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備梟雄  宇喜多直家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宇喜多直家,戰國中期的大名、陰謀家。享祿二年(1529)生於砥石城,興家長子,初稱八郎,後改為三郎左衛門。幼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六歲時,砥石城被高取城主島村豐後守攻擊,不久被攻陷,祖父宇喜多能家自殺,直家與父母逃到備後。得到當地富商阿部善定的幫助庇護,並娶其女為側室。天文五年(1536),興家病死,直家與生母離開阿部家投靠伯母。由於不斷的被左鄰右舍嘲笑欺凌,直家常立志重振宇喜多家,為祖父、父親報仇。

天正十二年(1543),十四歲的直家出仕天神山城主浦上宗景,同年首次出陣對戰播磨的赤松政祐,立下戰功,之後屢立戰功,於天文十三年(1544)元服,並受賞乙子村300貫俸,正式改名為宇喜多三郎左衛門直家。

元服後的直家,立刻立下重大功勳,把經常出沒掠奪民家的海賊打敗,宗景大喜,加封直家3000石俸給。直家頓時名重一時,能家、興家時代的舊臣不斷來投,而領內的士兵也因而增加,但也因此做成糧食不足的問題。為此,直家帶領戶川秀安、岡利勝等家臣下田耕作,並且節衣縮食,生活比較困苦,但直家的親善、勤奮,使家臣無不佩服忠貞,十分團結,乙子城的情況也慢慢好轉。

天文十四年(1545),直家奉命攻打曾在砥石城之戰作為島村內應的同族浮田大和,封為砥石城主。直家接命出戰勇猛,但一直未能攻破,直到宗景的援軍助陣下,終攻下砥石城,棄城的浮田被直家追至備中討死,其首級被掛於乙子城上。再下戰功的直家受封奈良部山城,天文二十年(1551),直家在宗景的撮合下迎娶沼城城主中山備中守信正之女。但由於中山備中是島村之甥,直家想藉聯姻誅滅中山,他利用親密的關係得知中山與浦上政宗謀反的消息,直家立刻鼓動宗景討伐,永祿二年(1559),直家奉命出戰沼城,並迅速的奇襲中山,再誘殺島村豐後守,直家之妻得知父親被殺後出家,但不久「病死」。

島村及中山的討死,標誌著直家報祖父之仇的成功,後獲宗景封得兩人的大半領地—由砥石城到奈良部山城再得大半的邑久、上道二郡,先後只用了11年時間,加上直家再次利用假婚陰謀,奪取浦上家臣後藤美作的領地。直家的勢力與主家浦上已是均等,不久直家漸脫離主家自立。

自立後的直家,立刻開始下一步行動以光大宇喜多家,永祿三年(1560)直家計劃佔領邑久、上道二郡的全部領地,先攻打松田氏,並開始了龍之口城攻略,直家鑑於多次進攻都未能成功,就利用假放下臣岡清三郎到龍之口城主最所元常身邊,待得其寵信後,於次年(1561)斬殺元常,龍之口城也隨即陷落,直家終得上道郡西部的控制權。

直家遂再指向松田家,趁松田出兵協助尼子時大肆掠奪了松田家領地,終迫使松田與浦上家聯姻講和。之後,直家出戰三村氏,永祿八年(1566),三村家親攻打浦上家,直家得知後派宇喜多職家出援打敗三村;翌年三村再次侵入美作,直家派後藤又次郎及喜三郎兄弟用鐵炮暗殺家親,三村旋即敗潰。雖三村於往後不斷進攻,但直家於最關鍵的一戰、永祿十年(1567)的明禪寺城合戰中,以五千人打敗兩萬的三村軍,直家因此戰名震備前,也確立了宇喜多在備前的地位,三村氏自此戰後敗落。

直家開始揮軍備中,先後攻下佐井田、金川城,於永祿十一年(1568)平定大半備中、美作西。但此時,直家要面對正崛起的毛利元就,永祿十二年(1569),毛利聯合三村進攻備中,直家雖屢屢受挫,但最後因其他備中大名支持而打敗毛利三村聯軍。同年夏天,直家聯同尼子勝久反攻毛利高田城,派內應火燒高田城,旋即陷落。此後數年,宇喜多與毛利多次交攻,關係緊張,直到元龜三年(1572),將軍足利義昭及織田信長出面調解而稍為緩和。

