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羽之奸雄  最上義光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最上義光,義守長子,天文15年(1546)出生於山形城,幼名白壽,通稱源五郎,戰國末期羽州的陰謀家、民政家及政治家。永祿三年(1560)元服,這時的義光已表現出武士的氣慨,也受到父親義守的認同,縱然如此,義光卻得不到父親的疼愛,反而獨愛次子義時,並且想立義時為家督,而疏遠義光,義光、義時兄弟矛盾日深,加上義光不滿義守從屬伊達家的取向及對支族的控制無力,對義守不滿良久,家中漸成兩派,天正2年(1574),迫於家中壓力,義守在宿老氏家定直的調解下以雙方和睦為條件隱居,義光在29歲時終於成為最上家第十一代家督。此時,通稱「最上八楯」的八家支族中除清水城,及長谷堂城外,幾乎全部都起來支持其弟中野義時,反抗義光的統治。義光花了整整十三年的時間,利用煽動、內應、暗殺等政略手段,將義時等族逐一討平,並開始對外重整最上舊領,將各國人領主收為直屬家臣,完成一元化的改革。同時,他還推行了一系列的內政開發和改革,力圖把落後的羽南地區,發展成不下於關東、近畿的大糧倉。包括取消最上川的關卡,便利通商;增建山形城,整頓城下町;開發銀礦和永松銅山;構築因幡堰和北楯堰,治理赤川和青龍寺川;領內大檢地等等。此等改革贏得領民的支持及愛戴,也振興了領地的經濟。值得注意的是,在義光統治山形其間,並無一揆記錄,證明領民是如何支持義光的。

當完成領內整頓後,義光趁機對外向庄內及仙北擴張,利用一貫的煽動、內應、暗殺等政略手段奪得大寶寺(武藤)氏領,其當主義氏、義興兄弟被義光或使人暗殺,或逼其自殺以后,義興養子義勝逃往越後,往依其親生父、上杉家大將本庄繁長。繁長立刻領兵親來,遂爆發了“十五原合戰”,義光吃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大敗仗,被迫後撤,武藤義勝重新入主大寶寺。義光不服,並因戰爭觸犯了豐臣秀吉的「物無事令」而引起了秀吉的關注,上杉景勝及最上義光為此到大阪向秀吉申告理據,最後上杉的理由被秀吉接納,勒令義光交還庄內三郡,使義光暴跳如雷。

此後,義光參加了小田原包圍戰及文祿、慶長之役,並得到秀吉的戰功獎狀。義光不僅是出色的武將,也是一個善於外交的外交家,在看清天下形勢,依傍大樹方面,一點也不比伊達政宗差,他先後把以美貌著名的女兒駒姬嫁給豐臣秀次,次男家親送到德川家康處做人質,三男義親送到秀賴處做人質,到處展露笑容,不但保住了領地,甚至還有更大的發展。

但剛巧,秀吉藉由賜死關白秀次,並處死全族盡滅,而更不幸的是,那時剛到,準備出嫁的駒姬也受到牽連被斬,得知此事後,義光到處求救,但連德川家康也求助無力,這也可能是義光從入東軍的原因吧﹗

慶長5年(1600年)七月,關原合戰前,德川家康號召奧羽諸侯合力討伐會津一百二十萬石的上杉景勝。數日後,家康得悉石田三成在畿內出兵的消息,立刻領兵西向,於是失去指揮的奧羽諸侯,在山形會議後,決定與上杉和睦,撤兵回領地。九月八日,上杉景勝唯獨拒絕了義光的和睦要求,派重臣直江兼續領兵三萬,圍攻山形城,爆發了著名的長谷堂合戰,也是義光一生中的第二個重大危機。雖然兼續奇計盡出,也攻克了不少領地,最上家命運危在旦夕,但在守將志村光安等的奮戰下,上杉勢被拖拉了兩星期,與此同時,二十一日,應義光之邀出兵的伊達援軍在大將留守政景的統領下趕到,守軍得知消息後,士氣大振,二十九日,發動奇襲,斬殺上杉大將上泉泰綱。而同時,直江兼續也得到了西軍在關原戰敗的戰報,被迫撤退。最上、伊達從後追截,不但將上杉勢完全逐出最上領,還重新攻入莊內地區,攻陷尾浦城,擁共五十七萬石的領地,但實有八十至一百萬石的領地,最上家勢到了最盛。

這時一帆風順的最上家內暗藏危機,嫡子義康因不滿義光遲遲不肯退位,不滿情緒日增,而義光因次子家親深得家康信任,也有意廢長立幼,把家督之位傳予家親。慶長8年(1603),義康被命前往高野山穩居,行至莊內被殺,相信是義光所為。慶長16年(1611),義光就任從四位左近右權少將,慶長18年(1613),義光赴駿府拜見已是大御所的家康,托付最上家後於第二年在山形城去世,享年六十九歲,家親如願地繼承十二代家督。

義光一死,家親及其弟義親因大阪之陣意見分歧而內訌,義親、家親先後死亡,家督之位由家親年幼的嫡子義俊繼任,但義俊無才好玩,引起重臣們的不滿而與義俊對立,爆發騷動,元和八年(1622),終於,將軍秀忠把最上家改易到近江大森一萬石,到了十四代家督義智時減到只有五千石以保存家名,成為旗本,曾一度叱吒羽州的大大名最上家也從此沒落。

奧羽之美髯公–津輕之風雲兒  津輕為信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津輕為信,北陸奧之名將,民政家及政治家;人稱「津輕之風雲兒」。天文十九年(1550)生於津輕赤石城。初名阿扇、彌四郎,後改名為信;父親為津輕之豪族、崛越城主久慈守信。

關於為信幼年的史料多不記載。多數以永祿十年(1567)三月開始有載,為信因才能被南部家臣大浦為則招為女婿,從而遷入大浦城;同年末,為則病死,由於無嗣,故由為信繼承為第四代家督,改姓大浦。

大浦氏原為北陸奧大族南部家的支族,但早已想稱霸津輕自立,卻屢屢失敗。當時的南部家督為晴政,人稱「北陸奧之雄」,晴政對支族大肆剝削,令其他南部分支非常不滿,為信利用此機會,開展稱霸津輕的計劃。

為信在此其間,為南部家震壓津輕的叛亂,希望以此成為郡代。元龜二年(1571),南部家發生內亂,信直殺死晴政及其子晴繼,接任為第二十六代家督。家中分裂之際,信直命石川高信為津輕郡代,為信為執權。為信對此大為不滿,藉機於五月五日夜,突襲石川城,石川高信準備不足之下,只好自殺。同年末,為信攻打守備和德城及下和德館的小山內父子,並將二人掃滅。

憤怒的南部信直,於翌年率兵二千由三戶城出發討伐為信,並命宗族九戶政實出兵助戰,但早已有心自立的政實不存理會,聯絡為信一起聯盟,並出兵攻打一戶城,信直只好領兵到七戶城守備。

石川城的成功,使為信雖為南部家臣,但卻開始津輕霸業。天正三年(1574)八月,為信出兵攻打大光寺城,城主瀧本重行奮勇抵抗,使為信只好退兵,但到翌年正月,為信終於一口氣攻下此城,重行被追放。

天正六年(1578),為信以新起的黑石館為基地,開始攻擊津輕地方的豪族北田氏,出兵之前,為信先派忍者作為細作入浪岡城廣佈謠言,使城內一遍混亂,另外派人向鄉民煽動起事,得知內外混亂之後,為信率一千人攻打浪岡城,由於北田方的武將多為為信所收買,故未有太大的抵抗,為信派心腹乳井大隅、千德政氏各率七百人聯合森岡金吾三面夾擊。由於北田方無人來援,再加上北田方的吉野氏廣為為信火燒本丸,浪岡城陷落,城主顯村自刃,北陸名族北田氏從此滅亡。

