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府御三家之一–出色的政治家  德川賴宣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德川賴宣,江戶時代著名民政家,江戶三百藩之紀伊藩藩祖、德川幕府御三家之一。慶長七年(1602)三月七日生於京都伏見城,德川家康十男,生母為蔭山殿(於萬之方),幼名長福丸、賴信、賴將。

賴宣出生前,家康已藉關原之戰打敗石田三成,清除他奪取天下的障礙。慶長八年(1603),德川家康正式於江戶建立幕府,成為德川幕府第一代大將軍,並創立幕藩體制;同年十一月,由於兄長信吉早死,年僅兩歲的賴宣受封常陸水戶藩二十萬石領地,但仍然留在駿府與兄弟義直及賴房共住,翌年十二月加增五萬石,又於慶長十一年(1606)八月隨家康上洛,並且完成元服禮,拜領官位常陸介,改名賴將。

慶長十五年(1610),八歲的賴宣再次改封至駿遠五十萬石,雖仍然與家康同住,但賴宣已由水野重仲、三浦為春及安藤直次(帶刀)撫養。隨著親豐家的大名一一死去,豐臣秀賴等殘餘勢力已無力抵抗,慶長十九年(1614)十一月,家康決定剷除豐臣氏及大阪城,以鞏固德川氏天下,終於藉「古鐘事件」攻打大阪城,爆發大阪冬之陣,翌年又再次發動大阪夏之陣,成為十四歲的賴宣的初陣。當賴宣並未立下功勳時,他表露出不悅失望的表情,在旁的近侍松平正綱勸解道:「今日之合戰雖未能立功,但往後一定還有機會的,殿下到時也一定會立下功勳的!」賴宣回應道:「但願自己有第二次十四歲的機會!」事後正綱向家康會報這件事後,家康大喜,對賴宣更是寵愛有加,或許這就是日後賴宣成為御三家之首的原因吧。

元和偃武後,日本已真真正正的是德川氏天下,元和二年(1616)七月,賴宣敘任從三位中納言,翌年正月,十五歲的賴宣迎娶加藤清正之女(瑤林院)。家康死後,秀忠正式開始一元政治,親自管理幕府,當時秀忠為了強化幕府,把一些有問題、內亂的藩改易,換上親德川的家族,同時秀忠也正想跟隨家康生前御三家的構想而準備,適時福島正則因干犯武家諸法度而被改易,由和歌山的淺野長晟轉到廣島代納,安藤直次得知秀忠的意願,故勸賴宣主動報上,對賴宣說:「紀州乃京城地帶之要地,最好由將軍家最親的人配置該地,殿下如前往就好,當然,駿河乃大權現(家康)殿賜與殿下之封地,如提出換封國一事,恐怕是違反御殿之遺命,但殿下亦應提出!」最後賴宣同意,並命直次到江戶向秀忠申報:「當家殿下(賴宣)願不惜一切,為鎮守西國要衝盡心盡力!」秀忠聽到後非常高興,立即封賴宣和歌山三十七萬石,外加伊勢、松阪、紀伊等合共五十五萬五千石,成為德川御三家之一的紀伊德川。受封紀伊後,元和五年(1619)八月十三日,賴宣與安藤直次、水野重仲、久野宗成及三浦為春等家臣沿若山城進入紀伊,並命安藤等人分別駐守田邊城、新宮城等要城。

入主紀伊後,賴宣以和平時代、強化紀伊為施政重點,大力進行改革。文政方面,賴宣整理城下町的法令,大力開發自淺野時代的城下町,為藩帶來重要的經濟來源,同時為了配合和平時代的政治現實,賴宣改革戰國時代的軍職制度,頒行藩內政治架構的重組令,又增設地方以至各不同範疇的各職各司,以加強對藩政的控制及徹行藩國政治一元化的體制。

民政方面,賴宣經常積極巡視藩內各地,當發現某些窮鄉僻壤遇到食糧或其他問題時,賴宣立刻放出藩政府的倉儲予貧民應急,同時賴宣又大力鼓勵農民開發荒地,並接納家臣的建議,開拓新農業土地,更提倡廢除雜稅以減輕農民負擔,此使當時和歌山成為當時最大的城市之一,生產力大為提高,食糧充裕,也使藩內出產不少特產,如有田蜜柑、漆器、高品質的紙張、西瓜及一系列的漁業產品,使藩國經濟突飛猛進,成為近畿的主要中心。

