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東之鬼–常陸之梟雄  佐竹義重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佐竹義重,幼名德壽丸、次郎。佐竹氏二十代家督,關東之名將、軍事家及外交家;人稱「關東之鬼」。天文十六年(1547)生於常陸太田城,父親為「常陸之雄」佐竹義昭。

幼年的義重,已是深具武勇之才,為重臣們所期望。永祿五年(1562),由於父親義昭體弱多病,故於三十二歲盛年時早早讓位予十六歲的義重;三年後病死,從此佐竹家走向最盛期。接掌家位的同年,義重迎來初陣,與相馬盛胤對戰於甕之原,義重於此戰中大獲全勝,並連取七敵將之首級,威振常陸。

當時的佐竹氏屬於關八州之內的諸大名之一,自從川越合戰(天文十五年,1546)後,後北條氏確立關東霸權,關八州內的諸大名無不敬畏,唯佐竹家為首的小部勢力依然力拒。義重遵循其父的「親上杉、結宇都宮」的外交方針對抗後北條及上總的里見氏。

永祿九年(1566)起,義重開始外交、軍事手段於常陸擴大勢力。同年,太田資正等反北條派向義重尋求庇護,義重藉機收為家臣,佔領岩槻、片野及柿岡三城。永祿十年至天正三年(1569-1575)其間,義重利用軟硬兼施的方法擴張,同時於天正二年(1574)會見上杉謙信,並得到謙信贈送名太刀「備前三郎國宗」,以表達對義重的賞識,更道:「此太刀作為在下武略之傳承,閣下隱居後,可後傳子孫。」,後來義重傳刀予長男義宣時,強調「刀之魂不可失」,證明義重對謙信的敬重。

與謙信親密的同時,義重留意到正在布武天下的織田信長,並向信長表達支持擁立足利義昭的立場,天正四年(1576),義重在信長上洛成功後,受封從五位下常陸介;從此,義重借助織田勢力進一步牽制北條氏政,以換取時間擴展勢力。

正當想大展拳腳的時候,佐竹一向倚靠的謙信於天正六年(1578)急死,加上信長於天正十年(1582)身死本能寺,織田勢力陷入分裂邊緣,北條於關東的勢力再度膨脹,面對里見及北條的勢力,義重廣行外交婚姻政策以隱定陸奧方面,在擴充之餘,也消除後顧之憂,可專心對抗北條。天正十二年(1584),義重聯合諸反北條的關東、常陸大名與北條氏直大戰,同時又攏絡強勢的羽柴秀吉,為日後對付北條作準備。

與北條大戰的同時,北方的伊達政宗也蠢蠢欲動,積極擴張,自然與諸親佐竹的陸奧大名發生戰事。天正十三年(1585),政宗之父輝宗被二本松義繼所弒,引發人取橋合戰,佐竹聯合蘆名一同救援二本松,於佔盡上風時,由於得知里見伺機偷襲常陸而被迫急速撤退,最終功虧一簣,伊達勢力更見發大。

天正十四年(1586),義重讓出家督位予嫡男義宣,雖退居二線,但仍握有重權。天正十五年(1587),由於蘆名家無嗣,義重成功把次男義廣過繼蘆名家,間接成為一體,成為關東一帶的強大勢力。天正十六年(1588),秀吉成為天下人,發佈「關東奧兩國物無事令」,熟知天下大勢的義重立刻加強與秀吉的關係,希望藉以剷除北條,但同年,伊達政宗大舉侵襲蘆名,爆發漥田之戰及著名的摺上原之戰,最終蘆名家以滅亡告終,佐竹也因此與伊達直接對峙;開始「北拒伊達,南抗北條」的局面。剛巧,秀吉正準備出戰北條及奧州,三國爭霸戰也因此得到緩和,義重藉此加快向北關東擴張的步伐。

同時,義重也利用此機會與蘆名盛重指控伊達違反「物無事令」,以圖恢復蘆名領,因此佐竹參與了小田原討伐戰及奧羽討伐。並在石田三成的支持下,主攻上野及武藏?形城。可惜,雖然成功使北條滅亡,但恢復蘆名舊領的要求,被秀吉置之不理,反而轉封蒲生氏鄉於會津,使義重的希望幻滅了。北條討伐之後,義重把握機會攻打親北條大名江戶氏,奪取水戶城,同時,秀吉以「常陸一國自由切取」的書狀作為戰賞,加上以前奪得的領土,佐竹領有常陸、下野及陸奧合共五十五萬石,佐竹也因此到達了勢力最盛時期。