得到勝利之後,為信開始著手於津輕的發展,也開始碡一步的計劃;天正十三年(1585)三月,為信攻打油川城,城主奧瀨善九郎敗走,同年六月,為信引兵攻克堤之浦城,八月,為信與最上義光聯絡,共商大是,並暗下密約。天正十四年(1586)五月,為信攻打親南部的千德政武,攻克田舍館城。

南部信直有見為信屢屢侵襲,最後採納北信愛的提議,向當時的強勢人物羽柴秀吉求援,並派信愛到金澤城求前田利家出面幫忙。與此同時,為信加快擴張步伐,天正十五年(1587),為信攻克飯積高楯城,討死守將朝日行安。同時,為信留意到秀吉的天下已盛,立即送出名馬及鷹為禮攏絡。八月二十日,信愛謁見利家並道「津輕之軍事行動正熾,乃本家中之叛逆之族大浦之為也!」,利家決定向已給為信攏絡的秀吉請示。同年四月,信直命大光寺正親出兵討伐為信,但大敗而回,自此之後,津輕的霸業根本完成。

當為信得知信直之行動後,也立即展開下一步行動,六月派深浦甚助到京都派見剛從九州回來的秀吉,由於為信於早年被貴族近衛氏收為養子,故在近衛氏的斡旋下,秀吉口頭許以本領安堵狀。天正十八年(1590),為信出戰小田原,因功得到秀吉許以津輕、合浦及外濱共三萬石的領地,從此改姓津輕。為免信直憤怒,秀吉封和賀、稗貫及志和三郡作為補償,十七年的津輕統一戰也終於成功達成,而津輕與南部的關係也因此及物總事令而緩和,天正十九年(1591),為信之舊盟九戶政實起事,想聯絡為信,但知道大勢的為信當然不予理會,並協助攻打政實,立下軍功。

文祿二年(1593),秀吉正式給予津輕領地四萬五千石朱印狀,翌年為信由大浦城遷入崛越城,並加工擴建。文祿、慶長之役,為信未有參與,只留在九州待命,關原之戰中,雖然長男信建主張入西軍,但津輕家未有參與西軍,為信反而主動從入東軍,為東軍作為後勤補給的任務,同時攻克大垣城,戰後受家康的感狀,並加封五千石。

關原之戰(慶長五年,1600)後,為信努力發展及開發津輕郡,加強漕運及鼓勵墾荒,受到不少領民的愛護,同最上義光一樣,津輕郡在為信的管治下未曾有一揆記錄,證明為信的民政能力之高,慶長八年(1603),為信開始在岩木川及土淵川之間築高岡城,後改名弘前城,至二代藩主信牧完工。

慶長十二年(1607),為信於京都屋敷病死,結束其雄才大略的一生,終年五十七歲。為信死後,由於長男、次男早死,故由三男信牧繼位,但其間,由於長男之子大熊不服,發生騷動,最後由幕府於同十四年宣布為信預定的遺囑,由信牧正式接掌為二代弘前藩主,信牧繼位後,發揮其遺傳至為信的內政能力,慶長十六年(1611),弘前城完工,快速地開發城下町,使原本落後的津輕更為繁榮,實質石高增至十萬石。此後弘前藩一直存續至幕末,最後更與天皇家結親,承襲爵位。

津輕為信,史書上稱讚其為「武勇絕倫、知略縱橫之將」,外交、內政及軍略都是奧羽中非常出名,被史家稱為與伊達政宗、最上義光及佐竹義重之後又一全能之將;另外,為信由於生有一把長鬍子,故常被人稱為「美髯公」,成為一時佳話,史書上也常稱他為「弘前美髯殿」。

安東愛季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安東愛季,初名太郎,羽後之名將,天文八年(1539)生於檜山秋田城;舜季長子。檜山系安東氏第七代家督。安東氏原為津輕地區的地方豪族,室町中期遭到當地的最大名族南部氏侵襲而逃亡,自此分成兩家:羽州的檜山系及蝦夷的湊系,兩家互不相讓,分而治之。到了舜季時,迎娶湊系堯季之女而開始重新連繫。

天文二十三年(1554),舜季病死,由愛季接任家督。當時的羽後,安東氏時與戶澤氏、淺利氏及南部氏爭戰,以獲得僅有的富庶土地–比內、鹿角等郡。愛季上位後,開始研究強化安東的戰略,永祿元年(1558),愛季開展比內郡攻略,舉兵攻打淺利則祐,同時又集結一批於鹿角郡的反南部勢力,以便日後對付南部家。

永祿四年(1562)八月,愛季舉兵一千五百突襲比內,攻打淺利則祐,爆發長岡城之戰,則祐由獨鈷城移陣主城長岡城,並下令全軍籠城固守,但在安東勢狂攻之下,則祐於長岡城自殺,其弟淺利勝賴降服於愛季之下,被任命為比內的代官,此戰使比內地區大部分為安東家之下,淺利領有大葛、阿仁地區,全為金、銀礦山也為愛季之手,為以後的羽後爭霸戰,帶來豐厚的經濟支持。

得到金銀山的支持下,愛季下一步想支配近鄰的北陸奧地區,利用先前的煽動集結,愛季決定出兵攻打由南部晴政所有的鹿角郡,進而挑戰南部家的最大地位;加上於永祿八年間,農地凶作的情況非常嚴重,更令北奧地區的糧產變得僧多粥少。

永祿九年(1566)十月,愛季聯合比內的淺利餘黨及阿仁地區的土豪嘉成氏合共五千人,從犀川峽谷經卷山山卡侵入郡內的長牛城及石鳥谷城,又從北面經柴內攻打長嶺及谷內城,形成南北夾擊之勢。南部晴政聞報大驚,立即組軍防守,但在安東勢猛攻之下,石鳥谷城及長嶺城被攻陷,晴政立刻指揮軍隊集中防守主城長牛城,並下令籠城固守。剛巧,由於隆冬的來臨,大雪紛飛,不利於行軍,愛季有鑑於此而收兵。

翌年二月,愛季率兵六千餘再度攻打長牛城,守城將一戶友義於城外與安東勢激戰,其中友義之叔南部彌九郎被討死,南部勢更是陷入苦戰之中,正當愛季以為勝券在握時,南部一族及重臣從北、南、東三面派出救援軍,愛季以免損失慘重,早早撤退。同年十月,愛季再度出兵直指谷內城,但由於形成拉鋸戰,愛季決定轉攻長牛城,由於準備不及,長牛城最後以幾乎在全殲之下被攻下,一戶友義逃往三戶,鹿角郡全為安東所有。

永祿十一年(1568)三月,為了收復鹿角郡,南部晴政養子信直領重兵越過來滿山卡,聯合九戶政實南北夾擊侵襲鹿角,鹿角諸勢力聞訊立刻降服,安東方守將大里備中守見勢逃逸,不到一年,愛季便失去苦苦得來的鹿角郡。自此之後,安東、南部兩家於比內、鹿角一帶長期對立,至天正末年,豐臣秀吉的物無事令下達才稍為緩和。

自此時起,愛季轉向發展秋田一帶及對湊系安東等的內部事務。永祿十三年(1570),湊系安東氏的家督堯季無子嗣而終,愛季乘機以其弟茂季出嗣湊系,藉此把兩系安東合而為一,愛季更因此得到湊系於蝦夷的領地,使安東氏到了最盛期。

統一安東氏之後,愛季發揮其外交的高超敏銳,在發展日本海的貿易之餘,愛季也因此得到了本州中央一帶的最新情報,立刻以鷹為贈禮與當時氣勢最盛的織田信長交往,並於每年遣派使者來往;因此織田信長於天正九年(1581)上請天皇封愛季為從四位下侍從。本能寺之變時,愛季也是從海貿而第一個得到信長死亡消息的奧羽大名,愛季經過衡量之後,決定與羽柴秀吉交往,得到秀吉的親切回應,從此證明了愛季於軍略外的高明外交。

