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成利(森蘭丸)傳與蘭丸文化

現今大家一般所說的森蘭丸,在歷史上確曾出現,不過其正確的名字應是森成利。有關森蘭丸這名字的演變將在蘭丸文化中再作探討,現先介紹有關森成利〔森蘭丸〕其生平事蹟。森成利〔Mori Narutoshi〕生於永祿八年(1565年),卒於天正十年(1582年)六月二日,終年十八歲。永祿八年森成利在美濃的金山城出世,其父為金山城主――織田信長部將森三左衛門可成;其母為森可成重臣林新右衛門通安(常照)之女阿盈〔ei〕。森成利的乳名為亂法師,森可成的第三子。有關森成利在歷史上所記載的事蹟不多〔畢竟十八歲就去世了〕,最早的記載事蹟始於天正五年(1577年)四月,森成利以十三歲之齡出仕信長作為信長的小姓〔一說出仕時間為天正七年(1579年)四月上旬(《森家先代實錄》)〕【小侍按:由於《信長公記》曾記載森成利於天正七年四月十八日曾以織田信長正使的身份向䋴河長滿作出賞賜,故森成利出仕時間若為天正七年四月上旬的話,以一個剛成為織田信長身邊的其中一個小姓而言,這麼短的時間就派遣他出任這麼重要的工作是否有點不合常理?因此小侍較為傾向森成利的出仕時間為天正五年四月這一說法】。

在戰國時期,家臣的庶子作為主公身邊小姓的情況非常普遍,亦能顯出其家族對主公的忠誠,特別是當時森家亦陷入家族存亡的危機。森成利六歲的時候,亦即是出仕前七年的元龜元年(1570年)。先是四月二十五日森家的嫡男森傳兵衛可隆初陣即戰死於手筒山,五個月後的九月十九日當主森可成為了阻擋朝倉、淺井聯軍的入侵,戰死於宇佐山。同年嫡子及當主先後戰死對森家來說是一個大打擊,次子森勝藏長可以年僅十三歲之齡立即成為家督。織田信長對於森可成英勇戰死感到婉惜,故承認森長可為家督及維持其地位。雖然如此,森家的地位仍不安穩,森成利身為三子,自然無法避免成為織田信長的小姓,及後森成利的四弟坊丸長隆及五弟力丸長氏均成為織田信長的小姓。

森成利成為織田信長的小姓後,起初其關係並不像後世的逸話般那麼親密。織田信長自成為家督後,在每段時期都有一位特別寵愛的小姓,如前田利家、堀秀政等等,而他們脫離小姓的行列後往往有不俗表現,也看出織田信長的用人眼光。在森成利成為小姓後,沒有立即受到織田信長的寵愛,當時織田信長所寵愛的是一位被寄予厚望的小姓――萬見仙千代重元。在森成利成為織田信長小姓後的翌年十二月八日(一說同月二十八日),萬見重元跟隨織田信長進攻荒木村重的有岡城時不幸戰死。萬見重元戰死這一契機造就了森成利的上位機會。織田信長對於萬見重元之死自是悲痛萬分〔後來織田信長處分荒木村重一族不排除因這理由〕,但亦因這機會令織田信長重新選拔一個可靠信賴的小姓加以訓練成材。森成利的美貌加上其聰明才智立即受到織田信長的注意,加上其父英勇捐軀的事蹟令織田信長對森家遺孤有所憐愛,森成利最終脫穎而出代替萬見重元成為織田信長最寵愛的小姓,時間為天正七年(1579年)。

