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前的常勝將軍  朝倉教景〈照葉宗滴〉

(網友松壽丸提供)

朝倉教景〈1477-1555〉

應仁之亂期間,越前國人朝倉敏景乘時而起,在東西兩軍在京畿爭持激烈之際,率兵驅逐了越前守護斯波氏和守護代甲斐氏,佔據越前一國;此後,朝倉氏被任命為越前守護,正式轉型為戰國大名,完成其下剋上的道路。朝倉孝景生前著有「朝倉孝景十七條」,制定了朝倉家以能力為標準的人才登用制度,和家臣集居於一乘谷等等的家法,為朝倉家奠下了繁榮之道。而在孝景死後延續這種繁榮的,就是孝景的末子,朝倉教景。

朝倉教景,生於文明九年〈1477年〉,幼名小太郎,元服後稱左衛門尉教景。

文龜三年〈1503年〉,孝景庶子朝倉景總聯合敦賀郡司朝倉景豐叛變,並要求當時只得二十七歲的教景加入叛軍行列,而教景因為是景總的女婿,所以答允了;然而就在萬事俱備,準備舉兵之際,教景把景總謀反的計劃向朝倉家當主貞景〈就是孝景的孫兒。有關教景參與叛亂一節,有說是教景拒絕了景總和景豐的要請,並逃到龍興寺出家,在舉兵前向貞景揭穿景總的陰謀。〉和盤托出,並和貞景一起攻打身在敦賀的景豐,景豐兵敗自殺,並把景總放逐到加賀;翌年把反攻的景總擊退,至此,叛亂平息。朝倉教景因平亂有功,被封為敦賀郡司。

究竟當初教景為何答應參與叛亂呢?在舉兵前夕又何以突然向貞景告密呢?有說是流著朝倉家血統的教景,對自己的待遇感到不滿,然而覺得選擇叛亂的話,出師無名,只有失敗的下場,結果還是選擇了向貞景告密......

當時的越前和北陸地方,一向宗的勢力十分強大,尤以加賀一國的一向宗徒最具威脅性。永正三年〈1506年〉,在加賀一向一揆的支援下,越前的一向宗徒發動叛亂,卻被教景迅速敉平。同年,爆發了越前史上最大規模的會戰,加賀、能登一向一揆及越前牢人為數約三十萬的聯合軍入侵越前,教景再度出陣,在九頭龍川以少數兵力大敗敵軍,是為九頭龍川會戰。

永正十四年〈1517年〉,教景奉幕府命令,出兵丹後,支援若狹守護武田氏對逸見氏及丹後守護代延永春信的鎮壓行動。大永五年〈1525年〉,應淺井亮政的請求,出兵近江,擊破了六角軍,並在小谷城跟淺井家締結了長期同盟〈這個同盟隨著兩家相繼覆滅而消失,期間淺井長政在金崎一役倒戈,也是出於對盟友朝倉的義理〉。大永七年〈1527年〉,應了逃往近江的將軍足利義晴和細川高國的請求,率軍上洛,同年十一月十九日,在京都泉乘寺口與細川晴元軍交戰,討取了渡邊新五郎及遊佐彈正兩員敵方大將,取得了重大戰果。

以上的戰役,顯示了朝倉教景的勇敢善戰,然而並非未嘗敗績。享祿四年〈1531年〉,加賀一向一揆分裂,教景乘這個大好機會向加賀手取川出陣,但因為判斷過雙方兵力和形勢上的優劣,認為作戰對自軍不利,於是果斷地下令撤退。這是朝倉教景生平唯一「敗仗」。

同年,教景把敦賀郡司的職位讓給養子朝倉景紀,自己則入道修行,法號「照葉宗滴」。五十五歲的宗滴,雖遁入空門,但並沒有在歷史舞台上消失;宗滴繼續當軍奉行,依舊走在朝倉家的最前線,為朝倉家南征北討。天文十二年〈1544年〉,宗滴應了「腹蛇」齋藤道三的請求,出兵美濃,在稻葉山城〈後來的岐阜〉擊退了織田信秀的軍隊,再次展現名將風采。