天正十一年(1583),為比內代官的淺利勝賴起來宣佈獨立,愛季不動聲色的邀請勝賴到檜山城「商議」後被殺,其子賴平逃靠津輕為信,至此比內正或由安東直接管理,愛季於此期間除了繼續開發之外,也開始下一步軍略—-向羽州擴展。

天正十五年(1587)春,仙北的戶澤氏成為愛季擴張的目標之一,當時的戶澤當主是號稱「夜叉九郎」的猛將戶澤盛安。當時愛季利用戶澤與小野去義道的爭執藉機出兵三千攻打戶澤,兩軍大戰於唐松野,盛安立即命進藤築後守分兵於安東勢之東佈陣,兩軍於四月激戰,三日後,安東軍死亡三百餘人,是戶澤三倍。最終安東軍敗退,從此喪失仙北的爭取機會,戶澤氏也因此更為鞏固。愛季也於該戰中得病結束了浪濤洶湧的一生,享年四十八歲。

由於長子早死,十二歲的次男實季即位。愛季一死,湊系的安東高季在南部及戶澤的煽動下起亂,史稱「湊系騷亂」,天正十七年(1589)二月,高季發兵攻打檜山城,實季遂命令立即籠城,高季以十倍的兵力猛攻,實季方以三百梃鐵炮拼死頑抗,並堅持了一百五十日。此際,由於由利氏派尾津氏援軍,實季方士氣大振並進行反攻,攻克湊城,高季在戶澤的協助下逃到南部氏。

湊系騷亂之後,檜山系安東更為穩固,勝利後的實季著力於家臣團的編制及行政體制的改革,得到莫大的成果,後來參戰小田原,獲得秀吉的安堵狀。之後改姓秋田,於文祿、慶長之役提供大量的木材作為造船之用,關原之戰後,被轉封至常陸穴戶藩五萬五千石,到了長孫俊季時,改至三春藩直至幕末。

奧州永不後退之第一猛將  伊達成實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伊達成實,奧州之猛將,人稱「第一之勇將」。永祿十一年(1568)生於信夫郡大森城,初名時宗丸,通稱藤五郎。伊達實元嫡長子,母為伊達輝宗之妹,政宗之從兄弟(伯父)。成實出生不久,便被輝宗指名為其愛兒政宗的近侍。

幼年的成實,以果敢剛毅見稱,與政宗出相入對。天正七年(1579)元服,天正十二年(1584)出任大森城主,同年政宗繼位為十七代家督,立刻開展奧州攻略,創立著名的騎鐵隊,命成實為分隊長,天正十三年(1585),政宗開始檜原攻略,出兵攻打大內定綱,十七歲的成實奉命出戰圍攻小手森城。攻克後,政宗下令成實屠殺全城八百餘人,令奧州大名大驚。同年,二本松義繼借輝宗向政宗請降,但遭到政宗嚴正拒絕,引發「栗之巢之亂」義繼挾持輝宗逃出,成實等派兵士追捕,最後於人取川附近,輝宗命令成實開槍打死義繼及自己,成實無奈之下,二人同歸於盡。

憤怒的政宗於輝宗之死七日後,即出兵大舉進攻義繼的居城二本松,成實、景綱等奉命從行。但以佐竹、蘆名為核心的反伊達聯軍,在此時趕來救援二本松,與伊達勢激戰於人取橋。聯軍迅即圍攻政宗之本陣觀音山,政宗勢陷於苦戰之中,幸得鬼庭良直、片倉景綱及成實的奮戰,政宗最後才能突圍而出,伊達勢也因佐竹臨時撤退而獲勝。天正十四年(1586),政宗再度出兵攻打二本松城,城主國王丸開城投降,政宗命成實為二本松城主,負責第一道防線。

同年末,二本松家臣鹿田右衛門進攻涉川城,成實於涉川與敵軍激戰,斬得敵人二百六十三名首級,威振整個奧州,令大名聞風喪膽。天正十六年(1588)六月,由於伊達入侵蘆名,佐竹與蘆名出兵與伊達爆發窪田之戰,成實與景綱守衛窪田城,後來二人到豬苗代城說服猶豫不決的盛胤,使戰爭的優勢轉向伊達,最後在衡量得失,兩軍於幾道交戰後決定和解。同年末,田村氏出現家督爭奪戰,佐竹、伊達都聲稱其人選有繼承權,引發郡山合戰,成實出戰勇猛,使伊達再度勝利,確立了出擊會津的基礎,因此成實受到政宗的褒揚,並命成實為伊達軍主力部隊長,於伊達家已奠立了不可或缺的地位。

天正十七年(1589),伊達與蘆名間的矛盾終於引發著名的摺上原合戰,由於爭取到最上及大崎的和睦,政宗於無後顧之憂下全力出戰,以二萬大軍重創蘆名軍,會津郡最終全為伊達所有。正當政宗宏想下一步計劃時,天下人秀吉卻早已先行一步。天正十八年(1590),秀吉出兵討伐小田原北條,要求東北大名參與,實為要求臣服。伊達家為此意見分歧,成實等主戰派指出:「與秀吉一戰,也不是必定戰敗!」正當政宗猶疑之際,景綱力勸地說:「蒼蠅,你如何的趕走,牠都是始終會來的」又說:「無知的胡亂抵抗,只是無智無謀、對主公絕無好處的,伊達家也會因此而給斷送。」此話立刻令政宗一言驚醒,決定到小田原謁見秀吉。雖然成實因此與景綱對立,但最後也接受提議,並自請到黑川城守備,以免東北大名乘機入侵。

小田原之戰後,政宗謁見秀吉,由於遲到參陣,被沒收會津一郡,回到米澤不久,發生葛西一揆,剛轉封至會津的蒲生氏鄉奉命徹查,最後指控政宗為事件的幕後主使人。秀吉得知後大怒,立即命政宗到名古屋解釋,最後政宗以巧妙的回答解釋清楚後,政宗立即回米澤,於天正十九年(1591)震壓葛西一揆,為了表明無叛意,成實自請到蒲生的名生城為人質,以保證政宗的安全及清白。

同年,秀吉改封政宗至岩出山城,為了賞給成實的功勞,政宗封伊具、柴田二郡共三萬石予成實,移到角田城。文祿二年(1593),秀吉命政宗出兵朝鮮援救在朝大名,成實奉命隨行,在戰爭中,由於食糧不足,運輸也非常困難,故政宗到朝鮮後立刻命成實救出日本軍,成實也因此立下重要軍功,但回到伏見之後,政宗立刻遇到另一危機,文祿五年(1594),關白秀次被指謀反,被秀吉給予死刑,由於政宗與秀次有交情,故被牽連在內。有見及此,成實等一眾伊達家臣十九人聯名上書秀吉,為政宗開脫,又表示與政宗共存亡,最後,秀吉也終於因政宗的小狡計而放過政宗,秀吉也曾因此事嘆道「伊達真乃齊心也!」

但齊心的名聲出現陰影,慶長三年(1598),秀吉病死,成實與政宗的關係越發惡化,原因於成實不滿政宗賞給不公,加上經常的意見不合,成實突然出走高野山。政宗得知後非常憤怒,立即命屋代景賴攻打角田城,成實三十名家臣及妻兒全部被殺,角田城也被沒收。而成實則於東北、東海道一帶流浪,上杉景勝有見及此,命直江兼續以五萬石俸給力邀成實出仕,但都受到成實的力拒,並說「藤五郎雖離開御家(政宗),但現已心感愧對之,故不能再叛也!」之後,德川家康又想邀成實出仕,但都是得到同樣回應。

石川昭光、留守政景及片倉景綱得知成實的行縱後,立即趕到並想說服他回去,但成實一貫的拒絕,景綱等便大罵道「汝之愚行,使御家大為不安,眾敵虎視眈眈,汝想再為罪人乎?」。另一方面,景綱等又向政宗說項,求情,最終政宗公開呼籲成實回來,而成實也終於在關原之戰前夕回到仙台。

