望被堀尾吉晴的士兵所殺,享年不詳。可見石田三成的起兵為諸大名造成很大的影響。

七月二十日小野木公鄉包圍細川幽齋的田邊城,雙方爆發鎗戰。同時在關東方面,被豐臣秀吉評為「內外不一的牆頭草」(表裏比興の者)的智將真田昌幸及其子真田幸村到達下野的犬伏,收到石田三成的密信。翌日(七月廿一日)真田昌幸更收到長束正家等對德川家康彈劾的檄文。真田昌幸正如全國的諸大名一樣,為加入那方而煩惱,故召集同在犬伏的長子真田信幸與真田幸村相談今後去向,他們以其妻子娘家屬於那方而支持加入那軍。結果真田信幸(其妻小松姬為德川家康家臣本多忠勝之女)加入東軍;真田昌幸(其妻寒松院娘家與石田三成有姻親關係)及其子真田幸村(其妻安岐姬為大谷吉繼之女)加入西軍。不過真田昌幸加入西軍的更重要理由是西軍能滿足其領土擴張之慾,西軍答應將信濃的深志、川中島、小諸以及甲斐一地作為其加入的報酬。即使如此,真田昌幸為了保存真田氏一族,亦不得不與其子兵戎相見。真田昌幸與真田幸村立即率兵回信濃的上田城防備東軍,而真田信幸則繼續率兵追德川秀忠遠征。德川家康有感真田信幸背棄其父加入東軍,遂在七月廿四日發出褒獎狀予真田信幸,更在三日後跟他約定以其父舊領作為其獎賞。

 

真田信幸畫像(原昌義氏藏)

 

家康答應信幸以其父舊領作為獎賞的信件(真田寶物館藏)

五、小山會議

說回東軍方面,德川家康按照原定計劃於七月廿一日率領後軍共 31800人由江戶城出發前往會津。至於德川秀忠則到達下總的古河。七月廿四日德川家康到達下野的小山陣地,德川秀忠的前軍更到達下野的宇都宮。同時鳥居元忠派遣急使到達小山,告知西軍舉兵並攻打伏見城。德川家康聞訊後認為時機成熟,計劃打倒石田三成,清除成為天下霸者的障礙。他本身以豐臣氏之名率兵征討會津,將私戰變為為豐臣氏義戰,而隨他東來的諸大名大多受過豐臣氏恩澤。

現今德川家康被擁著豐臣秀賴的石田三成說為反賊,那些大名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而動搖。德川家康要成為天下霸者,就要獲得他們的支持,所以德川家康以「保衛豐臣氏,除去石田三成等奸臣」(豐臣家のために、三成らの奸臣を除く)之名討伐石田三成。德川家康首先與黑田長政及德永壽昌商討討伐石田三成的行動,他們知道在東征的諸大名之中,以福島正則的名氣最大,影響力亦最深。故此德川家康命令黑田長政及德永壽昌遊說福島正則加入打倒石田三成行列。福島正則一向憎恨石田三成,而且德川家康保証維護豐臣秀賴,故此福島正則一口答應加入打倒石田三成行列。

接著德川家康於七月二十五日將石田三成起兵一事告知隨軍東征的諸大名,並聲言石田三成扣留他們的妻兒作為人質,如欲加入西軍儘管前往而決不阻止。諸將立即受到石田三成起兵所動搖,正當他們議論紛紛時,福島正則大罵其宿敵石田三成為奸佞之臣,並聲言不惜捨棄妻兒,協助德川家康誅除石田三成。福島正則的表態對於諸將很有影響力,諸將大多屬於武斷派,並早已因文祿‧慶長之役憎恨石田三成入骨,加上石田三成藉他們的妻兒要脅他們加入西軍陣營,更引起他們反感。聽罷福島正則的表態後,池田輝政、黑田長政、淺野幸長、細川忠興等深受豐臣氏大恩的諸將紛紛附和福島正則而加入東軍,在座諸將一致決定支持德川家康。德川家康立即在小山召開會議商討其後行動,是為小山評定。德川家康現有三條路可走,一、率兵西上對付石田三成;二、繼續進攻會津;三、撤退到江戶作防御工程,最後全體一致決定先討伐石田三成。山內一豐更率先讓出主城──遠江的掛川城予德川家康,東海道諸大名紛紛響應山內一豐的行動,使東軍確保尾張的清洲城以東的據點。

 

福島正則畫像(高井寺藏)
 

