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關原之戰之決戰關原

一、前哨戰!杭瀨川之戰!!!

雖然西軍在九月十三日佔領細川幽齋在丹後的田邊城,翌日東軍的京極高次接受僧侶木食上人的和議開城投降,毛利元康與立花宗茂等西軍進入近江的大津城,但是這些有利消息都不及德川家康在九月十四日中午到達美濃的赤[土反]這消息更來的震撼。德川家康在赤[土反] 附近的岡山佈陣,代表德川氏的三葉葵金扇大馬印、七支小馬印葵紋旗、二十支總白旗及寫上「厭離穢土欣求淨土」之旗在岡山上飄揚,大垣城的西軍聞訊後迅即士氣低落。石田三成家臣島左近(勝猛)眼見西軍士氣之低,深感德川家康的影響力之鉅,故立即出謀劃策,打算重新激勵西軍的士氣。島左近為當代名將,石田三成不惜重金禮聘他成為家臣。石田三成有兩事為世人所羨慕的,一是佐和山城;另一就是島左近,可見島左近的實力不容忽視。早在石田三成跟德川家康鬥爭失敗時,島左近便進言藉暗殺來除掉德川家康,但是石田三成認為暗殺行為過於卑劣而沒有實行。在征討會津時,島左近更打算乘德川家康在近江的石部宿停留時施以夜襲,結果德川家康在獲悉島左近的行動後提早離開石部宿,使刺殺德川家康的計劃落空。

島左近為了重新激勵西軍的士氣,在當日下午主動率兵出擊。他跟石田三成的另一位家臣蒲生鄉舍(橫山喜內)帶領 500士兵由大垣城出發前往杭瀨川,宇喜多秀家部將明石全登則率兵800作為援軍。杭瀨川位於赤[土反] 與大垣城之間,杭瀨川在大垣城的西方,之間由北面開始有池尻、笠木、笠縫、南一色、木戶等村落。彼岸則由北面開始有福田、荒尾、[土反]井、木呂等村莊,在它們之後(杭瀨川的西北方)就是東軍中村一忠(又名一榮,中村一氏之子)及有馬豐氏的陣地。島左近命蒲生鄉舍由笠縫進軍,明石全登則由笠木進發,自己則從池尻進軍。蒲生鄉舍及明石全登藉南一色及木戶兩地的森林草地作掩護埋伏,島左近則率兵越過杭瀨川到達東軍的中村一忠及有馬豐氏陣地前面割取禾稻及放火,顯然對東軍作出挑釁。中村一忠及有馬豐氏受不了島左近的挑釁率兵出擊,中村一忠立即率兵向挑釁中島左近軍隊開火。島左近軍隊立即有三人受傷,島左近眼見挑釁成功便率兵撤退往杭瀨川,中村一忠尾隨島左近越過杭瀨川後,突遭蒲生鄉舍及明石全登的伏兵襲擊,島左近亦回軍反擊,中村一忠陷入苦戰。有馬豐氏隨後追來立即支援中村一忠,但遭明石全登在岸邊作埋伏射擊受挫,最後島左近打敗中村一忠及有馬豐氏的軍隊,德川家康在岡山上面看到情況,派遣本多忠勝命令中村一忠及有馬豐氏撤退。被視為關原之戰的前哨戰──杭瀨川之戰在西軍勝利下結束,西軍的士氣亦為之一振……

二、拉攏小早川秀秋行動大作戰

正當德川家康到達赤[土反]之時,在同一天,稱病停留在高宮的小早川秀秋經過近江的柏原到達松尾山之松尾新城。小早川秀秋的到達雖代表西軍的實力進一步增強,但是西軍主帥石田三成並未因此而歡喜。在石田三成眼中,小早川秀秋是靠不住的,而小早川秀秋的動向亦是石田三成所顧忌的。自攻陷伏見城後,小早川秀秋原應按照計劃支援毛利秀元的伊勢平定軍,但是小早川秀秋在八月十七日才進軍到近江的石部,並到八月廿七日才離開石部前往伊勢的關地藏。不過途中他突然率兵折返,九月七日到達近江的高宮,距離佐和山城只有一里。他的舉動大有突襲石田三成主城佐和山城之勢,亦因此令石田三成有所顧忌。石田三成曾去信質問,但是小早川秀秋卻稱病停留在高宮,九月十三日他離開高宮前往美濃的松尾山。

小早川秀秋畫像(高台寺藏)

松尾山實景
 

小早川秀秋正如之前文章所述,加入西軍是無奈的。早在文祿‧慶長之役時,小早川秀秋因為身為總大將不顧身分衝鋒殺敵而被石田三成參了一本。即使擊敗敵軍,也因此被豐臣秀吉減封,故此小早川秀秋本身是頗憎恨石田三成的。石田三成舉兵之時,在京都的小早川秀秋原本打算加入東軍陣營,甚至出動其父木下家定作為人質,要求鳥居元忠讓其進入伏見城協助防禦,但被鳥居元忠拒絕,孤立無援的小早川秀秋因此被逼加入西軍陣營。之後小早川秀秋積極跟東軍的黑田長政聯絡,甚至兩度派遣使者到德川家康住所會見,九月十四日小早川秀秋更進入松尾山之松尾新城,令石田三成聞之色變。松尾新城原定由毛利輝元率領毛利軍團進入,不但毛利輝元沒有到達前線,而且松尾新城更被小早川秀秋這個有異心的人佔據了。小早川秀秋的這種舉動,無疑為這場大戰增添變數,加上小早川秀秋的 15600大軍足以影響戰局,所以亦成為兩軍致力拉攏的對象。