成實回來不久,旋即爆發關原之戰的前哨戰─上杉討伐戰,政宗立即響應號召攻打白石城,成實立即回復他的勇猛,終於與景綱父子合力之下攻克白石城。關原之戰後,政宗以首功封成實為亙理城主,列為伊達一門眾之列。

大阪之陣前,成實主理亙理城,其間的成實已不是以前的莽撞,發揮了其成熟的一面。後來成實再為大阪之陣上戰,但卻表現出謀略之將的風格,使政宗大為改觀。寬永十三年(1636),政宗於江戶病死,成實位列一門眾之首,為忠宗輔助藩政。元和八年(1622),最上家被改易,成實奉命出兵野邊澤城震壓叛亂,是次為最後一次出陣。寬永十五年(1638),將軍家光慕名邀請成實到江戶謁見,並要求成實講授戰話(奧州諸戰的軍議),家光於聽講後,大讚成實為「勇武無雙、智略冠絕之大將」,下賜時服二十件,火砲十挺為謝。

回到亙理城之後,成實繼續陬揮他的文學修養,分別著成了「成實記」、「政宗記─貞山公治家記錄」及「政宗公御名話語集」,是史家研究伊達史及仙台藩初期的寶貴資料,成實的文武兼具的修為,成能後世宣揚武士道的又一模範。正保三年(1646)成實開始隱居,同年六月四日死於亙理城,享年七十九歲,法名大雄寺殿久山天昌大居士,葬於大雄寺。由於長子已死,次男夭折,故由政宗九男宗實為養子承繼城主。

亙理城位列「伊達仙台十九險要」之一,極具戰略意義,可見政宗自成實回來後,對他的倚重同信賴。成實最令人記述的就是他的具足頭盔上的蟲,代表著「永不後退」的果敢之風,難怪政宗曾說「武勇首推成實,智睿則推景綱」,又曾說「藤五郎乃伊達第一勇將也!」成為伊達三傑之一。另外,成實也是一個豪飲的人,奧州中無人不知,據說可連飲一百大杯不醉!可能這就是成實的「另類勇猛」吧!

天下之副將軍–奧州之獨眼龍  伊達政宗大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伊達政宗,奧州伊達氏第十七代家督,輝宗長子,戰國時代末期的名將,人稱「奧州之獨眼龍」;永祿十年(1567)八月三日出生於米澤城。說起政宗的出生,還頗有傳奇色彩。政宗的母親是當時出羽的大名最上義守之女義姬,最上義光之妹。當時伊達家有意與最上家聯姻,派中野宗時做使者到最上家提親,但有反叛之心的中野宗時與最上義守、義姬密謀假意聯姻,等與輝宗成婚並生下一子後,謀殺輝宗並帶兒子回最上家山形城。兩人成親後,在龜岡文殊堂度蜜月。當晚,義姬夢到獨眼神僧萬海上人希望轉世。因為這個吉瑞之夢而懷孕,於永祿十年(1567)生下了政宗,父親輝宗為愛子起名“梵天丸”。

輝宗深信梵天丸是萬海上人的轉世,給予最好的教育及最佳的助手、近侍,包括請來名僧虎哉禪師為師,命片倉小十郎景綱及族弟伊達藤五郎成實為左右手。

五歲時,政宗得了皰瘡,雖保住性命,但是右眼因此失明。這更使輝宗堅信政宗是獨眼神僧萬海上人轉世,但獨眼的梵天丸卻遭到母親義姬的嫌棄,而把母愛全部轉移到了比政宗小11個月的次男竺丸(政道)的身上;而梵天丸亦因此而感到自卑及不願公開露面。

天正三年(1575),輝宗開始與信長交通,得到不少奧州罕有的南蠻品作為回禮,令梵天丸大開眼界,同時也造就了他放眼全世界的廣大眼光。

天正六年(1578),輝宗正式給梵天丸元服,受領伊達家歷代家督之小名疆葉忖峊儦F家第九代中興之主政宗之名,全稱伊達藤次郎政宗,可見輝宗對政宗期望之高。天正七年(1579),政宗迎娶了三春城主田村清顯之女愛姬為正室,從而使田村氏納入伊達的勢力。兩年後,即天正九年(1581),輝宗出戰相馬氏,十五歲的政宗迎來了自己的初陣,相馬大敗,政宗於此戰表現出非凡將才,輝宗及重臣們都給予肯定及正面的評價。

由於生母義姬嫌棄政宗的羞陋而疏遠他,轉而溺愛次男小次郎,更希望由竺丸接替家督之位,因此家中分裂成政宗和小次郎兩派。最後為免伊達家分裂,天正十二年(1584)十月,輝宗決定隱居讓位予政宗,當時輝宗年僅四十一,便早早退位隱居,十八歲的政宗接任家督之位。輝宗的決斷,表明了支持政宗、警告義姬的立場,這令義姬幾乎瘋狂,也令政宗對將來兄弟之爭有了心理上的準備。

18歲的政宗繼承了家督,獨創的火槍騎兵隊(騎鐵)作為作戰主力。在歷來重視騎兵的奧州,這種新型戰術立刻顯出威力。繼任家督的政宗一改父親一貫的防禦戰略,開始頻繁與周邊勢力作戰。以政宗的計劃:先平定奧州,再向越後進軍,最終揮師進京,稱霸天下。抱著這種大志,政宗於天正十三年(1585)三月敘任從五位下美作守,五月即展開檜原攻略,八月圍攻大內定綱;大內本來投降,但又反覆無常,政宗不顧家臣反對,憤然攻擊大內的小濱城及其靠山蘆名氏,此時發生了震驚奧羽的小手森屠殺事件,政宗將俘獲的全部小手森城的將士和城中老幼婦孺八百餘人全部格殺,牛馬不留,全城頓時成為死城。時年十九的政宗對敵人放出了豪邁的宣言:「戰敗就會失去一切!」,這嚇破大?定綱,並放棄了小濱城,直接逃往蘆名尋求庇護。

小手森城屠殺事件令奧羽等的大名,包括二本松城的田山義繼深深感到危機,為免成為政宗的新目標﹐義繼起先拜托了政宗的叔父伊達實元,希望能夠與伊達保持和睦,但政宗卻表示除了無條件投降之外,並無其他和睦的可能。義繼因而求助於已隱居的輝宗,輝宗欣然答允,政宗也因輝宗的關係而妥協。當義繼前往輝宗宅邸進行和議時突然發難,挾持輝宗退往人取橋,伊達的武士及家臣從後追趕,義繼無法脫身,輝宗命令(即有政宗命令之說)伊達武士向二人開火,義繼、輝宗相相死亡,這就是人取橋事件。

憤怒的政宗於天正十三年(1585),輝宗死亡七日後,即出兵大舉進攻田山義繼的居城二本松,但以佐竹、蘆名為核心,包括岩城、白川、石川諸氏的大名在此時趕來救援二本松,與伊達勢激戰於人取橋。兵力上的優勢令佐竹、蘆名聯軍很快佔了上風。伊達勢一度陷入崩潰的邊緣,在老將鬼庭良直的犧牲下,政宗成功突圍,與此同時,片倉景綱及伊達成實率領的援軍趕到,加上佐竹勢因領地受里見氏突襲而撤退;伊達勢在這突如其來的”奇蹟”造就下發起了反攻,討死敵將佐竹義政,政宗終在人取橋擊潰三萬餘人的佐竹、蘆名、相馬聯軍,直到很多年後,政宗曾回想道:”能夠從人取橋回來真是個奇蹟!”