森成利自天正七年(1579年)受織田信長寵愛直至天正十年(1582年)戰死於本能寺的短短三年間,織田信長對其寵愛程度為之前的小姓所沒有,也因此後世才能衍生出不少兩者間的軼事傳說,這點留待蘭丸文化詳談。從織田信長給予森成利的工作量及範圍可以看出對其的重視程度非之前的小姓可比,森成利的工作主要分三方面――撰寫副狀、奏者及使者,其職責已與堀秀政等近習無異〔當年堀秀政為小姓時也沒有像森成利般這麼多工作量〕。撰寫副狀的目的就是當織田信長下達朱印狀時,撰寫副狀詳細說明解釋朱印狀的內容及對象,屬於加判奉行的工作之一,故有說森成利為奉行之一也對;奏者的工作就是叩見者與織田信長之間的橋樑,叩見者必需向奏者提出與織田信長會面的要求,奏者向織田信長轉達叩見者的身份及目的,由織田信長決定是否親自會面,或是由奏者向叩見者婉拒其會面要求;使者一職顧名思義是代表織田信長向目標人物下達命令或獎懲,基本上這就是森成利的主要職責。除此之外還跟其他小姓一樣,負責織田信長日常的起居飲食、隨從護衛等工作,由此可見織田信長對森成利寵愛有加。

正史上第一次記載森成利的重要事件就是天正七年(1579年)四月十八日,引《信長公記》及《森家先代實錄》記載,森成利以織田信長正使的身份向䋴河長滿作出賞賜。此事距離萬見重元死後四個月,由此可以推測森成利成功「上位」的時間就是在這四個月之間。事緣荒木村重起兵叛變之時,䋴河長滿沒有跟隨荒木村重起兵反抗織田信長。織田信長為了感謝其忠義之心,故在天正七年四月十八日以小姓森成利為正使;馬迴中西權兵衛為副使前往攝津,對䋴河長滿作出獎賜。在這個很有可能是森成利第一次受織田信長重用正式擔任使者的工作中,充分表現出森成利才能。森成利在䋴河長滿面前毫無懼色,依照正確的禮儀進行儀式,毫無錯誤,其表現令䋴河長滿感動。從此事上可以看到森成利除了被世人譽其美貌之外,還有其老成持重的一面,以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來說,實屬難得。

此後織田信長與森成利之間因森成利的才能而益加親密,森成利亦因此之機會向織田信長作出一個大膽的建議――與本願寺進行和談。織田信長與佛教一向宗的本願寺教派自元龜元年(1570年)起進行交戰,史稱石山合戰。經過長達差不多十年的戰爭,本願寺教派的領袖顯如上人被織田信長包圍於攝津的石山城作誓死抵抗。森成利之母妙向尼〔阿盈在其夫君森可成死後出家為尼,號妙向〕信奉一向宗,在石山合戰後期向雙方作出調解行動,一面藉同宗身份向顯如上人遊說;一面透過森成利說服織田信長。織田信長起初不願意,但在森成利表達其母若和談不成便率森成利及其弟弟自殺的堅決態度後,織田信長重新考量其利益之下,最終答應和談,透過天皇提出和議。天正八年(1580年)四月九日,在朝廷的敕令下雙方停戰,顯如上人離開石山城前往紀伊的鷺森。石山合戰在和平下結束,織田信長也擺平了一個難纏的對手,森成利可說是暗中幫了一把。

同年八月十三日,身為朝廷公卿的吉田兼和前往拜訪織田信長,當時負責接待通傳的就是森成利。此事可見於《兼見卿記》中,由此可知最遲在此時間森成利已兼任奏者的工作,此後吉田兼和向織田信長叩見時,大多由森成利負責通傳。天正九年(1581年)七月二十五日森成利再次成為織田信長使者,於安土向織田信長兒子織田信忠、織田信雄及織田信孝三人贈予牀差。引《金剛寺文書》記載,同年森成利以『森亂成利』這署名向河內的金剛寺發出朱印狀副狀,可見森成利已負責撰寫副狀的工作。此後有關金剛寺與織田信長之間的文書處理交由森成利負責,而給予吉田兼和的朱印狀副狀亦出自森成利手筆。森成利的工作表現受到信長的認同,故在同年被授予近江八幡附近五百石知行領。