東軍方面,小早川秀秋加入東軍的話可以說對東軍如虎添翼,大大削弱西軍實力,故黑田長政早已說服小早川秀秋加入東軍。在九月十四日當天,小早川秀秋更送回黑田長政的人質,表明答應叛變到東軍旗下。德川家康同時以本多忠勝及井伊直政的名義向小早川秀秋家臣平岡賴勝及稻葉正成發出誓書,表示不追究攻打伏見城一事及送上兩國以示謝禮,並對平岡賴勝及稻葉正成的忠義大為讚賞。東軍就是以這些條件利誘小早川秀秋叛變;西軍方面,小早川秀秋仍舊支持西軍的話則可以照原定佈署實行第三條防線,甚至依石田三成的計劃將東軍消滅,故拉攏小早川秀秋回西軍陣營不容有失。在同一日,西軍以安國寺惠瓊、大谷吉繼、石田三成、長束正家及小西行長五人連署的誓書去安撫小早川秀秋。西軍開出的條件是:在豐臣秀賴十五歲成年之前,關白一職由小早川秀秋擔當,同時以播磨一國相贈,希望不要計較之前減封一事。並封賞平岡賴勝及稻葉正成黃金三百枚及代豐臣秀賴管理近江十萬石領地,藉此挽留小早川秀秋。小早川秀秋一向在意關白一職,西軍特別提出擔任關白一職的條件令小早川秀秋大為心動,亦為自己的決定而煩惱。

正當小早川秀秋為加入那方而煩惱之時,另邊廂的毛利軍團內部也產生突變。九月十四日下午,吉川廣家派遣密使至黑田長政陣營,傳遞吉川廣家及毛利輝元家臣福原廣俊的密信,表明毛利氏不戰的立場。黑田長政與福島正則相商量後,決定帶領該密使跟井伊直政及本多忠勝會面,並通知德川家康。最後井伊直政及本多忠勝、黑田長政與福島正則兩面俱聯署誓書送交予吉川廣家及福原廣俊,約定以毛利輝元無罪及毛利氏領地不變為條件,在戰事中保持中立。毛利氏不戰的立場正好幫了德川家康一個大忙,18000 大軍由西軍轉為中立,使東軍的形勢更為樂觀 。加上利誘小早川秀秋成功叛變 (德川家康當時不知道西軍開出一個令小早川秀秋心動的條件挽留他),使東軍形勢大好。關原之戰的前哨戰,外有杭瀨川之戰;內有拉攏小早川秀秋之戰,更為關原之戰增添色彩。德川家康唯一顧忌是石田三成那封密信,故決定趁豐臣秀賴未被石田三成請到前線之前,將石田三成擊倒。所以即使前田利長及德川秀忠的援軍未到,德川家康亦決定要儘快扳倒石田三成,所以之後就召開軍事會議商討對策……

三、東西兩軍會議及轉進關ヶ原

九月十四日下午,正當杭瀨川之戰爆發之時,德川家康召集東軍諸將在赤[土反]召開軍事會議。會議大致分為兩個方案,一、力攻石田三成的大垣城;二、不理會大垣城,直接進攻大[土反]城逼毛利輝元投降。兩個方案俱各有支持者,不能有所定奪。至於德川家康本身一來善於野戰而拙於攻城戰;二來急於速戰速決,避免豐臣秀賴或其他西軍援兵到達前線以影響東軍士氣,所以德川家康作了最後定奪。他認為大垣城甚為堅固,加上大垣城有石田三成、島津義弘等人在城,一時三刻難以攻下。關原一地西軍防備較弱,打敗他們之後必可直搗大[土反]城。故此只需派遣一隊軍隊留守作為防備大垣城之外,其餘則先進攻石田三成的本城佐和山城,然後再直搗大[土反]城。東軍眾將大多憎恨石田三成,恨不得立即殺死他,故此先進攻其主城再直搗大[土反]城的做法無人感到不滿。德川家康在決定東軍的戰略之後,故意將其消息洩露出去,令西軍為了救援大[土反]城而離開大垣城時將其消滅於野外。德川家康的做法既可在野外速戰速決,亦可掌握戰事的主導權,玩弄西軍於掌中,可謂一舉兩得。