此後他採取了各個擊破的戰術;天正十四年(1586),政宗再度出兵攻打二本松城,新城主國王丸開城投降,伊達勢力滲入會津,和蘆名氏發生了直接的衝突。兩年後的郡山合戰中,政宗僅以六百人的兵力又一次擊潰了四千人的佐竹、蘆名聯軍,武名震天下。

政宗遂展開蘆名攻略,導致了天正十七年(1589)的摺上原合戰,伊達軍兩萬,蘆名一萬六千,最後以壓倒性的優勢大獲全勝,蘆名義廣逃出黑川城投靠佐竹。蘆名舊領盡為伊達所有,亦得到南奧州的仙道七郡。

蘆名氏滅亡後,伊達勢力已滲入會津,更進一步攻略奧州,領奧羽六十六郡中的三十餘郡,且逼近關東,政宗雖面對越後上杉景勝的威脅;但他的眼光已超出奧州。可惜,政宗的天下人的夢想似乎變成泡影;豐臣秀吉已成為真正的天下人,天正十八年(1590)一月,秀吉催促政宗等奧羽大名參戰討伐小田原北條,事實上就是要政宗臣服,對於是臣服抑或抗戰到底又成了政宗必須面臨的抉擇,而家中也為此分裂成兩派。

在片倉景綱的力勸下,政宗終於決定出發參戰,但剛巧其母保春院(義姬)企圖毒殺政宗,扶植小次郎為新家督;但被政宗識破,最後小次郎被殺,保春院被送回娘家山形城。為此,政宗參陣遲到,令秀吉震怒,並揚言要殺死政宗,但政宗以其機智化解:他以白衣領死的姿態晉見秀吉,並以沙金賄賂其他大名為他說項,終得到了秀吉的赦免,只是舊蘆名領等郡被沒收,自此,秀吉也開始注意政宗的才能。

回到米澤城後,政宗加緊擴大領土,天正十八年(1590),葛西家及大崎家因未有參戰被改易,原先侍奉兩家的大批武士成為浪人,不久爆發了葛西一向一揆;政宗被剛轉封到會津的蒲生氏鄉指為事件的幕後主謀,天正十八年(1590)十月,政宗出兵震壓一揆,但仍然沒有逃脫煽動一揆亂事的嫌疑,政宗又以白衣領死的姿態,只率三十騎前往清洲城謁見秀吉,據說他在隊伍的前面放了個貼著金箔的磔刑的行刑柱,到達清洲城後,政宗與秀吉見面,秀吉質問道:「叛亂所用徽記為何是政宗你的呢?」政宗回答說:「殿下錯了,這個徽記的飛雀的眼部沒有針眼大的小洞。」這一精妙的回答令秀吉大為佩服,政宗又一次逃過一劫。釋清了嫌疑,非但沒有被處分,還獲得了侍從的官位,被允許領羽柴姓。在天正十九年(1591)七月,政宗震壓了葛西大崎領內的一揆,隨後秀吉就沒收了信井、信夫、伊達、田村、刈田、安達諸郡領地,被封至葛西大崎的舊領十二郡,居城也移到了岩手澤城。

後來,秀吉的養子、關白豐臣秀次被秀吉以謀反罪誅殺,被牽連問罪的人不計其數。作為秀次的摯友之一,政宗又陷入危機。這一次政宗故技重演,再次以白衣領死的姿態上洛,不同的是這次先由家臣攜黃金十字架在前,表明與秀次只是借貸金銀關係。結果又一次以稍減領地的處分躲過了劫難。經過這幾次波瀾,秀吉對政宗真是又愛又恨又無可奈何,在戰國大概只有政宗這樣的人物才能做到。

政宗參加了文祿、慶長之役,受封從四位下右近衛權少將。慶長三年(1598)八月秀吉在大阪城病逝,這令政宗再一次燃點爭逐天下之雄心,但五大老之首的德川家康的攻略比政宗更快速,隨著實力可與家康匹敵的前田利家於慶長四年(1599)病逝,天下已無家康的敵手,天下分裂成了東西兩方,政宗成為了能夠左右天下大局的重要力量,他無視秀吉生前定下”諸侯之間不得私自通婚”的命令,將長女五郎八姬嫁與家康的六男松平忠輝,與德川建立了強而有力的盟約,在家康的會津征伐戰以及關原合戰中,伊達都站在東軍一邊,並在關原主戰場之外與西軍一百二十萬石的上杉景勝爆發激戰。

慶長五年(1600)七月二十四日家康率軍到達小山開始會津討伐戰,而從大[土反]急返北目城的政宗也在此時接到了家康討伐上杉的命令,開始進攻會津內的白石城,二十五日,白石城守將開城投降。

其間,石田三成嘗試拉攏政宗,更承諾只要加入西軍,關東及奧州盡為伊達所有;同時,家康也許下戰後給予「百萬石書狀」的承諾,但政宗已經鐵定加入東軍。

同年九月,石田三成於畿內舉兵,家康率軍直指關原,會津的上杉景勝藉機命重臣直江兼續進攻出羽最上義光的山形城,爆發長谷堂合戰,在伊達勢的支援下,再加上直江兼續接到西軍在關原戰敗之消息,上杉勢大潰退。十月六日,政宗出兵攻打福島城,在守將本庄繁長負隅頑抗,政宗不能得手而退兵。隨後上杉景勝降於家康,減封到米澤三十萬石。

關原合戰剛完結之際,政宗並沒有立刻退兵,而是把握天下混亂的好機會,首先攻打了信夫、伊達兩郡,又趁南部信直出征在外的機會,煽動南部領地的一揆作亂,這些行動使政宗奪回大片伊達家的舊領。此後德川家康進行了戰後的封賞,正式給予政宗”百萬石書狀”,並加常陸、近江合共的兩萬石,達到六十二萬五千石(此後家康又加封政宗之庶長子秀宗宇和島十萬石),是僅次於一百零二萬石的加賀前田家和七十三萬石的薩摩島津家之後的第三大藩。從而奠定了仙台藩的基礎。

回仙台後,政宗積極整頓內政,包括大規模開懇領內土地,令石高增至一百多萬,令奧州米的產量大增,成為江戶的主要用米,又加強了與江戶間的漕運通商,使仙台藩頓時富裕起來,都是政宗的努力而來的。

其次,在外交政策方面,政宗在元和元年(1616)派遣支倉常長等作為遣歐使前往西班牙和羅馬教廷,希望能和西班牙建立貿易協定並由通商學習歐洲的航海、礦山技術等;但政宗的外交因幕府的政策而遭受了挫折,就在派遣歐使不久,幕府開始對國內的天主教徒進行大規模震壓,並禁止人民信仰天主教,政宗在奧州範圍內獎勵天主教傳播和派遣遣歐使的行動有對抗幕府的嫌疑。因而政宗馬上改變了政策,對領內的天主教徒進行了震壓,支倉常長的歐洲之行最後也沒有取得什麼成果,元和六年(1620)歸國。

慶長十九年(1615)的大阪冬夏之陣,政宗所創的騎鐵隊“居功至偉”,片倉景綱之子片倉重長在道明寺一戰中與後藤又兵衛、薄田隼人激戰。所率騎鐵隊射中了後藤又兵衛的胸部,導致了其陣亡。真田幸村也死於政宗的騎鐵隊之下;德川幕府的基礎更加穩固。伊達的勢力天下共知,家康稱政宗為「天下之副將軍」,拜領松平姓,伊達家更冠以「伊達者」的美名;據說家康曾說道:「能挑戰幕府者,惟伊達矣!」

元和偃武之後,德川幕府的幕藩體制漸入軌道;而政宗對染指天下的野心也漸漸淡去了。政宗曾遺撼的表示:願早生二十年,成就信長般之霸業。可惜對於戰國時期想有一番作為的政宗,卻遭到生不逢時的厄運。只能努力經營仙台藩,當藩政漸入了安定期時,政宗也從藩政的一線退出,在二代將軍德川秀忠臨終時,政宗被召到枕邊,並將第三代將軍家光托付予政宗,寬永五年(1628),政宗開始隱居,這位生於群雄割據的戰國時代,至今仍然健在的人物,已六十歲了,政宗一直居住在江戶的櫻田屋敷,直到四年後,即寬永十三年(1636)在江戶去世,臨終前三代將軍家光親自至床邊守候。

