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陪臣之二  片倉景綱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片倉景綱,日本東北的名將、智勇相全之才將,與上杉之直江兼續並稱「天下兩大陪臣」,通稱小十郎。弘治三年(1557)生於米澤,為米澤八幡的神官片倉景重之次男,母為伊達政宗之乳娘。

景綱幼年時已被人稱為異才,在伊達重臣遠藤元信的極力推薦下,成為當時的家督輝宗的侍從。後來輝宗發現景綱的俊才及剛正不阿的性格而非常高興;永祿十年(1567),適時輝宗剛得長子梵天丸(後來的政宗),決定讓他得到最好的教育及保護,天正三年(1575),輝宗把當時十九歲的景綱引為九歲的政宗的近侍,希望景綱的剛毅能感染政宗。

當時政宗於幼年得重病,雖幸不至死,但卻引致右眼生匏瘡,眼球腫露而非常恐怖,家中所有人都不敢直視以致政宗非常內向憂鬱,有見及此,景綱有一天與政宗交談,藉機引開其注意而用小刀把壞眼切除。(也有說是得到政宗的許可)自此之後,政宗再不引此為醜,更把景綱當作最好的知己,給予最大的信賴,成為日後政宗的第一重臣。

天正十二年(1584),鑑於伊達因爭嗣面臨分裂的邊緣,輝宗決定讓家督之位予政宗以表明自己的立場。十八歲的政宗繼位後立刻展開其振興伊達家的攻略,天正十三年(1585),由於大內定綱的無禮,政宗立即揮軍大內定綱,景綱奉命領軍與大內決戰於小瀨川,大勝而回,從而成功佔領小濱城。

同年十一月,輝宗因中二本松義繼的陰謀而同歸於盡。父親的死令政宗憤怒非常,立刻攻打二本繼,引發著名的人取橋合戰。伊達軍八千人面對佐竹、蘆名等三萬聯軍,顯然處於下風,戰事開始後,政宗本陣很快遭到圍攻而瀕臨崩潰的邊緣,在老將鬼庭良直的犧牲下,伊達軍雖暫時得到喘息,但政宗本陣仍然受到猛烈攻擊,景綱有見及此,立刻穿上政宗的後備軍服,騎馬向前大嚷:「我乃伊達政宗!」從而引開敵軍的注意,使政宗有機突圍。最後由於佐竹的領地受里見氏突襲而撤退;伊達勢在這突如其來的「奇蹟」造就下發起了反攻,終在人取橋擊潰三萬餘人的佐竹、蘆名、相馬聯軍。政宗於戰後褒揚景綱的及時相助,也因此得到家裏各臣的敬重。

天正十四年(1586),政宗再次進攻二本松城,最後二本松城陷落,由於有功,景綱成為信夫郡的大森城主,政宗對景綱的信任更加倚重。乘著餘威,政宗遂展開蘆名攻略,天正十七年(1589)爆發摺上原合戰,伊達軍兩萬,蘆名一萬六千,由於景綱的猛攻之下,蘆名未能佔有上風,然而,這也導致景綱本陣的嚴重損失,直到伊達成實的援助之下,重佔上風;景綱更率數十騎乘亂直搗蘆名本陣,令伊達軍士氣高漲,最後以壓倒性的優勢大獲全勝,蘆名義廣逃出黑川城投靠佐竹。蘆名舊領盡為伊達所有;而景綱則論功獲濱崎等五個會津領內的城。

摺上原一戰之後,伊達勢力已滲入會津,更進一步攻略奧州,領奧羽六十六郡中的三十餘郡,逼近關東。但正當政宗以為天下人之夢快可進行第二步的時候,豐臣秀吉已成為真正的天下人,天正十八年(1590)一月,秀吉催促政宗等奧羽大名參戰討伐小田原北條,事實上就是要政宗臣服,對於是臣服抑或抗戰到底又成了政宗必須面臨的抉擇,同時也因政宗的擴充破壞禁止私戰的物無事令,石田三成奉秀吉之命帶罪責書到伊達,命政宗向秀吉解釋,而家中也為此分裂成主戰、主從兩派而發生激辯,成實等主戰派指出:「與秀吉一戰,也不是必定戰敗!」正當政宗猶疑之際,景綱力勸地說:「蒼蠅,你如何的趕走,牠都是始終會來的」又說:「無知的胡亂抵抗,只是無智無謀、對主公絕無好處的,伊達家也會因此而給斷送。」此話立刻令政宗一言驚醒,決定到小田原謁見秀吉。景綱一言,據說政宗曾說「小十郎又做了我的恩人了。」