不久,隨著織田包圍網的形成,義昭與信長的關係惡化,毛利也與信長交惡,大多數三備、美作的大名都倒向信長,但直家卻倒向毛利,從天正二年(1574)起,毛利、宇喜多聯合攻打三村及三浦氏,擴大其在美作的勢力。天正四年(1576),直家進攻主家浦上,翌年攻陷天神山城及富田松山城,趕走宗景,宇喜多家到了最盛期。

但直家於同年遇上了織田家的中國方面軍主大將衩膍q吉,直家多次為秀吉所敗,上月城多次被攻陷又再得。天正六年(1578),直家向毛利請到援軍50000人,加上本軍15000人,與率領40000萬人的秀吉於高倉山佈陣,但因播磨三木城主別所長治謀反而令秀吉不得不撤離平亂,上月城再入直家之手,遂連陷周匝城、飯岡鷲山城等。

但直家深深的明白織田的力量,遂藉與秀吉交友進而與信長聯絡,但卻因此觸怒毛利氏,受到猛烈攻打,雖時有勝利但對情況無大幫助,後得織田勢的協助而稍為穩定,天正九年(1581)二月十四日,當一直抱病的直家把長子八郎(秀家)托付予秀吉後,在岡山城病逝,結束了其陰謀狡猾的一生,得年五十三。直家的作為,受到信長的肯定及讚許,而其子秀家(直家要求秀吉讓其子拜領其「秀」字)也成為秀吉諸養子中,最忠於豐家、最受秀吉器重的一位,列位五大老之一,但隨著關原合戰戰敗,秀家也被流放八丈島,以織草鞋為生,明曆元年(1655)以八十四歲高齡死於八丈島。

山陰、山陽十一國太守  尼子經久

(網友松壽丸提供)

尼子經久〈1458-1541〉

南北朝時代,大名佐佐木道譽〈京極高氏〉的孫子京極高詮之弟京極高久因功受封於近江國甲良庄尼子鄉,依地名而改姓尼子,從此尼子氏便正式在歷史舞台上登場。明德三年〈1392年〉,京極高詮因討伐山名滿幸有功,獲將軍足利義滿任命為出雲、隱岐兩國的守護,然而京極高詮的本領地在近江,加上身兼著幕府的侍所所司這個要職,根本無暇留在出雲擔任守護一職,遂把出雲管理權交給身為出雲守護代的姪兒尼子持久〈京極高久之子〉,並著持久定居於月山富田城。出雲尼子氏就是這樣誕生。

尼子持久之子,尼子清定活躍之時,已是日本國內正醞釀著大騷亂〈應仁之亂〉的時期。在他當守護代的期間,全力經營出雲、隱岐兩國,積極地跟出雲國內的諸豪族周旋,為出雲尼子家的繁榮奠下了基礎;此外,作為山陰地區唯一的東軍,尼子清定輔助主君京極持清制山名軍,其戰功獲得肯定。此後,名聲及實力均日益壯大的尼子家,在清定之子尼子經久帶領下,邁向稱霸中國十一國的輝煌霸主之路。

長祿二年〈1458年〉,尼子經久出生於月山富田城,幼名又四郎。文明六年〈1474年〉到京都當東軍的人質,並出任民部少輔,二十一歲時〈1478年〉歸國。同年從父親清定手上接過守護代之位〈也有說是二十五歲時繼任〉,並拜受了主家京極氏京極政經的偏僻,取其「經」字,改名為經久。

尼子經久當了家督,便積極發展自己的力量。就在文明十四年〈1482年〉十二月,幕府恢復了對出雲、隱岐兩國的莊園收取段錢的命令。尼子經久接到幕府的命令,卻自以為得到經過父祖輩多年的經營、周旋而臣服於尼子家的國內諸豪族的支持,便視幕府命令如無物,一邊侵吞寺社的領地,一邊扣押段錢而不上繳幕府;於是在兩年後〈1484年〉的三月,幕府以經久不服從幕府命令為由,發出了討伐經久的軍令。霎時間,曾經臣服於尼子家的三澤、三刀屋、朝山、廣田、櫻井等豪族紛紛支持幕府,追討尼子經久。尼子經久怎樣也想不到諸豪族會如此輕易的背叛了尼子家......