越前朝倉家一直有隱憂,就是加賀一向一揆。這是應仁之亂時期,本願寺蓮如在越前開設吉崎御坊,廣招信眾的後遺症。朝倉氏自孝景以後數代,一直受到加賀一向一揆的威脅;宗滴出於消除後顧之憂的考慮,向來堅持出兵加賀,好讓日後的朝倉家得到平穩的發展,然而當主義景不想朝倉家墮入與一向一揆鬥爭的無止境的深淵,並不採納宗滴的建議。弘治元年〈1555年〉,宗滴獨排眾議,為呼應出兵川中島的上杉謙信而決定攻打加賀一向一揆。這一仗,朝倉宗滴不顧年邁,親自擔任總大將,浩浩蕩蕩的出陣。七月二十三日,大軍進入加賀,在橘山設陣,對加賀一向宗的據點大聖寺城附近的支城進行攻擊。不出一個月,大軍已連陷大聖寺、南鄉、千束等城,大敗一揆軍勢。

就在這時,年老的宗滴在陣中突然發病,急忙回到一乘谷醫治。同年九月八日,百戰百勝的朝倉宗滴終於栽在死神手上,終年七十九歲。法名月光院殿照葉宗滴大居士。

朝倉教景四歲的時候,父親孝景便死去了。孝景諸子之中,只有教景繼承了他的優秀才能。教景的一生,大部份都在戰陣上度過,多年的軍旅生涯,共參加過十二次大規模戰鬥,無一敗績,全因教景對情報工作的重視。教景認為情報的收集,不單能夠分析兩軍的強弱、兵力配置等戰場上的因素,還可以分析出戰國大名家將來的形勢。他曾經預言,大內、土岐必將沒落,而武田〈甲斐武田〉、長尾、毛利、織田將會壯大起來;不出其所料,他死後還不到一個月,毛利元就在嚴島擊敗陶晴賢,漸次取代大內家;五年後,「尾張大笨蛋」織田信長在桶狹間擊斃今川義元,一舉成名......

人們提到朝倉教景,總是談及他的戰績;其實,他在外交、內政方面都是一流的人才。外交方面,擁護丹後守護武田氏、跟淺井同盟、連合齋藤家等等,避免樹敵太多,有利於主家的發展;內政方面,隨著與鄰國關係親密化,農業生產亦趨向穩定,貿易變得蓬勃,不少公家和文化人聚居於此,令一乘谷城下町的繁榮程度堪與京都相媲美。而教景自身在茶道、和歌等古典藝術範疇上的造詣也很深厚,是戰國少有的素養之人。他還是一個仁厚、謙沖的人物,深得當時高僧月舟壽桂的高度贊賞。

此外,教景從父親孝景時代起,至末代義景止,共侍奉了五代〈英林孝景-氏景-貞景-宗淳孝景-義景〉,年輕時曾一度背叛了主家,但叛亂未遂後,一直對主家盡忠,而且更是手握了重兵;在當時下剋上的社會裡,除了大名〈或當主〉外,能控制一家大部份兵力的將領是極其罕見的,由此可見家中對教景是極其信任。

真正的「下剋上」先驅  朝倉敏景

(網友松壽丸提供)

朝倉敏景〈英林孝景〉〈1428-1481〉

朝倉氏是開化天皇的後裔,原姓日下部,平安時期居住在但馬國朝倉這個地方,所以稱為朝倉氏。南北朝時期,朝倉廣景身為斯波氏的被官,跟新田義貞等南朝將領作戰有功而受到注目,室町初期作為斯波氏宿老受封於越前[土反]井郡,成為越前一國中頗有力量的國人眾;朝倉氏歷經幾代的辛苦經營,至朝倉敏景這一代,才有了重大的轉變。

那個時期,日本國內暗潮洶湧,先是六代將軍足利義教被侍所別當〈幕府職位〉赤松滿祐暗殺〈嘉吉之變〉,幕府失去了權威,繼之而來的是越前斯波氏的內訌、田山氏的家督之爭、伊勢一族跟山名宗全〈即應仁之亂中西軍的山名持豐〉的權力抗爭等等,到後來發展成大規模的內戰〈應仁.文明之亂〉......朝倉敏景,就是在這個動盪的環境中長大。