踏入天正十年(1582年),森成利雖然在六月二日的本能寺事變中戰死,其活躍的時間只餘下五個月,但在史書中的表現就以這五個月最為活躍。一月二十六日森成利出使岐阜,向其嫡子織田信忠傳令將土藏中的錢奉獻予伊勢神宮,作為舉辦正遷宮儀式所花的費用。接著二月八日於安土再次以使者身份向野野村正成的家臣齋藤六大夫賜予馬匹及小袖,作為其在雜賀對土橋氏的攻擊中,殺死敵將千職坊,並親自將首級送往安土的賞賜。織田信長消滅武田勝賴後不久,森成利再三出使,於三月二十日對剛向織田信長降服的小笠原信嶺傳達知行安堵通知。織田信長消滅宿敵武田氏後,將武田氏原有的領地封賞予自己的家臣。在封賞之中,令人感到驚訝的是織田信長將美濃金山城五萬石領地及米田島一萬石知行領賜予沒有表面戰功的森成利,使森成利成為戰國史上第一個以小姓身份直接成為大名的人【小侍按:關於森成利的封地說法曾有分歧,按《信長公記》記載為『金山及米田島』、《信長記》為『濃州岩村城五萬石』,後來的《寬政重修諸家譜》跟隨《信長記》說法為『濃州岩村城五萬石』。但是《信長公記》同時亦記載當時岩村城是賜予與森長可同為討伐武田勝賴的先鋒團忠正,團忠正不久與森成利一樣於本能寺事變中戰死,其領地後來被森長可所奪去。而《信長公記》的可信性一向比《信長記》為高,故此小侍傾向與近代學者一樣,接受《信長公記》的『金山及米田島』這一說法】。

當織田信長凱旋回歸安土後,五月四日天皇派遣公卿勸修寺晴豐前往安土城遊說織田信長當上征夷大將軍一職,當時負責接待通傳的亦是森成利。同月二十九日織田信長離開安土城前往京都,準備支援在中國地區苦戰的羽柴秀吉,森成利雖已成為大名,亦以小姓的身份陪同織田信長上洛。織田信長到達京都後住宿本能寺,不料六月二日清晨,織田信長家臣明智光秀突起兵叛變襲擊本能寺,史稱『本能寺之變』。當時森成利身處於本能寺,確認叛軍的旗幟為明智光秀的水色桔梗後向織田信長報告(《信長公記》)。之後森成利連同其弟坊丸、力丸及其他小姓一起抵抗明智光秀軍隊的入侵,力戰而亡為織田信長殉死。森成利最終被明智光秀的安田作兵衛殺死,結束其不幸、短暫卻精彩的人生,享年十八歲,而他的戰死所換來的代價是令織田信長可從容地在內殿自焚,免受明智光秀軍隊的凌辱,可說為織田信長盡忠到最後。森成利死後連同其弟坊丸、力丸一起葬於京都阿彌陀寺,法名為瑞桂院殿鳳山智賢居士神儀。本能寺事變後,妙向尼為了紀念森成利及兩位弟弟,於金山城外的伊岐津志村,建立「一見千本卒塔婆」以供奉他們。

森成利的才能在當世被人所肯定,並認為其前途無可限量,大有一番作為,而織田信長亦視森成利為其統一日本的重要人材而加以培育。在他受重用的三年間擔任奉行、使者、奏者等職務,一方面可以看到他是屬於內政官方面的人材,這一點與日後豐臣秀吉身邊的石田三成甚為相似,但森成利與石田三成最大不同是森成利的做人處事方式遠比石田三成圓滑,森成利雖受織田信長寵愛,也負責許多重要工作,但面對同事不論是小姓或是家臣都不敢有所怠慢,所以並沒流傳有人對森成利不滿的說法。森成利雖然受到高度評價,但由於其工作性質主要在內部方面,故當時世人對其認識不多,連傳教士佛洛伊斯所著的《日本史》都沒有出現有關森成利的資料。森成利的活躍僅限於織田家內部,原本成為大名後的森成利可有更大發展機會,但隨著本能寺事變的發生,森成利為主家盡忠犧牲,留下的就只有後人對其惋惜及遺憾……不過事情還沒有完結,森成利之死並不是其終結,相反更是蘭丸文化的開始……