尼子清定、經久父子被流放後,幕府任命鹽冶掃部介移轉到月山富田城,取代經久守護代的職位。隱伏於野的經久,一直蠢蠢欲動,欲伺機奪回月山富田城;直至翌年〈1485年〉十月,經久拜訪舊臣山中勝重,坦白的向他說明奪城大計,希望能夠得到山中勝重的協助。山中勝重對經久的計劃表示支持,並糾合了龜井秀綱、真木上野介等一眾舊臣來輔助經久,不過經久深知只得幾個人的力量是成不了事,於是他們拉攏了居於月山富田城城下町的賀麻黨〈是一群表演歌舞的藝能者,同時也是一個忍者團體〉成為己方,為自己增添實行陰謀的籌碼。

文明十八年〈1486年〉元旦之夜,賀麻黨按照慣例,進入月山富田城表演慶賀新年來臨的「千秋萬歲舞」;就在表演中途,賀麻黨跟尼子經久等人裡應外合,並放火製造混亂。鹽冶掃部介冷不防有此一著,混亂之中唯有勉強接戰,但此時大勢已去;掃部介先殺死妻兒,再放火焚燒自宅,自己則在熊熊烈火中自刃。

事後尼子經久犒賞了山中勝重等部下,以及在奪城計劃中居功至偉的賀麻黨,而經久自身亦獲回復守護代的原職。尼子經久奪回月山富田城的這一年,只有二十九歲。

同年七月,京極政經離開出雲上洛,臨行前把物領職〈一族之首領〉和出雲、隱岐、飛驒三國的守護職位讓給嫡孫吉童子丸,並把輔助的任務託付給尼子經久及多賀伊豆守二人。就在京極政經離去後,尼子經久立即全面排擠多賀氏的勢力,並把京極家讓職的證書據為已有,以表示自己取代了京極家成為守護官。吉童子丸如同被流放,從此下落不明。

尼子經久在出雲國樹立自家的政權後,開始轉動其謀略之輪,向統一出雲的目標進發;而首要目標,就是出雲國內最有力的國人眾三澤氏。

某一次會議上,山中勝重在眾目睽睽下跟尼子經久發生爭執,讓經久下不了台,結果經久給這位奪城功臣一個死罪。勝重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結果逃往三澤氏的領地尋求庇護。尼子經久得知這一消息,更是氣憤難平,盛怒之下,下令把勝重的家室都囚在大牢。

這邊廂,勝重投到三澤氏三澤為國的麾下,表現得盡心盡力,最終得到三澤為國的信任。勝重向三澤為國表示對尼子經久恨之入骨,並希望三澤為國給他軍隊攻打月山富田城,作為報仇。三澤為國允許了他的請求,把大部分兵力撥給山中勝重。山中勝重率軍來到月山富田城下,並沒有立即進攻,反而秘密地向身在城中的尼子經久匯報軍情。經久得報後,與城外的勝重軍隊前後夾擊,三澤軍死傷大半。

原來尼子經久與山中勝重早就定下計策,先讓山中勝重在眾人面前開罪經久,繼而讓他投到三澤氏麾下,再把他的親人收進大牢......等等一連串的苦肉計來騙取三澤氏的信任,再從中破壞他們的實力。尼子經久在富田城下得勝後,隨即殺至三澤氏的本據地。三澤為國眼看得勝無望,只好開城投降,時為長享二年〈1488年〉三月。

尼子經久解除了三澤氏的威脅後,三刀屋氏和赤穴氏亦先後被降伏,而其餘的國人眾有見及此,亦紛紛投向尼子陣營。由此,尼子經久正式統一出雲,向戰國大名之道邁進。

此後的經久,著眼於附近各國的攻略;幾年間,尼子家的勢力不斷壯大。永正五年〈1508年〉,雄霸西國的大內家第三十代當主大內義興,擁立前將軍足利義稙上洛,以圖奪回失去了的權勢;尼子經久曾應大內義興之邀,到京都協助作戰,並立下赫赫戰功,可是最後卻得不到相當的報酬,此事令經久懷恨在心。就在中央戰事正處於膠著狀態的期間,尼子經久便暗中策劃對大內家的侵略行動。