朝倉敏景,生於正長元年〈1428年〉,父為朝倉家景。幼名小太郎,元服後改稱左衛門尉教景、敏景、孝景。

剛元服時,拜受了六代將軍足利義教的偏諱,取名教景。享德元年〈1452年〉,教景與越前、遠江守護代甲斐常治合力擁立大野氏的斯波義敏成為斯波家第十代當主,此後拜受了義敏之偏諱,改名「敏景」。實際上,這個守護的權力卻落在甲斐常治手上,義敏當然有所不滿,他籠絡了甲斐常治之弟甲斐近江守,向幕府控訴甲斐常治的專橫,卻沒有成功,自此斯波義敏跟甲斐常治的關係日益惡化。

長祿二年〈1458年〉,斯波義敏跟甲斐常治正式決裂。按照常理來看,朝倉敏景既然拜受了義敏的偏諱,自然是支持義敏一方了,不過,事實上敏景跟守護代甲斐氏卻是同一伙的。斯波義敏派出大將堀江石見守利真攻打甲斐常治和朝倉敏景,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把他們逐出越前國境;這段期間,幕府向斯波義敏下達了出兵討伐前鎌倉公方足利成氏的命令。

斯波義敏遂前往京都,接受幕府的命令,領兵前往鎌倉;大軍行至近江,已是長祿三年〈1459年〉初,這時朝倉敏景聯合甲斐常治盤據在敦賀城,與堀江利真對峙,斯波義敏察覺到形勢不妙,立即令大軍改變方向,攻擊敦賀城,卻遭逢大敗,朝倉敏景與甲斐常治取得優勢後,轉攻越前,時為長祿三年五月;這場以敦賀城為主戰場,大小共二十一回的戰事,稱為「長祿合戰」。而斯波義敏因為違反幕府命令,翌年被下令隱居,由其子松王丸接替守護一職,而義敏逃到大內氏領地周防國,密謀東山再起,但這是後話,暫且按下不表。

自從朝倉敏景跟甲斐常治擊敗斯波義敏後,雙方呈現緊張局面。這時的朝倉氏,勢力已凌駕於守護代甲斐氏之上,其實力亦在長祿合戰中得到肯定。

此時,因斯波義敏下台,朝倉敏景遂放棄了「敏景」這個名字,回復了「教景」這個舊名。這個年頭,適逢日本國內出現極嚴重的大饑荒〈史稱「長祿.寬正大饑饉」〉,而教景禁止了控制越前的莊園的興福寺眾向領民徵收反錢〈莊園收入〉,此舉得罪了一眾興福寺僧徒,「教景」這個名字,遂成為興福寺眾詛咒的目標;教景有見及此,唯有再度改名,成為「朝倉孝景」。

寬正二年〈1461年〉,朝倉孝景和守護代甲斐敏光聯手,把當上家督之位還不足一年的義敏之子松王丸從守護這個寶座上扯下來,而擁立澀川氏的斯波義廉成為斯波氏第十二代當主。這個出自澀川氏的斯波義廉,是山名宗全的外孫,擁有極大的勢力。而朝倉敏景亦積極擴展自己在越前的勢力,經過和田合戰、鯖江新庄合戰、?山合戰等等戰事,把守護代甲斐氏和二宮氏的力量都壓了下來,相對地,朝倉氏在越前的聲望日隆。

回說逃亡到周防的斯波義敏,一直與政所執事伊勢貞親等將軍義政的近臣保持聯絡,謀求東山再起。寬正六年〈1465年〉,得到幕府的赦免,這邊廂的斯波義廉感到守護之職受到威脅,遂聯同山名宗全圖謀舉兵,此舉被幕府知悉,遂被罷免了家督之位,翌年〈文正元年,1466年〉由義敏上台;可是隨即被斯波義廉和山名宗全反擊而下野,史稱「文政之變」;斯波義廉復位,並被任命為管領。