在東軍開會之時,另一面的西軍亦召開作戰會議。石田三成召集西軍諸將在美濃的大垣城召開作戰會議,會議期間亦像東軍一樣有兩種的意見。一、夜襲德川家康,獲島津義弘及宇喜多秀家的支持。二、堅守大垣城,獲石田三成及小西行長的支持。島津義弘及宇喜多秀家認為德川家康軍隊經過長途的行軍後會感覺疲倦,將士亦會因為身處東軍陣營而安心解除裝備休息,形成防備上的鬆懈,故此對德川家康本陣先發制人發動夜襲可以打敗敵軍。石田三成及小西行長卻認為這方法太冒險,他們認為應按原訂計劃等待毛利輝元及豐臣秀賴親臨前線才進行行動。他們一直爭論到黃昏,正當兩方面都爭持不下之時,突然間接獲東軍進攻佐和山城及大[土反]城的情報,石田三成恐防主城失去,於是不理會島津義弘及宇喜多秀家的意見中止會議,決定前往關原佈陣以阻止東軍進攻,石田三成的舉動正中德川家康下懷。

九月十四日下午七時,天正下著毛毛細雨,為了避免讓東軍發覺,西軍由大垣城秘密出發往西方走,經南宮山南方由牧田口進入關原佈陣。石田三成首先出發,次之為島津義弘及島津豐久,其後是小西行長,最後出發是宇喜多秀家。石田三成在途中更分別訪問長束正家、安國寺惠瓊及平岡賴勝,約定他們以狼煙為號襲擊東軍,石田三成並告誡他們小心毛利一族會如傳聞所言背叛到東軍旗下。

石田三成軍隊首先到達關原,當時的時間為九月十五日上午一時。在關原附近山中村佈陣的大谷吉繼軍隊亦與主隊合流,西軍開始在關原佈陣。另一方面,德川家康在上午二時收到西軍由大垣城出發前往關原的情報後,立即命令水野勝成(水野忠重之子)等少數人留守赤 [土反]預備進攻大垣城之外,全軍追擊石田三成……

四、追擊三成的失敗與西軍佈陣

九月十五日上午二時,德川家康接獲西軍由大垣城出發前往關原的情報後,命令東軍出發前往關原。以二列縱隊方式,福島正則為左翼先鋒;黑田長政為右翼先峰,連同隨後的加藤嘉明、細川忠興、藤堂高虎、松平忠吉、井伊直政等部隊,同時並進沿東山道(中山道)向西追擊石田三成,打算趁石田三成在關原佈陣前將其擊潰。可惜德川家康這個如意算盤打不響,當他收到這個情報時,已經距離西軍離開大垣城足足七小時,而石田三成亦早已到達關原佈陣,西軍的秘密行軍可以說是成功的。再加上夜間行軍及受濃霧和雨的影響,雖然追擊期間福島正則部隊曾與宇喜多秀家的補給隊在濃霧中有所接觸,但是這些小接觸並未影響到大局。當天上午五時,宇喜多秀家到達南天滿山建立陣地,西軍的佈陣完畢,德川家康追擊石田三成的作戰可說是以失敗告終。

關原位於美濃國的西面,為一馬蹄形的盆地,東西長約四公里,南北長約兩公里。古時就因為此地是日本三關之一──不破關前面的平原故有關原之稱。關原北面為伊吹山脈,東南面為南宮山,西南面為松尾山,西面為山中村及南天滿山,西北面為北天滿山及笀(本字下面應為世字而非亡字)尾山。

西軍的佈陣方面,按舊陸軍參謀本部編的《日本戰史‧關原役》記載(括號內數字為士兵數)。西軍的主將石田三成(6000)在笀尾山佈陣,他將部隊一分為二,前軍由其家臣島左近(1000)及蒲生鄉舍(1000)率領在小關佈陣;後軍由石田三成(4000)親自率領在笀尾山佈陣,並用青竹結成兩重的柵欄用作防禦。在西軍本陣的笀尾山上舉起代表石田三成的「大一大萬大吉」的軍旗。在石田三成的右方是豐臣秀賴的黃母衣眾軍團(2000),由織田信高、伊藤盛正及岸田忠氏等人率領。

在笀尾山與北天滿山之間有一條北國[月劦]往還(北國街道),由島津義弘(750)及島津豐久(750)兩叔姪防守北國街道旁邊的小池村(在小關對面,只有一路之隔)。以島津豐久為前軍,分開兩隊佈下鋒矢之陣;島津義弘為後軍,亦分開兩隊佈下鋒矢之陣。笀尾山南面的北天滿山由小西行長(4000)分成兩段來佈陣;南天滿山則由宇喜多秀家(17000) 分成五段來佈陣。在南天滿山南方為藤川,藤川的南方則有山中村,山中村的東面則有一座名為藤川台的小山丘,大谷吉繼(1500)在此佈陣。他將軍隊分為兩隊,前軍由戶田勝成及平塚為廣(合共900) 率領,後軍則由大谷吉繼(600) 親自指揮。山中村的南面是中山道,由大谷吉勝(大谷吉繼之子)(2500)及木下賴繼(大谷吉繼之甥)(1000)(合共3500)負責防守。