永正九年〈1512年〉,尼子經久向背叛大內家的古志為信提供支援。永正十五年〈1518年〉,派胞弟尼子久幸〈山中鹿之介的曾祖父〉攻打伯耆國羽衣石城主南條豐後守宗勝;另外派長子尼子政久攻打出雲國大原郡阿用磨石城主櫻井宗的。可是,就在這一役,讓尼子經久初嘗到錐心之痛。

尼子政久,生於明應三年〈1494年〉,幼名又四郎。政久的母親,是應仁之亂中享負盛名的東軍猛將,人稱「鬼吉川」的吉川經基的女兒,是個很有教養的人。尼子政久自幼受到父母薰陶,在文武兩方面都能獨當一面,尤擅於詩歌和吹奏橫笛子;據說他曾侍奉後土御門天皇,是天皇練習奏笛的好伙伴。當時人們對他寄予厚望,稱他為「花實兼備的大將」,是繼承經久偉業的上上人選。

當尼子經久派出大軍攻打南條宗勝時,磨石城主櫻井宗的趁月山富田城空虛,毅然揭起反旗。尼子經久聞訊大怒,命令政久帶領七千兵攻打磨石城。

磨石城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城,尼子政久遂決定採取持久戰,靜待城內糧盡,再一鼓作氣把它攻下。政久每晚都在城外設酒宴,慰勞軍士;酒到酣處,往往奏笛助興。由於政久奏笛之技名聞遐邇,在城中的櫻井宗的甫聽到這悅耳的笛聲,便知道奏笛者正是敵方大將尼子政久,遂下令士兵向奏笛者放箭。可憐尼子政久死於亂箭之下,終年二十五歲。

敗軍紛紛逃回月山富田城,向尼子經久報告戰況。經久聞得噩耗,悲憤之情莫可言狀,他決定親自帶領大軍攻打磨石城,為愛子報仇。櫻井宗的抵擋不住尼子軍的猛烈攻擊,最後城破自殺,尼子經久算是為兒子報了仇。

此後,尼子經久加緊了對鄰國的攻略。大永三年〈1523年〉六月,尼子軍進攻大內家在安芸的據點--鏡山城;當時還是小城主的毛利元就選擇投向尼子軍,透過籠絡城將藏田日向守直信,雙方裡應外合,才獲得勝利。一代名將毛利元就,逐漸在歷史舞台上嶄露頭角......

翌年〈大永四年,1524年〉五月,尼子經久親自策動伯耆國攻略。尼子軍連陷數城,驅走了守護山名澄之,羽衣石城主南條宗勝亦遭逢戰敗而逃往因幡。是次伯耆攻略中,不少伯耆國人紛紛逃往因幡、但馬的山名氏麾下,而大多數神社寺廟都遭到破壞、燒毀,後世稱這場浩劫為「大永五月之崩壞」。

然而,就在這一年,大內氏不再沉默,大內義興、義隆父子率領陶興房等重臣入侵安芸,與南下的尼子軍交鋒。此役,毛利元就洞察形勢,決定捨棄尼子而歸順大內。從此,尼子氏與毛利氏交戰頻繁,最後尼子氏更亡於毛利元就手上。

順帶一提,此時的尼子經久,實際上已領有山陰、山陽十一國,計有出雲、伯耆、因幡、石見、安芸、備前、備中、備後、美作、播磨、隱岐。是為尼子家的顛峰時期,後世更因此稱經久為「陰陽一太守」。

亨祿元年〈1528年〉,大內義興病歿,由兒子大內義隆繼任家督。四年後〈天文元年,1532年〉九州發生動亂,大內軍連忙渡海,跟大友、少貳聯合軍對決。在這期間,尼子經久展開反擊戰。然而,尼子家內部發生重大事件,再次讓尼子經久感到心灰意懶。