就在斯波義敏和義廉雙方相互傾軋的同時,京都爆發了應仁之亂,斯波義敏投到以細川勝元為首的東軍;而斯波義廉因為是山名宗全的外孫,順理成章投到西軍,朝倉孝景亦因為支持斯波義廉,所以也投到西軍麾下。在戰爭初期,朝倉孝景大破阿波守護細川成之、若狹守護武田信賢,戰功卓絕;同時足利義視投向西軍,斯波義廉於自宅近接,當上了以足利義視為將軍的西幕府的管領。處於劣勢的東軍細川勝元,以重金聘請農民組成「足輕」隊,令大將骨皮道賢率領,登時令西軍陷入苦戰。

朝倉孝景作為西軍的重要力量,果然不負眾望,討取了骨皮道賢,西軍士氣大增。文明三年〈1471年〉,東軍的細川政元〈細川勝元之子〉決定授予朝倉孝景越前守護一職,以拉攏孝景為己方;由於在當時並沒有從守護代以下的身份擢升至守護一職的前例,所以政元這個決定確實令人震驚。

朝倉孝景遵守協定,毅然倒戈,留下兒子朝倉氏景在京都做政治上的支援,而自己隨即率軍脫離戰場,返回越前,並以一乘谷為本據地,全力掃蕩周圍的勢力,並把守護代甲斐氏驅逐出國;如此一來,朝倉孝景佔據了越前一國,正式轉化為戰國大名。

朝倉孝景既佔領了越前,卻惹來原本的越前守護斯波義敏的紅眼,他聯合了甲斐氏和二宮氏攻打朝倉,企圖奪回他對越前原有的支配權。經過長年的爭戰,在文明十三年〈1481年〉,五十三歲的朝倉孝景在戰陣中逝世。死後得到一休禪師授予法名「英林宗雄」。

朝倉孝景無疑是軍、政兩方面的人才,假如他沒有敏銳的政治觸覺,不懂選擇向背的話,將不會得到如此成就。他生前著有《朝倉孝景十七條》,是戰國最早出現、由大名獨創的分國法,制定了朝倉家在越前的支配法則〈詳見下文〉,以後各代俱遵守此法則,營造了越前一乘谷的百年盛世。

順帶一提,這一位一乘谷初代當主朝倉孝景,跟一乘谷第四代當主朝倉孝景〈末代朝倉義景之父〉是同名,後世史家為區別兩者,都以他們的法名來作辨識--第一代朝倉孝景,稱為「英林孝景」〈或採用「朝倉敏景」這個名字〉;第四代朝倉孝景,其法名為「大岫宗淳」,故稱為「大岫孝景」或「宗淳孝景」。

在此附上「朝倉孝景十七條」。這是他成為大名後所制定的家訓,內容大致如下:〈資料來源:http://yonaga.51.net/ze/box/ccang.htm〉

  1. 身為朝倉家臣,須注重自身的器量和忠節;
  2. 大將和奉行的職位不得世襲;
  3. 要在各地遍佈眼線,留意各地所發生的事情;
  4. 與其購一柄名刀,不如購一百枝槍給一百名士兵裝備,如此方能提高軍隊的作戰能力;
  5. 不得讓京都的人到越前國表演猿樂,這些費用倒不如讓猿樂高手上洛去學習,藝成後,往後能夠看到的就是那個人所學得的猿樂了。此外,晚上不得在城內表演能樂;
  6. 持有任務而出使伊達白川家的使者,不得要求好馬和鷹。此外須對自伊達白川家以外的歸國者要多加留意。
  7. 凡姓朝倉者,初出仕的時候上裝要用布料,並配上朝倉家紋。如果說是有錢就做豪華的衣服的話,便會出現崇尚好衣服的風氣,一旦在正式場合沒有好衣服就難以出席,因此而稱病不任事,如果還有二、三年不任事的話,那就無人為朝倉家效力了;
  8. 外表醜陋但意志堅定的人可以付以重任,外表得體但內心懦弱的人則可為侍從,如果兩方面都不濟的話,那麼給他賞賜、領地也是浪費;
  9. 如果勤奮的人和懶惰的人所得到的報酬都一樣,那就沒有人會願意多幹活了;
  10. 除緊急情況外,不得由他國浪人為代筆;
  11. 無論任何人,只要是有一點可取之處的人,都不能離開本國。但一些恃才傲物,且不願效忠朝倉家的都不在此限;
  12. 戰鬥或攻城時,哪怕是吉日還是凶日,地形、情勢對我軍是有利還是不利,只是仔細、有效地利用虛實之道,隨機應變執行謀略,還是可以必勝無疑;
  13. 任命正直不阿的人一年最少三次進行對領內的視察,聽取民聲,改善政治不足之處;
  14. 在國內不得築城,重臣一律移居到一乘谷,支配地只可留下代官;
  15. 視察民情時,認為好的地方就該表揚,不好的地方就指出來。如此一來,不知情的人也可以從主公的口中得知情況而對症下藥,進行改良,而好的地方就愈來愈好。君民必須同心,才能把城鎮建設好;
  16. 當主在作出審判、裁決的時候,必須公正嚴明,不能徇私。一旦姑息縱容,導致國內目無法紀之得氣盛行,則易為他國所攻;
  17. 身為當主,需像不動明王和愛染明王一樣,具有慈悲為懷的心腸,須先行良策,刑罰為最後才用。善惡好壞要公平處理,哪怕殺生也是心懷慈悲。另外,即使讀得聖賢書,身懷絕技,但不得性情乖僻。假使在論語中看到君主若輕浮則無威嚴的內容,就以為行事必須嚴肅,這是不對的。一張一馳,文武之道,適時而用是很重要的。