當得到秀吉的書狀後,義重、義宣開始對南常陸的管治,但受到南常陸三十三館土豪勢力的堅決抗爭。有見及此,義重計劃並授意義宣邀請三十三館的各大名出席著名的「梅見之宴」,當時三十三館以為,佐竹對他們毫無辦法,所以設宴和議。梅宴之時,佐竹上下盡獻殷勤,令三十三館各人鬆懈戒心,待各人喝得酩酊大醉時,義重、義宣立即遣火槍隊將眾人一一射殺,從此三十三館勢力全面瓦解,佐竹順利接管南常陸,遂而統一常陸。

但秀吉以佐竹未有得到三十三館的討伐令為由,於文祿四年(1595)的安堵狀雖稱五十四萬石,但實減十萬石。義重為此感到非常憤怒,也對豐臣政權投以不支持的感覺,為此,義重也將實權交予義宣,正式隱居。

之後,佐竹移居水戶城。在伏見,義宣結交了石田三成,同年,宇都宮家因在太閤檢地中虛報總石高數額而被改易;由於佐竹與宇都宮有姻親關係,需要受連坐,但由於石田三成從中調停及向秀吉求情,終於免受牽連,從此石田與佐竹的關係更為親密。

慶長三年(1598),秀吉於大阪城病逝,翌年,前田利家也病逝。豐臣兩大巨頭相繼離世,對三成更是危險,早對三成痛恨非常的武將派立刻進行狙擊,最後在家康調停下總算平息,三成隱居於佐和山城。慶長五年(1600),家康展開上杉討伐戰的同時,三成悄然卮兵於畿內,一向與三成親交的義宣,為從入東軍或西軍的問題與佐竹家內的眾臣及義重激辯,當中義重等指出不應因對三成之私交而起私憤,但義宣叱責道:「治部(三成)絕無私心,全為公職矣! 然眾國君之怒,豈非私憤乎?」不過,義宣也明白家康的力量,故得在兩者之間作出選擇,最後義宣選擇了三成。縱然加入西軍的決定,換取了三成的信賴,而家康也因此讚賞義宣為「律義者」(即忠厚老實的人),但義重等譜代大臣及老臣都對三成不信任,加上東軍多次邀請佐竹入從,更令家中分歧加劇。最終,即使三成多次催促,但在義重等的壓力及阻撓下,義宣未有出兵。

關原之戰由東軍勝利而結束,由於義宣曾公開聲稱加入西軍,故在戰後遭到家康的責問,佐竹家面對可能遭改易的命運的同時,義重到江戶向家康請罪及求情,由於考慮到佐竹的強大軍事力量,最終家康被說服,把佐竹減封到出羽秋田二十萬五千石,佐竹家又一次在義重的努力下免受災厄。

危機平息後,義重不再過問政事,尊心養老,但義宣也不時各義重請教。麎長十九年(1614)四月,義重因在狩獵途中中暑而墜馬,十九日,這個叱吒於北關東及常陸的「關東之鬼」終於結束了鬼謀的一生,終年六十六歲。

大阪之陣後,佐竹正式稱藩,是為秋田藩或久保田藩,義重之孫義隆時代,大力開發及勵精圖治,令石高提高至三十二萬石以上,為江戶前七位藩之一,也因此被後世稱為日本四大名君之一。及至十一代藩主義睦時,佐竹宗家血脈斷絕,由相馬氏子義堯入繼為十二代藩主。幕末時代,義堯脫離「奧越羽列藩同盟」,主動投效天皇政府,成為東北唯一親天皇的藩。因此於戰後被續為藩知事,廢藩置縣後,正式封為侯爵列,任參議。

佐竹義重是一代名將,作戰時身先士卒,曾經有一次北條大軍入侵,當義重領兵對抗時,義重指出:「敵軍遠來疲乏,要是我軍聽從軍令,焉能不勝?」之後,義重立刻策騎衝入敵陣,使士氣為此大振,最終擊潰北條,後來義重因此被稱為「阪東太郎」。加上義重著重軍紀及士兵服從性,故佐竹軍隊作戰果敢勇猛,莫之能禦,義重也從此得到「鬼義重」之名,名振關東、常陸一帶。

有鑑於佐竹氏於鎌倉、室町時代的宗族之亂,義重承襲父親義昭的政策,與周圍的大名廣結姻親,不但可增加統治範圍,也是作為一種保護的政策。同時義重也與佐竹南、北、東三分家的關係漸次拉近,作為屏障之用,義重也常對眾子教誨道:「萬事以保護佐竹為要」。雙管齊下之下,常陸外圍,全是親佐竹的大名保護網,可見義重的外交之高明。難怪有人說如說東北之雄,伊達外,唯佐竹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