尼子經久的三子尼子興久,從父親處獲得三千貫領地,當了個上鹽冶的要害山城主,負責西邊的防禦工作。但是他不滿足於自己所得的領地,並委託家中宿老龜井安綱〈即龜井秀綱〉代他向父親轉達自己的意思,求父親再加賜原手郡七百貫的領地。不過他的要求不被經久接納,興久便疑心是龜井安綱向父親進了讒言的緣故。一怒之下,決定起兵叛亂。

尼子興久在末次城戰敗後,投靠妻子的娘家,備後甲山城的山內直通。然而,此舉亦無助於挽回劣勢,始終興久師出無名,最後只有失敗的下場。興久已是窮途末路,唯有自刃。當尼子經久看到兒子的首級時,驀然回首,先是政久英年早逝,如今興久作亂自斃,饒是久歷風霜的經久,也不禁悲從中來。

天文六年〈1537年〉,年屆八十歲高齡的尼子經久把家督之位傳給政久的次子詮久〈後來改名為尼子晴久〉,自己則退居幕後。不過初上任的晴久,年少氣盛,不聽祖父的勸阻,執意對吉田郡山城用兵。一生馳騁沙場的尼子經久早就預料到自軍會有失敗的下場,便著令吉川興經、本城常光等家中猛將假裝投降大內,作為己方的內應,亦可以稍稍拖延大內軍的行軍速度,以期待冬天的來臨,令大內軍不能動彈,迫使敵人撤退。此計最終得到成功,亦顯示了尼子經久的作戰智慧。

天文十年〈1541年〉十一月十三日,尼子經久在月山富田城裡嚥下最後一口氣,終年八十四歲。法名興國院月叟省心大居士。

此後的尼子家,由尼子晴久及經久唯一生存下來的兒子尼子國久〈經久次子〉所率領的軍事集團「新宮黨」支撐著,全力跟大內及毛利家周旋。可是,就在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尼子晴久中了毛利元就的離間計,親手剷除了「新宮黨」,尼子家從此步入夕陽......

尼子十勇士之一  山中鹿之介

(網友明智光秀提供)

山中鹿之介(1545–1578),名幸盛,通稱鹿介,中國山陰名門尼子家的家臣,為「尼子十勇士之一」。

尼子家主城月山富田城被毛利元就攻滅後,鹿之介對月亮發誓:「願受七苦八難,但求尼子家復興!」為尼子家奔走,誓要復興尼子家往日的光耀。在尼子義久投降毛利家後,鹿之介在東福寺讓誠久的長子尼子勝久還俗,接家督之位,不幸再度被毛利家擊敗,只好逃到播磨隱居等待機會。

數年後,織田信長統一近畿,並派遣部將羽柴秀吉開始攻略西國,鹿之介趁此時向秀吉求援,打算借信長的力量奪回出雲重建尼子家。鹿之介擁立勝久以播磨上月城為基地與毛利家力戰,無耐雄據十一國的毛利家以大軍圍住上月城,信長的西國遠征軍的總指揮羽柴秀吉考量單他一個軍團的實力斷無法取勝,因此向信長求助,但信長下達的指令是「撤退」。

在信長思維終是以織田家作為主體考慮,若要強行突破毛利軍的重圍,勢必對織田軍帶來損失,所以他決定捨棄尼子家以保全實力,眼見援軍不久就撤離戰場,獨身站在上月城城樓的鹿之介心中瘋狂地吶喊:「上天!你真要捨棄尼子家嗎?」在毛利軍一輪猛攻後,上月城被攻破,勝久切腹自殺,而鹿之介則被擒。

天正六年七月十七日,鹿之介在河邊被殺害,其長男新六幸元在父親死後,於伊丹鴻池村閑居,並被叔父信直養育。信直死後幸元放棄武士身份,在鴻池村以釀酒為業,後來家業發展成功,成為巨富。明治期時,鹿之介子孫在金融界非常活耀。明治三十年時,創立了鴻池銀行。明治四十四年被封為男爵,鴻池銀行在昭和八年與其他銀行合併,變成現時的三和銀行。