為了確保東軍諸城避免落入西軍手中,福島正則及池田輝政等東軍諸將在七月廿六日由小山出發,前往福島正則的居城──清洲城集合。另邊廂石田三成眼看伏見城久攻不下,於七月廿九日從佐和山城出發到達伏見,西軍士氣為之一振。西軍終在兩日後攻陷伏見城,鳥居元忠兵敗自殺,而協助鳥居元忠守城的松平家忠亦戰死。鳥居元忠享年62歲,而松平家忠則享年46歲……

六、雙方部署

踏入八月,東西兩軍在全國的勢力大致確定。在東北方面,以最上義光及伊達政宗為主的東軍佔優,東北大名多附東軍,上杉景勝等西軍則被東軍勢力所包圍;在關東地區,由於是東軍總大將德川家康的大本營,所以除了佐竹義宣是屬於西軍之外,其餘大名不是中立便是屬於東軍;在東海道及甲信越地區亦是東軍天下,只有真田昌幸是屬於西軍;在北陸地區表面上以大谷吉繼及丹羽長重等西軍佔優,前田利長等東軍雖處劣勢,但是以兵力而論東軍卻比西軍強,前田利長亦準備攻擊西軍的據點;在近畿方面,除了伊賀和丹後兩地是屬於東軍勢力及伊勢地區雙方平分秋色外,其餘全是西軍天下,西軍亦積極侵略東軍在近畿的據點;在中國地區,由於是西軍總大將毛利輝元的大本營,所以除了少數大名是屬於東軍之外,其餘大名不是中立便是屬於西軍;在四國方面,雙方勢力相當;在九州地區,諸大名多採中立態度,東西軍實力不分高下。

西軍攻陷伏見城後,繼續實行其原定計劃。在美濃方面,織田秀信在八月一日向剛叛變至西軍的遠藤胤直發出激勵狀及送上鐵炮三十挺與彈藥作為支援,西軍在美濃地區取得一定的優勢。在東北方面,德川家康轉攻為守,令上杉景勝的壓力稍為舒緩,八月二日上杉景勝的軍隊向越後進攻,獲當地的上杉氏舊臣響應爆發暴動支持上杉景勝。在北陸方面,大谷吉繼於八月四日由越前的敦賀城出發,支援青木一矩對抗南下的前田利長。在伊勢方面,八月五日毛利秀元、鍋島勝茂等率兵 30000進入伊勢。至於石田三成,他於八月五日派遣使者到福島正則的清洲城要求開城投降,遭清洲城守將大崎玄蕃拒絕,使得他的吞併尾張計劃受挫,按照原定計劃在尾張三河之間建立防御線將德川家康消滅的機會不大。石田三成知道德川家康是野戰能手,但攻城戰非其所長,所以石田三成決定在美濃國內建立第二條的防御線。八月九日石田三成離開佐和山城,在翌日說服美濃的大垣城城主伊藤盛正開城,於是石田三成進入大垣城。石田三成決定由大垣城至岐阜城這兩座堅城之間建立防御線,以防御東軍來犯,由進入伊勢的西軍從後夾擊進攻防御線的東軍。

跟西軍積極的軍事行動相比,東軍方面卻採取積極的外交行動。八月二日德川家康在小山的陣地派出密使前往白石城,與伊達政宗互通書信,確保對上杉景勝的牽制。八月四日德川家康更任命德川秀忠為當地的主帥,結城秀康為副帥與德川氏諸將、最上義光及伊達政宗等包圍上杉景勝領地,之後離開小山,翌日回到江戶城。之後八月七日德川家康發信予伊達政宗,要求他跟德川秀忠及佐竹義宣共同對抗上杉景勝。八月八日德川家康回信予黑田長政,對吉川廣家解釋西軍起兵與毛利輝元無關表示了解。八月十二日德川家康約定加增但馬一國予細川忠興、肥後及筑後兩國予加藤清正。同時,在宇都宮軍營的德川秀忠向剛回到北之目城的伊達政宗發出實行共同作戰的信。八月十四日德川家康約定以南伊勢五郡利誘九鬼守隆加入東軍。八月二十日德川家康准許遠藤慶隆再度收復美濃郡上郡的舊有領地。八月廿二日德川家康更與伊達政宗約定回復其舊領刈田、伊達及信夫郡,世稱「百萬石的承諾」就是指這封信。德川家康由七月二十五日的小山評定到九月一日從江戶出發為止,一共發出 129封信;由小山評定到九月十五日的關原之戰更發出 155封信。其中德川家康與井伊直政、本多忠勝、[木神]原康政等德川氏家臣聯絡的信件更發出超過二十封。德川家康透過外交行動鞏固東軍的向心力及分化西軍,在某程度上可說是取得一定成果的。