 

天下第一陪臣  直江兼續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直江兼續,戰國後期的名將,人稱文武兼備、內外皆能之才將,更與伊達之片倉景綱並稱「天下第一陪臣」。永祿三年(1560),生於越後魚沼郡上田莊阪戶城,父親為城主長尾政景長臣[木通]口與三衛門兼豐,初名[木通]口與六重光。

幼年的兼續早已被讚為智勇兼備。初為上杉謙信的近侍,受到謙信的鼓勵,努力研究學問。不久成為景勝近臣,天正六年(1578)三月十三日,謙信病死,上杉家遂爆發「御館之亂」,兼續為景勝贏得了主動,於數日後宣布「謙信之遺命」而立景勝為新家督,並幫助景勝快速佔領春日山城,使景勝勢快速得到壓倒性的優勢,以便攻擊景虎,其間兼續也在亂事中為景勝出謀獻策,其才智謀略為景勝及其他老臣所承認,成為平定亂事的功臣之一。

天正十年(1582),重臣直江信綱因口角被毛利秀廣所殺,一向活躍於上杉的直江氏從此斷後,景勝立刻命兼續娶信綱之妻以入贅直江家,正式改名為直江兼續。從此正式開始輔助景勝治理越後,並且發揮出內政、軍政的才幹,成為上杉的管家。但此時的上杉家面對進退兩難的局面,外有柴田勢猛攻越後,內有新發田之亂,兼續於其間協助景勝一一應付作出不少貢獻。終於隨著本能寺之變及羽柴秀吉的快速行動,間接為景勝舒緩不少困境。天正十一年(1583),景勝與秀吉正式結盟,以牽制柴田勢主將佐佐成政以便秀吉攻打柴田勝家。天正十三年(1585),兼續陪同景勝於越水城會見豐臣秀吉,並立下「越水會盟」正式臣服秀吉,兼續在該時認識了秀吉及其近臣石田三成,後來更成為好友,據說秀吉見到兼續後大加讚賞道:「此人非凡大才,必為天下之能人也!」天正十六年(1588),兼續陪同景勝上洛,敘任從五位下山城守,從此以「直江山城」之名廣知於全日本。

文祿、慶長之役,兼續與景勝出兵朝鮮,並攻下數城,但與其他侵朝大名不同,兼續每下一城,並不姦淫擄掠,而是把所有文獻書籍及圖冊保存以增廣見聞,擴充自身的知識,當時被傳之佳話,也得到秀吉的讚揚。慶長三年(1598),由於蒲生秀行管理會津不善,秀吉改封景勝到會津一百二十萬石,但令人意外的是秀吉外加米澤三十萬石予兼續,當時封地石高多於三十萬石的大名只有十一名,作為大名臣下的兼續因獲得如此豐厚的封賞而名重全日本,使天下人重新對兼續估量一番;也是表現了秀吉對兼續才幹的肯定;另一方面,當時也有人認為秀吉是要分化景勝與兼續的手段。