仙台藩素有「險要」之稱,因領內重要之地都修築多個支城,並將其附屬的領地作為知行分封予各重臣,以作為主城的屏障,並得到幕府的默許,正正顯示了仙台藩的重要地位。

伊達政宗死後,二代藩主忠宗仍能保持藩政平穩,但隨著財政拮据及寬文年間(四代將軍綱宗)的「仙台騷亂」,藩政大不如前,慢慢衰竭。到了幕末,因參加奧羽越列藩同盟被天皇新軍圍攻,仙台藩在八百三十一人戰死之後投降,末代(十五)藩主邦宗及其諸子被命前往東京「謹慎」,明治四年(1871)仙台藩被廢藩置縣。

奧州大政治、外交家  伊達稙宗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伊達稙宗,戰國中前期的名將、政治家及外交家;奧州伊達家十四代家督。長享二年(1488)生於伊達郡高田城,幼名次郎,伊達尚宗之嫡男。當時的日本受應仁之亂後,室町幕府的權威受到嚴重打擊,幕府體制及舊莊園制被完全破壞,地方守護則面對國人一揆、一向一揆(本願寺蓮如)及「下克上」的威脅,開始了大名之間的連場混戰。

在東北地區,由大崎、葛西、相馬、蘆名及伊達為主的大名都為各自的地盤而發動戰爭。而在伊達家,稙宗出生時,父親正與祖父成宗爭奪家督之位,延德元年(1489),尚宗向成宗發出「家督退位文書」,迫令成宗立刻退位,兩人關係對立化。

明應三年(1494),成宗、尚宗終於開戰,稙宗倒向成宗方,趁尚宗到竹森館時,稙宗突襲竹森館,尚宗被迫逃亡,不久,尚宗領兵與稙宗大戰於松川,但尚宗大敗,最後逃到會津,向蘆名盛高求助。四月,盛高出兵進攻屋代城,稙宗大敗,退向梁川城,同年末,成宗病死,尚宗正式成為當主,明應五年(1496),尚宗才完全控制領地。在永正年(1504-21)間,尚宗大力開拓伊達家的領地,同時尚宗繼續自祖父持宗的幕府政策,擁護新將軍足利義澄,成為幕府於東北的倚重力量。

永正十一年(1514),尚宗病死,稙宗正式繼位,為了成為東北的最強力量之一,稙宗一到位,立刻展開對外擴張,同年二月,稙宗出征最上義定,並於出羽長谷堂之戰大破義定,戰後永正十二年(1515),稙宗迫使義定迎娶其妹作為和睦的條件,事實上已掌握最上家於手中。與此同時,稙宗開始拉攏幕府,永正十四年(1517),稙宗到花之御所謁見將軍義稙及管領田山高國,奉獻上黃金、太刀及奧州名馬,終於,稙宗獲得將軍賜名,正式改名為「伊達稙宗」,就任左京大夫,成為當時於東北名重一時的大名。

大永二年(1522)十二月七日,稙宗更得到幕府的御內書,任命為久不常置的陸奧國守護,完成了曾祖父持宗的心願,並打破了當時以奧州探題制的制度,更大大加強了伊達家在東北的影響力及政治地位。但幕府卻在同年命葛西稙重為從五位下左京大夫兼陸奧守,即代表奧州出現兩巨頭,致使伊達、葛西出現矛盾。

享祿元年(1528)九月,葛西晴重的嫡男稙清病死,稙宗見機以陸奧守護之名,命蘆名盛舜出援兵聯合攻打葛西氏,並攻破可卷城,迫令晴重立稙宗六男猿若丸(晴胤)為嫡子,間接控制了葛西家。自此之後,稙宗利用陸奧守護的身份,積極介入東北大名的內政,藉加強控制以保護伊達家。天文元年(1532),稙宗攻入田村莊,與田村義顯決戰,天文二年(1533),稙宗又聯合蘆名、二階堂及石川與田村、岩城及白河結城攻戰,伊達的領地漸增。

天文三年(1534),稙宗藉岩城重隆破壞與長男晴宗的婚約,與蘆名、相馬及二階堂氏出兵攻敗岩城氏,迫使重隆履行婚約,並控制於自己之手。天文五年(1536)二月,大崎氏之家臣氏家直繼、古川持熙等發生叛亂,大崎義直密請稙宗出兵鎮壓,五月,稙宗率三千騎大軍出陣,並聯合大崎義直出兵攻陷古川、岩手澤城,終於平定了亂事,事後稙宗以助平亂事為由,請義直收次子小僧丸(義宣)為嗣子,使大崎成為伊達的勢力範圍。

為了進一步加強伊達家在奧州的地位,天文七年(1538),稙宗出面調停岩城與二階堂的抗爭,但與田村氏的抗爭卻未有停止,在女婿相馬顯胤的調停下於天文十年(1541)四月和解,稙宗以其女嫁與田村隆顯,又使田村氏成為伊達的附屬。

可惜稙宗的完美外交策略出現漏洞,天文九年(1540),越後守護上杉定實無男嗣,稙宗有見及此,立刻命三男實元入嗣上杉家,並送最精銳的一百騎,陪同實元到上杉家,正當稙宗認為百事無礙時,長男晴宗得知消息後大怒,並與稙宗理論道:「父上!夫伊達豈不是成為剛脫皮之蟬嗎?何必有利於人,害我家於惡勢?」但稙宗回答道:「此為我家長久之利也,多說無益!」

另一方面,天文十一年(1541),為了答謝女婿相馬顯胤於田村和解之功,稙宗決定賜地與顯胤,但此事又為晴宗及眾家臣所不滿,眾人都到稙宗的西山城理論,晴宗大怒道「相馬有何益於我家?父上有賜於相馬,何不賜於眾家臣?」但稙宗照樣不理,在一眾以中野宗時等家臣的慫恿下,晴宗決定採取行動,天文十二年(1542)六月,晴宗乘稙宗於郊外狩獵時,帶兵捉走稙宗,並將其幽禁於西山城,晴宗則自立為新家督。

但不久,幽禁於西山城的稙宗被從叔小梁川宗朝、盛宗父子救出,出逃後的稙宗,憤然決定出兵對付晴宗,最終爆發了影響東北久遠的「天文大亂」。由於稙宗的婚姻外交,奧州諸大名都無可避免的捲入亂事之中,奧州大名因此分為以相馬顯胤、二階堂輝行、蘆名盛氏、石川晴光等大名及伊達義宗等以宗親為主的稙宗派,及以大名岩城重隆及中野宗時等少壯派家臣為主的晴宗派。

天文十二年(1543)二月,稙宗派的相馬顯胤與晴宗大戰於掛田城,五月,相馬伊達聯軍大破晴宗,七月,稙宗攻略刈田、柴田郡,翌年三月,稙宗更在石母田之戰大破晴宗勢,佔盡上風,奪回西山城。但與此同時,晴宗不斷向稙宗派大名的家臣內通,又賄賂蘆名盛氏及最上義守等大名,天文十六年(1547),蘆名盛氏與田村隆顯及二階堂輝行對立而正式投入晴宗方,最強的盛氏倒戈後,一些小名都開始倒戈向晴宗,石橋尚義及最上義守都先後寢返,稙宗方之勢因而急速轉衰,天正十七年(1548)三月,有意退出的田村隆顯派使者到京都請將軍義輝出面調停,五月,義輝派聖後院道僧發出和睦令,由蘆名盛舜為使者調停,九月,兩方和解,稙宗被勒令到丸森城隱居,而晴宗則遷到米澤城,正式成為伊達第十五代家督,晴宗於在位期間打敗其他親稙宗的大名,歷時六年(1542-1548)的天文大亂正式告終。

是次大亂,嚴重破壞伊達與其他奧州大名的關係,也使稙宗的「伊達網絡」完全崩潰,從而成為往後伊達與其他大名交戰的原因。伊達氏亦因此折損不少家臣,也做就中野宗時的專權,晴宗於戰後對宗時更為信任,但卻無力阻止他的專橫,引起嫡男輝宗的不滿,永祿八年(1565)五月,晴宗正式退位予輝宗,到杉目城隱居,同年六月十九日,稙宗也於丸森城病逝,享年七十八歲,法名真山圓入智松院,葬於小田陽林寺。