在藤川台的東南方,越過東山道就是松尾山的山麓。此地由西向東分別由赤座直保(600)、小川祐忠(2000)、朽木元綱(600)及[月劦] [土反]安治(1000)(合共4200)負責防禦並監視小早川秀秋。在松尾山上的松尾新城有小早川秀秋(15600) 駐守。在關原東南方的南宮山方面,南宮山北面山腳以吉川廣家(3000)為前線,後面的山上則有毛利秀元(15000) 駐守。他們兩隊之間的東面由安國寺惠瓊(1800)負責防禦,安國寺惠瓊後面亦有長束正家(1500)駐守,在南宮山東面山腳的栗原村則是長宗我部盛親(6600)營地,西軍總共約 83200大軍形成一個巨大的鶴翼陣。石田三成佈下鶴翼陣,正等待德川家康的東軍進入關原這個馬蹄形的盆地時一舉將其消滅……

五、東軍的佈陣與井伊直政決心

德川家康眼看追擊石田三成失敗,西軍早已在關原一地佈陣。趁著濃霧西軍未能反擊時,在九月十五日上午六時,德川家康到達桃配山建立陣地,東軍佈陣完畢。東軍的佈陣方面,按舊陸軍參謀本部編的《日本戰史‧關原役》(括號內數字為士兵數)。東軍的主將德川家康(30000) 在桃配山佈陣,桃配山為一小山丘,在南宮山西北方,兩山緊連在一起。德川家康佈下魚鱗陣,依《關原合戰圖志》記載,前軍以奧平信昌為先,次之一律由左至右為大久保忠佐及牧野成康,再次之為內藤信成、丹羽氏次及高力清長。之後的中央軍為水野忠高、松平親正及松平重勝,之後以本多正純及西鄉家貞為德川家康本軍前面,再之後為德川家康本軍。左軍有酒井忠利、阿部正次及西尾吉次;右軍有青山忠成、永井直勝及酒井重忠,跟德川家康本軍成一橫線。在他們之後的後軍則有本多重政、本多康俊、金森長近(?)及遠藤慶隆,最後是遊擊隊,有稻垣長重、山本賴重、神谷忠緣、高木正次、松平忠明、安藤長信、本多忠政及酒井家次。

東軍的其餘諸將大都進入關原一地佈陣,前線沿西軍防線佈陣。由北面向南開始,黑田長政(5400)在伊吹山脈南面的丸山佈陣,與石田三成部隊對峙著;細川忠興(5000)、加藤嘉明(3000)、筒井定次(2850)及田中吉政(3000)與島津義弘及小西行長部隊對峙;福島正則(6000)則與宇喜多秀家的部隊對峙著;在福島正則後面則有藤堂高虎(2490)及京極高知(3000)與大谷吉繼及小川祐忠等部隊對峙。在加藤嘉明後面有井伊直政(3600)、松平忠吉(3000)及寺澤廣高(2400)三隊,黑田長政與井伊直政之間後面則是古田重勝(1200)、織田有樂 (450)、金森長近(1140)及生駒一正(1830),在以上的軍隊後面則是軍監本多忠勝(500) 。德川家康本軍則在本多忠勝的後面,東軍一共約 74860大軍進入關原盆地。同時派遣有馬豐氏(900)、 山內一豐(2058)、淺野幸長(6510)及池田輝政(4560)合共 14028大軍駐守德川家康後面的東山道,防備南宮山上面毛利秀元等軍隊。另外德川家康在南宮山南方的多藝口派遣德永壽昌及市橋長勝等人防守,但兵數不多,且在主戰場之外,為不少人所忽略。單以數量計算,驟眼看來西軍的83200(通說84000)確比東軍的74860(通說75000)來得多。但是若果連駐守東山道的東軍也計算進去的話,東軍總共有 88888人,比西軍更多,所以說關原一戰西軍在數量上比東軍有優勢這個說法是不對的。雖然如此,但是西軍比東軍早到達關原佈陣,搶先佔據有利的地理位置居高臨下,所以西軍仍佔有一定的優勢。因此後來明治維新期間(明治十八年,公元1885年),成為明治政府軍事顧問的德國陸軍少佐Meckel,Klemens Wilhelm Jakob單看兩軍佈陣後便斷言西軍勝利之語。

 

本多忠勝畫像(本多隆將氏藏)
 

東軍在早上六時佈陣完畢後,大家互相對峙,等待濃霧的散去。上午七時後關原當地的濃霧漸散,雖仍有小雨,不過雙方卻開始看到敵對的陣容並互相對峙著。此時井伊直政的心中正憤憤不平,井伊直政的部隊又名「井伊赤備」,為德川軍團中最精銳的部隊,故此時常為德川家康的先鋒,井伊直政亦因此感到自豪。所以之前的軍事會議中極力爭取自己成為東軍的先鋒,但是福島正則早與石田三成私怨甚深,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故亦爭取先鋒一職。由於德川家康要借助福島正則等東軍諸大名的力量,故不得不答應福島正則的要求,亦令井伊直政的希望落空了。福島正則等深受豐臣氏大恩的東軍諸大名自然視此戰為消除石田三成之戰,但是井伊直政心知德川家康的計劃,除了消滅石田三成之外,更視為豐臣氏與德川氏之間成為天下霸者之戰。身為德川家康臣下的一份子,自然想為德川家康盡最大努力,所以才自擅先鋒一職,可惜未能如願。正當他不滿之時,其女婿──松平忠吉(德川家康四子)跑來告訴他「身為武士的兒子,死在戰場上才是正路」(武士の子だ、合戰で死んだらそれまだよ)。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松平忠吉首次上戰場自然是血氣方剛。身為輔助松平忠吉的井伊直政聽罷大受感動,決定不理會德川家康任命福島正則為先鋒的命令,連同松平忠吉,率領其精銳的「井伊赤備」衝向敵軍,實踐松平忠吉的理想。