七、東軍反攻

當德川家康在後方進行外交工作時,以福島正則、池田輝政等東軍先鋒於八月十一日到達三河的岡崎城,福島正則更回到清洲城,翌日到達尾張的那古屋城,八月十三日東軍先鋒共三萬五千人全數到達清洲城。石田三成對於東軍行動的迅速感到意外,亦令在尾張三河邊境抵禦東軍的計劃宣告破產。八月十四日福島正則、池田輝政、德永壽昌、淺野幸長等等東軍諸將在清洲城集合商討對策,但是並沒有定下任何的具體計劃。只派德永壽昌在八月十六日率兵三千攻打丸毛兼利在美濃的福束城,同日攻陷福束城而丸毛兼利兵敗逃往大垣城。德永壽昌轉而進攻美濃的高須城,在三日後攻陷高木一族在美濃的高須、駒野及津屋共三城。駒野城的高木帶刀投降;高須城的高木盛兼與津屋城的高木正家則逃往大垣城。在同一日(八月十九日)德川家康使者村越茂助到達清洲城,福島正則等正等候德川家康的指示,但是村越茂助帶來的口訊卻要他們顯示對東軍的忠誠。諸將為表忠誠,於是在八月二十日於清洲城召開軍事會議,決定攻打美濃國內岐阜城等屬於西軍的城。翌日,東軍諸將由清洲城出發,福島正則、細川忠興、黑田長政、藤堂高虎、加藤嘉明及田中吉政等率兵 16000經木曾川下游攻打美濃的竹鼻城;池田輝政、淺野幸長、山內一豐、堀尾忠氏(堀尾吉晴次子)及一柳直盛等率兵 18000經木曾川上游攻打岐阜城。

池田輝政畫像(林原美術館藏)
 

西軍對於在清洲城的諸將亦作出部署,實行其大垣到岐阜的防禦線。早在八月二十日石田三成派遣島津義弘防守美濃的墨俁。當東軍有所行動後,織田秀信率兵前往美濃的河田阻止東軍渡過木曾川,而石田三成獲悉東軍的行動後於八月廿二日派遣其家臣舞兵庫及森九兵庫等防守美濃的合渡;命令島津義弘守墨俁;自己則與小西行長在美濃的佐渡佈陣。說回東軍的攻擊,先說福島正則這路軍。福島正則、細川忠興、黑田長政、藤堂高虎、加藤嘉明及田中吉政等率兵 16000成功從美濃的尾越渡過木曾川下游攻打杉浦重勝所守美濃的竹鼻城,並於翌日攻陷竹鼻城,守將杉浦重勝自殺,得勝的福島正則等人轉而支援另一路軍攻打岐阜城。另一路軍的池田輝政於八月廿二日由美濃的河田渡過木曾川上游,並在美濃的米野打敗織田秀信家臣木造具康及百々綱家的軍隊,在焰魔堂的織田秀信撤退往岐阜城。池田輝政等人尾隨織田秀信包圍岐阜城,而福島正則的另一路軍亦在當晚到達岐阜城。與超過 30000的東軍相比,織田秀信的岐阜城只有6500名守軍,他打算憑著這個其爺爺織田信長所留下的堅城,一邊抵擋敵軍,一邊等待石田三成的救援。可惜他這個如意算盤打不響,岐阜城在池田輝政及福島正則的猛攻下,終在翌日(八月廿三日)被逼開城投降,石田三成的大垣至岐阜的防禦線亦告崩潰。在攻陷岐阜城前夕,黑田長政、田中吉政及藤堂高虎等諸將轉而前往合渡並打敗舞兵庫的守備軍隊,乘勢前往離大垣城西北方四公里的赤[土反]建立陣地。八月廿四日福島正則及池田輝政亦率兵到達赤[土反],東軍先鋒在赤[土反]與大垣城的西軍作互相對峙,靜待德川家康的到來……

八、家康出陣

東軍在赤[土反]建立陣地後,石田三成急召西軍諸將協助防守大垣城。八月廿六日石田三成更回到佐和山城增強軍備,以防備東軍轉為進攻石田三成本城。西軍諸將亦率兵前往美濃集合,與東軍決一勝負。八月廿六日毛利秀元平定伊勢的東軍勢力後,出發前往大垣城西方。九月二日大谷吉繼、戶田重政等由越前進入美濃,在關原西南方的山中村佈陣。九月三日原本圍攻伊勢長島城的宇喜多秀家亦率兵進入大垣城。九月七日,由伊勢進入美濃的毛利秀元、吉川廣家、安國寺惠瓊、長束正家及長宗我部盛親等人到達關原東南方的南宮山附近佈陣。