另一方面,賴宣也致力擴建和歌山主城,並得到秀忠賜予白銀二千貫支持,賴宣遂進行改建,包括修建天守閣為連立式,而且擴充和歌山城,加建大手門,又於西之丸增建紅葉溪庭園等設施,另一方面,賴宣又僱用左甚五郎於南海道興建狩野派風格的、被稱為「關西之日光寺」的東照宮,用以記念德川家康,成為當時的著名地點。另外,賴宣更大力開發紀州名勝和歌浦,各地人民公卿被吸引至此,使和歌山名盛一時,賴宣可謂功不可沒;再者,為了方便來往紀州的道路,賴宣積極修建熊野古道,並增建來往紀伊、伊勢的「紀伊路」及「伊勢路」,更下令修建及連接來往自京都、大阪諸大城至藩內主要地點的道路,為各地旅遊人士帶來不少方便,也為紀州藩帶來不少人潮及繁榮。由於紀州乃關西地區的主要中樞,加上幕府的一貫防範島津及毛利氏政策,和歌山及整個紀州藩的興隆為幕府帶來安定的局面,也成為幕府西守的強大屏障,賴宣的貢獻可真不少。

寬永三年(1626)八月,賴宣進至從二位大納言,當一切的土地、藩內整建完成或正進行時,賴宣開展他的儒家政治,由於受到德川家康的提倡,賴宣酷愛儒學,故他聘請了不少儒學大家,包括一些在文祿、慶長之役中被俘虜的朝鮮學者如李梅溪、李榮真父子,與及日本漢學名儒如永田善齊、荒川景元等,賴宣把日韓儒家之大成,及日本的傳統武士道與外傳的儒學整合,互相吸收,為當時的文化及日本文化史帶來不少貢獻。在儒治的政風之下,賴宣主力於藩內文化財產的保護及提倡儒家思想等方針。

在另一方面,賴宣又為藩政官員及家臣進行多次整頓,與當時全日本各藩一樣,裁撤下出現不少的浪人,也使不少人對藩政表示不滿,因此終於誘發了慶安三年(1650)的「由井正雪之亂」,這本來與賴宣無什麼關係,但由於正雪利用賴宣之名,假稱得到賴宣的幕後資助而作亂,消息傳出之後使幕府一度懷疑賴宣有不臣之心,雖然亂事最後平息,但紀州藩由此名聲大受影響,更一度被其他藩主稱為「粗暴大名」。為了洗去惡名,再加上賴宣發現有不少子女弒父殺母的事件,他決定接納李梅溪的建議進行教育改革,他曾道:「藩內的教育問題,乃吾一人之罪也。吾為自己之不善感到羞恥!」,故賴宣著手創作關於儒家人倫孝道的文章,稱為「訓論」,當中提到:「對父母之孝行,猶於守法般重要,在家中謹守本份,就是正直之本也!」,這就是後來著名,頒布於萬治三年(1660)的《父母狀》,自此狀一行,全藩都積極提倡人倫道德的重要,也的確最後使民風得到很大的革新。

寬文七年(1667),六十七歲的賴宣因長期病患而宣布隱居,藩政交由長男光貞代理,四年後的寬文十一年(1671)正月,賴宣於和歌山病逝,結束他文治卓著的出色人生,享年七十歲,葬於和歌山下津町的長保寺,成為紀州藩歷代藩主的墓地,法號「南龍院殿前二品亞相顗永天晃大居士」,通稱「南龍公」,藩主位由長男光貞繼任,次男賴純則分封到伊予西條藩,光貞之長男,就是日後中興幕府的八代將軍吉宗,紀州藩曾出了兩位大將軍,除吉宗外,還有十四代將軍家茂(慶福)。

賴宣早年的性格是非常暴躁的,當入藩不久,他經常用刀鞘責打家臣,首席重臣安藤直次見狀後立刻上前捉住賴宣的腳阻止,並說:「家臣有錯請告訴我,但殿下不可因此而失去將軍殿給予殿下五十五萬石領地管理的信心啊!」賴宣聽到後立刻覺悟,從此收歛了不少,安藤死後,他曾說:「如果無了直次的阻止,我五十五萬石藩地早已無了!」之後的賴宣表現文人的一面,他的漢詩造詣是非常有名的,七言絕句尤甚,有一次他遊覽紀州其中一個名勝硌絨奶t西谷的飛雪瀑布時,看到瀑布的壯觀景色,即興寫了一首七言絕句《飛雪之瀧之詩》:

重疊千山萬水圍,雨餘秋色有光輝。一條瀑布落巖畔,亂沫隨風作雪飛

可見他對中國文學的喜愛,也看到賴宣文采之高不亞於他的管治能力。

作為一個出身於太平時代的藩主,賴宣的能力是無容置疑的,而他對紀伊、和歌山的繁榮興盛都有非常多的貢獻,甚至對幕府也亦然,故賴宣被稱為江戶時代的名君,可為實至名歸!