至征朝以來,石田三成與德川家康的關係惡化,有見及此,石田曾會見兼續,承諾戰後以謙信時代的土地加會津合共二百多萬石的報酬回敬,由於有如此厚報及友情的關係,加上對家康的不滿,兼續最終答應。但隨著秀吉及前田利家於慶長三年、四年(1598-99)相相逝世,家康的勢力冠絕日本,對三成完全不利;加上豐家武臣派對三成不滿良久,利家逝世兩日後,三成立刻被圍攻,在家康的調停下兩方和解,三成被迫隱居佐和山城。兼續得知後,認為時機已到,力勸景勝回會津整建防禦工事,準備開戰。慶長五年(1600),越後堀秀治及戶澤政盛等反直江派及東軍大名指稱景勝謀反,同年四月,家康派豐光寺承兌催促景勝上洛解釋,兼續藉機疾書著名的「直江狀十六箇條」逐點反駁家康的指控,並痛罵家康無視太閤命令等,家康閱後大罵道:「吾生六十三年閱狀無數,此為當中最無禮放肆之書狀!此小子豈人太甚,吾焉能容忍如此之作?」(但有人認為這是家康的詭計)

六月十八日,家康宣布出兵討伐,七月廿四日到達小山制定戰略;同時,兼續與景勝於革籠原佈陣迎戰。但剛巧石田於同日起兵於畿內,八月四日,家康命次男秀康守備,自率大軍到關原對戰西軍。聞得家康西走消息的兼續,立刻勸景勝立即追擊,道:「主公應出兵追剿逆賊,以安天下!」但景勝以不破壞太閤生前「物總事令」的遺訓拒絕,兼續唯有轉以羽州攻略及越後攻略,可惜越後之戰無功而回,而且在對戰最上的長谷堂合戰中,最後被伊達、最上聯軍趕出羽州,幸得前田利益(慶次郎)殿後以爭取時間撤退。兼續同時得知關原大戰西軍戰敗的消息,前功盡棄。

慶長六年(1601)八月,兼續與景勝上洛請罪,最後上杉減封至米澤三十萬石,然而兼續仍被封六萬石俸給,但只自取六千石,其他分給其他大臣。家康知悉後讚嘆道:「能得如此之能臣,取天下可無難矣!」。

由於上杉請罪,兩家的關係得以緩和,慶長九年(1614),家康以重臣本多正信之次男政重過繼為直江家養子。之後的兼續陪同景勝出戰大阪冬、夏之陣,元和五年(1619),令秀吉、家康都稱讚不已的第一陪臣在大群名醫都束手無策之下於江戶病逝,享年六十歲,葬於米澤德昌寺。由於親子景明早逝,兼續養子政重立為家督,後來政重回復本多姓,改侍加賀前田家,從此直江氏永遠消失於歷史上。

直江兼續一直冠以「文武兩兼」的美名,因為他的內政能力早以名重於全日本,從慶長十四年(1609)起,兼續專注於輔助景勝治理米澤,盡心發揮其內政的能耐,十年間把米澤發展成擁有繁榮城下町的豐城,同時修建米澤城,鼓勵農民開荒,並於西北面的鬼面川建築帶刀堰,引水灌溉農作物;並著有關益農業的<<四季農戒書>> 以教導農民正確栽種。

另一方面,兼續於其間撰寫了不少書籍,醫學上,著有以中國醫學為本的<<濟世救方>>三百卷,對日本醫學史及醫學作出重大貢獻。另外,文學上著有以中國秦至三國時代的代表文章彙編<<文選>>卅一冊,日後成為江戶時代最受歡迎的書籍之一。

教育方面,兼續強調教育及學問的重要性,並動用金錢資助米澤禪林寺開辦修堂,又設立禪林文庫,成為不少藩士子弟修學的熱門道場。對日本文化及教育都有深遠、無比的貢獻。

在科技上,兼續於礦山採礦的技術也進行改良,大大提高礦產量;另外,兼續於大炮的技術上也有作出貢獻,與界地商人及近江的造炮技師合作改良,並引進至米澤,使其成為以大炮名聞於日本的藩國,而且得到極高的評價。

直江兼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愛」字頭盔,當時無人不知,人人見到「愛」字盔到聞風而逃,也成為兼續的又一標誌。無論如何,即使他對上杉家減封的事上有一定程度的責任,但無人可以否認,直江兼續對上杉家、米澤藩及全日本的文化科技發展,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為此,大正十三年(1924)二月,大正天皇追封直江兼續為從四位,昭和十三年(1938)遷入松岬神社供奉,這就說明日本人對兼續的貢獻作出肯定吧!