第一智仁之將  小早川隆景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小早川隆景,山陽之名將,世稱為「文武相兼、愛和撫民之仁將」(陰德太平記)、戰國三大智將之一。天文二年(1533)生於安藝郡山城,中國之雄毛利元就三男,母為吉川國經之女;幼名德壽丸、又四郎。童年的隆景乃是智睿之輩,也是元就的愛子。

當時的毛利家正與兩大西國大名大內及尼子形成三強鼎立的局面,但仍然處於下勢。為此,元就除對外開戰之外,也考慮政治策略。天文十三年(1544)安藝之名族小早川氏分支竹原小早川當主興景病死無嗣,由於其妻乃元就之姪,元就利用此機命隆景入嗣小早川家,加上次男元春入嗣吉川氏,達成元就「毛利兩川」之政策。

不久之後,天文十九年(1550),小早川氏另一支族沼田小早川當主正平戰死,由於其子繁平是瞎子,故其家臣對繁平的能力非常質疑;有見及此,元就出面斡旋,並提議由隆景娶正平之女之名入嗣沼田小早川,自此兩小早川氏統一,毛利家從此得到瀨戶內海的控制權及得到伊予水軍之支援,對毛利爭霸中國,有極大的幫助。

增強力量之後,元就開始積極對抗大內及尼子兩家。天文二十年(1551),大內家發生大寧寺之變,「西國第一大將」陶晴賢因不滿大內義隆對其冷落而叛變並且迫死義隆,不久晴賢改立義隆養子義長為新家督,實際控制大內家。元就利用此機會,以助大內平叛之名出兵,更於天文二十三年(1554),在援助反陶軍的折敷田之戰大破陶軍,討死大將宮川房長。弘治元年(1555)九月,陶晴賢率二萬大軍反攻,爆發著名的嚴島之戰,二十三日,陶軍登陸嚴島並包圍宮之尾城,元就得悉後,立即派出援軍,同時命隆景說服伊予水軍之首村上武吉出兵援助,在隆景不斷遊說之下,二十八日伊予水軍終於出動趕赴嚴島,同時十月一日,元就與元春於嚴島東岸登陸,隆景則在同日於西岸率別動隊攻打,形成東、西兩面夾擊奇襲陶軍,晴賢被出奇不已突襲,大軍頓時潰散,晴賢最後率殘部至大江浦,明白大勢已去,終於在此自刃,終年三十五歲。

是戰之後,元就讚賞隆景說得村上水軍援助,也為大臣所讚揚。乘勝利之餘威,毛利於弘治三年(1557)滅亡大內氏,吞併長門、周防兩國,直指九州的大友氏。永祿四年(1561),元就開始九州攻略,隆景隨軍出兵豐前門司城,與大友義鎮大戰,十月攻克門司城,是戰隆景又立下大功,得到元就及元春的讚許,毛利勢也開始染指九州。攻滅大內後,元就轉攻尼子氏,當時的尼子已是日落西山,永祿五年(1562),元就出兵侵入出雲攻打月山富田城,隆景率兵輔助侄子輝元包圍富田城,最後富田城陷落,尼子氏滅亡。

富田城之戰後,毛利氏已是西國第一大名,元就也被稱為「西國十國之大國主」,也因此證明「毛利兩川」的政略的成功。在其間,京畿城方已是織田信長的天下,信長也開始計劃「中國大攻略」,但由於毛利、織田之間還有諸多小勢力作為緩衝,故兩家未有正面交鋒。

同時,元就也再開始九州攻略,永祿十二年(1569)五月,元就率兵攻打筑前立花城,正當戰事順利時,大友義鎮聯絡大內、尼子的殘部於中國起亂,元就鑑於後方不穩,不顧隆景、元春反對,堅持撤回,隆景最後也接受父命,並負責殿後工作。元龜二年(1571)五月,毛利元就因食道癌病死,得年七十四歲,元就臨死前召隆景及元春到前,並道「汝等雖入嗣他家,但凡事必先以毛利為重」又道「汝兄(隆元)早死,汝等必要輔助幸鶴丸(輝元),不可忘記三矢之約」。