和歌山藩藩祖  淺野幸長傳

(網友伊達政宗提供)

淺野幸長,戰國時代中後期人物,江戶時代和歌山藩之藩祖。天正四年(1576)生於近江淺井郡小谷城,淺野長政之長男,母親乃淺野長勝之女長生院,幼名長吉、長慶及長繼。當時的日本正值織田信長走向最盛的時期,而幸長的父親長政在信長的命令下轉仕當時織田家的大將之一衩膍q吉,由於長政乃秀吉的妹婿,故得到他的極大信任,而幸長也從小於秀吉身邊侍候,並經常得到秀吉的讚許及褒獎。

天正十年(1582)六月,織田信長於本能寺之變中被迫自殺,從此馳騁日本的織田家陷入群龍無首的局面,隨著山崎合戰打敗作叛的明智光秀及於翌年打敗柴田勝家,秀吉迅速吞併及奪得織田信長的天下。此後的八年,與德川家康大戰於小牧.長久手之戰、南征四國及西平九州,秀吉已成為日本的關白、戰國的天下人。由於與秀吉親密及有親戚關係,幸長於天正十七年(1589)敘任從五位下左京大夫,開始他的征戰人生。

天正十八年(1590)四月,秀吉正式攻打未曾降服的北條氏,十四歲的幸長迎來他的初陣,幸長跟隨長政領三千騎兵攻打大手口及參與武藏岩槻城攻略,並協助攻陷該城,戰後得到秀吉的獎賞及表揚,武勇之風漸現。小田原之戰後,秀吉下一個目標乃奧羽地區,天正十九年(1591)七月,北奧州發生九戶政實之亂,秀吉立刻命蒲生氏鄉為總大將,淺野長政、大谷吉繼等為副將出兵討平,幸長也隨同父親出戰,八月七日,兩軍於二本松合流北上,並迅速鎮壓叛亂。於此戰中,幸長作戰勇猛不亞於父親長政,令秀吉大為欣賞,並於平亂後封淺野父子於甲斐府中二十二萬石領地,但得到封地後,長政決定把其中的十六萬五千石留與幸長,自領五萬五千石為用,成為豐臣氏譜代親族中最高俸祿的一家,可見秀吉對幸長及長政能力的肯定。

全國平定之後,秀吉開始構思及實現他入主中國「假道入明」的野心計劃。當朝鮮宣祖大王拒絕秀吉假道的要求後,秀吉於文祿元年(1592)下令全國大名動員,幸長與其父親也從軍出征,但長政卻未有渡海,停留在肥前的名護屋城,秀吉的本陣等候,而幸長則帶兵登陸朝鮮,並迅速佔領西生浦,但由於明、日有和解的跡象,故幸長與其他侵朝大名不久於八月十三日陸續回國。

回國不久,秀吉的幼子拾丸(秀賴)出生,但隨之而來的是關白秀次的反叛事件,秀吉下令秀次自裁,家屬一律處死,很多與秀次有關係的大名都受到牽連,幸長由於其妻妹乃秀次之妾的關係也受到波及,再加上石田三成等文治派從中向秀吉進讒,令幸長一度被流放至能登,其父長政也因此失去秀吉的信任,後經前田利家及德川家康的斡旋及幫助下,幸長得到赦免,回到甲斐,此事之後,幸長與三成等文治派的關係正式決裂,成為使幸長於日後的關原大戰積極加入東軍的主要原因。

雖然豐臣氏內部矛盾日深,但隨著秀吉與明朝的和談破裂,秀吉再次於慶長二年(1597)動員全國遠征朝鮮。二月,合共十四萬二千人的侵朝大軍陸續渡海,經過巨濟島海戰大勝後,侵朝大軍大舉進入朝鮮,勢如破竹的攻入全朝鮮,十一月十日,幸長與加藤清正於慶尚道的蔚山築城,另一方面,清正則回到西生浦防守,與蔚山組成防線,準備對抗明朝援軍。十二月二十二日,由明將李如松率領的四萬四千大軍進攻只有三千守軍的蔚山城,在此時,加藤清正帶少量人馬由西生浦趕來助守,守軍士氣大振,立刻聯同清正的援軍進行抵抗,幸長更親自用火槍擊斃多個明軍,因此令臉頰被煙燻黑,在旁的家臣見此紛紛勸道:「主公乃大閤殿下之親戚,不應冒險,也不要親自迎戰,請退到本丸吧!」但幸長斷然拒絕道:「不可!清正殿也正在親自防守,我又豈能自私而去?何況守城本來就是我的責任,我應當盡力守城至最後!」雖然守軍負隅頑抗,但隨著明軍的包圍,水源被斷,糧草也非常短缺,再加上嚴冬之下,士氣大為低落,不久三之丸失守,守軍退至二之丸,正當清正、幸長等面臨被攻陷的危機時,毛利輝元的援軍及時趕到,使明軍大為驚訝,不久明軍撤退,日軍重新攻陷西生浦一帶,但戰事仍然處於膠著狀態。