沉默的名將  上杉景勝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上杉景勝,北陸之名將,以沉默寡言見稱,弘治元年(1555)生於越後魚沼郡上田莊,阪戶城主長尾政景之次男,母親乃上杉謙信之姐仙桃院。幼名卯松,後改名喜平次顯景、景勝。

永祿七年(1565)七月,政景於野尻湖與宇佐美定滿相相墮湖溺死,原因不明。謙信不久後立景勝為養子,交由直江實綱、甘糟景持代為撫養,被評為堅強果敢、能冷靜處事之材,加上謙信之寵愛,永祿十一年(1568),謙信召十三歲的景勝到春日山城為側奉公,從此開始他傳奇的一生。

元龜元年(1570),北條氏康之子三郎到春日山城作為「相越同盟」的人質,拜領謙信之名為上杉三郎景虎,後為景勝之姐夫,更為日後的競爭者。天正六年(1578)三月,謙信於春日山城突然暈倒,四日後病亡。由於謙信生前並無立嗣,所以謙信死後不久,家中已分裂為景勝派及景虎派,最後爆發了著名的「御館之亂」。

景勝採取得主動,於三月二十四日聲稱奉「謙信遺命」為新家督,並佔領春日山城,景虎遂離開春日山,到前關東管領上杉憲政的御館守備。此時北條家作出了回應,托武田勝賴救援景虎,但景勝以黃金一萬兩、娶其妹為妻及割讓上野的條件使勝賴議和退兵。由於勝賴退兵,北條只好親自派氏照、氏邦出戰越後,對景勝其他支城發動攻勢。

縱然如此,天正七年(1579)二月,景勝冒隆雪之險攻打御館,並討死了猛將北條景廣,雖景虎堅守,但由於大雪關係,而且北條援軍遲遲未到,三月十七日,景勝勢攻下御館城,並把原為談判的上杉憲政及景虎之長男道滿丸殺死,景虎逃往鮫尾城,但因城將堀江宗親寑返,景虎在進退兩難之下於二十四日自殺。景勝乘勢討平三條城等景虎派主城,天正九年(1581)二月,為時三年的「御館之亂」終於平定。

但好景不常,景勝的下一個敵人、難關接踵而至,織田信長由於灰手取川會戰被謙信大敗,乘越後剛定未穩之機,派遣北陸方面軍總大將柴田勝家,率佐佐成政、前田利家等大將攻打越後,加上新發田重家因不滿封賞而寑返,做成對景勝的兩面夾擊。天正十年(1582),景勝盟友小島職鎮攻下富山城,但旋即因信長乘天目山之戰餘威下令猛攻而再次被攻陷,更糟的是信長分兵攻打魚津城及春日山城,使情況對景勝嚴重不利。六月三日,本能寺之變爆發,信長死亡,但不知消息的柴田勢仍然反動總攻擊。魚津城陷落,城將中條景泰自殺,正當春日山城危在旦夕之際,柴田勝家於翌日接到本能寺消息,立即撤退攻打明智光秀,上杉暫時脫離困景境。

隨著山崎合戰的結束,明智光秀死亡,羽柴秀吉與柴田勝家於清洲會議的對立,越後的危機漸漸舒緩。眼見秀吉及勝家將有一戰,景勝決定支持秀吉,天正十一年(1583)正月,景勝命僧人帶誓詞晉見秀吉,秀吉大喜,立即回應並許諾以能登一國回謝。