踏入九月,東西兩軍在全國的勢力有些少變化,主要集中在北陸及近畿方面。在北陸地區,雙方經過一輪交戰後,前田利長攻陷大聖寺城。東軍勢力與西軍相若;近畿方面,伊勢經過西軍的入侵及在八月二十五日的安濃津城之戰打敗東軍在伊勢的主力後,已大致變為西軍的勢力範圍。美濃正如之前所述,在東軍的強攻下,東軍在美濃已佔有優勢。

說回東軍方面,德川家康為了與西軍主力決戰,不惜調派德川秀忠西上,八月廿四日德川秀忠由宇都宮出發,經中山道向美濃進發,德川家康改派其二子結城秀康擔當包圍上杉軍總帥一職。八月廿九日德川家康派遣使者由江戶出發,命令德川秀忠在岐阜集合。德川家康部署妥當後,於九月一日率兵三萬正式由江戶城出發,前往美濃與石田三成決一死戰。

德川家康的行軍速度並不是很快,九月二日到達相模的藤澤。三日到達相模的小田原,西軍將領之一的小早川秀秋竟派使者到達德川家康的住所會面,不過德川家康對他並沒好感,於是趕了使者回去。四日到達伊豆的三島。五日到達駿河的興津。六日到達駿河島田並去信予福島正則,預料德川秀忠在九月十日到達岐阜,卻不知道德川秀忠在途中遇上重大的阻滯。七日德川家康到達遠江的中泉。八日到達遠江的白須賀時,小早川秀秋竟再度派遣使者到達德川家康的住所會面,德川家康跟五日前在小田原趕走小早川秀秋使者的時候相比,態度突然作出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歡迎小早川秀秋的使者到訪,德川家康此舉的目的是乘機拉攏小早川秀秋叛離西軍。同時,德川家康命令前田利長向美濃進軍。九日德川家康到達其故鄉──三河的岡崎。十日到達尾張的熱田。十一日進入清洲城。十二日召喚在赤[土反]陣地的藤堂高虎在尾張的一宮會面密談。十三日進入岐阜城。在德川家康這十三天的旅程中,局勢亦起了變化。九月三日京極高次突然脫離西軍的北陸征討軍,返回大津城加強防守並叛變至東軍,石田三成在九月七日派遣毛利元康與立花宗茂攻打京極高次的大津城。美濃在遠藤慶隆及金森可重等的力攻下,岐阜城以東地區全屬東軍所有。德川秀忠中了真田昌幸的挑釁,延誤行軍進度,十三日才到達信濃的下諏訪。同日細川幽齋在朝廷的斡旋下開城,小野木公鄉進入田邊城,細川幽齋則逃往丹波的龜山城。至於前田利長在九月十二日再度率兵南下支援德川家康,但是其弟前田利政竟在九月十一日宣佈加入西軍陣營,據能登一地而守,不過綜合而言,主戰場局勢漸漸對東軍有利。

德川秀忠畫像(松平西福寺藏)
 

九、進軍大垣

西軍對於德川家康北上亦不是全無對策,九月十二日,石田三成去信予增田長盛,除了表示對其作為東軍內應一事的傳言提出不滿外,更表明以松尾新城作為長期持久戰的據點,建立第三條防禦線。石田三成打算依照計劃要豐臣秀賴及毛利輝元親臨前線,豐臣秀賴坐鎮佐和山城,而毛利輝元則率領毛利軍團進入松尾新城,誘使德川家康攻擊松尾新城,然後在關原消滅東軍,故早已派遣伊藤盛正到松尾新城從事大規模的修築工程。不過由於當時大[土反] 城內盛傳增田長盛為東軍內應一事,淀君恐怕毛利輝元離開大[土反]城後增田長盛會在城內舉起東軍旗幟,故阻止毛利輝元及豐臣秀賴離開大[土反] 城。但更不幸的是,石田三成寫給增田長盛的這封信在途中更遭東軍截獲。九月十三日,德川家康進入岐阜城時得到石田三成這封密信。獲悉西軍的動向後,德川家康認為豐臣秀賴親臨前線便會大大影響東軍的向心力,唯有先發制人,在豐臣秀賴親臨前線前擊潰石田三成,所以他不等待德川秀忠的援軍,急不及待在翌日出發前往赤[土反]與石田三成決一死戰。九月十四日的中午,代表德川氏金色三葉葵的軍旗在東軍陣地赤[土反] 飄揚,德川家康到達赤[土反],並在附近的岡山佈陣。德川家康與石田三成這對宿敵終於在前線相遇,大戰隨時一觸即發,而小早川秀秋這個關鍵人物亦在這時趕到美濃的松尾山……

★以上日文原文均引用自學習研究社《歷史群像シリーズ【戰國】セレクシヨン 決戰 關ヶ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