稙宗之長項,是為他的外交及政治頭腦。他不僅修建街道,同時對領內的經濟定下方針,使伊達得到作戰的本錢。另一方面,據史書記載,稙宗得子女二十人,稙宗藉此將子女大加嗣繼、入嫁蘆名、葛西、大崎、田村、亙理、二階堂、懸田、桑折、村田及相馬等奧州大名,使其與伊達建立親密關係,甚至成為伊達的勢力圈,世稱為「伊達網絡圈」,可見稙宗的外交手婉之高,在網絡圈下,再加上陸奧守護的政治優勢,伊達成為中、南奧州的核心,草創霸權,但亦因網絡圈的關係,各大名都牽連入天文大亂之中,最後也因此反目成仇,網絡圈最終支離破碎,伊達由主宰者,變成被圍攻的對象,可謂非常諷刺。

稙宗的最大貢獻,乃是著於天文五年(1536)四月的《伊達氏御成敗式目一百七十一箇條》,簡稱《塵芥集》,與今川氏的《今川假名目錄》及武田氏的《武田信玄家法》合稱為戰國三大式目。《塵芥集》乃仿照鎌倉時代北條泰時的《御成敗式目》的方式而著的家法條例及領內法律,是為戰國時代最詳盡的分國法律,用以強化大名本身的權力、支配權及對下臣私鬥、結黨犯上作出規範。

《塵芥集》是將於天文五年(1534)稙宗著寫的《棟役日記》及天文七年(1538)的《段錢古帳》加以整理及擴展,兩文分別用於整理領國內的徵稅制度及領國土地的統計。《塵芥集》全分為一百七十一條,下分十九項細節,其中以《犯上.殺害.竊盜.私鬥》(第十六至七十五條)、《用水.買賣.財政.貸借諸項》(第八十四至一百一十二條)、《國人、下人逃走》(一百四十一至一百五十條)及《罪人.虛言.盜賊》(一百五十一至一百六十一條)為主要,乃是稙宗針對伊達領內的問題而大加著寫。同時《塵芥集》中也集中解釋地頭領主、武士及一般領民的法律裁判權、刑律及法律程序清楚列舉。民政上的土地權方面,與《今川假名目錄》不同,《塵芥集》允許土地的自由買賣,對土地買賣分為「年紀賣」及「永代賣」,並對買賣土地、領主買地權作出清楚的規則。另一方面,《塵芥集》對用水也有相當的規定,免除領內的用水權糾紛。《塵芥集》對於管理領國有非常大的幫助,也使大名免於下克上的危機中;但稙宗訂下的家法,使大名權力強化,同時把家臣的權力、利益削減,使家臣非常不滿,也是出於家臣對稙宗的不滿,新派、少壯派及有野心的家臣都希望藉稙宗及晴宗的不和,推翻稙宗、擁立晴宗繼位以停止本身力量受家法的削弱,最終成為引發天文大亂的成因,可謂諷刺非常。

戰國最後之名將  片倉重長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片倉重長,幼名佐門,通稱小十郎,原名重綱,後因避四代將軍家綱名諱,改名重長。天正十三年(1585)生於出羽;景綱長男。東北名將,更與立花宗茂並稱為「戰國最後兩大名將」。

重長出生不久,父親景綱因主公伊達政宗未有嫡男而不敢過越,曾考慮殺死重長,但後被阻止而作罷。幼年的重長被讚為智睿兼備的人才,據說政宗初見重長時,曾說「片倉家真的是人才鼎盛!」,從此重長成為伊達其他家臣所期待的猛將。

慶長五年(1600),伊達為響應德川家康攻打上杉的行動,出兵白石城,十七歲的重長隨父親初上戰陣,並成功於七月二十五日攻佔白石城。慶長七年(1602),景綱受封為白石城主,重長在此期間幫助父親管理白石城,並獲得不錯的評價。

隨著德川勢力的穩固,大阪方的豐臣一族已見弱勢,德川家康為了保證德川天下能夠於他死前完全穩固,決定於慶長十九年(1614)發動大阪之戰一舉消滅豐臣氏勢力。伊達政宗也參與此戰,由於景綱重病在床,不能出戰,故他向政宗推薦重長代為出戰,無人能估計到此戰對重長有多深遠的影響。

大阪冬之陣後,豐臣的勢力已是強弩之末,加上被勒令填平護城河之後,號稱「天下第一固城」的大阪,變成只是毫無防禦力的「祼城」。但由於有真田幸村、長宗我部盛親及後藤基次等猛將守備,對德川始終是一條刺,因此家康於元和元年(1615)四月四日破壞約定,發動大阪夏之陣;家康及二代秀忠分別於駿府及江戶出兵;伊達也再次出兵響應,佈陣於大阪外的道明寺口片山之麓。四月六日,德川方的松平忠明及重長於此與後藤又兵衛(基次)及薄田兼相激戰,並以千餘人的兵力大破大阪勢,討死後藤及薄田二人,消息傳開後,重長被稱為「鬼之小十郎」,名振大阪,得到政宗的極力讚揚。

同日夜,自知無力為繼的真田幸村於當晚前往道明寺口面見重長,於讚揚其武勇之後,把其女於梅、阿菖蒲及次男大八託付予重長,得其答應後,號稱「日本第一兵」的幸村於翌日戰死,享年四十九歲;長男大助也於八日自殺。同時,重長收幸村次男大八為養子。從此名振甲、上的真田一族遷到仙台,稱仙台真田。由於重長戰功彪炳,家康特賜感謝狀予重長,並對其大加表揚。

大阪冬之陣後,在政宗的出面下,幕府准許真田一族保存,並正式交由仙台藩;但由於幕府的命令下,真田一族不可以真姓,故大八改名為片倉久米助。元和六年(1620),由於重長之正室病死,重長於同年正式娶十七歲的於梅為妻。大八也以片倉守信之名列為仙台藩的二等藩士,領三百六十石俸給。

自此之後,重長以仙台一等藩士為伊達效力,主理白石城,並繼續父親的發展方針,在德川幕府頒布的「一國一城令」中,由於景綱、重長的無比功績,幕府特予承認仙台藩內的主城仙台(青葉)城及片倉的白石城為「主城」,這是全日本三百藩中絕無僅有的特恩。證明德川幕府對仙台藩及片倉氏實力的認同。

萬治二年(1659)三月二十五日,叱吒於大阪之陣的最後名將於白石城病逝,享年七十七歲。片倉守信等人到江戶通知,同時獲得幕府的御書。由於重長無子,故由其外孫松前家的景長繼位第三代家督。片倉三代為伊達功臣,景長為伊達寬文大亂之平定有功,為當時所稱頌。

值得一提的是,片倉重長不僅武略兼備,也是當時天下第一美男子,當時稱許重長「得兼景綱之智勇與戰國首屈一指之美貌」之將。大阪之陣後,重長重登大阪城,很多人民及名門閨女都大為慕戀,稱讚「美貌無雙」,獲得不少的青睞。甚至出名極好龍陽之辟的小早川秀秋,也是當中的慕名者之一,更曾屢發情信予重長表示傾心之情,成為當時一大話題,後來因政宗從中解圍及秀秋的死,才「幸免於難」。

重長作為武將,叱吒於大阪之陣,據說政宗曾讚道「嗚呼!重綱之才與景綱者不甚遠也!」,對景綱來說,可說是對伊達的最後貢獻。

天下第一陪臣之二  片倉景綱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片倉景綱,日本東北的名將、智勇相全之才將,與上杉之直江兼續並稱「天下兩大陪臣」,通稱小十郎。弘治三年(1557)生於米澤,為米澤八幡的神官片倉景重之次男,母為伊達政宗之乳娘。