景勝的表態成功牽制佐佐成政;但由於新發田重家的問題,景勝終未能全力出兵助戰。然而,四月的賤岳之戰,勝家兵敗於北之莊城自殺,秀吉踏出成為天下人的第一步,天正十二年(1584),秀吉與德川家康於小牧山僵持不下,景勝乘機率兵八千,以勢如破竹之勢連下佐佐成政諸城,迫使成政轉攻前田利家。

天正十三年(1585)秀吉與家康議和,七月位為關白,立刻展開對四國、九州的攻略,七月二十九日,佐佐成政降服。同年末,秀吉到越水城與景勝定下「越水會盟」,景勝正式臣服於秀吉。天正十四年(1586),敘任從四位下左近衛權少將,九月討伐新發田重家,翌年七月,蘆名援軍被藤田信吉所截,景勝讓其援助新發田,但卻因嫌,全部被重家所殺。十月二十五日,新發田城陷落,重家自殺,為時七件的「新發田之亂」終告平定。

天正十六年(1588),敘任從三位參議,拜領豐臣姓,重臣直江兼續敘任從四位下山城守。天正十七年(1589),景勝攻打佐渡本間氏,同年吞併佐渡。天正十八年(1590),景勝奉命出兵小田原,三月攻陷安中、國峰諸城,六月攻下八王子諸城,七月五日,北條父子兵敗投降。景勝立下軍功。

景勝也在文祿、慶長之役派兵出戰,但未有參加重大戰役。文祿三年(1594)敘任從三位權中納言,同年作成「定納員數目錄」為內政綱要。同年,秀吉授權景勝以越後、佐渡金山支配權;翌年接下「籌集金銀朱印狀」,由直江兼續主理,同時發布「金山法度五箇條」。

慶長二年(1597),景勝接任五大老之一。由於會津的蒲生氏鄉突然死亡,而秀吉指責其子秀行管理不善,被改封宇都宮十八萬石。慶長三年(1598)正月,秀吉防範上杉於越後根深大久,容易起亂及要牽制伊達政宗,遂令景勝轉封至會津一百二十萬石。慶長三年(1598)八月,秀吉於大阪城病死,翌年,前田利家也死,德川家康趁機與伊達等大名聯姻,打破秀吉定下的「不可隨意通婚令」,石田三成也因武將派的狙擊而在家康調解下,隱居佐和山城。

由於石田與直江有聯兵密約,故得知石田「隱居」後,直江力勸景勝整備。慶長四年(1599),以「治理領國」為由離開大阪。但由於上杉一些臣下與直江對立,戶澤政盛等指出景勝謀反。慶長五年(1600),家康催促景勝上洛,但景勝以著名的「直江狀十六箇條」嚴然拒絕。家康大怒,七月二十一日,從江戶出兵,聯合奧羽大名討伐上杉。二十四日,石田三成趁機於畿內出兵,家康領兵西向,命次男秀康監視景勝。得知家康西走後,直江力主追擊,但景勝拒絕,外向越後進攻,但大敗而回。九月三日轉攻最上義光,爆發「長谷堂合戰」,雖然直江兼續勢如破竹,但因志村光安堅守而被拖延,同時,伊達援軍由匡留守政景帶領下趕到,並聯同最上勢激戰上杉勢,最後上杉撤退,結束為時半年的長谷堂合戰。同時景勝得知西軍戰敗的消息,於是,慶長六年(1601),景勝決定西上請罪,與兼續到伏見城謁見家康。二十四日,上杉家由會津一百二十萬石改封米澤三十萬石。

慶長十九年(1614),景勝參加大阪冬之陣進攻大阪方,有不俗表現,是景勝最後的一扙。此後景勝一直致力於開發米澤的內政方面,元和九年(1623)三月二十日,景勝於米澤城逝世,享年六十九歲。

上杉景勝被稱為沉默的武將,因為據說自為家督而來,只曾因飼養的猴子滑稽的動作而微笑一次,而且因家臣往往與之同謙信比較,景勝之面容因此壓力比較憂鬱多紋。史家都認同,景勝的御臣能力及內政能力都比謙信強,尤其與名臣直江兼續相輔相成,更是一時佳話而得家康讚揚,景勝終其一生都遵守謙信之作風及訓誡,並且令子孫不得違背,對於謙信而言,縱使景勝是否真的是謙信的繼承人,而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