慶長三年(1598)八月十八日,豐臣秀吉病死於大阪城,臨終下達撤軍命令,八月二十八日,五大老下達停戰回國的指示,十月下旬,幸長與黑田長政等大名先後撤回日本,十一月二十日,全數日軍回國,正式結束慶長之役。回到日本後,侵朝大名損失慘重,但由於石田三成及小西行長等人未有作出公平的對待,反而令各大名的財政負擔更為嚴重,使幸長、清正等一眾武斷派大名對其非常不滿,決意要殺死石田及小西等人,但在前田利家的斡旋下,武斷派暫時未有行動。

慶長四年(1599)閏三月三日,前田利家病死,石田三成失去重大的靠山,以淺野幸長、黑田長政、加藤清正、福島正則、加藤嘉明、細川忠興及池田輝政合稱「反石田七人眾」於利家逝世當晚立刻追殺三成,但未有成功,後來三成走到德川家康的陣所尋求庇護,在家康的斡旋下,武斷派以三成隱居的條件,停止狙擊。

秀吉死後,豐家天下搖搖欲墜,德川家康適時展開奪取天下的計劃,家康先後拉攏伊達政宗、福島正則,同時威嚇前田利長降伏,慶長五年(1600),家康藉「上杉有叛意」為由,向上杉景勝發出上洛令不果,家康立刻於六月出兵北上討伐,幸長也帶兵響應,加入上杉討伐戰。但與此同時,三成正式舉兵攻打家康,並攻陷伏見城。家康與幸長等東軍大名立刻引兵西向討伐三成,幸長等東軍大名立即到清洲城議定討伐西軍的對策,不久決定攻打西軍的織田秀信,同時決定福島正則攻打竹鼻城,幸長及池田輝政主攻岐阜城,在猛攻之下,八月末,織田秀信投降,成為關原之戰前,東軍奪得重要勝利,迫使西軍到關原決戰,九月十五日,東、西軍於關原佈陣,上午八時,戰爭開始,幸長因負責守衛家康主陣及防範於南宮山的長束正家等西軍部隊而未有參與主戰事,其他只與長束軍有些微推撞。隨著小早川秀秋寑返,東軍佔得主動優勢,下午一時,西軍陸續敗退,關原之戰的主要戰爭結束,十月,幸長因功受封紀伊和歌山三十七萬石,負責守衛京畿,可見家康對其之重視,而幸長之父長政則領常陸兩郡共五萬石隱居。

得到天下控制權的家康於慶長八年(1603)正式設立幕府,草創幕藩制度,一班以幸長、清正等擁護豐家的大名漸明白家康的野心,但豐臣秀賴的存在,令國家出現兩個主權的現象。為此,家康於慶長十七年(1612)請秀賴謁見家康,縱然淀君拒絕,但在幸長及清正的強烈要求下,秀賴終於往駿府謁見家康,是次會面,幸長與清正手持一枝長的竹捧,左右緊隨著秀賴,形影不離,內衣內也藏著短刀用以保護秀賴,在氣氛緊張的情況下,幸長等眾人最後仍然能安然無恙回到大阪。

但在慶長十八年(1613),大部分擁護秀賴的大名如清正、真田昌幸等都死亡,而幸長也於同年八月二十五日,和歌山突然暴猝,享年三十七歲,結束其武勇果敢的短暫人生,葬於高野山大泉寺,法號清光院。幸長死後無嗣,由其弟長晟繼位,一年後,爆發大阪冬夏之陣,豐家天下蕩然無存,使不少人認為幸長等人的死亡是家康藉殺害親豐家大名以削弱豐家的陰謀。元和五年(1619),由於福島正則干犯武家諸法度而被改易,淺野長晟被改封至安芸廣島藩四十二萬石至幕末,而原封地則由家康之九男賴宣由駿府改封至和歌山,聯同大和、紀伊及攝津一帶共五十五萬石,成為德川幕府的御三家之一的紀伊德川家。

幸長雖為武將,但當他入主和歌山城時,進行不少改革,包括增建及擴充和歌山城,加建天守閣門、櫓等,另外又促進城下町的發展及繁榮,為日後的紀伊家立下不少重要的基礎,也證明淺野長政完全得到其父長政的文治能力,雖不及其他大名著名而為人所記,但幸長的能力卻是受到豐臣秀吉及德川家康的肯定,證明他是不可多得的名將。