森成利雖然隨著本能寺事變的發生,如霧水般消失,但是其事蹟卻已烙入人們的心中。正如前述森成利之死並不是其終結,相反更是蘭丸文化的開始。踏入江戶時代,人們對上一個時代的事情仍念念不忘,特別是戰國時代的精彩事蹟更為人所津津樂道。織田信長的奇特、豐臣秀吉的努力、德川家康的忍耐、真田幸村的勇猛等等題材造就了日後江戶時代大量的小說、故事等興起,江戶時代的故事文學猶如中國明清時代的小說般佔有很重要的地位。織田信長的精彩事蹟自然不會被江戶時代的作家所忽略,在撰寫織田信長的同時,亦會找一些跟其相關的人物加以創作流傳。織田信長與森成利後期的關係正好給他們發揮機會,而森成利才貌雙全的形象亦成為小姓的代表象徵。做就了織田信長出現時,身邊定有一位風度翩翩的美少年伴其左右。江戶時代小說、故事、逸話的盛行帶給蘭丸文化一個誕生的機會……

蘭丸文化,顧名思義首先從名字方面開始。在正史上,史料稱呼森成利主要用「亂」、「御亂」、「亂法師」等名字【小侍按:「御亂」是對森成利一種較尊敬的說法。】,「亂丸」(ranmaru)這個名字雖然沒出現在史料上,卻是當時在民間流傳的一種稱呼。在小說家眼中,森成利這個被稱為才貌雙全的小姓,使用「亂丸」這個名字實在不夠美觀,於是使用了與「亂」同音的「蘭」字作代替【小侍按:「亂」與「蘭」都是(ran)。】,森蘭丸這名字開始出現。江戶時代中後期推出的《寬政重修諸家譜》及《森家先代實錄》都記載森成利的諱名為森長定,與其兄弟一樣同以「長」字為名,顯然為後人加工上去。「森蘭丸長定」這個名字在江戶時代正式確立,取代了原本的名字「森亂成利」。下文為了區分正史與小說、軼事之別,一律改用「森蘭丸」這名字作稱呼。

在江戶至明治時期,織田信長與森蘭丸的逸話故事分別收錄在不同作品中,例如江戶時代的《朝野雜載》、《鳩巢小說》、《老談一言記》、《常山紀談》、《改正三河後風土記》、《艮齋間話》等等,明治時代的《名將言行錄》都有記載他倆的故事。織田信長與森蘭丸的故事之中,以「指甲的故事」、「刀上刻鞘的故事」最為人所熟悉,現引用日本學者谷口克廣先生所寫的《信長の親衛隊》一書中,有關江戶至明治時期森蘭丸的故事。谷口克廣先生在書中談及此時期森蘭丸的故事共有十則【小侍按:實際數量不只此數】,主要流傳的有以下四個:「指甲的故事」、「刀上刻鞘的故事」、「故意弄跌蜜柑的故事」及「故意發出關窗聲音的故事」。

一、「指甲的故事」
有一日,織田信長正在剪指甲,命令森蘭丸把指甲棄掉,但是蘭丸站著並沒有立即離去。信長好奇一問:「為何不去把指甲棄掉?」蘭丸說:「是,指甲還欠一片哩。」信長撥開衣袖細開,有片指甲跌在地上。

二、「刀上刻鞘的故事」
某日,織田信長進入廁所如廁時,負責為信長拿太刀的森蘭丸在其如廁期間,把那只刀上的刻鞘數目數了出來。後來小姓們聚集之時,信長開玩笑地向他們出問題,誰人猜中太刀上刻鞘的數目,就將太刀送給他。其他小姓們各自提出自己的答案,唯獨蘭丸一人沒有作答。信長問:「蘭丸,嘗試作答吧!」蘭丸答:「不答,我曾經數過並知道結果。」信長對於蘭丸的回答感到佩服,並將那只太刀送給他。