 

井伊直政畫像(龍譚寺藏)
 

井伊直政從其軍中挑選三十位精英騎兵連同松平忠吉往前衝,越過前線的福島正則陣地時,福島正則的先頭部隊隊長可兒吉長(才藏)眼見他們的舉動曾大聲呼叫「今日的先鋒是福島左衛門大夫大人。大人搶先有違軍法」(今日の先鋒は福島左衛門大夫でござる。拔驅は御法度でござる),不過井伊直政的回應卻是說松平忠吉初次上戰場,需要陪同他偵察對手。井伊直政及松平忠吉等三十二人越過福島正則的陣地後,便前往西軍宇喜多秀家的陣營,突然向宇喜多秀家部隊發射鐵砲。( 有一異說是井伊直政及松平忠吉等人向宇喜多秀家部隊發射鐵砲後,回到福島正則的陣地右轉,再從加藤嘉明及筒井定次兩陣營之間穿過,向西軍的島津義弘部隊發射火鎗。)井伊直政的第一鎗除了破壞關原一地的靜寂沉重氣氛及雙方的緊張對峙外,更好比點著了火藥庫似的,雙方戰事一觸即發,為關原之戰掀開了序幕,當時的時間剛好為上午八時……

六、決戰!!!關原之戰!!!

井伊直政違反軍令向宇喜多秀家部隊發射第一鎗,已代表關原之戰正式爆發。福島正則聽聞井伊直政突襲宇喜多秀家部隊後大怒,先鋒一職已被井伊直政所搶去,故不甘後人立即向宇喜多秀家進攻。福島正則親自率領 800 人火鎗隊向宇喜多秀家部隊作一齊射擊,與此同時,黑田長政的丸山、石田三成的笀尾山及小西行長的北天滿山都先後燃點狼煙,戰事全面展面。

上午八時關原之戰戰事全面展面,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加藤嘉明、田中吉政、筒井定次及生駒一正等部隊向石田三成部隊進攻;福島正則部隊與宇喜多秀家部隊交戰;藤堂高虎及京極高知的部隊由福島正則部隊後面通過,與大谷吉繼的支隊爆發混戰;松平忠吉、井伊直政及本多忠勝的部隊則突擊島津義弘部隊;織田有樂、古田重勝及金森長近的部隊與小西行長部隊交戰,寺澤廣高部隊轉而支援織田有樂等部隊。東軍前線除了德川家康外,其餘諸將均參其戰鬥;西軍則除了松尾山的部隊及南宮山的部隊外,亦投入了全部軍力。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戰事爆發了一小時後,上午九時雙方戰事陷入膠著狀態。宇喜多秀家部隊擋住福島正則部隊的進攻,宇喜多秀家部隊中有多達1000人的火鎗隊,火鎗隊在二段射擊下,福島正則部隊士兵紛紛中彈。同時,明石全登率領宇喜多秀家部隊的前軍8000士兵與福島正則部隊交戰,明石全登部隊使用「槍衾」突擊福島正則部隊也獲得成功,總算擋住了攻勢;大谷吉繼部隊與藤堂高虎等部隊不分勝負,在藤川血戰;小西行長部隊與織田有樂等部隊不分高下,雙方爆發激戰,但是論戰況慘烈的程度則是石田三成那方面;石田三成由於受到東軍諸將所憎恨,加上其為西軍實際上的領袖,所以東軍不少部隊都衝往石田三成陣地,期望能殺死石田三成獲取頭功及消除他們的憤怒。石田三成部隊同時面對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加藤嘉明、田中吉政、筒井定次及生駒一正等最少六支部隊攻擊,完全陷入苦戰局面。

宇喜多秀家畫像(岡山城藏)
 

島左近率領石田三成部隊的前軍與諸隊交戰,由於對方正面攻擊強大,島左近打算從側翼入手破壞敵軍。他將部隊一分為二,一隊防守在柵前正面抵擋敵軍,他自己率領另一隊三、四十人的部隊作遊擊戰,繞路突襲黑田長政。同時,黑田長政眼見正面進攻的困難,決定派遣其家臣菅六之助率領火鎗隊由敵方左面繞路,從側面射擊島左近部隊,與生駒一正及戶川逵安(達安)等鐵砲隊一起射擊。也許是島左近的倒霉,萬沒料到黑田長政有此舉動。島左近那三、四十人部隊紛紛被菅六之助率領的火鎗隊從側面射擊受傷,更不幸的是島左近亦因此中鎗受傷而被逼撤退。島左近回到石田三成陣地包扎傷口後又再親自衝入敵軍廝殺,自此失去蹤影(一說戰死), 這是後話。