元就死後,元春及隆景秉持元就之訓一同輔助輝元,由於隆景之能力高超,不少輝元之近臣都擔心輝元會成為傀儡,但隆景「見輝元御殿,必頭下側語,以禮侍之,莫有僭位。」(小田覺書),輝元也對隆景非常尊敬。元就死後,隆景與安國寺惠瓊擔當毛利外交的代表。當時織田勢已漸入中國地區,自永祿十一年(1568)起,織田與毛利的使者交往頻繁,隆景因此有機會與羽柴秀吉交往,秀吉一早深知隆景之名,曾在一封書信中道「汝年輕人也,但今後也請多多關照」並贈送名馬一頭。但作為織田大將,秀吉也奉織田信長之命出兵中國,與隆景將有一戰。其間,毛利與宇喜多直家一同擴大勢力。另一方面,天正五年(1577),織田幫助尼子勝久及山中幸盛攻佔播磨上月城。翌年四月,隆景出兵攻打上月城,秀吉由於別所長治的反叛而救助無力,七月上月城陷落,勝久自刃,山中鹿之介也被殺。

同時毛利正式與織田斷交,並水軍助陣本願寺,隆景與元春等又計劃「三道併進之策」的反織田戰略,由隆景率山陽、內海道及元春的山陰道攻擊織田。毛利對戰織田的情況變得有利,別所長治之外,荒木村重也背叛織田,但同時宇喜多卻反毛利,隆景作為毛利之軍師,率毛利對抗織田及宇喜多。但事與願違,秀吉於天正九年(1581)利用「干殺法」迫使鳥取城陷落,吉川經家死亡,織田勢一步步進迫毛利。

天正十年(1582)五月,秀吉攻打高松城,但由於城將清水宗治負隅頑抗,秀吉遂利用水攻圍困,毛利家無力救助而處於下風,唯有與秀吉議和,秀吉得知後,開出割取毛利五國的苛刻條件,毛利當然不能接受,戰事開始膠著。

但不久戰爭出現轉機,六月,本能寺之變爆發,織田信長死亡,明智光秀立刻出信予隆景「今秀吉於貴家作亂,在毛利家的足利將軍也非常憤怒,故請盡力對抗秀吉。今月二日,信長親子等已於京都為在下所誅,長年積憤得以昭雪,將軍得知也會非常高興,日後之事,還請閣下及毛利家多多關照」但可惜,書信使者被秀吉所截而事洩,得知消息的秀吉心急如焚,並立即召安國寺惠瓊重新議和,為了盡早返回京畿,秀吉以清水宗治自刃及割三國(備中、美作、伯耆)為條件議和,經過交涉之後,宗治自刃,高松城脫圍。

六月十一日,毛利家得知本能寺之變後,家中立即對是否追擊秀吉而意見分歧,主戰派的元春指秀吉:「欺騙毛利,必使發兵」,但隆景表示:「吾等追擊秀吉,有違信義,且秀吉將成天下之御者,今吾家施恩於秀吉,必使吾家得益,為他日之機,吾等何必追擊?」元春等主戰派聽到之後無話可說,更據說一眾人對隆景之智睿無不拜服。事後隆景於與輝元之書信中說明另一追擊無益的原因「吾家雖誇擁水軍萬餘眾,然村上、來島兩眾已為秀吉所離反,且下臣之重臣乃美也為秀吉所控,加上多日之戰,吾家將無力追趕…」。

事後與隆景之預計一樣,秀吉於十五日滅亡明智光秀,踏上成為天下人的第一步,二十七日的清洲會議後,柴田勝家與秀吉決裂,毛利又因此分成兩派,元春主張援助勝家,但隆景認為「吾家無益於捲入此鬥爭中,反而中立能有利於日後」最後輝元終於決定中立,同時秀吉打敗勝家,正式篡奪織田力量。