景綱率一百人陪同政宗前往小田原,雖然摺上原的一齊全部被沒收,但本領的七十萬石則安然無恙。到小田原參見時,秀吉得知是景綱勸服政宗的功臣,說:「我給你五萬石,那你就是一個大名了,如何?」景綱立即回答:「景綱只想做伊達家的家臣,絕無異想」這番話使政宗、秀吉對景綱更加敬重、欣賞。

在天正十九年(1591)七月,政宗震壓了葛西大崎領內的一揆,隨後秀吉就沒收了信井、信夫、伊達、田村、刈田、安達諸郡領地,被封至葛西大崎的舊領十二郡,居城也移到了岩出山城。政宗封景綱為丕理城主,更大力幫助政宗開發領地,使伊達家得到繁榮的基礎。

文祿、慶長之役,由於秀吉對景綱非常欣賞,故特地贈景綱軍船小鷹丸的破格褒獎。回國之後,景綱已是一位出名的大將,人稱「伊達軍師」惜才如命的秀吉於一次接見中,對景綱說:「我想把奧州三春之地五萬石封予伙你,你這次願意吧?」景綱堅辭說:「景綱對少將(政宗)的忠義非常重視,而少將對景綱的恩義,景綱豈能忘記?」秀吉對此回應非常感動,曾歎說「伊達家真是有福啊」

慶長三年(1598)、四年,秀吉、利家相相病死,政宗立刻與德川家康家下聯姻之約,同時因三成與家康的關係惡化,慶長五年(1600)爆發關原合戰,同年初,上杉景勝派重臣直江兼續出兵最上氏,對於義光要求伊達援求一事,景綱力勸政宗出援「山形城一失,對我們都是重大影響,主母(政宗母義姬)也在山形城,主公豈能不顧?這對主公與主母的關係也有好處。」政宗聽後立刻派留守政景出兵援助,成功打敗並趕走上杉軍。慶長七年(1602),由於獻策有功,政宗給予景綱高度的評價,把南部軍事據點白石城及刈田郡一帶一萬三千石封予景綱,從當時來說,已是大名級 ,這表達了政宗對景綱的信任及看重。成為白石城主之後,景綱積極開發城碡町,農業、養蠶、畜牧諸業都有可觀的發展,對於製紙、製麵景綱也十分重視,使仙台藩南部非常繁榮,景綱功不可沒。

政宗曾說:「武勇的首推成實,智睿的只有景綱」,而且景綱、成實及鬼庭綱元被後世稱為「伊達三傑」。景綱對伊達的貢獻,實在無從估計。元和元年(1615)十月,景綱臨終前,把重長託付於政宗後,一生忠對政宗誠不二、出謀獻策的知己於白石城病逝,享年五十九歲,政宗對景綱的死非常痛心,其後有六人為景綱的忠義而殉死。

片倉家可算是伊達家的忠臣及恩人,景綱力勸政宗出陣小田原,以免伊達滅亡的危機,長子重長為伊達立下殊功,討死薄田隼人及名將後藤又兵衛,也曾於戰場上解救政宗。長孫景長為伊達解救「寬文伊達大亂」的危機。之後,伊達重臣富塚內藏對景長謂:「片倉之家救伊達御家之大難既三回也:祖父貞山公備中守景綱說御家前見秀吉之忠諫,一忠也。父重長於大阪忠戰救御家之難,是二忠也。今子救御家之大難(寬文之亂),此忠義是三也。」同席的諸臣都為之大表讚賞。

同為天下兩大陪臣,雖然景綱無兼續的學問及大貢獻,但景綱的忠義、智略,卻是天下聞名,有一次家康接見政宗後,與景綱說「我為你於江戶城做一所房舍,好嗎?」景綱回應道「為主公效力,就是為天下效力,景綱只想為主公奉忠,不需有自己的屋敷」 這令家康對景綱心感佩服,並稱讚他為奧州第一忠義之人,天下第一陪臣於景綱來說,是實至名歸,無可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