 

黑田長政畫像(崇福寺藏)
 

島左近受傷影響到石田三成部隊的作戰力,蒲生鄉舍苦苦支撐著石田三成前軍,但仍被東軍所突破。黑田長政等部隊攻至石田三成本陣時,石田三成使出其秘密武器──大砲,在笀尾山上的五支大砲(一說三支)向入侵石田三成本陣的東軍發射。該五支大砲長一米,射程達兩公里。黑田長政等部隊被突如其來的大砲所襲擊,引起恐慌及混亂,加上石田三成的鐵砲隊使用「釣瓶擊」戰術作頑強抵抗,令黑田長政等部隊不少人受傷,紛紛從石田三成本陣撤退,石田三成部隊得到喘息及反而入侵敵陣一百米,黑田長政等部隊站穩陣腳後又再向石田三成部隊反攻。

七、義弘的不戰與秀秋的大煩惱

上午十時,總戰況仍保持不變,但局部地區戰況則起了變化。兩方動員兵力方面,東軍前線除了德川家康部隊沒投入戰事外,其餘均努力作戰,兵力約為 45000;相對之下,西軍除了松尾山的部隊及南宮山的部隊沒投入戰事外,連島津義弘部隊也高掛免戰牌,西軍實際上投入戰事的兵力為34000 。東軍佔兵量優勢,西軍則佔地利。宇喜多秀家部隊與福島正則部隊由攻防戰變為互有攻守,明石全登的槍衾戰術成功,逼退福島正則部隊,福島正則部隊曾被逼退近 500米。不過在前線指揮的福島正則激勵下,可兒才藏等將士用命實行反擊,宇喜多秀家部隊又被逼回去,雙方數度互相攻守並無佔到任何優勢;小西行長部隊與織田有樂等部隊交戰開始處於守勢;井伊直政等原向島津義弘襲擊的部隊轉而支援跟宇喜多秀家部隊交戰的福島正則部隊;大谷吉繼部隊則漸處優勢,除了成功逼退藤堂高虎等部隊外,其下的戶田勝成及平塚為廣部隊更越過藤川反攻,引起藤堂高虎及京極高知部隊混亂,寺澤廣高率兵南下支援藤堂高虎及京極高知部隊;石田三成部隊在黑田長政等部隊的圍攻下陷於苦戰。

西軍的英勇善戰在德川家康心中滿不是味兒,他沒料到東軍會陷入苦戰之中,所以不經意流露出不滿及焦慮的心情,與平常為人所知的沉著冷靜個性大相逕庭。德川家康面對這樣的環境,甘冒被西軍包圍的危險,果斷地將本陣推前數百米進入關原盆地。他將自己逼進死地,以示其堅決擊潰西軍的決心,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鼓舞東軍的士氣。德川家康將本陣推前數百米的消息果然振奮東軍的士氣,東軍諸將奮勇進攻,終於黑田長政等部隊攻破了石田三成的前線部隊,蒲生鄉舍逃回石田三成本陣作撤底性防守,石田三成部隊死守本陣。

石田三成眼看勢色不對,向旁邊的島津義弘求援,不過當時的島津義弘已經決定不參加戰鬥。島津義弘其實對西軍死心了,一開始加入西軍出於無奈,之後在西軍未受重用,之前那天更否於他提出夜襲德川家康部隊的主張,令他有滿肚子的怨氣。除了開戰時防禦井伊直政等部隊的攻擊外,之後並沒有與東軍交戰。對石田三成有所不滿的島津義弘,眼見石田三成部隊及小西行長部隊陷入苦戰仍無動於衷及不施以援手。石田三成派遣其家臣八十島作佐衛門為軍使要求支援不果,石田三成更親自到島津義弘陣地請求援軍,不過卻遭島津豐久冷言相待,石田三成眼見求援無望,被逼折返軍中。

時間已經是上午十一時,戰局看似對西軍有利。西軍能抵擋東軍入侵的同時,亦逼使德川家康進入關原盆地,正是發動總攻擊一舉將被包圍的東軍消滅好機會。回到本陣的石田三成一方面率領部隊堅守本陣抵抗黑田長政等部隊入侵,另一方面眼看德川家康已按計劃進入關原盆地,於是下令燃點狼煙,催促南宮山上的毛利秀元等部隊及松尾山上的小早川秀秋等部隊下山夾擊東軍。狼煙徐徐由笀尾山上升起,同時天滿山上亦升起狼煙,石田三成、小西行長及宇喜多秀家催促他們投入戰事。