同年末,隆景移居新築成的三原城,以加強對瀨戶內海的控制。同時隆景也開始開發三原城下町,其間的秀吉正展開征服天下的戰爭,天正十三年(1585),秀吉轉攻四國霸主長宗我部元親,隆景率兵響應,同年七月,元親投降,秀吉論功封伊予三十五萬石予隆景,也想把隆景從毛利中分離,但隆景回覆道:「若拜領御國(伊予),隆景將與御家同輩,實對不起主家,也違背父親元就臨終之誓」秀吉得知後讚歎道「果真辨事如神!」,對隆景的賞識更有加無減,而隆景之所求卻無法如願,天正十四年(1586),元春死後,隆景成為毛利之最大倚靠,同時也是秀吉積極攏絡之要人;天正十五年(1587),秀吉開始九州攻略,隆景再次同行,戰後,秀吉決意封隆景越前、筑後兩國,另加筑後、肥前兩郡合共三十萬七千三百石,坐擁博多港,據守對馬海峽的要衝,可見秀吉對隆景的重視。但隆景卻再一次堅拒「若毛利主家未能得此重任,得兩筑又如何?」,再者,隆景也擔心新封地將使自己無法控制伊予水軍,故無論秀吉如何邀請,隆景仍然堅拒。有見及此的秀吉再次遊說隆景「吾把兩國作為豐臣家之直管地,請汝代為管理」但隆景又說「御家(輝元)未能完全熟諳九州事務,下臣需輔之」但在秀吉一再要求下,隆景也鑑於要保護毛利,最後終於接受。

天正十八年(1590)的小田原之陣,隆景率兵助戰,但由於初時戰爭交著,秀吉未有對策,隆景獻策道「戰事日長,士氣日竭,將無利於戰,殿下何不於城下召伎通商,以壯士氣,同時亦可打擊敵兵」,不久後,北條軍見狀潰散,無心戀戰,最終戰敗。戰後,秀吉對隆景之智深感佩服。

文祿元年(1592),秀吉開始出兵朝鮮之計劃,作為九州大名的隆景也奉命出戰,臨行前,隆景於名護屋謁見秀吉,秀吉遣信至隆景:「年輕之將必會說出自己的意見,閣下也定要說出自己之意見,因吾只會聽汝之而矣」,足見秀吉對隆景信任之心。翌年一月,日軍對如何對戰於漢城的明韓聯軍意見分歧,但當隆景主張主戰之後,眾人無不說反,同年,隆景率軍於碧蹄館之戰大破明軍李如松部,是戰得到秀吉的極力讚賞,並命隆景回國,成為五大老之一參與中央政治規劃。

回國後,文祿四年(1595)十一月,秀吉要求隆景收其甥秀秋為養子,秀秋在當時是出名的傻子,但由於隆景怕牽連毛利家,故只好接受,而另一養子秀包,隆景則讓其分出,成為日後久留米十三萬石大名。眼見垂老的秀吉喜怒無常,在與輝元書信中,隆景指出為免招致日後禍害,雖遭到群臣全面反對,但為了毛利家之安逸,隆景唯有讓位予秀秋。

讓位後的隆景,隱居於三原城,並著力於發展經濟。慶長二年(1597)六月十二日,一生智睿有遠見之智將於三原城病逝,享年六十五歲,葬於小早川氏寺米山寺。秀吉得知後,歎息道:「嗚呼!吾失一鎮護矣!」

隆景臨終前,吩咐秀秋及輝元「不要參與任何戰爭,以保宗家為要,安國寺惠瓊似忠實奸,殿下不可重信。黑田長政將有不軌,汝等必要防之」,此遺言於日後得以見證,關原之戰的爆發正是如此。隆景死後,秀秋參加關原之戰,並在戰中倒向東軍,戰後受封五十萬石,但卻在兩年後(1602)急死無嗣,小早川宗家遂亡,明治十二年(1879),毛利宗家奉命再興小早川家,二百年後得以再起。隆景另一養子秀包則於日後復毛利姓。

以智著名的隆景一生都為了毛利家而戰,也為了毛利的利益而犧牲,平心而論,作為毛利元就庶子之一,隆景如史家所說,是最能幹之一人,隆元仁孝但無霸氣,元春有勇但有欠遠見,輝元才幹平庸,都不是繼承元就大業的最好人選,但隆景在下克上時代,仍然能堅守元就之教訓,除元就教子有方外,隆景之忠孝也是重大因素,正如後世所評,隆景之一身才幹,已是近於完美,或許隆景對毛利的忠心無求,是隆景應有的「美中不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