三、「故意弄跌蜜柑的故事」
有一天,訪客向織田信長送上一盆滿滿的蜜柑,蘭丸就這樣捧著這盆蜜柑向信長宣告。信長注意到情況就說:「這樣捧著很危險,要倒了吧。」接著蘭丸連蜜柑一起倒下,蜜柑散落在座塾上,連盆子也弄壞了,顯得相當狼狽。信長看到就說:「看吧,給我說中啦!」翌日,同輩們向蘭丸說:「昨日在主上面前弄跌蜜柑,主上應該仍很生氣吧。」蘭丸便說:「不,應該不會生氣。為何這樣說呢?殿下的說話如同命令,殿下說『要倒了吧』後,仍好好地捧著這盆蜜柑搬過去的話,就會跟殿下的推測有誤,所以我才故意跌倒。不論做任何事,都不可以令殿下做出失誤的事。」

四、「故意發出關窗聲音的故事」
有日,信長向蘭丸下了一道命令,把仍打開著的窗子關掉。蘭丸去到窗前,發覺窗子已經關上,於是蘭丸故意把窗子打開,然後「咇」一聲把窗子關上。蘭丸回來後信長便問:「窗子仍打開著吧?」「不,已經閉上了。」「聽到窗子關上的聲音,這究竟是什麼回事?」「這些是細微的事,主君在眾人面前下了道『把仍打開著的窗子關掉』的命令,就這樣直接回來說已關掉與原本的命令不符。因此故意把窗子打開,然後再關上窗子,好讓眾人也聽到窗子關閉的聲音。」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故事,如:

五、信長命令將簷蓬上盛滿水的茶碗拿下來,蘭丸試著辦及做到。

六、信長問已經擁有什麼足以替代天下的寶物,蘭丸以自己作答。

七、信長在狩獵途中於農家休息時,突然發生地震。蘭丸便以此機會向信長進諫,治理天下的人不要讓自己身陷險境中。

八、蘭丸有一樣最想要的東西,信長猜測蘭丸想要什麼,兩人都把想法寫在手上,不約而同都寫上「訽本城」三個字。

九、蘭丸看見明智光秀於吃飯時在想主意,懷疑他想謀反,於是向信長報告。

十、為了打探上杉謙信的樣貌,蘭丸打扮成虛無僧,不過馬上遭上杉謙信識穿了。

蘭丸文化由十七世紀的江戶時代開始形成,之後不斷發展,在明治時期已有一定的發展,已被定性為一位才貌雙全、風度翩翩的美少年。隨著日本自明治時期後文化的普及,森蘭丸這一人物更廣為人知,大正、昭和時期的歷史小說發展自然有一定的作用。森蘭丸的故鄉岐阜縣兼山町(前金山城附近)也很重視森蘭丸及其一族,昭和四十二年(1967年)九月三十日將森蘭丸三兄弟的墓碑由「一見千本卒塔婆」移至大龍山可成禪寺,與其父森可成及其兄森長可一起受後人供奉。兼山町更以森蘭丸作為其特色吸引遊客,當地有一間名為「蘭丸亭」的食肆,而古城山南面於平成12年(2000年)建立一個名為「蘭丸古里之森」的自然公園。每年的六月第一個星期日,兼山町都會舉行蘭丸供養祭,以供祭森蘭丸;同年十月第三個星期日兼山町都會舉行兼山祭,當地人都會打扮成森氏一族巡遊,向他們作出致敬。森蘭丸除了在日本國內受到注目外,近年來透過光榮等遊戲公司所推出的有關日本戰國遊戲,將蘭丸文化衝出日本,海外其他國籍人仕藉此有機會認識森蘭丸。蘭丸文化在近年隨著動漫文化及小說的熱潮下,亦有不少新的故事或傳說產生,如森蘭丸為魔王說《妖刀傳》、森蘭丸為魔王織田信長的忠心小姓《鬼武者系列》、森蘭丸為明智光秀間諜說等等。雖然這些大多是子烏虛有憑空幻想出來的作品,但無可否認今天的蘭丸文化已日漸成熟而廣為世人所知,其文化亦有不同方面的發展,其作為織田信長身邊的小姓形象已深深植心大家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