先說南宮山方面,由於吉川廣家早已代表毛利輝元提出不戰協定,為確保不戰協定的實行,自願為毛利軍團的先鋒,因此將毛利軍團的行動封殺。毛利秀元不知就裏準備攻擊時才知道毛利輝元與德川家康之間的不戰協定,所以毛利秀元在無奈之下並沒理會安國寺惠瓊及長束正家催促參戰的要求。另一方面,安國寺惠瓊、長束正家及長宗我部盛親眼見毛利秀元沒有任何行動,懷疑毛利氏為東軍內應這傳言是真的,故此亦不敢輕舉妄動免遭不測,所以南宮山上的西軍部隊全部都靜觀不動。松尾山方面,赤座直保等四隊主要負責監視小早川秀秋,所以沒有行動。而小早川秀秋亦正為加入那方而煩惱,以雙方條件而言,西軍的條件較為吸引,關白一職一直是小早川秀秋所夢寐以求的官位。小早川秀秋原名木下秀秋,後過繼給豐臣秀吉做養子,但自淀君誕下豐臣秀賴後,又過繼給小早川隆景做養子改名為小早川秀秋。小早川秀秋自豐臣秀賴出生後,已失去繼任豐臣氏家督一職機會,正失意之時西軍竟提出關白一職作利誘,以示自己將可繼豐臣秀吉及豐臣秀次後擔任關白一職,令小早川秀秋大為心動。但是小早川秀秋一直頗畏懼德川家康,亦對石田三成有所厭惡,以致令小早川秀秋十分煩惱,到現在仍沒有作出任何決定……

毛利秀元畫像(下關市立長府博物館藏)
 

八、逆轉!秀秋倒弋與吉繼之死

開戰後四小時,踏入正午時份,原本雙方爭持不下的戰況突然改變。小早川秀秋部隊終於由松尾山出發發動進攻,但目標不是德川家康的部隊,而是其山下的大谷吉繼部隊!在石田三成催促小早川秀秋出兵的同時,德川家康亦催促小早川秀秋叛變。德川家康敢於在關原決戰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確信小早川秀秋會叛變,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小早川秀秋部隊依然沒有動靜,德川家康的焦慮並不在石田三成之下。開戰後已經超過三小時,德川家康終於按耐不住,向拉攏小早川秀秋的黑田長政詰問小早川秀秋會否叛變,但是黑田長政卻說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黑田長政的答覆令德川家康更感焦慮,連左手拇指的指甲亦被他咬破,可見其心中的焦慮到達極限,終於德川家康將其焦慮發洩在小早川秀秋身上。

德川家康命令鐵砲隊向小早川秀秋陣地作威嚇射擊,以催促其叛變。德川家康此舉除了發洩其焦慮與不滿外,同時亦是作一大賭博。小早川秀秋手握 15600大軍足以影響兩軍的成敗,德川家康的威嚇射擊逼使小早川秀秋要立即作出決定,成功的話小早川秀秋因此被嚇到如約倒戈東軍;反之則令小早川秀秋視為宣戰而支援西軍,可見德川家康的威嚇射擊實在有一定的風險。同時,以軍監身份留在小早川秀秋陣營的黑田長政家臣大久保豬乃助突然用力拿起平岡賴勝的鎧甲,另一只手拿起小刀作刺狀,逼使小早川秀秋即時叛變。不過事後証明德川家康的果斷舉動是正確的,小早川秀秋正在煩惱之際,突聞德川家康陣地傳過來的鎗砲聲,令他對德川家康的恐懼遠大於對關白一職的暇想。小早川秀秋因此決定叛變至東軍,於是他立即指揮軍隊大喊「目標為左面的大谷吉繼陣營!」(目ざすは大谷刑部の陣なるぞ!),指揮大軍衝下山突襲大谷吉繼部隊的側翼,令原本看似對西軍有利的局勢一下子逆轉過來。

大谷吉繼早已料到小早川秀秋有此一著,所以除了在早前派遣[月劦][土反]安治、朽木元綱、小川祐忠及赤座直保四隊防備小早川秀秋部隊之外,在開戰後加派大谷吉勝及木下賴繼負責防衛。大谷吉繼聞訊後率領 600精兵回師防守小早川秀秋部隊,並曾將小早川秀秋部隊逼退近 500米。大谷吉繼雖派兵阻擋小早川秀秋部隊,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大谷吉繼萬沒料到的是叛變竟然引起連鎖反應,產生第二次叛變。防衛小早川秀秋部隊的 [月劦][土反]安治眼見小早川秀秋倒戈相向,亦依之前跟德川家康的約定叛變至東軍旗下,受[月劦][土反]安治的影響,連沒有跟德川家康約定的朽木元綱、小川祐忠及赤座直保這三隊亦順勢叛變襲擊大谷吉繼的部隊。赤座直保這四隊的叛變令本已疲累不堪的大谷吉繼部隊大受打擊,此時小早川秀秋部隊亦重整旗鼓反擊,而藤堂高虎、京極高知及寺澤廣高三隊亦攻向大谷吉繼部隊。大谷吉繼部隊同時受到藤堂高虎、京極高知、寺澤廣高、小早川秀秋、[月劦][土反]安治、朽木元綱、小川祐忠及赤座直保共八支部隊的攻擊,最終在多方的夾擊下崩潰,戶田勝成及平塚為廣均力戰而死,大谷吉繼知道大勢已去而切腹自殺,享年42歲。首級由其家臣湯淺五助埋入土中,以免被敵軍所奪,之後湯淺五助衝入敵軍中戰死,西軍敗局已定……