景綱幼年時已被人稱為異才,在伊達重臣遠藤元信的極力推薦下,成為當時的家督輝宗的侍從。後來輝宗發現景綱的俊才及剛正不阿的性格而非常高興;永祿十年(1567),適時輝宗剛得長子梵天丸(後來的政宗),決定讓他得到最好的教育及保護,天正三年(1575),輝宗把當時十九歲的景綱引為九歲的政宗的近侍,希望景綱的剛毅能感染政宗。

當時政宗於幼年得重病,雖幸不至死,但卻引致右眼生匏瘡,眼球腫露而非常恐怖,家中所有人都不敢直視以致政宗非常內向憂鬱,有見及此,景綱有一天與政宗交談,藉機引開其注意而用小刀把壞眼切除。(也有說是得到政宗的許可)自此之後,政宗再不引此為醜,更把景綱當作最好的知己,給予最大的信賴,成為日後政宗的第一重臣。

天正十二年(1584),鑑於伊達因爭嗣面臨分裂的邊緣,輝宗決定讓家督之位予政宗以表明自己的立場。十八歲的政宗繼位後立刻展開其振興伊達家的攻略,天正十三年(1585),由於大內定綱的無禮,政宗立即揮軍大內定綱,景綱奉命領軍與大內決戰於小瀨川,大勝而回,從而成功佔領小濱城。

同年十一月,輝宗因中二本松義繼的陰謀而同歸於盡。父親的死令政宗憤怒非常,立刻攻打二本繼,引發著名的人取橋合戰。伊達軍八千人面對佐竹、蘆名等三萬聯軍,顯然處於下風,戰事開始後,政宗本陣很快遭到圍攻而瀕臨崩潰的邊緣,在老將鬼庭良直的犧牲下,伊達軍雖暫時得到喘息,但政宗本陣仍然受到猛烈攻擊,景綱有見及此,立刻穿上政宗的後備軍服,騎馬向前大嚷:「我乃伊達政宗!」從而引開敵軍的注意,使政宗有機突圍。最後由於佐竹的領地受里見氏突襲而撤退;伊達勢在這突如其來的「奇蹟」造就下發起了反攻,終在人取橋擊潰三萬餘人的佐竹、蘆名、相馬聯軍。政宗於戰後褒揚景綱的及時相助,也因此得到家裏各臣的敬重。

天正十四年(1586),政宗再次進攻二本松城,最後二本松城陷落,由於有功,景綱成為信夫郡的大森城主,政宗對景綱的信任更加倚重。乘著餘威,政宗遂展開蘆名攻略,天正十七年(1589)爆發摺上原合戰,伊達軍兩萬,蘆名一萬六千,由於景綱的猛攻之下,蘆名未能佔有上風,然而,這也導致景綱本陣的嚴重損失,直到伊達成實的援助之下,重佔上風;景綱更率數十騎乘亂直搗蘆名本陣,令伊達軍士氣高漲,最後以壓倒性的優勢大獲全勝,蘆名義廣逃出黑川城投靠佐竹。蘆名舊領盡為伊達所有;而景綱則論功獲濱崎等五個會津領內的城。

摺上原一戰之後,伊達勢力已滲入會津,更進一步攻略奧州,領奧羽六十六郡中的三十餘郡,逼近關東。但正當政宗以為天下人之夢快可進行第二步的時候,豐臣秀吉已成為真正的天下人,天正十八年(1590)一月,秀吉催促政宗等奧羽大名參戰討伐小田原北條,事實上就是要政宗臣服,對於是臣服抑或抗戰到底又成了政宗必須面臨的抉擇,同時也因政宗的擴充破壞禁止私戰的物無事令,石田三成奉秀吉之命帶罪責書到伊達,命政宗向秀吉解釋,而家中也為此分裂成主戰、主從兩派而發生激辯,成實等主戰派指出:「與秀吉一戰,也不是必定戰敗!」正當政宗猶疑之際,景綱力勸地說:「蒼蠅,你如何的趕走,牠都是始終會來的」又說:「無知的胡亂抵抗,只是無智無謀、對主公絕無好處的,伊達家也會因此而給斷送。」此話立刻令政宗一言驚醒,決定到小田原謁見秀吉。景綱一言,據說政宗曾說「小十郎又做了我的恩人了。」

景綱率一百人陪同政宗前往小田原,雖然摺上原的一齊全部被沒收,但本領的七十萬石則安然無恙。到小田原參見時,秀吉得知是景綱勸服政宗的功臣,說:「我給你五萬石,那你就是一個大名了,如何?」景綱立即回答:「景綱只想做伊達家的家臣,絕無異想」這番話使政宗、秀吉對景綱更加敬重、欣賞。

在天正十九年(1591)七月,政宗震壓了葛西大崎領內的一揆,隨後秀吉就沒收了信井、信夫、伊達、田村、刈田、安達諸郡領地,被封至葛西大崎的舊領十二郡,居城也移到了岩出山城。政宗封景綱為丕理城主,更大力幫助政宗開發領地,使伊達家得到繁榮的基礎。

文祿、慶長之役,由於秀吉對景綱非常欣賞,故特地贈景綱軍船小鷹丸的破格褒獎。回國之後,景綱已是一位出名的大將,人稱「伊達軍師」惜才如命的秀吉於一次接見中,對景綱說:「我想把奧州三春之地五萬石封予伙你,你這次願意吧?」景綱堅辭說:「景綱對少將(政宗)的忠義非常重視,而少將對景綱的恩義,景綱豈能忘記?」秀吉對此回應非常感動,曾歎說「伊達家真是有福啊」

慶長三年(1598)、四年,秀吉、利家相相病死,政宗立刻與德川家康家下聯姻之約,同時因三成與家康的關係惡化,慶長五年(1600)爆發關原合戰,同年初,上杉景勝派重臣直江兼續出兵最上氏,對於義光要求伊達援求一事,景綱力勸政宗出援「山形城一失,對我們都是重大影響,主母(政宗母義姬)也在山形城,主公豈能不顧?這對主公與主母的關係也有好處。」政宗聽後立刻派留守政景出兵援助,成功打敗並趕走上杉軍。慶長七年(1602),由於獻策有功,政宗給予景綱高度的評價,把南部軍事據點白石城及刈田郡一帶一萬三千石封予景綱,從當時來說,已是大名級 ,這表達了政宗對景綱的信任及看重。成為白石城主之後,景綱積極開發城碡町,農業、養蠶、畜牧諸業都有可觀的發展,對於製紙、製麵景綱也十分重視,使仙台藩南部非常繁榮,景綱功不可沒。

政宗曾說:「武勇的首推成實,智睿的只有景綱」,而且景綱、成實及鬼庭綱元被後世稱為「伊達三傑」。景綱對伊達的貢獻,實在無從估計。元和元年(1615)十月,景綱臨終前,把重長託付於政宗後,一生忠對政宗誠不二、出謀獻策的知己於白石城病逝,享年五十九歲,政宗對景綱的死非常痛心,其後有六人為景綱的忠義而殉死。

片倉家可算是伊達家的忠臣及恩人,景綱力勸政宗出陣小田原,以免伊達滅亡的危機,長子重長為伊達立下殊功,討死薄田隼人及名將後藤又兵衛,也曾於戰場上解救政宗。長孫景長為伊達解救「寬文伊達大亂」的危機。之後,伊達重臣富塚內藏對景長謂:「片倉之家救伊達御家之大難既三回也:祖父貞山公備中守景綱說御家前見秀吉之忠諫,一忠也。父重長於大阪忠戰救御家之難,是二忠也。今子救御家之大難(寬文之亂),此忠義是三也。」同席的諸臣都為之大表讚賞。

同為天下兩大陪臣,雖然景綱無兼續的學問及大貢獻,但景綱的忠義、智略,卻是天下聞名,有一次家康接見政宗後,與景綱說「我為你於江戶城做一所房舍,好嗎?」景綱回應道「為主公效力,就是為天下效力,景綱只想為主公奉忠,不需有自己的屋敷」 這令家康對景綱心感佩服,並稱讚他為奧州第一忠義之人,天下第一陪臣於景綱來說,是實至名歸,無可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