 

藤堂高虎畫像(藤堂高正氏藏)
 

九、西軍崩潰及義弘的冒死撤退

小早川秀秋及赤座直保等人的叛變為關原之戰的轉捩點,自此西軍陷入劣勢的局面。下午一時,大谷吉繼部隊被消滅,西軍敗局已定。大谷吉繼部隊被殲連帶引起小西行長部隊混亂,不論小西行長如何鼓勵叱責,也無法平服小西行長部隊受大谷吉繼部隊被殲這消息所動搖及不安。加上消滅大谷吉繼的東軍部隊轉而進攻隔壁的小西行長部隊,最終在小早川秀秋等部隊圍攻下小西行長兵敗逃往伊吹山。小西行長部隊戰敗亦令宇喜多秀家部隊因此混亂及戰意全失,宇喜多秀家對於小早川秀秋的背叛行為十分憤怒,欲親自上陣跟敵軍決戰,卻被明石全登所阻止。在明石全登的力諫下,宇喜多秀家終被說服,尾隨小西行長逃往伊吹山。西軍的主力相繼戰敗,戰場上只餘下苦苦支撐的石田三成部隊及不戰的島津義弘部隊。

此時已經是下午二時,孤立無援的石田三成部隊在東軍眾將圍攻下,最終被加藤嘉明部隊所破殺入本陣,西軍終告全線崩潰。西軍主將石田三成兵敗,在數名家臣的陪同下沿伊吹山方向逃去,以待再舉之期,屬下的勇將島左近及蒲生鄉舍等均戰死。南宮山陣地的長宗我部盛親及長束正家分別撤退逃往伊勢及近江。安國寺惠瓊則逃入毛利秀元陣地,受毛利秀元庇護。現在戰場上只剩下島津義弘孤軍面對東軍,島津義弘仍保持其不戰的態度,不但沒有支援敗走的西軍,反而對欲投靠島津義弘部隊的西軍將士鎗口相向,驅趕他們離去。雖然如此,但是為了向世人顯示薩摩武士島津氏的不屈精神,堅持留守至最後。東軍的福島正則、本多忠勝及小早川秀秋等部隊相繼進攻島津義弘部隊,島津義弘部隊的兵力只剩下一半。此時六十六歲的島津義弘打算殺入德川家康本陣壯烈犧牲,但是其姪子島津豐久卻強加阻止,並提出在敵方正面突破撤退這一大膽的主張,島津義弘決定冒險一試,這就是後人所稱的「島津的撤退口」。

島津義弘畫像(尚古集成館藏)
 

島津義弘率兵突擊向牧田口方向衝去。東軍的部隊怯於島津義弘部隊的氣勢而讓出一條路出來,加上東軍多數的將士齊集在德川家康的本陣之內,結果被島津義弘衝出一條血路出來,逃到牧田口。這時的時間為下午三時,不過真正的戰鬥才在此時開始。東軍聞訊後,福島正則、本多忠勝、井伊直政、松平忠吉及小早川秀秋等部隊相繼加入追殺島津義弘部隊行列,尤以井伊直政及松平忠吉兩隊最為兇狠,希望藉此建立功名,以補回他們之前錯過的機會。在東軍的追擊下,島津義弘將士相繼戰死。先是島津豐久在牧田烏頭[土反]被井伊直政部隊所殺,之後島津義弘家臣阿多盛淳以島津義弘的影武者(替身)身份而戰死,島津義弘的楯亦被擊破。但是在這慘烈的撤退戰中顯示出島津氏勇敢善戰的一面,島津氏的捨命戰術(捨て奸)除了令島津豐久及阿多盛淳戰死外,亦導致追擊軍先頭部隊受創。本多忠勝的戰馬被擊斃,松平忠吉有兩將受重傷,自己則被島津義弘家臣松井三郎兵衛所刺傷,井伊直政更身中三鎗,兩鎗射中鎧甲,一鎗被島津氏一位姓松田的武士射中右肩落馬,兩年後更因此傷而死,這是後話。最終島津義弘與餘下的八十多名士兵突圍成功,越過牧田川經伊勢街道逃到伊勢的北勢,適時德川家康亦宣佈停止追擊。

關原之戰的戰鬥結束,已是同日下午四時。德川家康的東軍在美濃關原打敗石田三成的西軍,雙方的戰死者合計高達6000人,東軍在關原的勝利正好代表德川氏已經取代豐臣氏成為天下的霸者。下午五時德川家康檢視關原之戰中戰死者的首級,之後的晚上,德川家康在大谷吉繼的藤川陣地停留。為了肅清西軍勢力以防死灰復燃,翌日(九月十六日)東軍由關原向石田三成的本城佐和山城進軍……

★以上日文原文均引用自學習研究社《歷史群像シリーズ【戰國】セレクシヨン 決戰 關ヶ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